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反替身之你凭什么,代替我+番外 作者:岸花毓

字体:[ ]

 
 文案:
长得像,归长得像,
长得再像,也不能改变你是一个替代品的事实。
我的短暂离开,
不是给你腾位子,
而是为了更好的和他在一起!
没有和他商量,擅作决定,是我的错。
但想因此让我永远离开,
你,凭什么!
本书又名《白月光和替身的一二三事》
        《巅峰与谷底只差一句话》
平常冷清对小攻耐心会哄人暴躁时喜欢用学识压人受X平常霸道冷酷总裁对小受爱撒娇or对外风流却只对小受一人专情攻…… 
 
标签:剧情向 轻松 治愈系 HE
关键词: 白月光和替身 小虐
 
 
  ☆、第一章 传说中的算命的
 
6月的英国早晚温差较大,一个小时前只穿一件短袖都不觉得热,现在加上了一件风衣,却感觉冷得要命。
  好在,叶铭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天气,也习惯了独自一人生活在异乡。
  刚开始,他还想着单文卿会来英国找他。可是,他等啊等,等啊等,就是不见人来。慢慢地,他也不再妄想了。
  今天,对于叶铭来说,没有任何特别的。
  一成不变的上学,一成不变的放学。
  除了,学校门口反常的聚集了一大堆人。
  叶铭本就不是一个爱凑热闹的人,正要离开,可耐不住有人对他感兴趣。
  “那位戴平光眼镜,穿黑色风衣的少年等一下。”老者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向叶铭走来,还用英语向周围的人道歉。说今天有事,就不测了,一切等明天再说。
  苍老的声音,带着他独特的神秘感,让叶铭觉得颇有意思。而且,还能说出一口流利的英式英语,看来,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叶铭心中虽有些不情愿,但也不好拂了一个老人的面子。慢慢的转身,打量着这个叫住自己的陌生人。
  一头好似从没有梳理过得长发,随意的散在后面。
  一双本该因年龄的增长,变得浑浊的眼睛,却明亮异常,让人有一种看见刚出生的孩童的眼睛的错觉。鼻子和嘴巴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了。
  所有的五官组合起来,感觉没什么特别的。再加上皱巴巴的皮肤,更感觉没什么特别的。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加上他飘逸的长发和灰色长袍,居然会让人产生一种古道仙风的感觉。
  “老先生,不知道您找我有什么事?”叶铭恭恭敬敬的问了一句。
  “呵呵。”老人带着一丝欣赏的眼光微笑的看着叶铭,“小兄弟,你的礼仪不到位啊。”
  说着,双腿站直,上身直立,左手在前、右手握拳在后,两手合抱于胸前,有节奏地晃动两三下,并微笑着说:“在下有一事相求,不知小兄弟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叶铭顺势以天揖回礼,双手平伸指间交错,左手在外,两掌心向内,双臂前伸如抱一环,举手至颚,欠身行礼,用他没有起伏的声音回到:“虽有些不合礼节,但恕小辈难以从命。”
  说完,转身离开,不去看后面站着的老者的表情。
  叶铭回到了自己在英国的公寓,站在门口,打开了灯。
  面积虽不大,却让叶铭有一种窒息的孤独感。他呆呆的望着用精美的装饰品,和高昂的家具拼凑出来的屋子,在暖暖的灯光下显得温馨、美好。
  心中的孤寂感却悄无声息的扩张开来,大到整个心脏都空落落的。
  因为只有自己一个人,叶铭也不怎么在意吃食。顺手拿起放在桌上的外卖单,打电话叫人来送餐。
  等叶铭洗好澡,睡在床上,已经是晚上10:00了。这时,他才有时间回想今天遇到的那个陌生老人,猜测他来找自己的目的。
  为钱?不可能。他在英国没有做生意,花的钱都是家里给的。这些钱,只能维持他的日常生活,根本就没有多余的。
  为权?这更加不可能了。要是在中国,他叶家二少爷的身份,可能真的有用。可这里是英国,他一无所有。所以,这个可能也排除。
  除去这些外在的,就只剩下自身了。
  他学的是图书馆和信息管理专业,这个专业毕业后能从事的工作是挺多的,但他有自己的规划。要是因为这个原因,老者才来找自己的话。下一次见面一定要跟他说清楚。
  打定主意后的叶铭显得轻松多了,他按下床头的按钮,打算进入睡梦的世界。
  可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他在床上辗转数次,就是睡不着。脑海中总是浮现出小时候和单文卿一起玩耍的场景。
  蓝蓝天空,白白云朵,悠悠绿草,两个一般大的小男孩,一个坐在椅子上安安静静的看书,另一个站在身后聒噪的说着些什么,不让椅子上的男孩看书,想要引起他的注意。
  那个坐在椅子上的男孩是叶铭,而那个一直说话的男孩是单文卿。
  那时候,叶铭不喜欢单文卿,对他总是过分的疏离。可这样,非但没有让单文卿收敛性子,反而更加肆无忌惮。
  也一直不明白单文卿为什么对自己总是那么的不同,明明在别人的面前是冷傲的形象。可以到了自己这里,一下子就变成了无赖。
  现在想想,还真是怀念以前那个没皮没脸,就知道耍赖胡闹的单文卿呢。
  呵。叶铭,你在想什么。他能四年不联系你,你居然还这样不要脸的想着他,你真是个笨蛋!说不定,他身边早已有了别人,哪还有你的位子。
  泪水,悄无声息的划过脸庞,滴落在被子上。不一会,就蒸发了。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第二天放学,叶铭再一次遇见了那个陌生的老者。这一次,门口没有聚集一大堆的人。就好像,是专门在等他的一样。
  “前辈,能否告知晚辈您是谁,是做什么的。”叶铭恭恭敬敬的对老者行了拱手礼。在心中默默感谢小时候硬逼着自己学古时候礼仪的外公,要不是外公坚持,自己今天连最基本的礼仪都不会了。
  “小兄弟,你很好奇。”老者没有立马回答叶铭,而是反问。
  “是的。”
  “老朽不过就是个算命的,在世界各地游荡,没什么大能耐,名字也不足挂齿。昨日对你一见如故,想提点提点你。”
  “请讲。”
  “再不回去,真的就没有转机了。五年,早已可以扭转乾坤,让万物皆变。若你还死守承诺,恐怕人财两空。你们家,也会家破人亡。”
  苍老的声音钻入叶铭的耳朵,让他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等叶铭回过神来,想要问的清楚点时,却发现前面早已没了什么老者,只剩下车来车往的马路。
  刚才的一切,好似只是一场幻境。
  明明知道不该轻信陌生人的话,尤其还是一个看也看不透的陌生老者的话。但不知为何,短短几句话,却深入心底,让他不敢不信。
  反正暑假马上就要到了,回去一趟也没什么吧。叶铭在心中这样给自己找借口。
  或是声音太有威严,让人不自觉的相信,又或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观念深入人心。
  其实,他只是想他了。
 
