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薄荷/毁容攻也会有春天 作者:报纸批发

字体:[ ]

 
文案
原名毁容攻也会有春天
 
勉强算是比较暗黑的童话,一块被放过期的大甜(?)饼【x
不是特别狗血,不长,没什么剧情,1v1 HE
自带避雷针。
再不发出来我一定会坑的。
看来光说自带避雷针还不够。
深度攻受控不要看,特别雷,能把你雷晕。
 
    第1章
    
    苏乐生了很重的病。
    他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身体苍白而瘦弱,像是个垂危的老人。
    傅肖北坐在苏乐身边的椅子上,眼睛一直看着苏乐的脸。他像是仍然不敢相信,这个人就这么一动不动地躺在白色的病床上。苏乐的手放在被子外面,吊瓶挂在一边的架子上,药水一滴一滴地掉下来,流进他青色的血管里。
    傅肖北垂下头,去碰了碰苏乐的指尖,凉得像死人。
    “苏乐。”傅肖北低声叫。
    往常无论什么时候,傅肖北叫苏乐的名字,这个人都会第一时间凑过来。他毁了容之后性格便变得阴沉反复,半边脸上都覆着狰狞可怖的暗色疤痕,从额头一直蔓延到脖颈。这疤痕凸凹不平,也丑陋至极,所有人都对他的脸避之不及。除了苏乐。
    苏乐却会用手摸他脸上的疤,摸他因为伤病而弯曲、皮肤破碎的腿。会在被他压在身下的时候哭叫他的名字,在他耳边小声说爱他。
    傅肖北想,明明当初我才是被放弃的那一个。
    那时候他出了车祸,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好不容易从阎王爷手中逃生,只是为了再见到苏乐。结果一睁开眼睛却被告知苏乐已经跟富家子弟新欢去国外双宿双飞。
    现在那个富家子弟死了,苏乐也跟着变成了他们重逢时的鬼样子,生无所依又回到他身边说爱他。
    一副旧爱难忘的样子。
    
