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分手过渡期 作者:苍梧宾白

字体:[ ]

 
文案:
在一起三年零五个月,江可舟和叶峥分手了。
说出“分手”只要一秒钟,撇清关系却需要很久。
虽然他俩分手了,但对于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来说,江可舟还是董事长夫人、二嫂、弟媳、“金主家的母老虎”……
这特么就很尴尬了。
总裁攻x人|妻|受,狗血买一盆送一盆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可舟,叶峥 ┃ 配角:叶峻,苏达 ┃ 其它: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
 
 
  ☆、Chapter1
 
  深夜十点,车站大厅依然人潮熙攘,出站口堵满了来接站的和举牌子吆喝“去机场走吗”的揽客司机。江可舟拖着小行李箱穿过人群,推拒掉几个问他住不住旅馆的中年妇女,也没试图在翘首以盼的人群里寻找身影,只想走远点抓紧打个车。
  他疲倦得厉害,站在马路牙子上伸出手,眨了眨干涩的眼睛。出差在外多有不便,而且他又有失眠的毛病,在外面三天两夜几乎没怎么睡着过。
  出租车没来,面前倒停了一辆黑色奔驰。车窗摇下,露出一张年轻笑脸:“江先生,我在这儿等您半天了,需要帮你拎箱子吗?”
  江可舟没料到会遇见熟人,被这突如其来的迎接搞懵了:“小刘?你怎么来了?”
  “嗨,您出差时也没说一声儿,我去问了叶总,他这才告诉我您今天回来。”刘准笑呵呵地解释,眼中透着“你懂的”揶揄玩笑的神色,“快别在外头站着了,先上车。”
  江可舟心中一梗,下意识地想解释,可话到嘴边到底没说出来,只好默默地将行李丢进后备箱,开门上车。
  刘准打方向盘掉头,一边瞄着后视镜一边闲聊:“叶总担心您回来太晚不好打车,刚还给我打了个电话呢,”
  “是吗。”江可舟笑笑,没往下接话。
  汽车上了高速,刘准专心开车不再搭讪,江可舟这才暗自松了口气,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我他妈还能说什么.jpg”,心想分手真是个挺麻烦又尴尬的事,大家都还当他俩是一对儿,他总不好逢人就上去解释“我们分手了,我俩其实没关系了”。
  人一累脑子转得就慢,江可舟想了一会儿叶峥非但不避开反而要主动往上凑的理由,但实在抵不住疲惫,又有点晕车,没过多久就靠着宽大的后座睡了过去。
  直到车子进小区,在减速带上颠簸了一下才将他猛然惊醒。江可舟坐直了身子,眨眨眼让自己清醒一些。奥迪平稳地滑过车道,停在门口,江可舟向刘准道了谢,起身下车去拿自己的行李,准备上楼时又被他叫住:“江先生!”
  江可舟停住:“嗯?”
  “我差点给忘了,叶总之前交代过,让您到家后给他报个平安。”
  “行,我知道了。”江可舟面色平静地点头道,“你快回去吧,今天辛苦你了。”
  刘准目送他进了楼,这才发动车子离去。
  江可舟的嘴角在转身的瞬间就垮了,眉头也微微蹙起来。叶峥究竟是个什么意思?打电话报平安?亏他想得出来。
  江可舟跟了他三年多,还从不知道叶大少有这么温柔体贴的习惯。
  排除了习惯性的礼尚往来,若说是旧情难忘,连他自己都觉得矫情。江可舟思来想去,最终把这句叮嘱归结为叶峥的心血来潮——反正想一出是一出的事儿他也没少干过。
  他在玄关放好鞋子,箱子立在门边,哪怕累得要死也没有随手乱丢的习惯。浴室里属于另一个人的东西都已被清理干净,孤零零的一支牙刷戳在洗漱台上,江可舟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脱掉衬衣西裤放进洗衣篮,打开花洒,还未热起来的凉水劈头盖脸地淋下来,凉的他一哆嗦。水雾慢慢爬上镜子,从进门起一直萦绕不去的清冷感终于有如实质般沉沉地落在他心头。
  他们的关系甚至谈不上恋爱,只能用同居来形容,更精准的描述叫做包养。而他是卖身的那一方。
  就算没有感情维系,三年来的相处的点点滴滴,并不是靠一句分手就能彻底抹杀。江可舟性格内敛,好静不好动,独处远远多过外出,总给人一种安静疏离的冷淡感,但他其实不喜欢空荡荡的家、讨厌开门瞬间满屋深海一样的黑暗和寂静,那总是让他想到如果有一天他死在了家里,或许没人会发现。
  和叶峥在一起后,虽然他不在这里常住,三天两头来一次,却也足够给过度宽敞的屋子增添一点人气,哪怕不足以构成期待,至少不再令人抗拒。
  江可舟屏住呼吸,仰头让水流冲在脸上,直到窒息的感觉逼迫他不得不移开头颅,这才撑着墙壁重重地喘了几口气。
  他围着浴巾走出浴室,擦干头发,从外衣口袋里摸出手机,就快没电了。刘准给他带的话是“报平安”,并没有明说是打电话还是发短信,江可舟自作主张地钻了个空子,决定不跟叶峥正面对上。
