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论以貌取人的下场 作者:月下蝶影(下)

字体:[ ]

 
  第71章 近来可好?
 
  在车流量大的公路上发生连环车祸,只有四辆车受到影响已经算是幸运,很快警方以及医院的人过来,一同把四辆车里的人带走了。其他路人也不知道这些人是同伙,为他们的倒霉感慨一番后,就把事情忘到了脑后。
  赵志成与向强却是心有余悸,这次若不是祁大师提前送了他们这个奇怪的护身符,出事的就是他们了。
  这四个歹徒送到医院后,其中一个抢救无效死亡,另外三个虽然重伤,但是没有生命危险,所以国安部很快把三名伤员转移,让其他人无处打听。
  第二天赵志成与向强就提着一大堆礼品,去感谢祁晏的救命之恩了。
  然而他们去得太早,祁大师还没有起床。
  “祁大师还在休息,我们也不好再打扰他,”赵志成放下手里的谢礼,“我们下午再来。”
  “两位先生请稍坐,”管家哪能让祁大师的客人就这么走了,他看了眼手表,“祁大师应该很快就要起床了,请问二位想喝点什么?”
  “不用客气,”赵志成是从部队出来的糙汉子,面对斯文优雅的管家,他颇有些不自在,“我们坐会就走。”
  “二位是祁大师的客人,便是整个岑家的贵客,”管家看出赵志成的不自在,往旁边退了几步,让帮佣给两人倒茶,微微鞠躬道,“两位请慢用。”
  等穿西装戴白手套的管家离开,赵志成松了口气,这些大户人家规矩排场真多,他们气度不比祁大师,处于这种环境下有些不自在。
  “队长,”向强捧着茶,小声对赵志成道,“我觉得岑家比我们以前去的那些豪门世家,好像更讲究。”
  赵志成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在别人家做客,还谈论别人家的私事,这太失礼了。
  “赵队长,向先生,”祁晏从楼上走下来,见赵志成与向强在说悄悄话,有意提高音量提醒二人,“不好意思,今天起得晚了一点。”
  “是我们打扰到祁大师您的休息了,”赵志成见祁晏下楼,立刻从沙发上站起身。
  “快坐,快坐,”祁晏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我们也算是同患难过的兄弟,不必这么讲究。”
  “祁大师,”管家端着一个托盘过来,里面放着祁晏的早餐,“请用早餐。”
  “谢谢。”祁晏朝管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管家不自觉回了他一个笑,朝三人再度鞠躬后,沉默离开。
  “祁大师,昨天如果不是您,我们两人也没机会坐在这里了,”赵志成与向强起身朝祁晏深深一鞠躬,“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祁晏受了他们两个的礼,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牛奶:“坐坐坐,有话坐着慢慢说。”
  赵志成与向强乖乖坐下,就像是幼儿园里排排坐等着分果果的小朋友。
  祁晏被两个糙爷们乖乖听话的模样逗笑,连面包也吃不下去了:“昨天你们回去的时候,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昨天他看这两人还有可能发生血光之灾好,今天就没有了。
  向强把事情经过说得清清楚楚,最后好奇的问:“祁大师,那个人民币叠成的符纸,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效力?”
  “你们应该听过五帝钱吧?”
  向强与赵志成连连点头,他们好歹是特殊小组里的人,对这些玄学基本知识还是非常了解的。
  “实际上这个跟五帝钱的效果是一样的,”祁晏笑道,“在传统观念里,五帝钱是一件非常实用的护身法器,五帝钱能有这么大的能力,无非是因为这五位帝王在位的时候,十分受到民众拥戴,天下天平,并且这五位帝王有治世之功,说得俗气一点,那就是他人气高,阳气足,具有民众信仰力。可是流传到现在的五帝钱很多都有磨损,甚至还有很多是假的,所以要制造出有效力的五铢钱非常不容易。”
  “可是人民币……”
  “人民币上的信仰力并不比五帝钱弱,”祁晏知道这两人还转不过观念来,加上他今天睡得饱,心情好,就难得的跟两人解释起来,“人民币上有我华夏的伟人,而且还拥有十几亿人的信仰,我用手印把信仰之力封在有你们气息的人民币上面,这股信仰之力就会保护你们。”
  赵志成听得目瞪口呆,他们接触过这么多大师,像祁大师这这种敢于在玄术上创新的,还真没有谁。
  “更重要的是,人民币符纸失去效力后,你们还能继续使用,既环保又省事,简直就是一箭双雕的好事,”祁晏说到这还得意的点了点头,“我辈玄学界人士,当与时俱进,敢于创新,才能不被时代抛弃。”
  赵志成与向强两眼呆滞,虽然觉得有些荒谬,但又莫名感觉这话好有道理,祁大师不愧是祁大师,就是如此有特色。
  “祁大师,我们今天来,除了向你道谢外,还有一件事想要告诉你,”赵志成见祁晏脸上没有不悦,才继续说了下去,“钱大师想要见您。”
  “钱大师现在怎么样了?”祁晏没有问关于间谍那件事,这也不是他能问的,“这段时间一直没机会探望他,如果现在有机会能去探望他老人家,那就太好了。”
  赵志成见祁晏没有问钱大师的事情,便主动说起了此事:“之前关于钱大师有可能是间谍的案子已经查清了,钱大师是无辜的。”
  钱大师是无辜的,那就代表魏大师有问题。
  祁晏叹了口气,没有评价这件事。当初他见到魏大师的时候,对方虽然缺少一只眼睛,但却是一位十分温和的长辈,没有想到短短几个月过去,对方竟然做出这种事。
  “两个月前,魏大师找到了他失散多年的儿子,”赵志成语气里有惋惜有愤怒,“我们这边控制了他这个儿子,仔细一查,发现这人根本就跟魏大师没有父子关系。”
  玄术界的人,大多子嗣艰难,能有个儿子或者女儿,那就是上天赏赐,所以能有一个后代对于魏大师来说,肯定是件格外高兴的事情。这些大师能为别人批命,偏偏却算不到自己的人生轨迹,魏大师到死都不知道,他宁可当间谍也不愿意让人伤害的儿子,实际上只是一个骗子。
  “难道没有做亲子鉴定?”
  “做了,但是被人动了手脚。”
  祁晏没有继续问下去,以国安部的作风,肯定不会放过这些小人。
  “钱大师什么时候有空?”祁晏不知不觉间,已经把早餐吃了大半,“我最近很闲,没什么事做。”
  “那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去?”赵志成心里明白,像祁晏这样的大师,随时随地都有人想找他办事,不趁他现在有空带他去见钱大师,也许明天就有找上门了。
  更何况让祁大师单独出门,他们也不放心。
  “祁大师,”管家走了进来,小声对祁晏道,“袁鹏、袁城两位先生来了。”
  祁晏把空盘子放到一边,擦干净嘴角,“他们之前不是已经赔礼道歉过了?”
  管家笑道:“想必是心里不踏实?”袁家心里能踏实才怪,本来就有事相求,结果还闹这么一出。上次他们登门道歉,祁大师态度又不冷不热,袁家恐怕这几天都睡不安稳。
  “请他们进来吧。”袁家算得上是望族,但是大概有岑家珠玉在前,他再看其他世家贵族,就难免会拿岑家人跟他们比较。俗话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有了岑家,他对袁家观感也就一般了。
  他见过的袁家人中,只有袁城的气息最为纯正,按照通俗一点说法就是,就袁城身上有正气,其他人都谈不上有多干净。虽然说做生意的人都不可能是纯洁无辜白莲花,但是袁家祖上发迹肯定不是靠光明正大的手段,不然也不会一代不如一代,还身带煞气。
  “祁大师,既然您有客人,那我们……”
  “你们先坐一会儿,我等下还要跟你们一起去探望钱大师,”祁晏笑道,“你们两个走了,我又不认识路,上哪找钱大师?”
  向强还想说什么,但是被赵志成打断了,“好的。”
  赵志成不傻,一眼就看出祁大师对袁家两位少爷态度冷淡,不然也不会是这种反应。反正不论公论私,他们都是站在祁大师这一边的,所以祁大师不让他们走,那他们就不走。
  “袁大少,袁二少,请往这边走。”管家领着袁鹏、袁城两兄弟进门。
  袁家兄弟发现岑家还有客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保持着微笑跟祁晏打招呼,“祁大师,我们兄弟俩又来打扰了。”
  “请坐,”祁晏笑着道,“有朋友上门,是喜事,何谈打扰。”
  嘴上虽然这么说,祁晏却没有主动跟袁家兄弟介绍他的朋友,简单粗暴地用行动表达了对兄弟二人不欢迎的态度。
  袁鹏心里有些尴尬,他堂叔干的那件事既不漂亮也没脑子,他这两次来岑家,都觉得面皮在发烧,可是面对祁晏这种不咸不淡的态度,他还只能厚着脸皮说好听的话,“祁大师能不嫌弃我们兄弟二人就好。”
  祁晏笑而不语,目光扫过袁鹏落到袁城身上,“袁师兄近来还好?”
  “我没什么,你最近身体怎么样?”袁城是真心觉得有些对不起祁晏,所以脸上难免带出了愧色。
  “每天被当成猪一样养着,不好也好了,”祁晏摸了摸自己红润的脸,“倒是你看起来瘦了一点。”
  袁鹏脸色微变,袁城则是苦笑道:“可能最近胃口不太好吧。”
  袁鹏看了弟弟一眼,没有说话。
          
