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柳氏药师堂 作者:控而已

字体:[ ]

 
文案:
无脑神经病倾向短篇,灵异向傻白甜双胞胎CP文,写着自娱自乐,超多BUG,完全无考证,请无视之。
 
如对二人前世有兴趣,请移步《有三秋桂子》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希声,柳希言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妄语1
    
    妄语
    1、
    夜深了,柳希言从办公室穿越护士站时,忍不住打了个呵欠。接班了两个多小时的下夜护士正瞪大眼睛看着电脑,一双戴着美瞳的眼睛里布满血丝,面目严肃,手指在鼠标上点个不停。柳希言心下不免有些愧疚,交待道:“刚收这个可能没那么快退烧,如果吃了退烧药效果不好,再给她冰袋。”
    “嗯。”
    “急查的有问题就叫醒我。”
    “好。”护士抬起头,“你先休息会儿吧。”
    柳希言回到值班房倒头就睡着了。他正在做着一个梦,梦见镜子中的自己看着自己,突然诡异一笑,他心下大恐,只听见滴滴滴滴的声音,马上就清醒过来,黑暗中值班电话执着地闪烁并发出尖锐的铃声。
    是急诊科的电话。急诊的导诊护士说有一位女病人,忽然不能说话,马上就上病房找他看病。
    柳希言有些头痛,看了看手机是凌晨三点。才睡了半个小时。
    柳希言所在的医院是一家二级医院,人员少,内科和急诊内科不分科,内科也没有分区,总共二十张病床,什么头疼脑热中风咳嗽的都收,夜里兼看内科急诊,一个班24小时上下来能有一两个小时可以睡已经是大福分了。
    夜里什么稀奇古怪的病人都能碰见,这个不是又是个中风吧?
    柳希言穿好白大衣,到办公室里等着这个病人,等了十几分钟并不见人上来,他打电话问急诊的护士,护士告诉他病人已经上去了。
    等到二十分钟时,门口传来脚步声,他看到病人时就觉得自己刚才可能判断错误了。
    女病人和一位男家属一起进来的,女病人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表情相当焦虑,一进门就一屁股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手指指着自己的喉咙,做出啊啊发声的样子,但是一点声音也没有,只能用气流发出耳语的声音。
    手脚活动非常自如,面部的表情也不僵硬。
    她着急得很,见柳希言没问话,就直接拉男家属,用嘶嘶的气流声说:“快告诉他怎么回事!”
    男家属说:“她八点钟左右在看电视,笑着笑着突然就没声音了,还以为是咽喉炎,就吃了点板蓝根,半夜做梦梦到自己变成哑巴了,她吓到了,就来看病。”
    “喉咙痛不痛?有没有流鼻涕?”
    女病人摇头。
    “手脚活动还好吧?没有发麻之类的?”
    她依然摇头。
    柳希言看了她的咽喉部,并不红,听了双肺,做了神经系统体格检查,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他写了病历,于是他就对病人说:“你可能要到五官科看一看声带有没有什么问题,五官科在五楼,你现在可以下去。”
    在柳希言在心中默念对不起今晚值班的五官科医生时,忽然听见一声巨响。他惊愕地发现那位女病人将自己随身携带的包砸在他的办公桌上,大约是里边有金属,所以撞击的声音非常响。她叉着腰,指着他开始骂——当然只有气流的声音而已,所以他听不清她在骂什么。由于她的表情十分丰富,柳希言也猜到了大半:大意是什么狗屁医院,急诊科为什么没医生,为什么要病人跑来跑去,你不知道我的情况很急吗?你们这样把病人推来推去,你信不信我投诉你?信不信明天报纸上见?我告诉你你的话我都录音了!
    男家属在一旁摸不吭声,有点不耐烦地打了个呵欠。
    柳希言等她“骂”完,慢慢告诉她:“其实你的问题不算急诊,到明天早上看也没有性命危险,晚上哪家医院五官科都不常设急诊,如果有病人来的话,确实是先分诊到内科或外科,有专科问题再请专科医生。不好意思,我们医院比较小,人员不太够,医生还要管病房,让病人跑来跑去真是对不起了,有意见可以到我们客服中心去投诉。”
    女病人开始浑身发抖,手指就差没指到柳希言鼻头上了,这回柳希言是听清楚了:你这个医生怎么这么不负责任!你连检查都不给我开就叫我去看五官科!我喉咙一点也不痛,我为什么要看五官科?我告诉你,你就等着上报纸吧!
    柳希言看了一下手表,四点了。他转头对那位男家属说:“如果打算去看五官科,我现在打个电话下去,你们可以下去找医生看看。”
    男家属又打了个呵欠,伸手去拉那位女病人,不耐烦地说:“走了走了!你说不了话那是报应,看你成天都说的什么话?”
    柳希言躲过病人朝他甩过来的包,看着女病人被家属拉走,站了起来。他个子高,体格也不弱,一般情况还真没有病人敢对他动手,科室的女医生就比较麻烦了,夜里看急诊都得带防狼喷雾。他打电话下去提醒了五官科医生,累得不得了,一沾枕头立刻又睡着了。
    所幸四点睡到了六点都无事,六点钟接到五官科打上来的电话,张医生说刚才给那位女病人做了喉镜并没有问题,于是问柳希言需不需要开开头颅CT或磁共振看看有没有其他问题。
    由于医院太小,CT和磁共振都不能做急诊,柳希言问张医生那位病人态度如何,张医生苦笑:“差点没把我打得脑袋开花,检查也很不配合。”
    “如果你再让她上来找我,估计够呛,我下去一趟吧。”
    张医生对此表示不安,柳希言说:“下去一会儿没事,有事情护士会打电话给我。”
    病房医生不能擅离职守,但其实万一急诊科或其他科室有紧急情况,因为人员不够,他们科室的医生也必须出去。只是不到万不得已,值班医生最好别离开病房。
    柳希言打着呵欠等着电梯,落地窗照出一个形容憔悴的影子,他又想起刚才的那个梦,怎么都觉得那个笑不是自己笑得出来的,那完全是那家伙的笑嘛。
    他到了五楼之后,直接无视那位女病人,对呵欠连天的男家属交代病情,告诉他以下几件事:首先,不能完全排除神经系统的问题,虽然症状不像,建议他完善头颅磁共振,但是急诊时间做不了,最快要早上八点才能做;其次,医院没有神经和精神专科,排除五官科情况之后,她如果想得到更好的治疗,可以选择去上级医院的神经和精神专科。
    呵欠连天的男家属拉着不知道在骂什么的女病人,说:“算了算了,我们去别的地方看。”
    病人和家属走了以后,张医生对着柳希言摇头苦笑,她是位个子娇小的女医生,因为害怕,刚才还叫了护士一起过来看诊。五官科并没有常设保安,在女病人出手打人的时候,护士叫了保安,这会儿才到。
    “还好她老公是个正常人。”
    
