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论以貌取人的下场 作者:月下蝶影(上)

字体:[ ]

 
文案:
从记事开始,祁晏就对自身有两点不满。
 
一是名字不够威武,二是长相比名字还要不威武。
 
然而,这一切并不影响他走上钢牙小白兔的康庄大道。
 
论如何成为一名与时俱进,五讲四美的风水大师,尽在本文。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晏 ┃ 配角: ┃ 其它:
 
金牌推荐:从记事开始,祁晏就对自身有两点不满。一是名字不够威武,二是长相比名字还要不威武。然而,这一切并不影响他走上钢牙小白兔的康庄大道。
作者语言流畅自然,字里行间充满真实的生活气息。开篇准确的把握住主角形象,让读者充满想象。题材方面,金手指逆袭兼具充满传奇色彩的玄学元素,大大增添了文章的可看性。
 
==================
 
  第1章 大哥,算命吗?
 
  六月末的帝都,就像是架上柴堆的蒸笼,热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每到这个时候,人们的脾气都格外暴躁,仿佛高温就是解开暴脾气的钥匙,分分钟就能让他们爆炸。
  “会不会开车?会不会?!”
  “嚷嚷什么,嚷嚷谁呢,我不会开车还是你不会?!”
  两个大老爷们你瞪我,我瞪你,打了几分钟嘴仗后,实在受不了太阳的烤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颇有默契地躲到道路边的树荫下。
  因为树荫面积有限,两人站得很近,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一时间竟有些吵不下去了。
  “啪!”两人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巴掌声,齐齐回身扭头一看,看到相邻的树荫下,坐着一个小青年,面白,眼圆,头发还带着些自然卷,左手捧着盒化了一半的冰淇淋,右手在赶腿上的蚊子。
  小青年抬头就看见了他们,未语先笑,脸颊旁露出两个小酒窝,看起来像是个腼腆的大学生。
  被小青年这么一笑,两位司机心里的最后一丝火气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偏胖的师傅率先开口道:“小兄弟,这么热的天,待这干什么呢?”
  小青年弯腰捡起自己放在树根处的木牌,往两人面前一递:“两位大哥,算命吗?”
  偏瘦的司机伸出脖子一看,之间那只有成年男人巴掌大的黑旧木牌上,用毛笔字写着“铁口神算,每月三卦。心诚则灵,有缘则算。”
  这也忒直白了,如果算得不灵,那是因为心不诚。一个月算卦的数量超过了卦也没关系,反正有缘分还能多算。现在的年轻人太没耐性,骗人也不知道走心一点。
  不过在这么大热的天相逢也是有缘,他们吵成这样连看热闹的人也没有,可见今天有多热。瘦司机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小兄弟这个月算了几卦?”
  今天已经是六月的最后一天,难道他每月三卦还没有算完?那这生意可真够惨淡的。
  小年轻手里的冰淇淋已经化得差不多,他把木牌随意扔到一边,低头快速的把冰淇淋吃进肚子里,转身一扔,冰淇淋盒子飞进离他两米远的垃圾桶里。
  “这个月还剩下一卦,两位大哥谁有这个兴趣?”小青年在裤兜掏出一片没拆封的湿纸巾,拆开擦了擦嘴跟手,也不急着劝两人相信自己,转头把用过的纸巾也扔进垃圾桶。
  “小兄弟,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就……”怎么就干这行了?
  胖司机见这个年轻人穿得干干净净,人又年轻,却干这种骗人的行当,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偏偏这个小年轻格外沉得住气,听到胖司机这么说,脸色丝毫不变,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他们,脸颊处的酒窝若隐若现,让人对他实在起不了反感之意。
  “算一卦多少钱?”瘦司机随口问。
  小青年伸出一个巴掌。
  “五十?”
  小青年摇了摇头,“五百。”
  瘦司机面色变了变,有些无奈道:“小兄弟,不是我不信你,只是这五百也太贵了。”等回去跟老婆报账本,他说他拿了五百块去算命,他老婆会信?
  而且他觉得,如果不是这小子长得一脸无害,就凭这种狮子大开口的行为,他肯定翻个大白眼转身就走。
  小青年笑而不语,没有跟瘦司机安利自己算命有多准,也没有说自己愿意降价,仿佛刚才要给人算命的不是他,而是别人。
  三个人不再交谈,气氛充满着一股淡淡地,难言的尴尬。
