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群狗的光明 作者:刀刺

字体:[ ]

 
    文案:
    金酒十抱着余找找,不免琢磨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抱一个小男孩儿?不不,他从来没抱过男孩儿;那抱一个小姑娘?嗯,他也没抱过姑娘。
    但余找找切实地在他怀里,一个弱小,毫不费力地被压在怀中,鼻息潮热,双臂勒紧,微微发颤。
    那一刻,金酒十就好像怀抱着一场春梦,有草长莺飞开始从余找找身上滋长,在他们相拥的躯干上开枝散叶,长着荆棘的藤蔓绕过他,扎进他的肉里。可金酒十仍觉得高兴,春意在他心里乍然而起,有一粒种子正在发芽。
    CP:无敌开挂混子攻VS智障阴暗小偷受
    内容标签:强强 三教九流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金酒十,余找找 ┃ 配角:高老庄,金酒九 ┃ 其它:小偷,王中王
    ==================
    
    第1章
    
    人说财不外露,要偷东西就得先找东西,于是他就得了余找找这个名字。
    十五岁之前,余找找是个小偷。
    因为他没办法乞讨,长得太吓人,丑,右半边儿脸上盘亘着好长一条弯曲的疤。
    徐老大把他捡回来,跟好多小孩儿放一起。小孩儿一个个睁着眼睛望着他,没一个人跟他说话,其中有个四五岁大的小男生,看到他坐到椅子上就开始哭。
    他一哭,其他几个年龄小的也跟着哭。
    徐老大一声狮吼:“哭个毛?再哭晚上都他妈没饭吃!”
    然后那些小孩儿就用手捂住嘴,止住哭声。
    捡回来的第二天,徐老大找人给余找找扮上了,脸上抹上泥,身上本就破烂的衣服给撕了几条大口子,穿着一双露脚趾头的棉鞋。
    余找找跟着几个小孩儿一起上了街,被徐老大扔在了人潮汹涌的大马路上,是一大商场门口。
    余找找前一晚受了教育,但凡看到穿着不错、手里拎着大包小包东西的人,就冲上去抱住腿说可怜可怜我,然后要了钱藏贴身的裤头口袋里,有人会去收。
    结果余找找就照着教育做了,冲上去抱住一穿着西服的男人大腿,仰着小脸儿,可怜兮兮地望着:“大叔,可怜可怜我吧!可怜可怜我吧!”
    那男人低头看了一眼,一看到他脸上那条被刀割了炸开似的大口子,登时抬起腿就给了余找找一脚:“我CAO,这他妈什么东西?”
    余找找被踹的胸窝子疼,跌坐在地,摔了个大屁墩儿,眼泪登时就跟着涌上眼眶,但是还挺倔,颠儿颠儿又爬了过去,这回学精了,没搂那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搂住男人身边儿穿着皮草的姑娘了,“姐姐,你可怜可怜…啊!”
    话没说完,那男人又抬腿踹了他一脚,拉着女人就往后躲,“诶呦,真他妈晦气!个丑八怪,给你给你,滚远点儿!”
    扔了一张票子,领着女人就走了。
    余找找赶忙跪着爬过去捡,一张五十的大钞还是!心下就不那么难过了,至少,晚上不会挨揍了呀,还有饭吃。
    余找找就如法炮制,每回看到穿的漂亮的姑娘大妈就冲上去搂着人家大腿要钱,一天折腾下来,余找找收获的次数不多,但是结果还可以,一百十五。
    晚上回到仓库,徐老大让他们每个人交了钱,轮到余找找,徐老大脸上的表情就有点儿狰狞,“就这么点儿?还不到两百?CAO,白他妈教你了?啊?跟你说的你他妈记住了么?就这么点儿钱还好意思回来?行,今儿晚上你们都不用吃菜了。”
    当天晚上,余找找捧着碗大米饭,用开水泡了泡,在一堆怨恨厌恶的眼神儿中吃下了。
    从那天往后不到一个星期,余找找被赋予一个不同于其他儿童的神圣使命,学东西,学偷东西。
    徐老大手下一个叫熊哥的男人走在他前头,余找找跟在他屁股后面儿,看到他若无其事的凑到了俩学生妹身边儿,那俩学生妹还蹲在一地摊儿前看头花儿呢,熊哥就掏出个闪着银光的镊子,在地摊儿摊主睁眼瞎的状态中,从那姑娘背包里夹出了个皮夹,揣到兜儿里,转身走了。
    余找找就开始跟着熊哥,熊哥很有一套,什么人有钱,什么人有钱装没钱,什么人没钱装有钱,包括大街上他们的同行,只要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初次试水,熊哥给他挑了个简单的,
    “看到那小孩儿没,就是跟你差不多大的那个,”余找找顺着熊哥的手指看过去,点点头。
    熊哥接着说:“那小孩儿屁股兜里,有钱,去,我给你打掩护。”
    余找找就颤颤巍巍的去了,一边儿走一边儿看熊哥的眼色,熊哥走到那小姑娘身前蹲下来,和蔼可亲地拍拍小姑娘的肩膀:“诶,姑娘,建国路怎么走啊?”
