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公平交易 作者:⑨尾狐

字体:[ ]

 
文案:
初恋就像慢性□□,就算你已经停止了服用,可那药性还是会一点点渗入到你的体内,腐蚀你的肉体,侵吞你的心脏。
凌晟明知自己走的这条路是很难有结果的,可还是一步三回头的走了下去。
走到最后伤的鲜血淋漓,甚至有些麻木,甚至觉得能够被伤害着也是幸福的。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因缘邂逅 七年之痒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晟纪燃 ┃ 配角:若干 ┃ 其它:若干
 
 
  ☆、想不想试试机震
 
  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凌晟揉了揉眉心。
  连续飞行了将近10个小时,身体感到无比的疲惫,可是那苍白的脸上依旧挂着社会精英应有的气质。
  凌晟25岁,在一家世界前十的外企工作,专注,耐心是凌晟最显著的特点,同时这两个特点也让他在工作中收益颇丰。
  国内名校毕业的凌晟,毕业那年成为学校唯一一个被公司留下来的实习生。
  在公司的这两年,凌晟用自己的实力向公司证明当初留下他是正确的选择。
  如今他已经可以自己带一个团队,有自己的助理,成为了可以独当一面的工程师。
  这次为了一个网络电视的项目,出差去瑞典待了半个月。
  这是凌晟第一次被外派,工作繁琐加上水土不服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他本就偏瘦,这样一来更憔悴了。
  但是他一点都不觉得生活辛苦,从一个小小的职员到现在的职位,他依旧没有满足,他渴望上升,渴望每一次可以将自己拔高的机会,再累都值得。
  乘务员步履稳健的行走在机舱提醒着乘客,飞机就要起飞了。
  头等舱的人很少,算上助理和他才五个人。
  登机之前他看到一个人,那张脸,很熟悉,这个世界并不缺少五官精致的人,可是那个男人不仅五官精致,浑身散发着一种优雅的气质不禁让凌晟的目光在他的身上多停留了几秒。
  凌晟失笑,自己尽然也会有花痴的时候,或许是哪个明星吧,虽然自己不看娱乐新闻,但偶尔也会有一些乱入到自己的视线,就当是自己看了一则娱乐新闻的版面吧。
  上了飞机凌晟才发现那个人竟然和他一个机舱,就坐在另一侧舷窗的位置。
  他侧脸从玻璃里面看了一眼自己,精致的五官,一丝不苟的发型和着装,除去脸上的疲惫自己也算是长的不错吧,透过玻璃,凌晟看到了那个男人,他低着头很随意的翻着杂志,细碎的刘海遮住了他的侧脸,修长的手指吸引了凌晟的视线。
  不知为何男人忽然侧脸转向了这边,凌晟呆滞了一下,他的嘴惊讶的微微张了一下,慌乱的收回视线,心狂乱的跳动着,他想他的脸一定很红,尴尬,难堪,他看到他了吗?他的直觉告诉他,那个男人在看他,可是也不一定,毕竟在他和那个男人之间还隔着他的助理。
  “凌哥,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助理张辰注意到了凌晟的异样,有些担忧,这半个月他和凌晟同吃同住,也只有他知道这半个月来凌晟是怎么在短短的时间内完成了将近一个月的任务的。
  “没事,我去下卫生间!”凌晟很自然的说,他总是能做到内心波涛汹涌而表面波兰不惊的样子。
  “要我陪你一起去吗?”张辰看凌晟脸色不好,跟了凌晟有半年时间了,他唯一了解到的就是这个男人很固执。
  “不用,需要的话我会叫你的!”凌晟说着离开了座位,起身的时候他的余光从那个男人身上扫过,他在看他。
  脸上火辣辣的,好像被人狠狠的打了两个耳光,他一定是发现自己看他了,他一定觉得很恶心很变态吧。
  凌晟想去洗把脸,让自己冷静下来,也许是最近太累了,自己的控制力都变弱了。
