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唐斯城堡的玫瑰(精修版)+番外 作者:小生御霜/小生那个霜

字体:[ ]

 
chapterⅠ
    
    新电影“拾情者”上映后,不仅捧红了一众配角,也让主演撒切.克林的名字传遍了整个英国。
    电影发布会上,在进行了主要的电影宣传后,记者们开始将问题抛向电影里的男主角。
    “请问你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呢?”
    撒切接过话筒,笑着回答:“暂时还是打算休息一下,但是导演说过会好好提携我的,是吧导演?”
    分明是玩笑的语气逗笑了在场的人。
    一名女记者适时抛出另一个问题:"那对于在电影中扮演你的爱人并且和你有亲热片段的伊莉,你有什么想对她说的吗?以及关于网络上流传的关于你们两人之间的绯闻,你有什么看法吗?"
    撒切回答:“伊莉是个优秀的演员,同时她也很漂亮,但是——”他做了个苦恼的表情,“她太高了,我还是喜欢娇小一点的女性。”
    伊莉今天穿了一双红色的漆皮高跟,足有十二厘米高,几乎和一米八七高的撒切齐头。
    很漂亮的伊莉也说:“我喜欢白嫩一点的小男生,如果他的胸肌小一些,腹肌少一些,皮肤白一些,我可能会考虑一下他。”
    撒切耸肩,手掌平举比了比左手边的导演:“我觉得导演挺合适的。”
    身形微胖的导演表示自己很无辜。
    伊莉优雅地翻了个白眼。
  宣传会就在一片愉快的氛围中结束了。
  撒切在和守在会场外的粉丝拍照留影后也乘坐保姆车离开了。
  为了保持神秘感——也是导演的要求,撒切保留了他下一部电影的有关信息。
    新的电影是一个围绕城堡所展开故事——高傲的公爵,热情的公爵夫人,以及性感迷人的公爵的表妹,还有各类贵族之间的故事。电影内容空白,但十九世纪的故事背景十分符合一向追求精致的导演的审美,
    撒切扮演那位高傲的公爵大人,伊莉扮演他的妻子,而公爵的表妹则由新人扮演。
    导演虽然极力追求华而不实的东西,但同时也要求极高。一个场景,他可以拍上十几条然后再从中挑选出较为满意的一条;为了一个可能只有几秒钟的镜头,他经常不断地调整角度力求拍出最好的画面。演员经常累到崩溃,新人被训哭也是常有的事情。这是他电影卖座的原因,也是撒切会选择和他继续合作的原因。
  这回为了能够拍出剧本中描写的恢宏场景,剧组需要去往位于爱尔兰的一座拥有几百年历史的古老的城堡。
  
