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挟恩不图报 作者:南风歌

字体:[ ]

 
    文案:
    因为一次救命之恩,来自山村的平凡青年成为了那位天之骄子“最亲近”的人。挟恩图抱不图报。
    似渣非渣天之骄子攻vs淳朴凤凰受
    陈年老派醇香狗血,这酸爽不敢相信!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怅然若失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金牌推荐:因为一次救命之恩,来自山村的平凡青年成为了那位天之骄子最亲近的人。燕家二少燕臻失恋散心,坠机在清水山上,被山中少年林州所救。失去记忆的燕臻因为雏鸟情结对林州一见钟情,一年之后离开林家村回到S市,恢复了原本的记忆却又将过去一年的时光遗忘。三年后林州考到S市的大学,满怀热情追随燕臻而来,遇见的却是一个忘记了爱他,也忘记了他的陌生男人。面对着与过往截然不同的男人,面对着两人巨大的差异,林州笨拙而努力地靠近燕臻。只因为他向曾经的燕臻许诺过,无论发生什么事,他一定不会放弃他,不会让他独自一人。
    本文文笔朴实不失生动,塑造了一个深情而不自知的优雅攻君,和一个乐观热情让人心生喜爱的可爱受君。童话般的爱情也要面对现实的种种矛盾,读来使人心酸而不失畅快。而在相处过程中攻君的优雅风度屡屡被淳朴的小受无意识所击败,读来又令人捧腹不禁。
    ==================
    
    第一章
    
    “蓝擎广场站到了,请带好您的行李从后门下车。”
    公交车上响起一阵甜美女声,昏昏欲睡的林州被那个在心里反复念叼的地名惊醒,连忙站起来,使劲揉了揉脸颊,让自己清醒起来。
    车门打开,人群有条不紊地朝着后门移动,依次下车。
    林州手忙脚乱地拎起地上的行李,两个扎口的麻袋和一个红蓝条的大行李袋,袋子上还沾着干裂的细碎泥土。
    他将行李袋挂在肩上,不太合身的衬衫被挤得皱起,露出一截蜜色的腰肢,土蓝色布裤上扎起的布腰带也不雅观地半露出来。
    将两个麻袋使劲拧在一起急急地往肩上一扛,林州着急地往后门走去,生怕车门在他下去之前关上。
    “等一下,等一下,别关门,我也要下车。”林州嘴里叫道,周围衣着光鲜的人们纷纷面露厌嫌,向后退去,躲开这个身上仿佛还带着泥土和野草气味的黝黑青年。
    蓝擎广场很大,是燕氏蓝擎集团的总部中心。以蓝擎的几栋办公大楼为中心,周围辐射出去的几个休闲娱乐商圈无不是以高消费著称的奢华场所。因此在这一站下车的大多是蓝擎的员工和前来消费的高收入人群。
    这样一个乡头土脑一看就是进城务工的农民青年,与蓝擎广场这个地标分明格格不入。
    林州看得到众人的眼神。他在路上风尘仆仆好几天,身上都浸透着一股灰尘的味道,车上的其他人个个整洁鲜亮得仿佛在发光。他大包小包地在车里挤也觉得很不好意思,只能连连点头道歉,两步并作一步冲下车厢之后终于放心地吁了一口气。
    繁华璀璨的S市,对于第一次离开自幼生长的小村庄,第一次走出日夜相伴的清水山的林州来说,实在太过陌生。踏上S市的土地,他就仿佛误闯入另一个世界的傻瓜一样,懵懂无知,甚至寸步难行。
    林州没乘过地铁,对四通八达如蜘蛛网一样的公交路线也是两眼一抹黑,要知道他们那里最大的县城也不过两条路线就能走完。早上五点半从火车站出来之后,他从工作人员那里打听到火车站离他的目的地蓝擎广场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但是他足足用了八个小时才来到这里。