  他站在镜子前,扑了两把水到脸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尽管心还在狂跳着,可身体的温度却已经降了下来,他抬起头,水龙头里的水哗哗的流着,他的手还在那里接着水准备洗手,可抬起头的那一刻他已经忘记了一切,整个人都愣住了,那个男人靠在门口,被迫平静下去的心瞬间又被点燃,他有些无措,想要逃跑,直觉告诉他,那个男人过来一定是找他的。
  可是他还没缓过神来,洗手间的门忽然被关上,那个男人用力的将他压在了洗手间的门上。
  “几年不见,还记得我吗!”男人如墨玉般的眼眸深邃却不是情调,语气里里尽是调侃之意,语气暧昧却有一些不屑,末了还流氓似的对他吹了个口哨,好闻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凌晟浑身一颤,脸腾的烧了起来。
  该死,凌晟心里不禁咒骂一声,都这么大个男人了居然可耻的会害羞。
  男人的话让凌晟心底一惊,他们认识?他挣扎了一下,发现男人的力气极大,他竟然被压在门上纹丝不动,他是谁,为什么他认识他。
  说起来,凌晟从高中到现在模样倒是没怎么变化,只是在着装上让自己显得成熟了一些,若是换上校服,恐怕被认作高中生也是有可能的,如果是熟人,只看他这张脸的话轻易就可以认出来了。
  “请你松开,我不认识你!”凌晟冷冷的说,平日里同事总说他身上散发着一种淡雅的气质让人不敢轻易接近,可是这个男人却如此轻浮的将他压在卫生间的墙上。
  望着眼前的男人,他的力量,他戏谑的目光,他竟然莫名的有些害怕,他有些后悔,不该贪恋男色多看那两眼。
  男人竟然真的松开了他,只是嘴角始终挂着让人难以琢磨的笑容,这让他很心虚。凌晟慌乱的直起身子,背过身整理着自己的着装。
  待他整理好之后才转身冷漠的看向男人,很熟悉的一张脸,不过既然是明星,那他一定是在哪里见过,凌晟还未开口,男人倒是先开了口。
  “我只试过车震,却从来没试过机震,怎么样?要不要来一炮?”男人俯视着他,笑的人畜无害,说着和他这张脸人神共愤的俊脸毫不匹配的下流话。
  凌晟注视着他,难以抑制的心跳,这个男人有着足以让人为之倾倒的的资本,他难堪的撇过脸不去正视男人的眼睛。
  凌晟净身高178,穿鞋之后肯定是在180以上,男人竟然比他要高出那么多,这让凌晟倍感压迫。
  “这位先生,不好意思,这样做很不安全!”凌晟说着,喉结上下滑动了两下,深藏在黑色修身西装下的身体有些颤抖。
  “嘘——“男人吹了个口哨:“你的第一反应不是应该拒绝我吗?哈哈!凌晟你果然是记得我的是不是?还是说——”男人的眸光阴沉了几分,逼近凌晟,将他逼到一个角落,单手将他禁锢在那里:“还是说,你对任何男人都可以这样!”
  男人说着忽然大手毫无预兆的覆盖在了他早已凸起的部位,用力的揉捏了一番。凌晟试图挣扎,没想到男人的力气那么大,除了加重某个部位的摩擦,他的挣扎似乎没起任何作用。
  “只是摸摸你就射了!还真是(sao)。”最后那个字男人是用唇语说出来的却更显得有些□□,他性感的双唇近在咫尺,这让凌晟有些难以消瘦,他从来没和哪个男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
  男人看着□□过后脸色微红的凌晟,自己也有些蠢蠢欲动,下身涨的有些发疼,
  凌晟觉得前所未有的耻辱,自己竟然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在飞机上非礼了,这个时候他应该毫不犹豫的挥起拳头,可是那张脸让人很难下的去手,何况他根本不是那个男人的对手,动手的结果只会是更深度的羞辱,他还是有这点自知之明的。
  男人看着凌晟,精英的外表,□□的身体,他只觉得□□上涌,可是为了人身安全,他还是忍耐了下去。
  “这是我名片,绝对能满足你!”男人趴在凌晟耳边小声说,之后懒洋洋的冲着凌晟吹了个口哨出了洗手间。
  凌晟望着男人消失的背影,缓过神的时候视线定格在名片上的名字,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
  纪燃——
  纪燃——
  纪燃——
  是他吗?是他认识的那个纪燃吗?不可能,这不可能,他幻想了无数次他们再见面的场景,可绝不是今天这样的。
  真的是他吗?