    一行人从机场出来,坐了三个小时的车,又从当地租了大巴,才到达他们的拍摄场地——唐斯城堡。
  城堡的建立者是十七世纪的皮克劳林.布莱尔,他促使这座城堡变得辉煌,引领布莱尔家族走向荣誉的宝座。在最后一任主人——布莱尔小男爵继位之时,一桩残暴的血案发生了,年轻的男爵连同所有佣人,一夜之间失去了性命。据专家考究,血案的起因可能是男爵结仇过多。
  撒切合上手上的宣传册,视线内逐渐出现城堡的影子。
    此时的城堡在经历了数百年时光的蹉跎后依旧保留着它繁盛时期的影子,涓涓流淌的小河围绕在城堡四周,孔雀在森林间行走,显露它们华丽的羽毛,白墙灰顶的古老城堡与深墨色的枝叶形成鲜明的对比。
    接待的是城堡的管家吉恩先生,他穿着合身的白色燕尾服,鼻梁夹着金色的单片眼镜,半长的棕发扎在脑后,浑身优雅温和的气质,仿佛上个世纪的绅士一般。
    在简单的介绍后,剧组跟随这位看起来过于年轻的管家前往他们的住处。
    城堡很大,每一个细节都体现出时间流淌过得痕迹,贴着壁纸的走廊两侧展示着出自名家的画作,门扇上刻有精致的雕刻图案,管家介绍这是布莱尔家族的家徽。
    城堡的确面积过大,并且有很多昂贵的古董物件,所以剧组签下的合同里就框定了活动的区域。
    “……三楼开始是主人卧室,请各位不要随意踏入。以及城堡的很多地方都设有防入侵的机关,也请大家注意安全不要随意走动。”
    “以及——”他们来到一楼的某间房间门口,吉恩拧开门把却没有像之前一样邀请众人进入,“这是个不详的房间,如果各位不希望看见某些不吉利的东西,最好不要靠近。”管家细长的双眼眯起,轻轻关上房门。
    不祥……
    温度猛然下降。
    仅仅一瞬间,撒切只看到有高达天花板的摆满厚皮书本的书柜,悬挂在跃层天花板上的晶亮的水晶吊灯,以及正对大门的那副巨幅画像。
  画像中的人穿
  着繁杂的宫廷礼服,长着一副雌雄莫辩的精致相貌,头戴卷曲的白色假发,繁重的蕾丝领口挡住了他的脖子,眼睛的颜色就如同女人珠宝匣中的高级翡翠一样碧绿深邃,嘴唇和酒窖中珍藏的葡萄酒一样拥有鲜艳的红色。
    高贵而不可侵犯。
    ……(已修改)
    经过一路跋涉,所有人的状态都很不好,大多数人都回到房间休息了。撒切身为主演,拥有独享一间卧室的权利,房间很干净,落地窗户正对后庭的花园,日落的余晖给城堡涂上了一层金色油彩,城堡落下的阴影正好斜在撒切的窗户前,将花园割成两半。
    撒切打算去花园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然而一向自以为方向感不错的他也在兜兜转转的走廊中迷失了方向,中途遇见了伊莉和另一位女演员,撒切便和两位女士一起继续寻找通往庭院的道路。
    城堡的主人也许偏爱玫瑰,花园中植满了大片的玫瑰丛,但此时玫瑰还未绽放,小小的花骨朵藏在叶子中,就像红宝石一样迷人可爱。
    撒切抬头,看见天空中的云彩被晕染成漂亮的橙红色,太阳几乎不见了,他抬高手挡在眼睛上方,霞光从指缝间穿过。
    他看见一个人。
    在三楼某个房间的宽大落地窗后的阴影中。少年直直的站在那里,仿佛从未离开。
    
chapterⅡ
    撒切看见一个人。
    在三楼某个房间的宽大落地窗后的阴影中。少年直直的站在那里,仿佛从未离开。
  眼前的景象过分熟悉,不是周知的大脑皮层放电现象,而是真正的,就像曾经经历过一样。
  撒切大叫一声,踉跄着后退时险些因踩到碎石子摔倒。
  伊莉吃惊,也被吓着了:“怎么了?”
  “我......”撒切指向那间房间,“刚刚那里好像......”
  撒切也觉得自己有些丢人,摇摇头道,“不,没什么。”
  伊莉不满:“那你是看到鬼了吓成这样?”
  撒切哂笑:“没有。”
    伊莉双臂环胸,故意压低声线:“要是真见到了,快去申请导演给你换宿舍,我看你房间窗户对着花园,小心半夜看见不干净的东西。”
  小新人的脸色变得有些白,道:“我害怕鬼,真的会有鬼吗?”
  伊莉故意道:“谁知道呢,这么大的城堡,一个角落死一个,那都一个军队了。何况还是一夜之间全死绝了,死的不明不白,怨气深重。”
    伊莉胆大,新人是真正的胆小,一张脸吓得煞白。
    不知不觉,天开始变黑了,白天富丽的花园到了夜晚变得阴森,从云层中透出半边的月亮发出昏白的月光,晕在缠绕的玫瑰枝茎上又稀稀疏疏落在草地上,满满的恐怖电影的氛围。
  新人道:“我们回去吧,外面怪冷的。”
  一边走,伊莉一边和新人私语,时不时发出笑声,现在又讨论到片场哪个男明星最好看。”
  撒切实在不想参与进去。
  晚上休息时,撒切躺在过于宽大的床上,一向不怕鬼的他莫名的有些后背发毛,起来开了床头灯,更显得角落漆黑。
  今天早上那个人好像就这个房间上面上面一楼出现的。
  撒切认真思考了一下。
    ……听说睡在对角线不容易有鬼爬床?
    身体挪了个四十五度程大字型摊开。
    这才安心了。
    