    第2章 妄语2
    
    2、
    处理完病房的事情已经接近中午十二点了,柳希言昏昏沉沉地把车开回家,打开车库看时,发现里边那辆车没开走,他只好关上车库门,把车停在了路边。打着呵欠进门,就看见柳希声正蹲在前院的一钵花盆旁,不知在看什么。
    柳希言懒得理会他,直接走上楼梯,打算上楼睡觉。
    “你最近几天有小鬼缠身。”柳希声屁股对着他,看都没有看他,对着那钵花说。
    “哦。”柳希言又打了个呵欠,没有停下上楼的脚步。
    “一道符三百,买不买?”
    “谢谢不用了,留着卖大价钱吧。”
    “可以赊账,支付宝转给我也行。”
    “你最近生意不好?”柳希言停下脚步,转头看那个屁股。
    “没有的事,好得很。”柳希声站起来,严肃地说,“我只是关心你。”
    柳希言盯着那张和自己一样的脸,皮笑肉不笑地说:“谢谢关心,如果打个0.1折,那就更有诚意了。”
    “哦,0.3折吧,记得支付宝转九块钱给我。”柳希声从口袋里掏了张皱巴巴的黄纸递给他。
    三十岁的柳希言有个同卵双胞胎兄弟,名叫柳希声。父母不知哪根筋不对,给了他这个名字,从此他就没有一刻是个正常人。他自称通晓儒释道三家,有时号称居士,有时号称易学专家,有时号称具有神通,可以坐脱立亡——当然这么多年了,他还是好好活着。父母已经放弃对他进行劝诫和改造,他活得自由自在潇潇洒洒,大学毕业后直接在家啃老,开了一家所谓的易学工作室,名字已经记不住了,也能骗到一些无知的少男少女或中老年男女性,偶尔大发一笔,然后挥霍无度坐吃山空。
    他和柳希言除了相貌唯一的共同点就是这么大把年纪了,还尚未婚娶。当然柳希言自认为自己的理由比他高尚多了:他救死扶伤,忙得没空谈恋爱和相亲,而这位牺牲大哥,则是因为方圆十里八乡都知道他某处有些不正常,没人愿意找上门。
    柳希言停了停,想到那个梦,又想起这位不正常大哥的不正常之处,说:“你下次如果要进我梦,麻烦不要出现在镜子里。”
    柳希声又蹲下,继续看那盆刚发芽的草,摇头晃脑地念起诗来:“好风如扇雨如帘,时见岸花汀草涨痕添,哎哎,涨痕添,这种意境,啧啧。”
    睡到下午六点,柳希言被一阵奇怪的声音逐渐吵醒,那声音开始若有若无,然后渐渐大声起来,呈一种有规律无节奏的似乐非乐,最后彻底将他唤醒。他睁开眼寻找声音来源,最后发现是自己的手机,正在持续输出一段众多和尚集体念诵的经文。
    柳希言拿过手机,发现是科主任电话。
    “老大,什么事?”
    “你被人投诉了。昨晚怎么回事?”叶文轩直接问。
    他已经够体贴了,等到六点才打电话过来。
    柳希言无意识地往睡衣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一张皱巴巴的黄纸符,漫不经心地说:“怎么回事,碰到神经病了,可以申请工伤吗?”
    “写个经过书交给医务科,你这个月奖金多半没了,那女人说是什么网站的记者,说要把咱医院报道出来。”
    “她能说话了?”
    “不能,她能写字。”
    “你看她像什么病?”
    叶文轩说:“什么病没有,神经病。”
    “那不就是了,为了神经病扣我奖金,还要写经过书?不写。”
    “她要求当面道歉,否则就写报道。”
    “不道,爱报道报去。”
    “那你想怎么样?”
    “反正这个月奖金没了,我积了100天假没放,干脆给我把假一次性放了吧。”
    “……你想得倒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