  凌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挨到了目的地,甚至那个男人什么时候下的车他都不知道,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家,洗了个澡,叫了外卖,却一口也吃不进去,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月光洒在床头摆放的照片,他的思绪渐渐的飘到了中学时代。
  那个时候凌晟的身体还没有长开,不足170的身高,黑黑瘦瘦的,不说保养,那个时候他连最基本的温饱都要担忧,每个学期开学的学费都足以让他愁的想撞墙。
  而作为京城四大家之一纪家的独子,纪燃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没有谁不认识他,可是他认识的人却没几个,而他认识的那几个人中凌晟算是其中的一个。
  那一年,凌晟十六岁,高二,班里忽然转来一个学生,教室里只有凌晟的旁边有空座,于是纪燃坐到了他的旁边。
  凌晟从来没觉得自己有多么不堪,他虽然家境贫寒,可他勤奋好学,他一直坚信知识能够改变命运,直到纪燃的出现让他彻底改变了自己对好学生的认知,有些人是你穷极一生都难易追上他的脚步的,因为他们含着金钥匙出生,从一出生就注定了不一样的命运。
  在纪燃的面前,他觉得自己渺小的如同蛆虫,那是他第一次直面自己的自卑。
  和纪燃同桌的那段时间,每天上课都心不在焉,因为纪燃随时都会侧过身对他说话,只要他没有听清纪燃的话,纪燃就发脾气,那段时间他的成绩有些下滑,可是他并不反感纪燃,他期盼着他与他说话的每一次机会,那个时候,他的心底萌生了一种让他觉得无地自容的感情,他喜欢纪燃,虽然他们都是男的,可是他清楚的知道那种感觉,渴望触摸,渴望更多的——现在想想,那时候的喜欢或许更贴切一点叫仰慕。
  他不敢妄想太多,毕竟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他只求自己能一直坐在纪燃身边,他成绩好,他可以考一个好一点的大学,找一份不错的工作,或许以后他们可以成为朋友,凌晟这样想着心里涌起了希望,那一段时间每天醒来他都觉得日子是美好的,他总想着自己能和纪燃成为朋友的那一天。
  然而,高二暑假过后,纪燃再没有出现过在他身旁的那个坐位,偶尔纪燃出现在学校来找那些他的所谓的朋友,凌晟总是在角落默默的关注着他,偶尔碰面,他鼓足勇气想和纪燃说话,他却好像从来没有认识过他一样不屑于给他一个眼神。
  他的身边再也没有了纪燃。听同学说,纪燃要出国了,来学校之前就定下了的事,只是怕他在家闲着生事,所以才送来学校暂时读半个学期,暑假过后他就出国。
  那天凌晟请假了,他坐在卧室里,回想这几个月和纪燃的所有事情,其实他们的接触并不多,但是每一个眼神的对视在凌晟的心中都形成了一道烙痕。
  有时候思绪就像泡沫,不去搅拌还好,越搅拌越多,最后终于容不下溢了出来。
  凌晟穿着校服一路狂奔到了纪燃家,之前纪燃生病,他曾以同桌的身份来这里给纪燃送过作业,门口的保安认识他,便把他放了进去。
  他不安的走进偌大的别墅,保姆阿姨见到他热情的告诉他纪燃就在楼上。
  奢华的装饰和他身上那套穿了两年的校服比起来简直就是□□裸的讽刺。
  站在纪燃的卧室门外,他紧张的出了好多汗,当他没有勇气进去的时候,纪燃推门走了出来。
  纪燃看到站在门外的他,先是一惊,然后皱着眉头略有不解的说:“你怎么来了!”
  “我——”凌晟想他那个时候一定脸红透了,他脑子里一片空白的说:“我喜欢你!”
  他现在还清楚的记得纪燃当时的表情,他的嘴角抽动了一下。
  “你TM变态,老子可不和你一起变态!”纪燃没有暴怒,淡淡的语气却包含了这个世上最伤人的语气,他砰的关上了门。
  凌晟抽动了两下肩膀,没有眼泪流出来,可是他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他有些后悔,如果他不这么做,或许以后纪燃偶然想起他还能有一个好一点的印象,可是现在——他缓缓的转过身向楼下走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