    公爵站在草地上,他有着令所有伦敦淑女都会着迷的英俊立体的五官,健硕的身材,优雅的谈吐,剪裁合身的华服,袖口的红宝石袖扣明显价格高昂。这样一位优秀的公爵,他需要一位同样优秀的淑女来打理他的城堡,此时他正在等待迎接他的新婚妻子。
    华贵的四轮马车停在城堡前,男仆上前去拉开车门,手掌平摊,一只纤细修长的戴着白色丝绸手套的手轻轻搭在男仆手上,手的主人是位美丽迷人的女性,她穿着时下最时髦的长裙,袖口裙摆缀着蕾丝和珍珠,领口极低,裸露出白皙浑圆的胸脯,闪烁的钻石项链垂在锁骨中央。
    公爵对他的城堡女主人很满意,至少她拥有比其他淑女更富裕的嫁妆。
    公爵上前去,执起这位淑女——现在该称她为公爵夫人的手,轻吻她的手背。公爵夫人看着公爵英俊的面容,轻摇扇子挡住嘴角骄傲的笑意。
    ……
    “好!不错!”
    第一场戏顺利通过,撒切深呼吸一口,这厚重的服装勒的他都快透不过气了,天知道那些贵族为什么在夏天也穿的那么多。助理拿过小电风扇给他吹风,化妆师连忙上来替他补妆。
    下午是在中庭的花园拍的,玫瑰还没盛开,满园的玫瑰花都是剧组从凌晨就开始布置的,好不容易拍完这一场镜头,撒切又去换上下一个场景的衣服。撒切换上另一件白色的外套,衬衫领口依旧严严实实扣到喉结处,胸前的水晶胸针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的光华,撒切无心欣赏只觉得阳光过于刺眼。
    七月份的天,热而闷沉。
    撒切想起昨天见到的少年,他不由自主的抬头朝那间房间看去,落地窗后空荡荡的,并没有什么人。
    他不由地打从心底的感到庆幸。
  然而没等他收回视线,他又看见他了。
  这回是在二楼的窗户前,离撒切更近了。撒切良好的视力能清晰地看见少年如同树林倒映在湖面上的影子一样翠绿的眼睛的颜色,和他苍白的肤色,就像是古书里记载的吸血鬼。
    撒切感觉脚掌被木钉钉在土地上,动弹不得。
    少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撒切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
    一天的戏结束,大家随意吃了晚餐准备回房。撒切的助理的房间和他不是同一层,到了分别的楼梯口助理还在喋喋不休地叮嘱明天得安排,撒切不耐烦,在助理离开时故意坏心眼地“提醒”了一句:“小心床底。”
    助理受惊小绵羊一样的表情取悦了撒切,他大笑着十分愉悦。
    好心情却没能维持下去,那名少年站在走廊的另一端,即便是黑夜也不能使他的金发黯然,简洁的白色衬衫黑色长裤也不能减失他的容颜。
  撒切停住脚步。
  他险些拔腿就跑,这太诡异了,撒切从不知道自己也会那么胆小。
    少年微微侧首,凉薄的视线扫过撒切。片刻后他抬起白皙的手掌伸向撒切,不同于面貌的女性化,他的声音更偏向于男孩在变音时期的低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