  他调出联系人,进了短信界面,盯着叶峥的名字出了一会儿神,打出几行字又删掉,反复措辞,但好像无论怎样都难以消弭字里行间淡淡的尴尬。
  最终江可舟没加开头,直接写“我到家了,谢谢”,只可惜句号还没落下,手机已经受不了他的犹豫,简单粗暴替他做出了选择:代表电量的小红灯欢快地闪动几下,自动关机了。
  江可舟愣住,半晌后抽风似的笑出了声。
  倒也不失为一个解决办法。
  他给手机充上电,放在床头,自己换好睡衣裹进被子里,打算明天睡醒了再想发短信的事。
  第二天是工作日,江可舟早起坐地铁去公司上班。他在一家网络公司做产品主管,职位不算高,一年工资在这个城市只够买个大点卫生间,至于他现在住的房子,估计半辈子不吃不喝才有可能拿下。
  知道江可舟无处可去,分手时叶峥大方地把房子留给了他——叶峥对江可舟的一切了如指掌,而一套房子于他而言不算什么,按照世俗标准衡量,他在物质方面的慷慨远远超过了他在江可舟身上索取的。
  简而言之,他是个好金主。
  江可舟花了一天处理了部分出差期间积压的工作,恰好他出差前面试的两位新人今天入职,于是团队微信群里有人提议晚上去聚餐,给他接风顺便迎新。江可舟下意识地就想推辞,转念一想自己如今也算重回单身,何必再自找束缚,倒不如在工作上多用点心思,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他们团队加上新同事恰好十个人,产品经理赵恩在群里问大家想吃什么,其他人都不吭声,等着江可舟发话,这时新入职的那个叫韩煦阳的男生突然发了一条【好想吃川菜】。
  赵恩有点尴尬地抬头,状似无意地问江可舟:“江主管,川菜怎么样?能吃辣吗?”
  赵恩比江可舟年纪大,已经结婚有孩,跟江可舟关系挺好,平时私下里开玩笑管他叫船总,这会儿突然庄重地叫了一声江主管,提醒意味浓重。江可舟愣了一下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不过他对领导威严不是特别看重,只当刚毕业的大学生不适应企业环境,没放在心上,笑着说:“川菜也不错,赵恩去订吧。到时候给我点个不辣的就行了。”
  赵恩应了,走出去打电话,韩煦阳转回自己电脑前,挂上耳机继续工作。年轻男孩子干净白皙,栗色头发下露出带着银色耳环的耳骨,手指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看上去挺高兴的样子。
  到底是小孩。
  江可舟口味清淡,不太吃辣,晚上一桌子菜都便宜了饕餮们。他们团队好相处,而且有女孩子,因此没有往死里喝的习惯,大家只在在刚上菜时祝了个酒,之后就各自碰杯去了,江可舟陪着坐了一会儿,韩煦阳突然端着满满一杯啤酒过来,笑着说:“我敬江哥一杯,以后还请江哥多多指教。”
  他眉目漂亮,看得出细微修饰痕迹,灯光下一笑有几分妖妖娆娆的味道,江可舟拿起自己只剩一半的杯子,随意在他杯口一碰,说:“好好干,有前途。”
  赵恩在一旁偷笑,江可舟每年糊弄新人都是这六个字。
  韩煦阳却没喝,说:“江哥,我给你满上吧。”
  江可舟笑着说:“意思到了就好。”
  “那怎么行,我可是诚意十足,以后多得是麻烦江哥的地方呢,”韩煦阳拿着酒瓶要给他满上,朝他眨眨眼睛,轻声说:“哥,给个面子呗。”
  江可舟被他眼风扫到,生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说这小崽子该世故的时候不世故,到了酒桌上江湖气倒挺重,说辞一套一套的。这副做派江可舟其实没少见,叶峥出去应酬抱大腿的比这可露骨多了。
  他没觉得受了冒犯,只是懒得多话,由着他倒上酒,仰头干了。
  韩煦阳也斯文秀气地干了。
  他回到座位后江可舟听见旁边女同事用受不了的语气说:“我去,还翘兰花指。”
  晚饭吃到八点多方才散场,他们又闹着要去唱歌。出差带来的疲惫还没完全缓和,江可舟自知撑不住,便跟他们告别准备打车回家。叶峥有时会让司机到公司接他,赵恩遇见过几回,虽然不清楚身份,但知道他有对象,于是叼着烟问:“干嘛不打电话让你家过来接?”
  韩煦阳闻言转过头看向他,挺惊讶的样子:“江哥,你结婚了?”
  “没有,”江可舟摇头,不好多说:“现在也不晚,我打车回去,你们玩的尽兴。”
  赵恩捏着嗓子:“得嘞,皇上您慢走。”
  出租车经过楼下时他瞄到远处停着辆车,感觉有点眼熟,但离得太远天色又太黑,没看清楚。江可舟付了车费,上楼开门,站在玄关一边换鞋一边伸手摸电灯开关,刚按下去,一个冷冷的声音伴随着灯光一起充满了整间客厅——
  “你还知道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欢迎捧场
 
