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的声音很像我CP+番外 作者:飞奔的小蜗牛

字体:[ ]

 
    文案
    童谦觉得最近一定是流年不利,要不然为啥他明明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吃瓜群众,却在看戏时挂了彩,在家躺了几个月。
    经纪人冷着脸发话: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给我好好练练台词!
    身为病员的童谦:QAQ没人道!养伤还不让消停!
    但闲在家中,童谦的确有这么想过,他作为一个实!力!派!演员,台词怎么可以不过关?
    于是,阴差阳错中,童谦披着北江的马甲误打误撞地进了网配圈。
    南岸:我觉得你的声音很好听。
    童谦心中大喜,他可是第一次被人称赞声音好听!
    北江:o(*////▽////*)q 大神大神,这是真的吗?
    南岸:我这有个角色非常适合你。
    北江:是神马!!不要大意地来吧!!
    南岸:^_^我CP!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甜文 网配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童谦(北江),景丞(南岸) ┃ 配角:孟珝,晏知还 ┃ 其它:甜文,网配
 
 
    第一章
    
    “哎哟!!”
    “小谦没事吧?”
    “童谦怎么了??”
    “医务人员呢?快紧急处理一下!”
    童谦抱着疼痛的小腿,心里不住哀嚎,不带这么倒霉的!!!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这天上午,童谦在剧组的戏份杀青,他打算下午继续在片场待着,明天再回家。可能是他的运气实在不好,闲逛的时候,恰逢剧组在拍武打戏,一个失误,连累了旁边看戏的他,他从一个一米五高的台子上被人撞了下去,脚没站稳。咔哒一声,他只觉得身体的某个部位发出断裂的声音。意识回笼,大家围成一个圈,关心地问他要不要紧。
    惨白着脸强笑着不让人担心,童谦见主演都围在他旁边,连忙颤抖着声音说:“没事……你们不用管我,快去拍戏吧。”
    几个小时后,童谦坐在医院的床上,小腿处被包着重重的石膏绷带,想动一动都困难。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面无表情地说:“骨折,要好好休息,这小腿不能随便乱动。”
    童谦连忙听话的点点头。
    医生皱了下眉,看他孤零零一个人可怜的坐在病床上,说:“你的家属呢?”
    童谦在来医院之前就打电话给经纪人了,应该要不了多久就到了,“在路上了。”
    “行,那有什么事就按床铃。”
    “好,谢谢医生。”
    医生走后,童谦无聊地看看周围,他住的是个小病房,只有两个床位,旁边住着个大老爷。
    童谦来的匆忙,身边除了手机什么都没有,本来想看手机,但手机只有可怜的20%电量,一会经纪人过来还要打电话,他也不敢乱玩。
    病房里的电视上,正放着抗战剧,老大爷看的津津有味,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童谦没事,只能跟着一起看。
    “咳咳。”老大爷扫了童谦一眼,见他正看着电视,开始搭讪,“小伙子平时也在看这电视?”
    怎么可能……
    童谦身为演员,出道四年从没演过主角,名气也不大,可既然本职是演员,暂且不论他自己的演技怎么样,选电视剧看的时候就会比较挑剔。像这种大爷剧场,童谦很少去看。一是剧情实在经不起推敲,二是他自己也演过抗战剧,看那熟悉的场景光去猜在哪拍的了,根本无心去看电视内容。
    不忍坏了老大爷的兴致,童谦含糊地回答:“偶尔也会看。”
    电视里正在放爆破,大爷装作专业地跟他说:“其实这都特别假,旁边有个影视城,天天在拍着玩意。”
    童谦“哦”了一声。
    老大爷看童谦兴致缺缺,继续说:“我家就住这附近,我有时间也会去剧组客串一把。”
    童谦扭过头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心里有些意外。
    老大爷终于满意了,他颇为自得地说:“不瞒你说,这部戏我就去客串了一把。你看到那主演没,我还和他们一起吃过饭。”说完,怕童谦不相信似的,急忙从枕头下掏出手机打开相册给他看,“你看,这是我和主演的合照。”
    童谦扫了一眼,还真是,他好奇道:“您演的是哪个角色?”
    “一个杂货铺的老板,还有不少台词。”大老爷扫了童谦一眼说,“小伙子你声音不像本地人,来这漂的?也是想当演员?不是我吹,我张老三在这影视城可是响当当的人物,尤其是你们这些初来乍到的小年轻,什么都不懂,最容易被骗,我可以……”
    童谦手机铃声突然打断了张大爷的话,他歉意地笑笑,拿起手机一看,是经纪人邹茗学。
