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玲珑骰子安红豆 作者:诗小刀

字体:[ ]

 
文案:
感情中,谁先爱了,谁吃亏。
周天觉得自己还挺耐摔,抗跌打(其实只是不要脸)。地下交易市场,遭遇神秘青年巫恒。
人家虽然砸他场子,抢他东西,可人家长的好呀。
他正(hei)经(she hui)生意不作,追着人家满世界跑,逮着机会各种撩......
这个,打不开的铁盒是个什么鬼?
双头蛇又是个什么东西?
清障人?是个环卫工?
他下流,却深情(周天)——喜欢你,与你何干。
他淡漠,却感知(巫恒)——一颗石头也会有心。
——本文伪解密。狗血,狗血,还是狗血。
——周天(攻)*巫恒(受)。双主。双视角。谁的戏份足,写谁。
 
内容标签: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巫恒,周天 ┃ 配角: ┃ 其它:
 
 
  ☆、一、初见
 
  
  祝余饭店座落在一个奇特的位置,处在城市边缘,却又融在一个半新的城区中。城区才发开,没有资金注入,就半新半旧地扔在了那里。一些有着长远投资目光的中产阶段买了商铺公寓,才让这个新城在夜里闪过几星鬼火般的光芒。
  祝余饭店就是这几星光芒中的一点。大部分时间这家饭店生意惨淡,客流量稀少。但今晚灯火却亮的有些与往目不同,有着不同寻常的紧张与热闹。
  周大当家的自接管家族营生以来,已过三个月,这次的买卖算是他入行以来第一次大型活动。
  进入饭店的客人并不多,门外有人把守,持了请柬,并进行安全检查才能入内。
  大厅里摆了六张圆桌,稀稀落落的落座不过三十来个人。周大当家的坐在二楼包厢里,嘴里叼着一支烟,隔着一层烟雾,目光若有若无地注视着楼下的访客。这些人三三两两,稀稀拉拉地座着,彼此象是没有任何联系。但他知道这个行当水有多深,这些人的关系网就有多复杂。
  他的目光被一个精瘦的老头所吸引。老头一脸笑容,穿着唐装,象是早上打太极拳才回来的退休老头。他一跨进门,几乎所有的人纷纷站起,向他打招呼,他则一团和气拱手,哈腰,随便找了个角落座了下来。这人是李老麻子。这个行当的先驱之一,虽然已处于半隐退状状,平时只在家抱抱孙子,溜溜鸟,但他的影响力仍是不可小觑。
  “呸,一脸假笑。这个李老麻子。”周天的贴身秘书王泽“啐”了一口。
  周天横了王泽一眼。王泽乖觉地闭了嘴。
  “人到齐了吗”周天问。
  “就差梅老板了。”王泽说。
  正说着,有人进了大厅。三个人,为首的正是梅思齐。这个行业的后起之秀,青年才俊。梅思齐戴着墨镜,西装领带,如同明星出场。周天心里不免一笑。他们这行说黑不黑,说白不白,道上的人,提起他们无不一句“久仰”。但时代不同了,大家都懂得闷声发大财,平时都夹着尾巴做人,象梅思齐这种嫩头青实在不多见。但周天转念一想,没准梅思齐是障烟法呢。梅思齐与周天都属于子承父业的二代。但梅思齐由于家庭缘故,老早就一脚踏入这个门当,而周天却辗转周折,最近才入这个圈子。
  天下英湖出我辈,一入江湖万事催。周天心里兴起一股感叹。
  “那人是谁?”周天忽然问道。
  在梅思齐的身后跟着两个人。但王泽一眼就知道周天问的是谁。那人纵然在一群人中也非常显眼。不仅是因为面貌出众,而是他淡然出世的气质。他穿着一件很奇怪的长外套,有点厚,但现在只是九月初秋的天气,还有点湿热。外套上面绣着些花纹,看不出来历。从衣服的穿松程度判断,他有些偏瘦,一双眼睛象在注视着什么,又象是什么都没看。
  “梅家大少爷才收的小弟?”王泽猜测。
