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幸福就是暗恋变初恋 作者:玉安歌

字体:[ ]

 
文案:
一年半了。
自从一年半之前的那次初遇,这样凝视那人的背影已经一年半了。
那人是优等生,永远站在大榜顶端的学霸一枚,每次上课都永远坐在第一排的同一个位置,听课聚精会神,笔记整洁工整。
大概吧,我猜的。
因为不敢去和他讲话。
直到这天,他居然连续两周没来学校。
很蹊跷。
再来的时候……这是怎么了?
沈承临看着他坐在轮椅上的侧影,绑着石膏的左腿,被风微微吹起的头发,嘴角安静的微笑——
和蒙着纱布的双眼。
‘嘭’,脸红了。
 
-----------我是分割线----------
此文校园文 大学背景 初步定为短篇到中篇(笔者不确定这个分界线在哪……)有大致文案 
1V1 HE 温馨无虐轻松升级向
冰山忠犬【自带脸红痴汉属性】攻 X 温暖盲人受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花季雨季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承临,骆文远 ┃ 配角:肖宽 ┃ 其它:校园,冰山攻,忠犬攻,残疾受
 
 
 
  ☆、1
 
  沈承临踱步走进教室,径直走到后排坐下,一甩手把肩上的书包放到旁边的座位上,眼神习惯性的往前排那个位子看去。
  空的。
  沈承临诧异的挑了挑眉,把包里的笔记本掏出来展开,拔开笔盖放在旁边,发了会呆。
  老师还没有来,沈承临沉默一会,又从包里掏出一本素描本,翻到后半本才翻到一页空白,唰唰动笔画起来。
  偶尔没有模特,一样可以画,不是吗?
  第二天的高数在更大的阶梯教室上,沈承临在路上耽搁了一会,到的时候黑板上已经有了大片大片的公式。他从后门走进教室,在最后一排坐下,抬眼往前排一看,那个位子又是空的。
  沈承临皱了皱眉,右手飞快的抄着落下的笔记,脑中一片混乱。好不容易赶上笔记进度,他再次抬头,从教室第一排最左边第一个人开始,一个一个人的看过去,直到扫过教室里近百人的身影。
  不在,真的不在。
  这扫了一遍,笔记上又落了一大截,沈承临笔下机械的动着,笔下的公式却不如上节课的工整。
  如此过了两周,那个位子都一直是空的,两周后的高数,沈承临不知道第几次看向那个空空如也的座位,心里突突的难受。
  老师还没有来,班上的同学都在三三两两的说话,在这吵吵闹闹间,阶梯教室的后门轻轻开了。
  坐在后排的沈承临第一个听到声音,转头一看,就看到了那个两周不见的人,只是与两周前不一样的是,他是被推进来的。
  那人此时坐在轮椅上,浅蓝衬衫下的身体相比之前有些瘦弱,毯子下的左腿绑着石膏,把沈承临吓了一跳。沈承临再往上看,微微笑着的嘴角之上,是绑着纱布的眼睛。
  这……是怎么了?
  推着他进来的大男孩十分开朗,咧着嘴低头问:“哥,你想坐哪?”声音清脆响亮,教室后排的不少人听见声音,也转过头来。
  “嗯……反正也不是很方便,就在后面吧。”轮椅上的人笑着答。
  “好嘞!”大男孩几步把哥哥推到后排左侧的空地,踩下刹车,把原来挂在椅背上的书包递给哥哥,说:“哥,那我走了,下课在这等我!”
  轮椅上的骆文远点点头,大男孩又给他掖掖毯子,转身走了。
  这时班上的同学已大多都看见了他,几个同学跳到他面前,七嘴八舌的问:“骆文远,你这是怎么啦?”
  骆文远一直保持着微微笑容,抬头朝向声音的来处,答道:“也没什么,出了个小车祸,就变成现在这样子了。”
  同学们一片惋惜声,一个女生又问:“那……腿是骨折了吗?应该很快就会好的吧!不过这……嗯……”
  骆文远听出她犹豫的口气,笑答:“嗯,骨折大概两三个月就没问题了,眼睛的话……可能比较麻烦,在排队等角膜捐助了。”
  围在身边的同学们发出阵阵惊呼,排队等捐助这种事,向来都是要碰运气的,那如果没有人捐助……岂不是要一直看不见了?
  坐在后排右侧的沈承临听到他们的谈话,手上的笔转的越发快,终于飞了出去。
  这门课的老师这时才姗姗来迟,开始上课。围在骆文远旁边的学生们赶紧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或专心听课,或专心玩起手机来。
  骆文远身边又像以前一样空了下来,他听到老师说话的声音,右手摸索着伸进书包,拿出了一个录音笔,认真的听起课来。
