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岁在长宁 作者:杯莫亭

字体:[ ]

 
文案
 
一个本以为会暗恋到天荒地老却终得圆满的故事。
  
 
 
 
  第1章
  
  张擐时隔六年再一次看到沈长宁的时候,是在参加一个评标会,会议室有点闷他出来抽根烟,那是个环形的大楼,他站在南面,沈长宁从北边的走廊正在往电梯口走,虽然只是个侧面,但是张擐就是知道是他,一定是他。
  第一反应是委屈,他执着了这个人这么多年,他做的人生中的每个决定都是为了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可是那个人却一点都不知情。就像你在这边狂风海啸、大雨狂潮,而那个人只坐在那里花自在开,不平衡得一塌糊涂。
  可委屈过后却是欣喜,他果真在这个城市里,他们俩真的在一个城市里,完全控制不住的喜意源源不断地涌上来,张擐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抖M。
  张擐在这里一个人内心戏爆棚,脑内各种巧遇各种干柴烈火各种狗男男羞羞的幸福生活。脸上的迷之微笑简直吓坏了他一直不归,出来找他的下属小夏同学。
  面瘫之王高岭之花张主任思密达居然在笑!小夏同学觉得肯定是刚刚那帮专家发言实在太CAO蛋了。
  等张擐反应过来的时候,沈长宁连个影子都没有了,转脸只看到新分配来的小毕业生睁着大眼睛巴巴地看着他,巨大的落差让张擐没忍住按了按眉心。
  “张主任,刚刚你走了那个……”
  “张主任,刚刚发言那个专家就是上次……”
  张擐头好痛,刚分下来的这个小夏名牌大学毕业,学东西快,做事认真,就那张嘴,简直就是麻雀中的麻雀中的战斗机。
  1102,刚刚沈长宁是从那屋出来的,这是政府招标平台,最近各部门都没有招新计划,那就应该是代理公司或者参加投标的了。刚刚只有他一个人出来,那就是说招标其实还没结束,不太像代理公司。那,就应该是投标人了,回去看看1102的开标资料。
  想到这里张擐简直归心似箭,就像椅子上有针一样,怎么都坐不住,一开完会去急急忙忙地往电梯口冲。
  小夏拿着资料在后边跟着,眼神诡异,欲言又止。
  “待会儿去把1102今天的开标资料给我找来,完整的,还有不要问为什么”。
  小夏吞回差点脱口而出的“为什么”,直点头。
  小夏虽然嘴巴碎,但办事还算利落,没一会就抱了一大摞资料来,走的时候还撂下一句  “张主任,身体不好就不要强撑着了啊”。
  张擐莫名其妙,等他看到那一摞资料上放着的痔疮药的时候,他恨不得朝天上嗷嗷两声,这傻逼谁要,赶快领走。
  这当然只是心理活动,张擐甚至都没有辩驳,沉默寡言面瘫冷淡是他最好的保护色,简而言之就一个原则,所有能够问要不要说的话都坚决不说。
  1102开的是长春路绿化提升改造的项目,还好是个小项目,只有三个投标单位,其中有一家恰好跟张擐打过交道,张擐舔着老脸要来一份最新的公司通讯录,没有沈长宁这三个字,单独搜沈字,有两个,但都是女的,好了这家可以pass了。
  剩下的两家一个叫展林绿化有限公司,另一个叫海之绿园林有限公司,地址都在开发区,只不过一个在A区,一个在D区。
  究竟哪一个才是沈长宁的老巢呢?
  张擐突然福至心灵,一下子从椅子上窜起来翻到公司法人那一页。
  结果!
