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老末方远 作者:寒心赤冰

字体:[ ]

 
文案:
开学的第一天,莫祯在公交车上就遇到了一直敬佩的校草,方远。方远喜欢莫祯已久,这学期的目标之一就是拿下他,开学的第一天就和他坐在了一起,也算开了一个好头。利用各种机缘巧合,展开攻击,最后自己喜欢的人也爱上了自己。
1、冷面多情攻xx正经闷骚受
2、轻松青春校园文,甜度无数个+
3、为了克服本人无药可救的拖延症和厚颜无耻的“始乱终弃”,本文已全文存稿,放心大胆踩。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青梅竹马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祯方远 ┃ 配角:同学家长老师 ┃ 其它:校园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新文,重生文《鬼人皇帝》欢迎去踩。
卫宸出生在高官人家,是个地地道道的官二代,无奈大学开学的第一天晕倒在学校门口,被查出患有白血病,半年后死了,重生到古代的乱葬岗,莫名其妙被人称为“鬼人”。作为鬼人,奋斗了半生,走上了权力的最高峰,做了一国之君。
猛踩指南:
1.主受,HE,1对1。
2.大猛攻X腹黑受。
3.本文已存稿大半,上榜后日更,欢迎踩踩踩。&lt
  天高云淡、艳阳高照,对于常年生活在空气或轻或重污染的襄州市市民来说,天气好的有点不适应,尤其是阳光甚是刺眼。
  在汽车站下了车,莫祯背着背包,左手遮在眉上,挡着阳光,右手拉着行李箱急忙忙的向公交站牌走去。莫祯在襄州一中上学,读高二,今天是这一学年开学的日子。
  车站东口站牌常年人很多,赶上开学季,更是人山人海,乌泱泱的一片,莫祯穿着校服在人群中穿来穿去,没一会到了最前面,望着左边车来的方向。经过襄州一中的公交车很多,其中经过汽车站的就有两辆,3路和28路,28路不是始发站,人很多,到车站东口这一站一般就没座了,莫祯常坐的是3路车,始发站,座位随便挑。
  上车后,莫祯坐在了车厢后半部分第一排的双人座上,把行李箱放在前面,背包放在另一个座位上,靠着窗,望着外面熙熙朗朗的行人,内心有点小激动,二个月的暑假不是很长,但也不算短,舍友、同学、老师,甚至食堂大妈的在他脑海中出现了很多遍,尤其是想到自己也有学弟学妹了,心中更是激动不已,脸上泛起了笑容,笑容中带着一点邪恶。
  没一会,莫祯的笑容戛然而止,头离开窗户低下,端正的坐好。车外面一个少年,抱着一个篮球,身穿红黑相间的篮球服,额头上爬满了汗水,在阳光的映射下,泛着光晕。今天开学,3路车大部分人是一中的学生,车还没停,车上就多了一些窃窃细语。
  “看,快看,看那是不是方远?”
  “哪儿呢?”
  “就是车外面,现在靠近我们这辆车了,快看,快看,方远竟然和我坐同一辆车了。”
  “方远,还真是他,好帅啊……太帅了……”
  “……”
  少年上车后,车上一阵躁动,女生纷纷拿开邻座上的东西,期盼着他能走过来,坐在自己的旁边,有些拿出学校禁止使用的手机拍照,“咔咔咔”的声音不绝于耳。
  莫祯低着头,端正的坐着,脑中搜索着答案,心说:“要是坐我边上,我该不该和他说话呢?和他说什么呢?不对,他不会坐我这的,空座位那么多。不过,万一呢,万一坐我边上呢。”
  心里想着,眼睛的余光看到一双白色的篮球鞋,接着是白嫩结实的小腿,再看,小腿带着鞋走到了自己的身边,就要向身后走去。“还好,没坐我这,还好……”
  正在庆幸时,莫祯听到了一句话:“同学,你好,请问这儿有人吗?”
  事情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一切来的那么突然,莫祯抬起头看着少年说:“嗯?”
