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消灭情敌的最有效办法+番外 作者:林小样

字体:[ ]

 
    文案
    情歌小天王林桦最近很不开心,因为他的另一半居然是个……男人!?
    所有人都知道秦凛予用生命在爱林桦。
    只有林桦不知道。
    【先婚后爱】
    【直男VS黑化痴犬】
    【主攻】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恋爱合约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桦 ┃ 配角:秦凛予 ┃ 其它:==================
    
    ☆、第一章
    
    2019年7月1日,花国通过了同性婚姻法。
    2019年7月7日,情歌小天王林桦与秦氏总裁秦凛予结婚,成为花国第一对花国合法的同性夫夫。2019年12月12日,秦凛予生日会上,林桦灌醉了秦凛予,逃走了。
    ……
    冬天的夜幕很早就降临了,在人少的地方,就算有路灯却也显得有些幽暗。寒风一阵阵的刮过,猎猎作响。林桦就是在这个时候从某处的一个草丛爬了出来,浑身沾满了树叶和杂草。林桦这是刚从那觥筹交错的宴会逃出来,为了不给人发现他还很聪明的特地抄了小路。
    不过由于他有点路痴,这一抄小路就有点分不清方向了。但好在他今天运气特别的好,在拐了几个弯,穿过几个小道之后,他到底还是找到了欢颜家门口。林桦欣喜了一会儿,然后猫回草丛里,一点一点的把一个黑色的大袋子掏了出来。
    林桦心情愉悦的把袋子上的枯叶拿掉,然后从大袋子里掏出了一把吉他。深棕色的吉他在冬夜里显出了几分邪魅,让林桦陶醉不已。他温柔的抚摸了一下吉他,然后定一定神,把吉他背在身上,然后坚定的走到欢颜家门口。
    宋欢颜,昵称小花,林桦的女朋友。
    只是走到楼梯口,林桦有点小害怕——在这之前,欢颜跟他冷战了一星期了。现在的欢颜还愿意跟他走吗?
    不,他一定要带她走!
    林桦鼓起勇气,然后一鼓作气的冲到六楼,走到了欢颜的房门前。他掏出了欢颜给的钥匙,紧张的打开了房门。他小心翼翼的推开一道缝,往里头看了看——没有人。林桦轻手轻脚的走进去,小小声的唤道:“小花……”
    无人应答。
    林桦隐隐听到卧室里有声音,于是他走了过去。房门轻掩着,露出一条缝隙。林桦在探头看之前时候还做了些心理建设——万一欢颜没穿衣服……林桦有些小羞涩,虽然他跟欢颜在一起两年了,可是还只是在非常纯洁的阶段呢。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之后,林桦探头一看——
    ……
    林桦惊醒,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这发现让他懵了好一会儿。他记得自己应该是从宴会中跑出来,然后去欢颜家想邀请她跟他一起浪迹天下,结果却在欢颜家看到她跟别人……她跟别人……林桦的心猛地一抽,咬着嘴唇忍下那一阵一阵的抽痛感。
    为了转移注意力,他开始观察周围的情况。
    林桦有点纳闷,他怎么一醒来就到医院了?结果这还真让他有些发现,他看到自己脚腕上包了一层纱布,手臂上也有些小擦伤。林桦这才想起来,自己那会儿激动过头,所以走楼梯没注意崴了一下脚结果好像就这样从楼梯上摔下来了。
    只是……他伸手摸了摸头,他记得自己是头朝下往下跌,而且好像还挺高的,怎么头一点事情都没有?别说头,他真感觉自己身上好像都没有什么伤。难道其实这一切都只是他的幻觉?他不过是在秦凛予的生日宴上喝太多喝醉了,刚才那些都是他的梦而已,仅此而已?
    就在这时候,病房门被人推开了。
    林桦愣了愣,抬头就看到秦凛予那张俊美的脸。秦凛予的长相很出众,脸上的每一处都像是上帝最完美的杰作,他这种人就算穿着死板的黑色西装,也比其他人要出色的多。他双眼漂亮的黑眼睛淡淡的在林桦身上扫了扫,然后没什么情绪的说道:“你醒了。”
    秦凛予虽然是林桦名义上的伴侣,但是他们还真没怎么两人在一起呆过。林桦本身对男人没什么兴趣,再加上这婚还是母亲拿着刀子威胁他结的,那么他对秦凛予的印象就更不可能好到哪里去了。在他的记忆中,秦凛予就是一个精英工作狂,堪比机器人一般的存在。可是他这会儿刚受情伤,于是就算很莫名其妙,但是这冷不丁看到秦凛予他真的就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因为这种机器人精英除了钱,什么都不感兴趣,肯定不会追着他问怎么住院了为什么住院了——他现在一点都不像回忆那伤心事。果然,秦凛予简单的打量了他一眼,就直接说:“医生吩咐你需要住院一周,我已经跟你的经纪人联系过,这段时间你就在这里安心养病。”
    林桦点了点头,然后说:“谢谢你。”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谢谢,但是总觉得自己就是应该说谢谢。
    秦凛予眼中似乎闪过了一丝困惑,但面上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他这人向来面无表情惯了,而对面的林桦刚好发了一下呆,所以并没有察觉到秦凛予那一点不太对劲的情绪。过了一会儿,秦凛予面无表情的说道:“医药费我已经付了,还有什么需要就打电话给我。”
    林桦其实是个神经大条的,可是对着这位自己名义上的伴侣,他总显得敏感。刚才没发现那些细节问题是因为他还恍惚着正在神佑,现在回过神来了他就察觉到这些了。于是,他摇头拒绝:“医药费我到时候还给你。”他可不想欠秦凛予什么东西,这样子会很麻烦也很尴尬。
    虽然说国家现在已经通过了同性婚姻法,但是林桦还是觉得怪别扭的——男男结婚什么的,忽然有了个男性鬮侣什么的……超级奇怪的啊。因此他早早就想好了,等时间到了他一定要跟秦凛予离婚。不过同性婚姻法颁布的时候,为了避免一些人是觉得好玩来结婚,三天两头就来离婚,于是国家硬性要求未满三年的夫夫不得离婚。
    咦?
    林桦愣了愣,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既然他想好了跟秦凛予耗三年然后就离婚,为什么昨天还要逃走要跟……私奔呢?就在林桦沉思着的时候,秦凛予已经拉开门要走出去了。林桦一抬头,听到了一句话——“对不起。”
    林桦眨了眨眼,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道歉。不过也不等他问个清楚,秦凛予已经干脆利落的关门出去了。病房内再一次变得安静起来了,林桦恍恍惚惚的坐在床上,大脑完全不想思考——才怪!林桦现在的脑子都快打结了!不过这回却不是因为宋欢颜的事情,而是因为……秦凛予。
    他不是把秦凛予灌醉了吗?为什么他会出现在病房里?难道他昏迷了整整一天所以秦凛予已经酒醒了?可是如果这样的话他为什么不问他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不过秦凛予跟他关系这么冷淡,会问才很奇怪吧?各种各样的问题弹进林桦的脑海里,闹哄哄的让他根本思考不了了。
    最终,林桦决定什么都不想了,反正他现在是病号——病号最大!于是,他滚在床上,被子一拉闭上眼睛就睡觉了。临睡前,林桦迷迷糊糊的想到了一件事——刚才秦凛予进来的时候,那手感觉好奇怪?难道他真的就是机器人转世,所以那手才这样让人觉得姿势别扭什么的?
    不过,秦凛予其实是个好人啊。
    临睡前,林桦迷迷糊糊的修改了秦凛予在他心目中的印象。将他从一个冷酷无情的精英机器人工作狂,修改成了其实是一个好人的精英机器人工作狂。
    病房门合上的一瞬间,秦凛予身体靠在门上,双手无力的垂在身侧。这时候他的助理刘云走上前,一脸担忧的说道:“秦总,医生说了你的手最好还是缠上绷带固定起来比较好。”受了这么重的伤,要是再不处理可就麻烦了。
    秦凛予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黑色西装,袖子上已经渗出了红色的血迹——当然,不凑近不认真的去看,那是看不出来的。就好像林桦那样,他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秦凛予点了点头,然后跟着助理去找医生处理了一下自己的双手。医生看着秦凛予的双手,推了推眼镜说道:“先生,你是怎么受伤的?”这又是瘀青又是流血又是变形……也太严重了一点吧?
    秦凛予没说话,一直扭着头看着另一个方向。
    刘云助理主动回答医生的话:“是抱人从楼梯上摔下来的,十三级楼梯。楼梯上还有些碎玻璃,可能扎进去了……”
    “啊。”
    医生以为自己弄痛了患者,于是问:“是不是我太大力了……”
    秦凛予并没有理会医生,而是转头跟助理说道:“他喜欢喝皮蛋鸡肉粥,鸡肉用料酒、盐、淀粉还有胡椒粉腌制一下,然后加点葱花和麻油。粥不能煮的太烂,也不能太硬,要恰到好处。你让何厨给他准备——你让他直接过来,我给他说吧。”
    刘助理:“……”
    