    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路线不明的公交车上,他被到处高耸的琉璃大厦和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绕花了眼,完全闹不明白该怎么乘车,问过不知道几个热心路人才搭上正确的公交车,等摸到蓝擎广场已经是下午两点。
    林州背着行李走出站台,不远处座落着三栋高耸入云的海蓝色大楼,大大的“蓝擎集团”四个字铺展在雄伟的楼身上,在阳光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芒。
    林州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条,小心地抹平,上面写着:
    “蓝擎集团
    执行总裁燕臻”
    这样两行文字,和一个电话号码。
    离开林家村和自幼生长的大山,只身来到繁华陌生的S市,他所依仗的就只有这样一张纸条而已。
    林州对照着纸条上的字和蓝色高楼上的巨型标牌,反复确定这就是他要找的地方之后,终于露出一抹欢欣的笑容,扛着行李袋大步走向那宽阔的露天广场。
    穿过广场,后面就是蓝擎集团的三座写字楼。
    大楼的正门前是一列宽阔的台阶,来来往往的人群无不衣着精致,人人不苟言笑,一派精英模样。
    林州站在台阶边上,看看他们再看看自己,有些自惭形秽。
    他这个邋遢样子就来了,不会给旗哥丢脸吧?
    林州有些后悔为了省钱没有先找个旅馆梳洗休息一下再来。他转头往四周瞧了瞧,到处都是亮闪闪的崭新大楼,他实在认不出哪里是能住店的地方。
    话说回来,就算有旅馆,这个地方的价格,怎么看也不像是他能负担得起的……
    林州摸了摸怀里裹在手绢里的那五百块钱,叹了一口气,还是拎起行李袋走上台阶。
    反正他也穿不起大楼前面那些人身上穿的那种好衣裳,打扮不打扮也没什么两样。不管他是什么样子,旗哥总不会嫌弃他的。
    一直站在大厅里的安保人员早就盯住了他,见那个在台阶下边徘徊犹豫了半晌的农村青年走上台阶,面上还带着一丝心虚,其中一人立刻警觉地上前拦住他。
    如果不是看他穿戴虽然穷酸土气,但面容着实清秀干净,圆润的眼睛显得很纯良坦诚,看着十分老实,保安早就叫人把他轰走了。
    “先生,非本楼工作人员不得入内。如果有预约,请您出示预约信息。”
    林州圆睁着眼睛看着面前这个穿着一身黑还戴着大墨镜的高大汉子。
    “我……我找我哥。”林州结结巴巴地说道。
    两名保安相视了一眼,那人继续面无表情:“请问你哥是哪位?叫什么名字?在哪个部门?本楼无预约不得入内,如果有要紧事,可以让前台请你哥下来。”
    林州被他说得越来越紧张。其实这两位保安并不苛刻,态度一直十分礼貌。但是他们身上散发着的那种怀疑讯息,还有周围走过去的光鲜路人偶尔投注过来的不屑视线和窃窃私语,这一切都让林州紧张极了。
    他不是为自己紧张,他只怕给林旗丢脸。
    “我……我哥叫林旗,他说他是蓝擎的副总裁。”林州紧张地道。
    保安微微皱眉。
    蓝擎员工几千人,他自然不可能全部认识,只是副总级别的就那几个,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抱歉先生,本公司没有叫林旗的副总。”
    林州突然回过神来,拍了一下额头:“不对,不是林旗,我说错了,他真名叫燕臻。”
    保安听了他的话,眉头却皱得更紧了。
    不只是面前这个保安,周围听到他的话的人无不面露奇色,一脸稀奇地朝他盯过来。
    如果说刚才那些人还有些矜持的骄傲,不愿意对穿着过时的衣裳留着土气的发型带着邋遢的行李面容黝黑的青年表露出自己的轻视,以免显得自己浅薄鄙陋,此时他们的轻蔑却是毫无顾忌地显露在脸上了。
    保安上下打量了林州几眼:“你说你哥叫燕臻?你知道燕臻是谁么?”