    小姑娘停下身,用袖子擦了擦鼻涕,瞪着大眼睛,“那边儿,那边儿路口左拐,顺着路走…”
    余找找用镊子轻轻勾开小姑娘的裤兜,伸进去夹钱,身后就传来一个有点儿沧桑的声音:“大宝啊,干嘛呢你?”
    那姑娘一回头,就撞见了余找找那张脸,看到他脸上那道蜈蚣似的大长疤,立时长大了嘴,瞪着他不动了。
    “快跑!”熊哥吼了一声,接着拔腿就跑。
    余找找看着那小姑娘呆楞楞望着他的眼睛,一瞬间从对方的瞳孔里看到自己是多么的丑陋肮脏。往后退了一小步,撞到了来找那姑娘的大人身上。
    余找找茫然无措地抬起头,那个大人看着他摇了摇头,刚张开嘴要说些什么,那小姑娘就咧开嘴大哭了起来。
    余找找扔掉手中的镊子,转头跑了。
    出师不利,熊哥叹了口气,没责骂他,还给他买了个肉包子,坐在广场扭秧歌的人群前,“小崽子,你可得争口气,要是再偷不到东西,徐老大能打死你,信不?”
    熊哥对他好,他记住了,熊哥虽然是个小偷儿,可是从来不笑他,跟熊哥一起出来“干活”,熊哥总是很照顾他。
    有一天晚上收工,俩人回了仓库,徐老大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嘴上叼着烟,点着熊哥的货款,接着拿眼睛在熊哥跟他身上扫了个来回,嗤笑一声点点头,“最近你这钱,可越来越少了啊!”
    熊哥赔着笑,“最近人都学精了,您知道,这年头物价疯涨,出来的时候都把荷包护得严实着呢!”
    徐老大扁起了嘴,大冬天敞着怀,露出胸口纹着的一条藏青色的龙,冲着熊哥勾了勾手指,熊哥低头凑上前,徐老大抬手捏着嘴边儿的半截烟蒂,照着熊哥的脸上就按了下去。
    火苗燃烧皮肤的油脂,发出滋滋的声响,飘出一道带着诡异香味儿的烟雾。熊哥握着拳头,紧闭着眼浑身打着哆嗦。
    好半饷,徐老大松开了手,扔掉那烟头儿,用那双铜铃大的牛眼在阴恻恻的灯光下盯着余找找,说:“小孩儿,明天要是再这么点儿钞票,你这张盘着条大虫子的脸上,就得跟你熊哥一样——盖个章儿。”
    余找找再不敢偷懒,尽心尽力地学习,尽心尽力地偷东西。期间被人抓到两回,连打带踹,还有闹着要报警的,余找找跪在地上给他们磕着头,趁人不注意就撒丫子开溜。
    日子一日接一日的过,那天余找找照旧在闹市区寻摸着猎物,肩膀就被人拍了拍,挺诧异地转过头,竟然是上回头一次练手的小姑娘。
    小姑娘比他高了半个头,穿着一身喜庆的红夹袄,嘴上叼着个棒棒糖。余找找条件反射想跑来着,谁承想那姑娘举着个红艳艳的糖葫芦,递到他跟前儿,也不说话,就用一双乌黑锃亮的眼睛盯着他。
    余找找跟她对视了半分多钟,然后带着点儿疑惑,接了过来。那姑娘就冲他笑了笑,露出一口小白牙,扭头跑了。
    余找找望着那姑娘的背影,也傻兮兮地咧开嘴笑了。
    屁颠儿屁颠儿举着糖葫芦去找熊哥,好东西不能独享啊,熊哥有好吃的总知道分给他,他也得分给熊哥。
    熊哥坐在广场的石阶上,撑着下巴望着广场大屏幕上循环播放的新年好,右半边儿脸上那处被烟头烫出的伤口结疤了,跟余找找脸上红的像蜈蚣似的疤不一样,他脸上那块儿是黑的。
    眼前儿多了串冰糖葫芦,熊哥低头看到余找找冲他笑着的小脸儿。
    “嘴馋了?几块钱啊?下次你告诉我,我去买,那些小贩可精呢,看你是小孩儿就骗你。”
    余找找摇摇头,“是,是一小姑娘,送的。”
    熊哥愣了愣,随即看着他笑了,笑起来的模样特开怀,“诶呦喂,没看出来,还挺有人格魅力!”