  “这儿有人吗?”少年看了看莫祯,指了指他邻座上的书包说。
  “没,没人。”莫祯急忙把背包搂进怀里说。
  “谢谢!”少年道完谢就坐了下来。
  少年坐下后,莫祯右手摸了摸心口处,去抚平快要跳出来的心脏,脸上感觉火辣辣的,像被火烤一样,一会低下头,一会看看车窗外面,坐立难安,不知道手放在那,不知道该干什么。
  比莫祯更不安的是车上的女生们,少年坐下后,车厢前半部分的女生纷纷走到后面坐了下来,加入了后面女生的讨论中。
  “好帅啊,背影都那么帅。”
  “他边上的那个同学也很帅……”
  “两个都不错…..”
  “……”
  一片赞叹声中也夹在着唏嘘的声音,后面的几个男生看到少年后,尤其是看到女生的疯狂后,不屑的“切”了一下,低声说:“整个一个小白脸,娘娘腔,现在的女孩子真没眼光。”
  女孩子口中的方远就是少年的名字,一中的校草、篮球队队长、获得过数理化国家比赛一等奖,而且家庭条件富有,在襄州市也小有名气。方远也读高二,是五班的,莫祯在三班,两个班在同一层楼,中间隔了一个四班和楼道。在莫祯的心中,方远就是神一样存在的人物,那张俊俏冷酷的面孔,只能用来崇拜,仿佛说一句话就是对他的亵渎,所以两个人在楼道里常常见面,但从未说过一句话,一个冷淡,一个不敢。
  听着后面的议论,莫祯觉得后面一双双或敌视、或羡慕、或愤怒的眼睛向自己射来,像针扎一样,后背一阵酥麻、冰凉。本来激动的心更加紧张了,双手紧紧握在一块,来回搓动,白皙的手掌被搓的一片紫、一片红。低着头,两眼一会看着下方,一会斜眼看看外面,不敢有太多的动作,恐怕自己一动就会像一个炮捻一样引起车上一阵躁动。
  “莫祯,有纸吗?”方远看了看莫祯的紧张表情,不解的问了一句,额头上的汗顺着脸庞流到了脸颊上。
  “啊…”听到声音,莫祯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方远说:“有。”
  说着,莫祯慌张的拉开书包拉链去拿纸,心里越慌,手越不听使唤,平时左右两边放纸这种小东西的外层都没有,最后拉开放书本的中间层找到了一袋湿巾,拿出来递给了方远。
  接过纸巾,说了声“谢谢”,方远抽出两张擦了一下脸,然后又还给了莫祯,手里握着用过的那两张纸巾。
  “给我吧,放我包里这就行了。”莫祯看着方远手里的纸巾,犹豫一下,伸手就去接。
  “谢谢。”方远笑着说了一声,把纸巾放在了莫祯的手掌上。
  莫祯接过来放在了书包里,两个人再没说话,莫祯心里开始嘀咕:“他怎么知道我叫莫祯,我们俩没交集啊,他也不在宿舍住,怎么就知道我的名字呢。哎,不想那么多了,神一样的人物,记个人的名字还不是分分钟钟的事。”
  车快到站的时候,莫祯站起来想把包背在肩上,以便及时下车,方远伸手抓住包的背带说:“你拿着箱子就好了,包我来吧。”
  莫祯愣了一下,内心想拒绝的,但话到了嘴边变了,“哦“了一声手就松开了,车正好到站,方远把篮球夹在腋窝,把包单肩挎着走下车,莫祯提着行李箱紧跟其后。
  两个人一前一后向学校走,都没说话,所到之处像旋风一样引来一阵阵躁动,方远习以为常,挺胸昂头一步步的向前走,莫祯很不适应,周围的言语和眼光如今天的艳阳一样一点点的刺过来,脸感觉越来越热。
  到了宿舍,舍友都还没来,莫祯紧走几步,开开门,方远把书包放下,扫了一眼宿舍说:“包放这,我走了。”
  “谢谢。”莫祯本想着挽留一下方远,话到了嘴边又咽下去了。
  方远走后,紧张的心情终于放松了下来,莫祯坐在床上闭着眼、深深的吸了几口气,睁开眼、眨了眨,仿佛神游完,回到了现实,忽的一下从床上跳起来碎碎念说:“方远竟然送我回宿舍,看来也没那么冷啊…不对,送我可能只是巧合,谢谢我让他用纸…莫祯你想什么呢,他虽然非常优秀,但也是个学生,而且还是男学生。”
