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死缠烂打 作者:于典

字体:[ ]

 
 
文案 
别妖都是磨人的小妖精,就他是磨鬼的小妖精。别妖天天想着怎么吸阳气,就他天天想着怎么吸到阴气。
妖和妖之间,为什么差别这么大呢?
 
第一章 许身
 
清砚细眉微拧,面上尽是不耐之色。
“你到底要跟着我到几时?”
眼前的小猫摇了摇尾巴,滴溜溜的大眼睛盯着他,轻轻“喵”了一声。
清砚更为不悦:“化形。”
话语落,只见那小猫绒毛尽褪,四肢抽长,转眼间已是清秀的少年模样。
“你知晓的,”少年嗓音清脆道,“到你同意我报恩为止。”
清砚道:“你现在离去,再不出现,我们便恩怨两清。”
“不可,不可,”少年道,“我必须以身相许。”
又是这句。清砚不由头疼。
“你闭上眼睛,咬咬牙,我就报完了。”
少年说着便开始低头解自己的腰带,这时一道阴风掠过,他只觉脚底生寒,浑身打了个哆嗦,再抬头哪还有半点人影。
“又给跑了。”
璧琉气得跺脚,偏偏无可奈何,他几百年的身法远不是清砚的对手,现下连对方去往何方都算不出来。
“真小气,”璧琉鼓起脸颊抱怨道:“报身而已,躲什么。”
他对着清砚消失的方向生了好一会儿闷气,锤锤头道:“我没有办法,别的妖总归是有办法的。”
  语罢,掐了个手诀,风也似的跑回瑶山上,拖着山中道行高深的乌鸦精给他算算附近有没有人气数将尽。
  好在乌鸦脾气好,被他强拖出来也不恼,只是问道:“你算这些做什么?”
  璧琉理直气壮道:“报恩啊!”
  乌鸦正了正面色,道 :“命数乃天定,你就算报恩也不能强行续了阳寿,有违天命是要挨雷劈的。”
  璧琉挥了挥手,道:“谁要给人续命,我就是在等他寿终正寝。”
  乌鸦不解:“你不是说报恩?”
  “是呀,”璧琉道,“我的恩人,不对,恩鬼?好像也不对,恩官?总之救我的人不是厉鬼就是阴司。我寻不到他,只能寻个死人守株待兔,他总要出来勾魂的吧。”
  璧琉解释道,那日他偷溜下山,不幸中了圈套,落到个心术不正的道士手里要拿他炼丹,若不是清砚出现,勾了他的魂魄,现在璧琉指不定在哪个丹炉里受罪呢。
  乌鸦见他不像说假,忍不住问道:“你要如何报恩?”
  “以身相许啊,话本上不都写着吗!”璧琉觉得今日的乌鸦简直笨到家了,这都不知道。
  瑶山上妖精少,见识更少,都把老树精带来的人间话本奉为金科玉律。璧琉自然也不在外。小妖们时时刻刻憧憬的便是能作出一翻惊天伟业,例如跟书生谈谈情,跟道士斗斗法,最终被写进书里,流入说书人的嘴里。一下山听到的就是他们的事迹,多威风呀。
  乌鸦说不过他,为他指向山下一处,彼处黑气缭绕,想来是有人命不久矣了。
  璧琉喜形于色,道了声谢,急急忙忙现出原形,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猫直窜而下,生怕晚一步某人就呜呼哀哉了。
  