    接过糖葫芦,熊哥“嘎嘣”咬掉一个,嚼巴着裹在山楂外面儿的糖,嘎嘣嘎嘣带响,然后还给了余找找,“酸酸甜甜,不错不错!”
    余找找咽了咽口水,把那串糖葫芦递到嘴边儿,刚张开嘴,还没等咬下去呢,熊哥登时站了起来,余找找莫名地抬起头,手中的糖葫芦就被人给抽走了,“呦,有钱买零食呢还?行啊,大过年的,咱都沾沾喜气。”
    徐老大?余找找听到这声音就一个激灵,懦懦地垂着头,跟在徐老大身后朝街边走。
    车子一路越走越偏,个把小时过去了,总算停在了一鸟不拉屎的地方,余找找压着反胃的欲望,乖乖跟他们下了车。
    一脚一个雪窝子,深深浅浅的,余找找人小,好几次拔不出腿来,没一会儿累得气喘吁吁,“诶,你在这儿等着,有人来喊一声。”
    余找找看见熊哥沉着一张脸,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眼睛一亮,仰头指着远处一棵松树,“嘿,还有松籽儿呢!”
    几个人也顺着熊哥的手望过去,熊哥突然弯下身子,弓着腰就开始朝着山下跑,徐老大冷笑一声,“给我抓回来。跑?跑你妈个蛋!”
    余找找震惊地看着那四个人拔着腿不要命地追在熊哥身后,耳朵在寒冬腊月里冻得毫无知觉,呼呼的北风涌进他的破棉袄里,寒意渗骨。
    突然熊哥脚下一软,直接滚在了雪堆里,赶忙手脚并用爬起来,身后那四个人几步追到他近前,余找找吓得大喊一声:“熊哥,快跑!!”空荡的山谷阴森的树林,回荡着小孩子嘹亮的吼声。
    徐老大走到他跟前儿,劈手就给了他一耳刮子,余找找没躲没避,眼见着其中一个男人舞着一根木棒砸向了熊哥的后脑勺,熊哥几步踉跄,接着那男人挥手又是一棒子,熊哥飞奔的身体顿时变得跟纸片儿一般,软绵绵地倒在了雪地上。
    “给我拎回来,快!”
    那四个男人架着熊哥的胳膊就往回走,余找找心惊胆颤地看着熊哥脑门儿前滴滴答答落下的血,张开嘴巴,没哭出声,眼泪却落下来,然后胸口就被人踹了一脚,余找找就张开嘴大哭起来,爬到徐老大身边儿抱住他的腿:“徐老大,你…你放过熊哥吧,我求求你,求求你!我以后一定好好赚钱!”
    回复余找找的肯定不是柔声细语,徐老大一个胳膊就把他拎了起来,掐着他手腕儿粗细的脖子,贴着凹凸不平硬邦邦的树干,拎到了跟眼睛齐平的地方。
    余找找涨红了脸,喘不过气,眼泪鼻涕还有因为没法儿闭上嘴的口水,一起喷在脖子上那粗壮狰狞的手腕儿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