  当然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呵呵,命运这个小贱人怎么会让你这么容易通关呢!
  张擐简直坐立不安,写报告也老是错别字,看时间还差一点下班,好在这种单位考勤也不严,他就直接开车回家了。
  其实要找到沈长宁那家公司也并不没有办法,甚至可以说很简单,直接去问评标的同事,或者代理机构,但是张擐不敢冒这个险,害怕会给沈长宁带来一点点不好的影响。
  在沈长宁这个问题上,他总是小心翼翼得过了头,不敢有一点点冒险的心思,就像高中的时候,也只敢放学后默默地骑车跟在他背后,连距离也不敢太近,总是四五十米的样子,也只有那个时候他才敢肆无忌惮地看着那个人的背影。
  经过一个路口时,张擐突然掉头,他决定,去守株待兔。
  张擐先去A区那家展林绿化蹲点,因为是刚建的开发区,周围鸟不拉屎,门口零星停着几辆黑车,张擐把车停在马路对面,从副驾座位上拿起一个刚刚在路边户外用品店买的望远镜。
  张擐一边唾弃自己真特么变态,一边朝门口望。卖望远镜那哥们果然靠谱,军用品质真是杠杠的,连门口黑车司机脸上那颗痣上有一根毛都看得一清二楚。
  他一直盯到快十点毛都没有看到,一脸颓废的开车回家,连日常”逗宁宁”活动也不感兴趣,直接扑倒在床上,心里怎么都不得劲儿,难受得他直想挠挠。
  缓了一会儿他起床打开书桌最靠右边的一个抽屉,里边有点空,零零散散一些小玩意,几张纸片、一根坏中性笔、几个瓶盖、还有几张照片,看起来年代久远。
  这些是张擐收集的跟沈长宁有关的东西,有偷偷从他作业上撕下来的写着名字的扉页,有捡到的他不小心掉在地上的笔,有死皮赖脸去学校洗毕业照的地方多要到的一张他们班的毕业照,还有好多奇奇怪怪的玩意儿。
  张擐觉得自己就是个痴汉加变态,自己都受不了自己,更何况别人,可他就是,忍不住。
  他从来没有想过跟沈长宁表白这回事,半点都没有,虽然脑补过跟沈长宁各种无节CAO的羞耻PLAY,但这只是脑补而已。他最大的心愿不过是跟沈长宁待在同一个城市里,偶尔能偷偷看看他过得好不好,如果能让他认识自己知道自己的名字,说上一两句话那就更好了,至于跟沈长宁成为朋友,一起吃饭这种事情,他连想都没有想过。
  沈长宁是他最隐秘的快乐,就算只是一个擦肩而过都能让他咀嚼很久,把喜悦分散到每一个孤单又寒冷的夜里,支撑着他坚持着这个在他看来毫无意义地人生。
  张擐一连在展林绿化蹲了一个月,连周末都不放过,毫无收获,所以今天他决定换另一家蹲守。
  海之绿园林的门口跟展林差不多,只是门口的路很窄,他只有把车停在离门口稍远的位置,好的是这样他就不用望远镜了。
  命运是个大坏蛋,深谙打一巴掌给个甜枣这一手法,张擐刚待到七点多就看到沈长宁从门口走出来。
  张擐一瞬间恨不得仰天长啸两声!
  他一下子扑到副驾座位那边,跪在座位上扒着窗户外边看,连眼睛都不敢眨。
  沈长宁看着比大学的时候成熟了很多,变壮了一点,穿着一件蓝色的衬衫,提着一个公文包,衬衫下摆可能刚放出来,有点皱。沈长宁其实并不算是现在流行的那种帅哥,但是特别有男人味特别经看,总是带着一点点笑模样,每次看到都让张擐觉得心痒痒。
  海之绿的停车场在马路对面,看样子沈长宁是去开车,等到连望远镜都看不到沈长宁的影子的时候,张擐终于消停了,坐回驾驶座,巨大的喜悦让他看起来懵懵的,然后突然就咧开嘴笑,还是那种特别痴汉地嘻嘻嘻的笑。
  开心过头的结果就是,回家路上一不小心就飙到了140,张擐仅存的6分在角落瑟瑟发抖。
  不过,Who cares!!!
  
