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把自己转让了 作者:流年忆月

字体:[ ]

 
文案 
谢锦程:“这场官司你输了,按照约定,你要将名下房产转让给我。”
时陌:“不就一套破房么,赏你了……喂,《时陌个人转让协议》,什么意思?”
谢锦程忽然抱住时陌,深深一吻。
“字面意思。把你转让给我,你的房产自然也归我了,一举两得。”
简言之,这就是两个律师相爱(亲)相杀(爱)的甜宠故事。
 
1V1,HE,主受
霸道律师攻X傲娇律师受
本文纯属虾扯蛋,涉及专业知识时请勿考据,我百度的样子我自己都害怕
 
内容标签:甜文 职场 豪门世家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锦程,时陌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时陌这辈子最怕两种人,一种是握着拳头来讨债的大汉,一种是老女干巨猾的“狐狸”。
    对付前者,他会灰溜溜地夹着尾巴逃跑,对付后者……哦,他还没有应对方法。
    很不幸,今天庭审他碰到的就是后者。
    “啪。”
    对面的谢锦程阖上厚重的证据材料,隐藏在金边眼镜下的双眼,流露出狡黠的光辉:“锦天律师事务所律师谢锦程,接受原告柳江公司的委托,代理本案,现针对被告提交的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第一,被告提交的《收货确认单》并非原件,我方不予认可;第二,被告提交的电子邮件,我方从未见过……”
    有条有理、观点明晰的长篇大论,说了整整五分钟,总而言之,就一句话:被告提交的证据,我们都不认可,呵呵。
    时陌差点掐断手里的笔。
    老狐狸。竟然一个证据都不认可。
    原告明明持有《收货确认单》原件,看过电子邮件等,竟然为了胜诉,矢口否认。这些人的良心绝对被猪拱了。
    时陌不甘示弱,咬牙切齿地反驳:“针对原告的质证意见,我方在此作出解释。第一,我方收到的《收货确认单》是传真件,原件在原告手中;第二,电子邮件处于已被查阅状态,证明原告方已经看过该电子邮件……”
    耐心地等待时陌说完,谢锦程双手自然交叠,脸上带着胜券在握的自信:“针对被告的观点,我方补充几点:第一,被告称《收货确认单》是传真件,原件在我方手中,这只是被告个人主张,不应采纳;第二,电子邮件接收方是案外人,并非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经查证,公司也没有案外人这位职工,法定代表人从始至终都未见过这封电子邮件,况且,被告提交的电子邮件截屏图,内容不明,只有一个附件,附件内容无法从截屏图表面反映……”
    “咔。”时陌掰断了手里无辜的笔。
    针锋相对的庭审结束,时陌看着头首分离的笔,一脸痛心疾首。
    这枝笔可是他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辛苦从眼花缭乱的淘宝挖来的,一枝0.3元,虽然是一掰就断的廉价货,但那也是钱啊,三个0.3元四舍五入就是1元,1元可以坐城环公交从城西跑到城东,行走几十公里。
    他为什么要那么冲动,省下这枝笔钱他就可以跑三分之一的城环公交线了!
    就在时陌捂心口滴血时,谢锦程递给他笔录:“时律师,到你看笔录了。”
    时陌幽怨地抬头看罪魁祸首。
    谢锦程,锦天律师事务所主任的大少爷,律师界的名人,据说他手上几乎没有败诉的官司,就在不久前,还帮几位大明星打赢了官司,赚得盆满钵丰。他年纪跟自己差不多,穿着剪裁合适、熨帖得没有一点褶皱的纯羊毛面料西服,浑身散发着贵气,举手投足优雅之至。
    女娲好像要把所有好处都往这人身上粘一样,不但出身高贵,连长相也英俊得无可挑剔。
    时陌绞尽脑汁,想将已被自己遗忘很久的文学功底刨出来,附庸风雅地用些有内涵的文学词藻来形容他长相,结果却蹦出一句带着浓浓职业病的话:“长得有利于维护法律秩序”。
    这么完美的人,偏偏像只狐狸一样,一肚子的阴谋诡计,为了胜诉,不惜掩盖事实,敞开陷阱让对手踏进去。
    时陌没好气地扯过笔录。谢锦程的字体自然而然地撞入视线,遒劲清峻,就像是烈风中桀骜不驯的杨树,一笔一划都充满了与大自然抗争的自傲与不屈。
    努力忽略那刺眼的字体,时陌逐行逐字认真看笔录,发现有笔误,想修改,却想起笔已经被掰断了。
    谢锦程递来一支华贵的钢笔:“时律师,请用。”
    时陌瞥了眼笔上的钻石,他想也不想就婉拒:“谢谢,我还有笔。”不翻包里找了半天,没找着笔,脸色一僵,索性抓过面前的钢笔,提笔便写,“懒得找笔了,借用一下。”不就是一支镶金带钻的钢笔么,这种炫富产物十有八.九都不好用。
    谁知,钢笔符合人体工程学的手感与下笔时的流畅感从指间传来,时陌手指一僵,哼哼……这支钢笔长得不好看,还没他的淘宝货漂亮,中用不中看,带出去都丢面子。
    谢锦程将时陌一会儿惊讶一会儿又鄙弃的神情收入眼底,嘴角浮现不明意味的笑意。
    时陌签完后,仿佛怕与瘟神接触一般,匆匆收拾东西就要离开。