    第2章
    
    半年前。
    “你含深一点!”傅肖北皱着眉嗤笑一声,“我没给你吃完饭吗?”
    他坐在那里,粗长的东西在苏乐的口中长驱直入。这个人的动作温吞极了,来来回回就在那一个地方舔弄。真让人受不了。
    苏乐像是被傅肖北的话吓了一跳,闻言急急忙忙低下头,努力地把那东西往自己嗓子眼捅, 往深里吞。他全身赤裸地跪在地上,两个膝盖骨着地,边吞还便抬起头,讨好地看着傅肖北,故意把艳红的舌尖伸出来给他舔,还牵出来一条银丝。
    “蠢死了!”傅肖北把苏乐的脑袋猛地往下压。
    粗糙的部分直接便划过了舌头,进入了喉咙。苏乐被弄得眼泪都出来了,嘴里连连发出呜呜的声音,他努力地又把腰往下压了压。腰往下压,臀高高地翘起。
    傅肖北弯下腰,玩弄他的屁股,把手指直接就捅进了苏乐身后那个狭窄的地方。
    疼。
    苏乐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反而摇了一下屁股去迎合傅肖北的动作,嘴里配合地发出一声呻吟。
    “贱货!”傅肖北抓着苏乐的头发,让他抬起头来跟自己对视。
    苏乐的头发毛茸茸的很柔软,两颊酡红。从天花板上泻下来的光,被水晶灯的吊坠折射得支离破碎,苏乐白得几乎晃眼,是常年不见阳光的肤色。他赤裸的皮肤上闪烁着汗水,因为干呕,眼尾发红,一双桃花似的眼睛又亮又圆,像晕着春水。
    他的口.交技术无论过了多少年都没有半点长进。
    当初他因为生意原因,紧咬习生的公司不放,一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的架势,习生不愿与这个疯子硬碰硬,便故弄玄虚地说要送个礼物给他,包他喜欢。
    苏乐就这么被习生牵进了门。
    苏乐跪在地上,脖子上挂着一条链子,链子的那头在习生的手里。
    他低着头,像是个动物,也像是一条狗,从进门开始便一直低着头,专心致志地爬行,像是对自己的下一任主人没半点兴趣。
    苏乐身体极白,全身赤裸着,像是一个精致的木偶,木肤肤的。习生把他往哪里牵,他就往哪里走。
    苏乐垂下头,被习生命令转过身去。
    习生挑眉对傅肖北说,“我在国外黑市上花大价钱买的。”说着,他拍拍苏乐的屁股,手掌狠狠地把这柔软的地方抓住,“这也很翘很软,说是天生的。”
    苏乐又被要求弯下腰,顺从地背对着傅肖北把屁股撅给他看。
    习生声音暧昧,将手指捅进了苏乐的身体里,“这紧着呢,你不是喜欢男人吗?CAO着肯定会爽。”
    傅肖北脸上的疤痕匍匐在那里,随着他的话说而上下起伏,像是一块活物在来回游走,对着对面的人张牙舞爪着叫嚣。
    他沉下脸,“滚出去!”
    听见这声音,苏乐浑身一颤,双手的力气顿时消失,几乎趴在地上。
    习生视若不见,他蹲了下来,用手摸了摸苏乐的头,缓缓说,“傅总最好还是先看看他的脸再决定要不要让我滚。”
    说着,他用手捏住了苏生的下巴,强制地让他抬起头。
    苏乐几乎浑身都在抖,汗毛都立了起来,冷汗也从他鬓角里低下来。房间里开着空调,他的脊背上覆着一层的冷汗。他死死地低下头,像是用上了全身的力气。
    跟习生的力量对抗着,苏乐的喉咙呜咽出声。
    他身体蜷缩了起来,像是在母亲子宫中的胎儿,环抱着自己的身体,脑袋紧紧地埋在两个膝盖中间遮住自己的脸。
    他已经几天没有吃过饭,身体瘦骨嶙峋。
    习生弯下腰,扯着苏乐的头发让他抬起头。苏乐闭上眼睛,感觉到习生拍了拍他的脸颊,对着傅肖北说,“傅总,他长得漂亮吧。”
    苏乐的眼前发黑,他甚至能感觉到傅肖北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体上的热度。胸腔里的心脏像脱了束缚,剧烈地跳动,血液直直地往上冲,苏乐却像坠进了万丈深渊。
    习生说,“我偶然间看过一张照片,觉得他的脸跟傅总您的旧爱有几分相似,就把他买来送给你了。
    “你就把他当做一个宠物,或者一条狗,或者什么都无所谓。好好养,放我一马。”
    