  第2章
  
  张擐一天都保持着无比愉悦的心情,明显到连老花镜比鞋底还厚的严主任都发现了。
  打趣他:“小张,交女朋友啦?”
  张擐是副职,工作以来一直颇受严主任照顾,严主任还有两年退休,一直把解决张擐个人问题作为退休前的第一要务,为了逃脱严主任在这个问题上的严刑拷问,张擐没办法只有抛出另一个他更感兴趣的话题。
  “没,买的股票涨势不错。”
  果然,严主任一拍大腿高呼人才啊,祖国山河一片绿还能让你红出一片小天地。
  于是扯着张擐大聊股经,张擐不知道吃了多少唾沫星子才终于能逃脱魔爪。
  晚上的时候张擐又去老地方蹲守,他边啃三明治边算,他一共蹲了24天,看到沈长宁9次,快38%的概率,好家伙不错啊!
  他觉得,他已经大致摸出了沈长宁的行动规律,一般要么七点左右走,要么就九点左右,如果这两个点没见到人的话那八成是守不到了。
  今天已经九点半了,看来是没戏了,张擐也不失落,准备开车回家顺便再去买点宵夜,还没发动车突然接到杨昊电话。
  张擐这个人人情特别淡薄,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跟人维系亲近的关系,杨昊算是这么多年他唯一的一个好朋友。
  “干嘛呢你?”仍然是对方特有的那种垮垮音调。
  “没干嘛,路上。”
  “哟呵,这个点儿了刚下班?卧槽,有你这种人民公仆真是我们纳税人之幸啊!”
  “少瞎贫,说干货。”张擐被杨昊逗得脸上微有笑意。
  “过段时间我要来投奔你一阵儿,可能要多住一段时间。”
  “成”。
  挂了电话张擐还在想杨昊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他怎么都觉得有点奇怪,可还没等他脑袋为最好的小伙伴转上两圈,就看到沈长宁出现在门口,而且直直向张擐这边走来。
  苍天啊!大地啊!发生了神马?我是不是被发现了?要是他问我我怎么回答啊啊啊啊?谁来教教我嗷嗷?
  只见沈长宁径直朝他走过来,拉开他后边车门,坐进去,然后吐出一个地址“景宸小区”。
  啊?
  过了半分钟张擐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当成了黑车!大哥,你看到过有人拿君威2.0T当黑车吗?姥姥都要亏出来吧。
  不过,张擐脑子里长猪肉绦虫了才会纠正他。
  景宸小区张擐知道,是个旧楼盘,在市西边,离这儿不算远,大约半小时的车程。
  他觉得自己一辈子开车估计都没有这么认真过,在车里这个封闭空间里,他能听到沈长宁的呼吸声,还能闻到淡淡的酒味。挣扎很久,终于偷偷从后视镜里瞄了一眼,沈长宁闭着眼睛靠着,好像睡着了,脸有点红。
  张擐觉得沈长宁喝的酒肯定很烈,他只是闻着味道都觉得有点微醺,脸上热得厉害。
  心跳声大得吓人,他点根烟平静一下心情,可能是闻到烟味,后视镜里的沈长宁突然皱了下眉,吓得张擐立马打开窗户把烟丢出去,然后紧张地看了一眼沈长宁,不过还好他没醒过来。
  就算张擐千般不愿,把车开得极慢,也终于到了景宸小区门口,沈长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递给张擐一百块钱,然后下车。
  张擐看到沈长宁慢慢走进小区,心里挣扎了一会儿,终究还是顺从心意,下车跟着走进了小区。
  夜晚小区里几乎没人,他害怕被发现不敢走太近,只能远远跟着,几乎只能看到沈长宁一个模糊的影子,看到他进了一栋楼。
  张擐加快脚步走近,是6号楼,他在楼下站着,想看看沈长宁住几楼,等了半天也没看到哪户开灯。
  说好的楼道灯一层一层亮起,然后一户人家突然亮灯呢。
  妈的,小说里都是骗人的。
  不过今天已经是意外之喜了,这点小插曲完全没有影响到张擐的心情,开车回家的时候他简直是神清气爽。
  沈长宁跟我说话了诶!沈长宁第一次跟我说话诶!
  不对,不是第一次,张擐想到还有一次,那次他们还进行了对话。
  高中的时候张擐偶然发现沈长宁特别喜欢喝一种蜂蜜味酸奶,但是那个牌子由于经营问题处于破产边缘,所以特别不好买。张擐就中午骑车到很远的地方买回来,第二天一早放到沈长宁自行车前边的篮子里,他也不敢每天都放,怕被沈长宁碰上,只是不定时的一个月几次。有一天,恰好他刚把酸奶放到篮子里,没走两步就听见沈长宁的声音,“同学,你看到这是谁放的吗?”
  从正常人的角度,沈长宁只能想到这可能是哪个爱慕他的女生偷偷放过来的,所以就算是一个男孩站在他的自行车附近,明明是最应该被怀疑的对象,也没有引起沈长宁丝毫的疑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