  ☆、第二章 明星服装设计师
 
  相较于叶铭孤独的独自一人走在异国街头,此时跟英国有7个小时的时差的中国A市的一栋别墅内,倒是忙的如火朝天。
  北京时间下午2:00
  “快快快,这个花盆放在那里。”
  “你给我小心点,这可是唐朝的青花瓷。”
  “把桌子擦得干净点,今天晚上来的可都是有身份的人,别让他们觉得我们招待不周。”
  “……”
  室内大家忙得找不着北,而室外的花园里,却有两个悠闲的人,优哉游哉的坐在椅子上,欣赏绽放的花的美丽姿态。
  坐在右边的男子回头,透过窗户看见了里面忙碌的场景,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坐在旁边的男子说:“我们这样会不会不好。大家都那么忙,就我们两个人没事做,在这里品茶赏花的。”
  坐在右边的男子神色不变,继续品着他的茶。等他喝好了才说:“你记住,你是这个房子的主人,而他们是你雇来帮你干活的,把你心中的不适感给我扔掉。你要做的,就是今晚给我好好表现,别给我丢脸知不知道。”
  “嗯,知道了。”
  林新刘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男子,心里不由得感叹世界的造化弄人。
  两个人刚在一起的时候,自己对他百般防备,不让他进入自己身边10米的距离。他没有说什么,只是让自己陪他吃饭、看书、办公。
  慢慢地,林新刘也知道了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替身,一个影子。他不是没有抵触过、伤心过、反抗过,毕竟谁也不想做别人的替身。
  可渐渐地,他觉得这种生活也不错。自己只是陪着一个想要得到他人的关爱的孩子罢了,没有损失,还可以让妹妹获得更好的治疗。也可以,让自己有一个安身之所。
  而且,自己也可以重拾小时候的梦想,成为一个服装设计师。
  今晚,就是转折。只要取得成功,他就可以有资格站在这个小自己3岁的男子身边,陪他度过余下的时光。
  林新刘深情的望着身旁的男子。而这个男子,就是叶铭心心念念的人——单文卿。
  单文卿的确有让人难以忘怀的资本。菱角分明的脸庞,深邃的眼睛。虽然全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但却让人更加想一探究竟。
  “好了,你该上楼去准备了。我也有事要出去一趟,晚上尽量会赶回来的。”
  “你有什么很重要的事吗?今天是我……”
  “行了,别说了,吵什么。”
  林新刘心里回响着单文卿不耐烦的回答,目光中只有单文卿决绝离开的背影,心里有划过一丝酸楚。可以想到只要过了今晚,就可以和他一直在一起。这一丝酸楚,也仅仅只是划过罢了。
  单文卿一路向北,直到最北边的郊区才停车,下车,按门铃。
  “我不会忘记今晚要去给你家小情人站台的,放心好了。还有事吗?没有?再见!”
  “夏天,我们聊聊。”单文卿镇定的用手硬生生的阻隔了季夏天想关门的想法。
  季夏天就站在门里面,盯着门外面的单文卿,思考着这件事的可行度有多少。最终,他还是开门,让单文卿进来了。
  “进来吧。”
  “谢谢。”
  简单的家居,一张桌子,一张床,一把椅子,就是这里的全部,甚至都没有一台电视来抚慰无聊的夜晚。
  “你这又是何必,以你现在的身家,都可以市中心买房了。一直缩在这个小小的酒吧里算怎么回事。季大明星。”单文卿毫不见外的就坐在了季夏天的床上。说着每一次到来,都会说的话。
  季夏天没有理他,自顾自的倒水,喝茶。“你要是嫌弃,可以走,我不拦你。”
  “你别每次见我都像见到仇人似的,我们也是朋友。”
  “朋友?”季夏天挑了挑他好看的眉,“曾经,的确是。但现在,不算了吧。”
  单文卿深吸一口气,看着季夏天说:“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这个不喜欢真的是莫名其妙。第一次见面,你就对我抱有敌意……”
  “单文卿!”季夏天看着还在装傻充楞的人,第一次,吼了他。
  “嗯。”单文卿看着恼羞成怒的季夏天,心中的烦闷少了不少。
  季夏天喝了口水,安静了许久,才把压抑在心中多年的话说了出来,“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咖啡厅。你和叶铭两个面对面的喝着咖啡,我打开门的一瞬间,就看见了你们,看懂了你看叶铭的眼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