  “砰”的一下,宿舍门被人踢开,脑游的莫祯吓了一个激灵,转身看到舍友许楠提着大包小包进来了,“老末,我想死你了。”许楠把行李扔在床上,抱起莫祯转了一圈。莫祯姓“莫”,长的瘦弱,岁数在宿舍里是最小的,舍友都叫他“老末”。
  “老大,这也太想我了吧,把我都勒瘦了一圈。”莫祯站稳后,双手掐着不到二尺的小腰说。
  “呀!碰了一下就赖上啦,你以前可比现在瘦。”许楠放下手中叠的衣服,伸手就去拦莫祯的腰,莫祯往后一退躲开了。
  许楠再没有去追,边说话边收拾床铺,说着说着,许楠问道:“老末,我刚才上来的时候见那个小白脸了,他一个走读生,怎么来宿舍了。”
  许楠口中的小白脸就是方远,这是学校很多男生送给他的“雅号”,在很多男生眼里,方远长的好、家庭好、学习好、特长多,但整天板着脸,一副所有人欠他钱的样子,就是典型的“装逼男”、“小白脸”,甚至有人称他为“妖男”。
  在莫祯看来,方远各方面那么优秀,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高冷一点也是应该的,所以他很不赞同像许楠这样的一众男生的说法,但他嘴上却从未说过什么。许楠问完,莫祯楞了一下,心虚的说:“我也不知道。”
  “你还别说,装逼男长相还真没得挑,尤其是那眉毛,像画的一样,就是不知道为啥那么爱装逼。”许楠说完,装上钱包对莫祯说:“老末,走吃饭去,哥请你。”
  襄州一中的学生市区的居多,大部分下午来报道,上午来的人不多,食堂没有开门,午饭只能在外面吃点。许楠和莫祯来到学校门口的快餐店,要了两份炒饼,炒饼是这家店的一绝,尤其是赠送的由店老板自己配的酸梅汤,在襄州市都有一定的名气。好吃但不贵,许楠和莫祯到的时候,店里已经坐了很多人,两个人坐在了唯一的一个空桌子前。
  等餐的时候,莫祯和许楠说说笑笑讲述着暑假的趣事,突然,店里一阵哗然,莫祯和许楠随着众人的目光向店门口看去,方远换了一身衣服站在店门口。
 
  ☆、第二章
 
  莫祯随着众人的目光向外看的时候,方远正站在店门口,上身穿着一件灰白相间的T恤衫,下身是紧身的黑色的九分裤,脚上是一双白色的板鞋,左手手腕上带着一款黑色的时尚运动表。
  看到方远,莫祯下意识的把头扭了过来,一些女生假装不经意的轻轻的把临座上的东西拿开,期盼方远能够坐过来。在门口站了一下,看也没看其他人,方远径直走到了莫祯和许楠坐的桌前说:“这儿没人吧?”
  听着脚步声,莫祯知道人走了过来,方远还没张口的时候,他已经把头扭过来了,尴尬的笑了一下说:“没人,你坐吧。”
  坐下后,许楠斜了一眼,把方远当做空气一样,接着和莫祯说话,莫祯的心可没那么大,一直崇拜的男神级别的人物坐在边上,表面上没什么,内心怎么也淡定不下来了,许楠说的话,他一句也听不下去,嘴上只是“嗯,哈“的应承着。许楠感觉出了氛围的变化,把这一切的原因归到方远的头上,咬着嘴唇瞪了他几眼再没说话。
  方远坐下后,听着周围人的或赞美、或鄙视的话语,一句话没说,端正的坐着,盯着桌面。一会,炒饼端上来了,放在了许楠和莫祯面前,两个月没吃到这熟悉的味道了,许楠进门看到别人吃的时候,口水差点流出来,现在端到了自己面前,拿起筷子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莫祯看看盘子里的炒饼,看看边上的方远,移动了下盘子说:“要不,你先吃我这个吧,我还不饿,你上午打篮球,应该饿了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