  沈承临专注的看着他的侧影,只是听也能听懂吗?
  终于熬到下课,于老师开口放人的一瞬间,不少学生也跟着冲出了教室,骆文远把录音笔关掉,右手去摸原来放在脚边的书包。
  那书包不知道被哪个着急吃饭的学生踢倒了,滚到了下一级楼梯上,骆文远摸索半天没摸到,脸上浮现一点焦急。
  沈承临已经呆呆的看他一整节课,手边的笔记本洁白如雪,笔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他看到骆文远的动作,慌忙起身走过去。
  沈承临弯腰捡起书包,轻轻放到骆文远摸索中的手边,骆文远抬头微笑,却不是沈承临的方向,骆文远说:“谢谢。”
  沈承临的脸刷的红了,把包往他手里一塞,三步并作两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整理东西,手还微微颤抖着。
  骆文远没得到回应,露出一点迷茫表情,还是把手中录音笔放到书包里,一点点拉好拉链,坐住不动了。
  沈承临收拾好书包又转头看过去,骆文远的位置靠窗,他就那样静静的等着,一点点微风吹过扫起他的刘海,骆文远皱了皱眉,伸手把刘海捋回去,挠挠额前被弄痒的地方。
  沈承临的脸更红了。
  “哥!”后门被大力推开,骆文英风风火火的冲进来,直奔哥哥的位置,“等久了吧,不好意思,刘师太又拖堂!”
  骆文远转过头,朝虚空中笑了笑,道:“没关系,左右我也没要紧事,只是怕你别把我给忘了。”
  “哥你说什么,怎么可能!你未免也太不相信我了!”骆文英气愤的说,朝哥哥装模作样的挥了挥拳头,又突然想起哥哥已经看不见了,尴尬的把手收回来。
  “好了好了,哥你不要这么小气,中午我请吃饭就是了!”骆文英把自己的书包放进骆文远伸出的手中,熟练地踩开刹车,推着哥哥往外走去。
  鬼使神差的,沈承临也在后面悄悄跟了出去。
  阶梯教室的后门在二楼,骆文英把轮椅推到楼梯口旁边,停了下来。
  他踩住刹车,伸手把骆文远手中的两个书包都接过来,一个背在背后,一个挂在胸前,又将哥哥腿上的毯子掀开放在一边。
  他接着转到骆文远正面去,一只手拉住哥哥的手,另一只从哥哥另一侧的腋下穿过,半抱着帮哥哥站起来,让他靠到墙上,引着他的手扶在楼梯扶手上。
  两人没有对话,却是默契的很,骆文远靠在墙上,微笑着道:“文英,真是辛苦你了啊,匆忙下课还要来帮我。”
  “哥!我只是迟到了一点点好吗?你可别这样,我接下来一周都请客!都请客!”骆文英嘴上抱怨着,脸上却绽放了大大的笑容。
  骆文远点点头,“让你破费了。”
  骆文英吐吐舌头,“哥,你可真是太腹黑了。”
  骆文英一边说着,一边手上不停,几下就把轮椅折叠好扛在肩上:“哥你在这不要动,我马上上来。”说着快步下了楼梯。
  沈承临看着这一幕,又是心酸,又是佩服,又是……一点点的嫉妒。
  “沈承临!”呆呆的站在转角处的沈承临,被大力的拍了下肩膀。
  沈承临转头一看,是室友肖宽,旁边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女生。
  “什么事?”沈承临皱了皱眉,强忍住想转头看骆文远的心思。
  “嘿,这是经管学院的文巧音,你还记得吧,咱们上个月联谊时候见过的!”肖宽指指旁边的女生,“她弟弟今年也想报考咱们学校的数学系,想找你咨询一下。”肖宽说完,歪笑着挤了挤眼睛。
  “哦?”沈承临低头看看这位文巧音,好像是有些面熟,“关于数学系的问题,你问肖宽,他是我们宿舍的百度百科,连他也不知道的,恐怕你只能去问招生办了。”
  文巧音的脸埋了下去,憋得通红,肖宽愣了一张脸,又死命的瞪沈承临。
  沈承临面无表情,“不管怎样,祝你弟弟心想事成。”说完转身,往楼梯的方向看去。
  楼梯处已没了人,沈承临左右看看,确定骆文远真的走了,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也顺着楼梯下去了。
  身后的肖宽尴尬的不行,跟文巧音不断地打着哈哈,文巧音也不接话,眼眶通红的看了肖宽一眼,低头走了。
  肖宽在身后气道:“沈承临这个臭脾气,长得帅了不起啊!”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 欢迎捉虫 欢迎留言 欢迎各式意见和建议~~
 