  周天点点头。并不表示赞同,仅表示他不再过问。这个活动他只发出了二十张邀请函,每张由主客可多带上两人。大家都知道规矩,不三不四的不人敢朝这儿带。在这道上,坏了规矩,就是断了自己的财路。既然是跟着梅思齐,应该没什么问题。而且进来都搜了身,不让人家带家伙,难象还不能带上自己的小弟或是小三吗?不能仅因为人家长的好看,就觉得可疑。周天默默地给自己上了一课。
  周天冲王泽点点头,王泽会意。
  饭店的灯暗了下来,人声也消静起来。从二楼的位置,一个投影方方正正地打在了大厅正前方雪白的墙上。这个饭店内部装修讲究,却在大厅的正前方留下一方白壁,原来是这个用处。
  投影只有一个字。瘦金体的“画”字。
  座上有人举了举手。
  投影仪上的“画”字,变成数字的倒计时:“5.4.3.2.1。”投影仪一闪,换上第二副:依然一个瘦金体的“清”。
  座上的人又举了手。投影仪的倒字时结束,换上第三副:“扬州。”
  大厅里轻轻的有人开始低语。
  又有两人举了手。
  “怎么好象不太积极?”周天问道。
  “老板,这只是前菜,是暖场,再过几循,您就等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吧。”王泽说。
  正说着,梅思齐忽然举了举手。不知有意无意,梅思齐向二楼看来,冲周天这个方向微微一笑。这么远的距离以及这种光线,梅思齐理应无法看到周天,但他这个意思很明显,要卖给周天一个人情。
  最终在梅思齐的推波助澜下,以30万成交。这个数字不错。正如王泽所说,大家也都心知肚明,这前几轮不过是开胃小菜,真正的重头戏放在后面。就象虽然大家都知道是“扬州八怪”的作品,但没人会认为就是郑板桥的字画。
  这就是这个行业。一个处于正规社会下的暗世界,如棋格般在地下交织丛生,生机勃勃。市面上看不到的稀罕玩意,来历不明的珠宝古董,在这里得以面世,寻到买主。一些目的性强的顾主,还能在这里下单,进行特定采购。当然这个采购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买入。这是个产业链。链条从源头到源尾,一环套一环,每个链条都不可或缺,也都少不了这个行当的重兵。而这个重兵,周家算一家,梅家也要算上一家。
  现在这个场面,与其说是拍卖,不如说是一个带着赌博性质的淘宝市场。大家凭着自己的臆想出价,直到成交,拍卖的物品才会露出真面目。
  现在,大厅的灯光再亮起的时候,两个女司仪推着一个推车从幕后走了出来,大家都冷眼相看。这个最终以30万成交的字画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两个礼仪小姐带着手套,把小车上的一个画轴一人执着一面,慢慢打开,展示在众人面前。大厅里象是刮过了一阵小风,哄哄嚷嚷起来。没想到是郑板桥的“竹兰图”。市场上的价值应该在百万以上了。谁都没有想到一上来就是这么个彩头,这个周大当家的行事有点让人摸不着。
  通常这样的大家作品都会放在后半段进行,没想到周大当家的一上来就给大家送了这份大礼。
  梅思齐冲周天的方向抱了抱拳,以示谢意。梅思齐摘了眼镜,看起来眉清目秀,也没那么的让人讨厌了。周天也微微一点头,以示回礼。但眼睛一转,不由的又落在了他身边的那个奇怪的年轻人身上。那个年轻人靠在椅背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但不知为什么周天的目光就是无法从他身上挪开。
  “怎么了爷,您觉得哪里不对劲?”王泽侧着头问到。这两年不是白跟的,说他是周天肚里的蛔虫也不为过。
  周天摇了摇头,难不成告诉王泽,人家长的好看,所以多瞄了几眼?
  