    ☆、第二章
    
    林桦的伤虽然不严重,但是他依旧在医院里静养了几天,期间秦凛予并没有天天来,他毕竟是个大忙人,肯定不可能因为他这样的小人物天天旷工往医院跑。哪怕他是他名义上的伴侣,也吸引不了一个工作狂放弃自己的工作。
    静养的这几天,林桦每天都过得很简单——吃饭、睡觉、玩游戏。他住的是vip病房,里面配备了所有能够配置的电器,所以他其实可以上网或者看电视,只是林桦这会儿心里有事,不想面对外面的世界,所以就选择了沉迷在游戏世界里了。
    然而不管再怎么想要逃避,有些事情他是必须要面对的。
    一星期之后,林桦身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可以出院了。尽管心底里有些怯懦,但林桦还是咬咬牙走出了医院。然而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医院门口并没有记者在蹲守着,他在心底里练习了千百遍的讲稿并没有派上用场。
    林桦松了一口气,然后抱着吉他上了车回家了。
    等林桦上车之后,站在医院二楼窗户前关注着楼下动静的秦凛予这才勾了勾唇,眼中似乎闪过了一丝笑意。直到再也看不见林桦的身影之后,秦凛予这才转头看着恭敬的站在一旁的刘助理,说道:“做得不错,我会给你加工资的。”
    刘助理:“秦总,这样好吗?”就这样默默的在后面为林先生清除一些障碍,却又不让他知道……这样真的是一件好事吗?如果林先生永远看不见秦总所做的事情,又怎么可能会喜欢上秦总呢?
    秦凛予并不回答,而是直接转身往外走,同时下达指令:“马上准备会议,停止了一个星期的项目要重新启动。”
    “是。”
    林桦一上车就看到经纪人兼表哥的张哥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脸色阴沉的仿佛可以滴出墨汁。林桦向来有点害怕自己这位不苟言笑的表哥,尤其是他当了他的经纪人之后,这种害怕的情绪就更大了。于是当林桦看到他这脸色的时候,就忍不住有些怂了:“哈哈哈,张……张哥早上好呀。”虽然觉得张哥不可能不生气,但还是心存一丝希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