 
  第72章 仙逝 
 
  
  话不投机半句多,祁晏跟袁家兄弟说了没几句话后,就一脸歉然道:“不好意思,我还有些事要去办……”
  “祁大师有事,那我们就不打扰了。”袁城赶在袁鹏说话前开口,“请您路上小心。”
  “我会的,谢谢。”祁晏看了赵志成与向强一眼,示意他们跟上。
  祁晏刚跟赵志成坐车出门,就见车前车后跟着好几辆保护他们的车,他挑了挑眉,“这些……”
  “这些都是我们国安局的人,”赵志成苦笑道,“如果不是因为钱大师的事情需要您,我们真不想这个时候带您出门。”虽然说因为昨天的事情过后,帝都背后的势力会变得缩手缩脚,但如果这些大师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他们承担不起。
  祁晏想起昨天这两人还提醒他最好不要出门,便了然的点头。
  恐怕就连柏鹤之前态度坚决的带他去岑家,也是为了保护他。
  “其实吧……”祁晏看着车窗外,“我觉得你们越是兴师动众,别人就越容易注意到你们在意什么。”
  “祁大师请放心,现在但凡有些名气的大师,我们都安排了相关人员保护,您并不是特例,”赵志成道,“王乡镇的事情解决以后,我们组织一直不敢对您表现得太过看重,知道些许内情的人,大多也以为解决这事的主力是其他八位大师,您只是……”
  “我只是顺带的,对不对?”祁晏倒是不介意这个,“我知道你们是为了保护我,我不会在意这点虚名。”
  赵志成在心里松了一口气,他就怕祁大师误会他们的用意,到时候反而不美了。
  祁晏皱了皱眉,既然除了内部人员,其他人都不知道王乡镇这事是他立了大功,那么袁崇安究竟是从哪知道的消息?最奇怪的是,他为什么迫不及待的跑到岑家来找他,这不等于变相告诉他,袁家人知道内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