    然而瘟神谢锦程却与他并肩同行,并双手递出名片,发出邀请:“时律师,初次见面,一起吃个午饭如何?”明明是邀请,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口吻,听得时陌后脊一寒。
    时陌接过名片,随手放入裤袋,内心挣扎了半分钟,万一aa制怎么办,多不利于弘扬节俭的优良传统,可要是不接受邀请,这大人物又得罪不起。最终理性战胜了节俭的观念:“当然没问题。”
    进入电梯,时陌下意识地按到负一层。
    谢锦程眉头一挑:“没想到时律师在负一层找到了停车位。我来时,都没位了。”
    时陌心头一紧,他会说他根本没车,只有一台二手的破烂小电驴吗?这种丢面子的话,他肯定不会说,他甚至习以为常地为自己找到了很合适的借口:“我来得比较早,所以有车位。哦我到了,一会餐厅见。”说完,他好像怕被揪住小辫子一样,快步踏出电梯遛了。
    时陌像做贼一样,赶在谢锦程的车出来前,风一样地加大油门,开去两人约定的吃饭地点,还故意把这辆破得都快冒烟的小电驴放在远离餐厅几百米的地方保管,贼头鼠脑地东张西望,没看到谢锦程,才整整领子,摆出一副阔气的样子,大摇大摆地走进餐厅。
    谢锦程已在餐厅里等候,见时陌到来,他有礼地站起,迎时陌入座:“时律师是不是认错地点,停错了位置?你似乎停得很远。”
    时陌闭着眼就甩出惯用的借口:“谁说我走错了,只是那边阴凉,停车不挨晒而已。”
    “是么”谢锦程看着窗外的阴天,镜片下的双眼,流露出更深沉意味——只怕不是为了防晒,而是怕被自己看到他的破车,丢脸。
    这时陌果然跟传闻的一样,好面子。
    菜上齐了,时陌盯着满桌丰盛的菜,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巴不得黏在食物上。
    他是有多久没见过这么香和丰盛的饭菜了,光是闻香味都让他满足得要仰头大笑了。不管这餐是aa,还是谢锦程请客,反正菜都点了,伸头缩头都是一刀,不吃白不吃,他迅速拿起筷子,不由分说,先吃为敬。
    谢锦程轻抿一口茶润喉,放下茶杯,准备提筷时,看到对面那狼吞虎咽、米饭油水都粘了满嘴的人,他手一顿,又淡定地放下筷子:“时律师似乎很久没吃肉了。”
    隐含嘲笑的话语对时陌没有任何影响,他头也不抬,埋首在热乎乎的米饭中:“泥嗦神马(你说什么)……”
    谢锦程端起清茶细细品尝:“没什么,慢用。”然后就让服务员单独给他上了一份炒饭。
    一顿风卷残云,时陌满足地吁出一口气,看到谢锦程基本没怎么吃,吃惊地说:“吃那么少,你减肥吗?”
    谢锦程拿纸巾优雅地擦干净根本没沾什么油腥的唇,借口道:“嗯,最近肠胃不好。”
    “肠胃不好,可以喝点酸奶,有用的。”时陌一边说,一边装模作样地掏钱包,作势要结账。按照他的经验,谢锦程会阻止他结账,然后两人推脱一下,他再顺势让谢锦程掏钱,这样既显得他热情、有面子,又不用他真正掏钱。
    谁知道,谢锦程拨乱了他的算盘——哪怕他扯着嗓子高喊“服务员结账”,哪怕服务员笑容满面地说“先生,请问您付现还是刷卡”,谢锦程还是岿然不动,不知他有意无意,竟然支着二郎腿,低头按手机,一副很忙没空的样子。
    服务员捧着账单的笑脸就在眼前,时陌实在拉不下面子,接过账单,看到上面的三位数,差点把账单甩出去。
    533.4元。这可以坐533次公车环城跑,可以保管533次小电驴了!
    时陌如遭晴天霹雳。怎么办,跟谢锦程说自己没有钱?还是打肿脸充胖子,硬着头皮付钱?
    钱没了,勒紧裤腰带,十年之后又是一个土豪,面子没了,就丢脸了。
    还是面子重要。
    时陌看看账单,理直气壮地道:“你看我们点了那么多菜,打个九折怎么样?”
    服务员笑容灿烂:“不好意思,先生,我们餐厅不打折的。”
    时陌不死心:“那就少三块。”
    服务员笑容有点挂不住了:“先生,不能少的,很抱歉。”
    时陌顿时爆发出菜市场讨价还价的惊人功力:“四听起来多不吉利,那就少四毛,凑个整,看着舒服,又吉利。”
    谢锦程手一顿,饶有意味地抬头看了时陌一眼。
    四毛钱也斤斤计较,这时陌果然跟传闻的一样,奇葩。
    他真是日子过得太闲了,才会想亲眼见识时陌的奇葩程度。
    好面子,没素质,缺乏教养,邋遢,吝啬抠门……人类所能想到的贬义词,几乎都能套用到时陌身上。明明身在最赚钱的行业之一,却糟蹋得连件像样的衣服都不穿,穿扮得跟街头乞丐似的,就差几个衣服补丁了,跟人aa制吃饭,抠门到连小数点后两位数都要斤斤计较,偏偏还很好面子,装阔气充土豪,说自己有车有房,却被人挖出所谓的车,不过是一辆破烂小电驴,房不过是间不到20平米的危房。据说他打的第一场官司,就因得罪了自己代理的当事人,被当事人另案起诉了。
    谢锦程按着眉心,其实他只是试探时陌的抠门程度而已,并不会让时陌出钱,但就在他准备掏钱时,手机来电,他不得不走开去接。
    服务员分文不肯少,时陌心里骂骂咧咧,不就是区区五百块么,赏你们餐厅了。
    掏出钱包,就剩两百块……再刷卡,却被告知信用卡额度已刷满,银.行.卡里也只剩三百五十块。
    钱不够。
    眼看谢锦程正走回来,时陌心一横,掏出两百五现金加刷三百五银.行.卡,勉强凑齐了饭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