    第3章
    
    苏乐被冻醒了过来。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有些想不起来自己在哪,眼前黑压压的一片,是个三米有余的阳台,眼前有三扇窗户。月光从窗户里倾泻下来,笼罩在他身上。
    苏乐低下头,摸摸自己,是赤裸着的,身上一点遮挡的东西都没有。脖子上的项圈已经被人取了下去。
    他饿得头眼发昏,像是有一条无形的线,一丝一丝地缠绕在他的胃上,又迅速收紧。苏乐捂住胃,躺在地上,仰起头看着窗外的月亮。
    傅肖北。
    一定是他,苏乐茫然地想,我现在是在他家里吗?
    他突然怕得不行。
    阳台的门突然被人打开,热气涌了进来,苏乐的脊背抖了一下,立刻抬起头看向来人——是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她手里拿着一碗白粥。粥的香味立刻盈满了这间屋子,苏乐的肚子咕噜一声。
    女人却不看他一眼,把粥放在了地上就转身出去。苏乐看着那碗粥出神,然后用两只手捧起了碗,送到自己嘴边。
    他的手一直在抖,粥碗很烫,他怕弄洒了,又小心翼翼地把粥放在地上,跪坐在地上把升起来的热气吹走。
    当初他跟傅肖北是同班同学,而傅肖北是个孤儿,有时候就会抱着他撒娇说要借住到他家里去,两个人睡在一个房间里。
    傅肖北晚上经常会饿,闹着要吃宵夜。苏乐便偷偷摸摸地去厨房给他煮白粥,两个人靠在一起把粥喝了,又接一个绵长的吻才会睡觉。
    苏乐每次都会把粥吹凉再给傅肖北。
    现在苏乐跪伏在地上,一口一口地把粥喝掉,那股温热从口腔中滑落,流经食道,在积到胃中。从他醒来开始便一直闹腾的胃终于有放他一马的打算。
    夜里很凉,苏乐靠在墙上,眼睛看着那只粥碗,仍然不能相信现在的一切是真实的。他也许正在和傅肖北共处一室。他在阳台,也许傅肖北就在与他一墙之隔的房间。
    傅肖北的卧室异常简单,只有一张一米宽的狭窄小床,一个巨大的实木衣柜。没有床头柜,甚至没有灯,窗帘质地极厚,一点光都透不进来。墙角堆着一堆白色的药瓶,没有任何标签。
    他坐在床上,手掌撑住自己的额头,嘴唇干燥而开裂。他舔了舔嘴唇,拿起支在墙边的拐杖,直立起身体,很缓慢地行走。
    手紧紧地握住拐杖的银色横杆,他伛偻着身体,面容狰狞,像是个怪物。
    拐杖底部的胶皮与地砖撞击,发出笃笃的声响,回荡在空荡荡的房间。傅肖北穿过客厅,又穿过厨房,抬起头按开了阳台的灯。
    那灯光白惨惨的,傅肖北空出一只手,打开了阳台的门。还刻意地偏过头,将那一半丑陋的脸颊冲着苏乐。
    苏乐原本蜷缩着身体,听见声音便抬起了头。
    傅肖北看见他的瞳孔剧烈收缩,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苏乐的瞳孔颤抖着,用力地仰着头,这姿态愚蠢至极。
    傅肖北保持居高临下的姿态,垂着头,表情鄙夷。他不发一言,转过头,拄着拐杖走了回去。
    他没关上阳台门,苏乐想了想,就站了起来,跟了上去。
    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傅肖北猛然转过了头,表情讥讽地看着苏乐。
    他张开嘴,压低了嗓音说话,这声音带着显而易见地仇恨与愤怒,“你不是喜欢跪着走吗。”
    
    第4章
    
    一秒钟的时间都没有,苏乐便跪了下来。
    他四肢着地,膝盖与冰冷的地砖接触,垂着头,用手掌引导自己的身体前行,紧紧地跟在傅肖北身后。
    傅肖北去了浴室。
    他把拐杖放在一边,抬起两只手把上衣脱了下来,随手扔在地上,然后他低下头,解开了腰带,脱下了裤子。
    他的右腿微微弯曲,上面覆着细碎的疤痕,膝盖上一道横着的凸起疤痕。
    苏乐看着他赤裸的身体发愣,他直立起身体,几乎不能控制自己的动作,想要去摸摸傅肖北,去碰碰他。
    “把地上收拾了。”傅肖北说。
    他打开蓬头,热水立刻倾泻下来,浇淋到他的头上。傅肖北的*器立刻蓬勃了起来,如同狰狞的野兽自草丛中抬起头。
    苏乐把他脱下来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之后,又重新跪在墙边,头垂下去,只敢趁着傅肖北闭眼睛的时候瞄他一眼。
    傅肖北很快便开始自*。
    他闭着眼睛,后背倚靠在墙上,全身的重量都靠着那只完好无缺的腿来支撑。他的手缓缓下移,握住了自己的*器官,用力地上下撸动,粗重地喘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