  阴暗潮湿的房间里躺着一个骨瘦如柴的病书生,他眼底泛青口舌发紫,正气若游丝地说着胡话。
  “我以前养过一只会说话的小狐狸,你也会说话吗?呵,你恐是等我死了好分食我的骨肉吧。村民都说黑猫是为不祥,原来白猫亦是吗?”
  璧琉趴在墙角,蔫不拉几地垂着尾巴,忍受房内刺鼻的药味与难闻的霉味,怜悯地回了他一声“喵”。
  谁要吃你的骨肉,又臭又烂。
  病书生看着他,慢慢笑了:“也罢,有你陪着我算走得不孤单,这肉身予你口舌又如何。”
  说不到两句他便剧烈咳嗽起来,咳得衣衫见红,额冒冷汗。待到咳声渐停,病书生喘息着躺回床上,嘴里重新说起胡话。
  “我以前养过一只会说话的小狐狸……”
声音渐弱渐微,后面的话听不见了,璧琉竖起耳朵耐心等了半晌,才跳到床头伸出前爪为书生合上微睁的眼帘。
人死如灯灭,只求你这余热能完成我的心愿了。
做完这件事璧琉跳回墙角,继续漫长的等待,等到暮色四合,月上梢头,他几乎要放弃这具尸体的时候,屋内忽的刮起了阴风。
阴测测,寒颤颤,透到了骨子里。
  璧琉却一下子来了精神,喜道:“你来了!”
  清砚并不理他,穿墙而过,径直走到床头,凝望书生片刻,从怀中取出半颗泛着莹莹绿光的元丹。
  饶是璧琉也不由愣住了:“妖丹?”
  “怎么?”清砚停下动作,终于施舍了他一个眼神,“你想夺去?”
  璧琉吐吐舌头:“蛇的内丹,我一个猫妖要来何用。”
  清砚道:“这蛇妖可是有千年当行的。”
  璧琉连连摆手:“那更不能要了,吃坏肚子怎么办?”
清砚冷哼道:“不知天高地厚。”他手一扬,半颗妖丹立时坠入了书生口中,一时间绿光大盛,转瞬又化作虚无。
书生的尸体连绵出诡异的纹路,稍显即逝,全新的妖气盖住了他的死气。
  璧琉张大了嘴巴,一脸的难以置信:“你给一个死人吃了妖丹?”
  清砚道:“是又如何。”
  璧琉问:“他以后会怎样?”
  清砚冷冷吐出八个字:“不生不死,不人不妖。”
  璧琉不禁打了个寒颤:“你跟他有仇?”
  清砚道:“无仇无怨,帮人做事,替人报恩。”
  报恩?
  还能这么报?
  璧琉看看床上的书生,又偷偷瞄了一眼面容冷峻的清砚,果然比起送内丹他还是更适合以身相许。
  清砚办完正事欲转身离开,璧琉哪能让他如愿,一个纵跃跳到了他的肩头。  
  “我好不容易才等到你的。”话语里带着七分委屈,三分撒娇。
  清砚身体僵了僵:“等我,若是我不来呢?”
  “我换个人等呗。反正你们阴司专勾死人。”
  “谁说我是阴司。”
  “我明明见到你勾了臭道士的魂魄。”
  清砚眼里寒光掠过:“那一魂一魄是他欠我的。”
  璧琉不知他的恩怨情仇,只是一心一意地用爪子勾住他的衣角,生怕他再次跑了。
  “反正我等到你了,你有心也好无意也罢,救了我的命就是我的恩人,我必须报恩。”
  他说得坚决,一双猫儿眼里更是透着坚定。
以清砚的能为甩掉这小猫并不是难事,然而对着他的一脸天真竟然下不去手了。
明明是只愚蠢的猫脸。清砚冷哼。
  璧琉道:“你甩开我也没用,我会一直、一直、一直等你的。”
  清砚有些难堪地别过脸:“不知所云。”
  璧琉敏锐地察觉到他态度的松软,心中一喜,暗道有戏。“砰”的一声,化出人形,挂在清砚的脖子上,手不规矩地往他衣领里摸。
  “择日不如撞日,我们今日把身许了,他日……哎哟!”
  话还没说完,他手下一轻,身子一沉,屁股直跌到了地上,但见清砚面染薄红,眉间带怒,平素里冷冰冰的面孔霎时生动了几分,竟是说不出的好看。
 “死性不改。”  
  璧琉心头一跳,眼神变得些许迷蒙,说出来的话也失去了控制。
  “你没准备好,我可以等你准备好了再报身。”
  “满口胡言。”
  清砚面上愠色更甚,拂袖转身,却是脚步沉重得迈不开步子。
  璧琉抱住他的小腿,得意道:“我特意问老树精要了还阳散,这下你可轻易不能飘走了吧。”
  清砚是鬼的时候他追不上,他是人的时候还愁圈不住吗。
  “你!”
  “我就是想回报你的恩情嘛。”
  璧琉用脸蹭了蹭他的裤腿,一副温顺神色。
  “我恋慕你,就想以身相许,不想自挖元丹。”
  清砚一时错愕:“你说什么?”
  “我不想自挖元旦。”划开胸膛璧琉想想都觉得疼。
  “不是这句。”清砚道。
  “我就想以身相许?”璧琉以为他想通了,积极劝说:“我看过春宫图的,不疼的,真的。”
  清砚气极,这小妖分明是存心与他作对。
  璧琉无辜地眨了眨大眼睛:“我说得不对吗?”画册里的人都是一脸愉悦,连见识最多的老树精都说欢爱是一等一的快活事呀,要不然大家为什么报恩都喜欢以身相许呢。
  “你……”清砚闭上眼睛,冷硬道,“躺在地上,成何体统。”
  璧琉心道清砚肯定是阴司了,不然哪来这么多规矩,准是地府森严,把坏脾气带到了地上来。
  没关系,许完身,他再把他带回瑶山慢慢感化。
  想到这层,璧琉听话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不仅爬起来,还变回白猫跳进了清砚的怀里。清砚的怀抱意外的温暖舒适,璧琉舒服地抖了抖毛,张开四肢趴在他的胳膊上。
  “喵唔。”
  清砚冷冷地与他对视半刻,毫不犹豫地松开手。
  “喵!”
  小气鬼!
  不让抱,我自己跟总可以了吧。
  璧琉亦步亦趋地跟在清砚的身后,清砚走得快了,他便上前抓住清砚的衣摆拖在地上,拖得他的屁股毛和那白衣染上同一块黑。
  清砚指尖掐诀,法术在嘴里兜了几个弯到底没有念出来,他回头瞧了眼脏兮兮的小猫,心下犹豫。
  然而这犹豫很快就被璧琉打破了,只剩下悔不当初。
  “你刚才是帮狐狸报恩吗,为什么送的是大蛇的元丹呀?”
  “青蟒替小狐狸报恩。”
  “哦,可为什么是你出马呀?你要替青蟒报恩吗?”
  “……”
  “其实书生跟狐狸能成一段佳话的,可惜了,说书人最喜欢狐狸精的故事了。”
  “……”
  “我本来是想下山勾引个青年才俊的,”璧琉不无遗憾地说,“最好是上京赶考的那种,然后他在把我抛弃,说不定猫妖也能写进话本了。”
  “够了!”清砚手中诀动,他怎会觉得满口胡话的小妖对他会是真心,说什么恋慕他,愿意一直等他,他着了魔才会相信。
  璧琉见他动怒,吃了一惊,下意识地打了个颤,俄而,又忍不住用毛茸茸的尾巴勾住他的脚踝。
  “其实猫妖跟阴司的故事也挺好的……至少罕见?”说完他自己先肯定了起来,“对,比狐狸和青蟒的故事还罕见呢!”
  他自顾自的高兴,完全不知道自己曾命悬一线,当清砚伸出手掌时甚至喜滋滋地跳了上去。
  清砚鬼使神差的屈起臂肘,竟也稳稳地托住了他。
  “你再胡言乱语,我便把你卖给猎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