  过了两分钟后,胖司机看了眼小青年腿上被蚊子咬出的几个红包,摸了摸自己的钱包,从里面掏出三张红票子塞到他手里:“小兄弟,这个行当不好做。这大中午的天气热,你早些回去休息,再找个正经的工作,以后别做这个了。”
  他自己的孩子看起来比这个年轻人小不了多少,这会儿还躲在家里吹空调打游戏,这个年轻人却独自出来做这种事。但凡家里条件好,哪个家长舍得他吃这个苦?
  说完这些后,他面色有些尴尬道:“我不算命,这钱你拿去花。”
  小青年看着手里的三张百元钞票,笑了笑,把摆在地上的黑旧木牌收了起来,然后道:“大哥心善,今天我就破一回例。”
  胖司机见他这副煞有其事的模样,只能笑呵呵道:“算吧,算吧,算完早些回家休息。”
  “大哥这辈子含父母期待而生,从小受尽父母宠爱,二十有五结婚,与尊夫人感情和睦,命中有子无女,可对?”小青年靠着树干,声音柔和,就像是一股清风,让人身心愉悦。
  但是胖司机内心却很震惊,因为对方算得太准了。他爸妈当初结婚好多年都没能生下孩子,后来终于有了他,对他十分溺爱。他念大学的时候,认识了现在的妻子,所以毕业后没两年,他们就结了婚,生下了一个儿子。
  瘦司机见胖司机一脸震惊的模样,心里的无奈更明显了。现在的算命先生都爱玩这一套,说你从小怎么样,家里人怎样,实际上只要是观察能力强的人,都能从对方的言行穿着上,猜出一些端倪,这压根跟所谓的算命毫无关联。
  就在瘦司机以为对方还要继续扯一大堆有的没的取信于人时,这个小青年竟然没有再多说别的了。
  “没有谁的命运是十全十美的,能得十全九美者,已经上天厚爱,”年轻人目光在胖司机的额际轻轻一扫,“大哥如果信我的话,今天回家的时候,换一条路走,可避大劫。”
  说完这些,他拎着手里的木牌还有三百块钱,维持神秘高人范儿,慢慢悠悠走出了两人的视线。
  瘦司机:这套路好像有些不对……
  不过他也没时间再细想这件事了,因为交警赶了过来,开始处理这起剐蹭事件。不过有了之前在一起在树下躲太阳的经历,两人各退一步,事情很快就处理完毕。
  在外面忙了一天,胖司机准备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过后。因为车被送去修理了,他只能坐公交车回家。下了夜间公交车,他准备穿过巷子时,被脚下的砖头绊了一下,突然就想起中午遇到的那个长着对酒窝的小青年。
  他看了看空无一人巷子,犹豫了两秒,最后转身准备绕个圈子回家。
  刚走没几步,他听到巷子里突然发出一声巨响,好像是什么重物掉了下来。他心头一颤,连忙转身跑了回去,被巷子里的景象惊呆了。
  就在离巷子口不远的地方,掉了很多水泥、砖头等物,竟然是有一家人的阳台垮塌,整个掉了下来。
  如果他刚才走这条路……
  在这个炎热的夏夜里,他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钱钱,你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
  “对对对,爱你一万年。”
  “滚吧,我不爱你。”祁晏嫌弃地把扑向自己的室友撂到一边,然后把自己给他们带回来的晚饭放到桌上,“你们自己分,我去洗个澡。”
  室友们看他从身上掏出个木头牌子,都很淡定,他们早就习惯祁晏偶尔出去冒充一把神棍这种事了。
  洗完澡出来,寝室里的那三个已经把晚饭吃完了,满屋子里都是饭菜味儿。他腿一伸,把拦在自己面前的凳子踢到旁边,走到自己学习桌前坐下,打开电脑,往某个慈善机构捐了三百块钱。
  师门有训,每月必给人算三卦,这三卦得来的钱不能用于自身,只能拿来做善事。
  “后天我就要回老家了,”老大的笑容有些勉强,“家里帮我安排好了工作,工资不高,但是稳定。”他对家里的安排并没有太多的不满,只是马上要跟兄弟们分别,有些舍不得。
  提到这个话题,四人都安静下来。
  他们兄弟四人在同一个屋子里生活了四年,现在要各奔东西,谁能开心得起来。
  “明天我们哥几个出去大吃一顿,我请客!”王航在寝室里排行老三,帝都本地人,家里条件也富裕,“苟富贵勿相忘!”
  “行,明天去吃大户。”
  “不吃对的,只吃贵的!”
  祁晏关掉电脑,“先上几杯武夷大红袍,然后各种珍稀海鲜通通来一份,你们觉得怎么样?”
  “钱钱这话说得有道理,最好多点几份,吃不完就打包回来当宵夜。”
  谈到吃,寝室里的气氛终于轻松下来。
  对于勤劳勇敢的华国人民来说,没有什么是美食解决不了的,一顿不行的话,那就两顿。
  兄弟几个聊天到很晚才睡,临近毕业季,他们寝室四人,有人回老家,有人继续读研,有人回家继承事业,各自决定了不同的路。
  祁晏在床上翻了一个身,沉沉睡了过去,然后他迷迷糊糊的做了一个梦。
  耳边有个人在不停的跟他说着什么,然后在他额头上拍了一巴掌。
  “呼!”
  祁晏猛地从床上坐起身,寝室里老旧的空调还在呼呼的吹着,声音大,制冷效果却不强,调档到24度也只有27度的效果。他打了个哈欠,抹了一把自己的额头,看了眼还没亮的窗外,缩回被子里继续睡了过去。
  窗外,半圆的月亮穿破云层,皎洁的月光照进窗户里,在沉睡的祁晏身上,蒙上了一层淡淡地月光。
          