  ☆、2.
 
  “喂!沈承临!”肖宽一脚踢开宿舍门,朝沈承临喊道。
  “沈承临,你什么意思啊!文巧音到底哪里不好哪里配不上你了?人家长相温柔甜美,身材凹凸有致,性格乖巧可爱,成绩无懈可击,还自带脸红属性!在经管学院,她可是系花级的人物!系花!联谊时候你冷着张脸也就算了,人家现在亲自主动找上门来,你居然给人家摆臭脸!你拽个P啊!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后面排着队等着要追她呢,你居然!你居然!!是她惹了你吗?还是我惹了你吗?还是我们俩都惹了你吗?你不喜欢你可以温柔一点对不对?你不愿意你可以委婉一点对不对!你这样直接打枪是什么态度!你什么态度!你以为你长得帅了不起吗?你长得高了不起吗?你篮球队了不起吗?你理科男了不起吗?你老是这样一幅僵尸脸,我诅咒你永远找不到女朋友!”肖宽站在正上网的沈承临背后,指着他后脑勺,唾沫横飞的说了一大串。
  沈承临没理他。
  “你还拽!你还拽!现在连老子跟你说话你都不理了是吗?沈承临!老子在跟你说话!你给点反应好不好!你到底听见了没!”肖宽愈加气愤,提高音量喊道。
  沈承临慢慢转过头,还是一副冰山样,右手摘下耳机,面无表情地说道:“你回来了,你刚刚说了什么吗?”
  肖宽觉得心中的火山要爆发了,感情刚才全白说了!他右手叉腰左手往前做茶壶状,深吸一口气,将左手拍在沈承临肩膀上,道:“我刚刚问你,你吃饭了吗,没有的话我正要去买,要给你带什么吗?”
  沈承临眯了眯眼,思考了一会,道:“那就米饭,茄子,再来个肉菜,谢了。”
  肖宽拿着两人饭卡往食堂走,一边走一边内心宽面条泪,为什么一看到他的冰山脸就怂了啊!
  沈承临转回来看电脑,浏览器里开了十几个页面,仔细看的话都是搜索页面,什么‘□□捐献等待时间’、‘□□手术成功率’、‘□□损坏原因’、‘骨折的恢复过程’、等等。沈承临一个一个看过去,心情时好时坏。
  腿骨骨折,打石膏什么的还不是很困难,只要按时复查、积极配合治疗,几个月就会好。只是这□□……沈承临看着打开的页面,心情很差。
  【A省13年仅实现200例□□捐献,每年四千人苦等移植】
  沈承临‘啪’地扣上电脑,烦躁的揉乱了头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