 
  ☆、二、三不详
 
  接下来的几轮,明显气氛热闹了很多。几件才从古墓里出货的唐三彩、陶俑、玉如意逐一亮相。一枚蓝宝石更让众人皆叹为观止,不说是纯净度,就大小整个一鹅卵石。再没亮底牌的情况下,梅思齐以80万的价钱拍下。看到实物,大家又一阵后悔,虽说是这东西来路不明,但前两个月,同样质地,却比这颗小了一倍的蓝宝石已在市场上标价300万。
  梅思齐笑意越来越浓,看来此行收获颇丰。他此行的本意,不过是向这个新上任周大当家示好,毕竟周天作为这个产业链的上家,两家需要长久而愉快的合作。
  拍卖接近了尾声。大家都异常期待,不知周大当家的又有什么新花样。投影仪上忽然出现一只铁盒。铁盒上刻着十分细密的花纹。花纹太过繁复,看不出什么图案,但在这花纹之上,一只铁铸双头蛇紧紧地盘在上面。蛇的一只头高高地昂起,象是在对觑觎这个盒子的不速之客进行威摄,另一只头则蛰伏在盒子下方,象是看管着里面的宝物。双头蛇一层层的鳞片上,似乎还雕着一些别的什么图案,并不密集,倒象是点缀。
  这个盒子设计精致而怪异,大家对里面的东西更是有了极强的期待。一般宝石珍真都会用雕龙刻凤的木匣子收藏,这个铁盒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倒真有些不好猜测。
  铁盒瞬间隐灭,投影仪上出了几个字:“年代不详”。
  底下一阵骚动。投影仪上出现倒计时:5、4、3…… 
  大家是来淘宝的,虽然有点赌徒性质,但一个时代不详的东西,还真不好估价。今天周老板第一次活动,有点向大家示好的意思,拍的物件都超出所值,但在这个行当用大把的钱买不值当的东西,也并不是少有的事。
  这个时候,大厅的众人都意外的沉住气。如果没人举手,就意味着流标。就在这时,忽然一个人把手举了举。
  众人都向这边看来,连周天都惊讶的瞪大了睛珠子。举手不是别人,就是那个奇怪的年青人。他举了举手就放了下来,目光也微微低垂,并不看向任何地方。
  周天倒吸口凉气。一直躲在二楼幕后的主持人也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
  虽说在场的都是客,但真正有竞拍权的只有收到贴子的十来个人物。当然,如果有熟人的介绍引见,也可以参加活动,但要提前备案。他们做这行,都是宁可少赚点,也要追求稳当。
  接理说,这也是这个行业不成文规矩,大家都心知肚名。这个青年并没有竞拍权。他是来砸场子来的?还是梅思齐让他来砸场子的。周天心里有点郁闷。
  梅思齐也是一惊:“你在干什么?”
  年青人也不看他,也不说话。梅思齐这个心里懊悔,狠狠地瞪他一眼。他不知道这小子要干什么,但回去一定要好好地收拾他。
  但这种情况,梅思齐也没有办法,只好也举了举手。现在能救场的只有这种方法。这小子是自己带进来的,这个锅只有自己先背着。年青人唇角一勾,似乎笑了笑,淡漠的表情象是瞬间有了颜色,梅思齐不禁呆了呆。他颇为自恋,常常自觉生得仪表堂堂,举手投足都风情万种。但这个年青人只不过一个细微的表情,让自己都看得有点着迷。看来这个人也是个害人精,不知多少小姑会被他迷惑,为他流泪。
  在梅思齐胡思乱想的时候,李老麻子忽然也举起了手。李老麻子笑道:“既然梅当家的也举了手,看来东西不差,不能好东西都让梅当家的给剜走了,也留给我们老东西一口饭吃。”
  梅思齐心里不免好笑。
  王泽看向周天,周天点点头。
  拍卖继续。投影仪上又出现了两个字:“属性不详。”
  大家又蒙圈了。属性不详,就是说盒子里是珍珠宝石,还是玛瑙翡翠并没搞清楚,或者里面压根都没有东西?这是让大家发挥自己想象?这不叫拍卖,这叫猜猜猜。
  倒计时开始。梅思齐额角的冷汗流了下来。他不在乎这点钱,但有种被算计的感觉。难道这个年青人是周天的托,为了做的巧妙,混到了他的身边。但梅思齐立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周天没这个必要。也不会在乎这一两件物件。
  投影影倒计时开始:5.4.3.2……
  年青人不出意外举了手。梅思齐只好硬着头皮也举了手。接着李老麻子也举了手。接着又有人举了手,几番竞价,已过百万。
  投影仪出现了第三副:“真伪不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