    林州连连点头,从口袋里掏出那张纸条递过去。
    “这是我哥留给我的电话。燕臻就是我哥,没错的,我就找他。大哥帮我通知他一声吧,就说林州来找他。”林州咧嘴笑着,黑亮的眼睛弯成月牙,露出一口细致整齐又洁白的牙齿。
    保安看了看那张纸条,又表情微妙地看向他,把纸条塞回他手里,没再说什么,只是指着大门外的台阶角落。
    “燕先生事务繁忙,你去那儿等着吧。”说完便转身要走,林州连忙叫住他。
    “大哥,我这有电话啊,可以给我哥打个电话吗?”
    另一个保安不耐烦起来:“什么电话?一个到处都有的前台号码就想找燕总,异想天开!快点走,别挡在大门前面!”他一边往里走一边按着脸庞边的耳麦小声地说了些什么。
    林州见他这样,也不好意思再叫住人家,转头向四周看了看,见人人都要绕开他和他的行李,他站在这里好像真的挡人路了,只好拖着行李慢慢地走向保安指给他的角落。
    他很想早点见到林旗,然后跟他回家好好洗漱休息一下,他现在真是累极了。可是没有办法,他进不去大楼,也打不通林旗的电话,在这里找个人竟然这么难。
    他从村子到镇上坐了一整天的拖拉机,又从镇上坐半天大巴到县城的火车站,好不容易买上一张硬座票,在火车上晃悠了两天一夜才来到S市。找蓝擎广场又花了他几乎一整天的时间,林州现在又累又饿,一坐下来就困得快要睁不开眼,他真想马上见到林旗。
    但是人家不帮忙通知,又说燕副总工作忙,他也怕影响他工作,只能先去台阶旁边的小花坛边坐下来等着。
    刚刚坐下,一道突突的引擎声从远处传来,红色的敞篷车划过一道张扬的影子,几乎一瞬间就驶到近前,利落地停在大楼前。
    车门打开,两个男人从车上下来。一样的身材修长,只是一人西装革履,另一个穿得十分随意张扬,染成红色的头发在阳光的映照下闪着酒红色的暗光。
    红头发男子靠在车身上,不耐烦地催促着:“燕臻,你拿了东西快点下来,我只等你三分钟,过时不侯!”说着又对着车头镜抓了抓草窝似的发型,不住抱怨:“说好和哥几个一起去望月公馆的,你又惦记着什么文件。这么拼干什么,你爹你哥还能饿着你?!”
    另一人只是迈步走上台阶,对他的喋喋不休听而不闻。
    林州昂头圆睁着双眼往台阶前看着,视野里就只剩下那一抹身姿高挺的背影。
    不用特意辨认,只需要看一眼他就可以确定,那个穿着深色西装的男人就是他要找的人。
    尽管相处只有短短一年,之后又分离了三年多杳无音讯,但他对那个男人的了解早已深入骨髓。他认得他每一个细微的小动作,认得他走路的姿势,认得他独特的气质,即便是在万千人群中他也能一眼认出他来。
    林州顿时雀跃起来,所有的疲惫在这一刻一扫而空。
    他跑出角落,摇着手喊道:“旗哥,旗哥,哥!”
    西装笔挺的男人仍旧稳稳地踏上台阶,头也没回,倒是跑车旁的红发男人挑眉看向林州。
    林州急匆匆地追上台阶:“旗哥旗哥,是我啊,我是州儿!”
    “唉,你谁啊?!”红发男人先追上来拦住林州,一脸嫌弃地打量着他,“你什么人哪?要饭的还是钓金主的?这里可没你的生意做,走走走,赶紧走!”挥着手像赶苍蝇一样一脸嫌恶。
    林州急得额头冒汗,可是台阶上的那个男人根本像没听见似的,脚都不停一下地往楼里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