  ☆、Chapter2
 
  空无一人的客厅突然传出人声,江可舟刹那间浑身汗毛都炸起来了,手一哆嗦不小心把刚开的灯又关上了。他在黑暗中全身僵硬心跳如擂鼓,只听见脚步声逐渐靠近,接着一只手越过他按下玄关的开关,顺势虚虚地拢住他冰凉的指尖,不太确定地问:“怎么,吓着你了?”
  他感受到对面男人居高临下投来的视线,灼热的吐息扑在他鬓角,这样近的距离多少会让人觉得压抑,江可舟却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把手抽回来,不轻不重地在他腕上推了推,拉开两人间的距离,把公文包放回柜子上,转移话题:“大晚上的怎么不开灯?”
  “大晚上的,”叶峥冷哼一声,“你去哪儿了?”
  “还喝酒了,”他低下头,在江可舟颈间嗅了嗅,脸拉得越发长,语气讥诮:“看样子你玩的挺开心嘛。”
  “刚分手就野在外面不着家,你这是翻身农奴把歌唱呢,巴不得赶紧跟我一刀两断是吗?”
  叶峥一开口江可舟就知道事情要糟。这大少爷刻薄起来能把人活活气死,虽说他俩分手了,但江可舟深知叶峥不是个能讲理的人,他脾气上来了管你是谁分没分手,照样收拾。于是江可舟没敢再推他,保持着半身被压在柜子上的姿势,好声好气地解释:“你想多了,真的。我们部门新来了两个小孩,同事聚餐,我总不好不露面,”他瞟了叶峥一眼,挺诚恳地征求他的意见:“是吧?”
  叶峥狐疑地盯着他,看起来还有点不太满意。江可舟换了鞋往屋里走,问他:“你怎么突然跑过来了?晚上没别的事吗?”
  这话不知怎么又戳中了叶峥,沉着脸说:“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倒先问起我来了。”
  江可舟去房间挂好衣服,出来时到饮水机边上接了一杯水放在叶峥面前,自己在他对面坐下,摆出促膝长谈的架势:“好好说话。我这还什么都不知道呢,哪儿得罪您了您说,让我死个明白好不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