 
  第2章 骚年,你成功地引起我了的注意
 
  第二天晚上,祁晏与寝室里几个兄弟,勾肩搭背去了家生意很好的火锅店,点满一桌子菜,敞开肚皮大吃。
  “要我说,朦胧的夏夜里吃火锅,喝冰啤最对味,”老大从火锅里捞起两片羊肉,哧溜一口啤酒,“钱钱,你以后有什么打算?”祁晏的名字念起来谐音像钱,所以整个寝室,包括整个班,都喜欢叫他这个绰号。
  “走一步看一步呗,”祁晏不喜欢喝酒,不过今天日子特殊,他也不想扫大家的兴,陪着喝了两杯,脸颊微微有些发红,眼神却格外亮,“反正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当年他师傅捡到他的时候,他还是个不会说话的奶娃娃。师傅把他带回小道观以后,才发现他右脚天生缺了一根脚趾。后来师傅去镇上派出所报警,也没有谁来找过他。当时镇上的人都穷,思想落后,孩子又多,大概是嫌他少了脚趾,天生长得不全会被人说闲话,所以干脆直接把他给扔掉了。
  当时那种小地方没什么福利机构,见一直没人来找他,最后师傅见他可怜,把他给养大了。 
  师傅教会了他不少东西,还坚持送他去上学,他老人家临终前,还心心念念着要他去帝都读大学,并且送给他了一个房产证,上面写着他的名字,房子的地址就在帝都。
  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偷偷在帝都买的房子,瞒得还真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