    邹茗学气喘吁吁地问:“小谦,你怎么样了,我已经到骨科了,你在哪个病房?”
    童谦忙说:“邹哥你别急,我就是骨折,不严重,我在603。”
    话音刚落,邹茗学就出现在病房门口。
    “邹哥你来了。”
    “你别动!”邹茗学扶着他躺好,看了看他打着石膏的小腿说,“你上午不是跟我说你杀青了吗?下午没你的戏份你怎么还去了片场!”
    童谦底气不足道:“我也没想到会出这事啊。”
    “而且居然站在台子上看人家演戏,就不能坐在旁边的凳子上吗?”邹茗学又训了他两句才安慰说:“好在你的戏份杀青了,之后的工作推一推,在家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吧,你也很久没放过假了。”
    童谦低着头嗯了一声。
    邹茗学突然走过去,一手抬起他的下巴,仔细检查他的脸。
    “邹哥你干嘛啊……”童谦想朝后退,作为一个同性恋,被同性这么靠着,就算对对方没意思,也有点小别扭啊。
    邹茗学认真地说:“我看你伤到脸了没有,你可是靠脸吃饭的。”
    童谦一撇嘴,拍开邹茗学的手不服道:“胡说,我的目标是实力派演员!颜值什么的只起锦上添花的作用!真正好的演技可是能达到堪比整容的效果!”
    邹茗学不屑道:“连台词都不过关的人没资格说什么实力派!”
    童谦泪奔:qaq坏人!
    邹茗学仿佛没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多大不了的话,依然若无其事地在他伤口上撒盐:“明明可以靠脸,为什么要自我折磨,天天做些不切实际的梦呢!演演偶像剧刷刷脸多好,你看看你现在,混了四年了,微博才区区几十万粉丝,连人家的零头都没有!你说说这最后得到了什么?”
    这还真是无法无法反驳,童谦在脑内寻了一圈,终于嘴硬道:“可……可是我收获了一枚死忠粉啊!”
    这可不是谎话,童谦的确有一个死忠粉,网名叫夜雨微凉,从童谦开通微博时就一直关注着他,每当他发了微博,夜雨微凉就会转发,这个现象持续了三年。
    直到现在,童谦发微博最期待的就是看夜雨微凉的评论转发,如果夜雨微凉没有转发,他就会担心是不是对方已经脱粉了,而几天后,熟悉的id出现在消息提醒里,他的心情马上就雀跃起来。很多时候,童谦已经搞不清楚到底是他关注着夜雨微凉,还是夜雨微凉关注着他。
    “你就沉浸在自己的梦里吧,我去给你买饭了。”邹茗学把包放在病床上,“我给你带了点生活用品。”
    童谦哼了一声,从邹茗学的包里拿出充电器链接上,接着打开微博。
    最新的微博里只有可怜的几十条评论和转发,其中有十来条都是他认识的人评论的。
    他用手机拍了一张石膏腿po在微博上。
    童谦:tat受伤了【图片】
    发完之后,童谦点到夜雨微凉的微博。
    关注的人只有他一个,除了转发他的微博,没什么原创,童谦自恋地想,这夜雨微凉是不是专门申请了一个号来粉自己,要不然为什么他的微博里也只发有关自己的消息呢?
    “咳咳!”旁边的张大爷重重地咳了一声。
    童谦朝他望过去,就见张大爷红光满面双眼放光,“小伙子你是演员啊?”
    童谦挠挠后脑勺不好意思地说:“不出名的那种……”
    张大爷兴致勃勃地问:“演过什么电视?”
    童谦随便说了几个剧名。
    张大爷一拍病床说:“这可都是大片啊!小小年纪,演了那么多剧,以后大有前途啊!”
    童谦更加愧不敢当了,本来演的都是男三男四,张大爷这语气活脱脱他是当红小生一般,还不等童谦谦虚两句,张大爷一手握着手机,艰难地准备下床。
    童谦连忙阻拦道:“大爷,您这腿还没康复吧!别乱走啊!”
    张大爷不在意道:“没事没事!”他扶着旁边的柜子蹭到童谦的床沿坐着,“小伙子,咱俩合照一张!”
    还没搞明白,童谦就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储存在张大爷的手机里,照片上他一脸懵逼,张大爷倒是精神奕奕地笑着。
    “叮!”
    微博新消息提示音响起,童谦心里一喜,忙打开手机。
    小雨滴:天哪!哥你怎么了!!!!!
    原来是表妹啊……
    略带失望地拨了个电话过去,为了防止她夸大事实在家里乱说一通,童谦简单地把事情的经过解释了一遍,并一再强调伤得不重,很快就能康复。
    邹茗学提着晚饭回来,放在旁边的床头柜上说:“先吃饭吧。”
    童谦放下手机,端着白粥慢慢抿着。但心思一直不在饭上面,他的眼神总是时不时飘在手机上,微博只要传来消息提示,他就马上打开看看,邹茗学忍了几次实在忍不了,一把抓过手机道:“好好吃饭!”
    童谦软着声音说:“我看看嘛……”
    邹茗学白了他一眼说:“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暗恋人家!”
    童谦脸一红:“你瞎说!”
    “紧张什么,我就说说而已。”邹茗学帮他看了一眼手机说,“不是他。”
    童谦狡辩道:“我没有等着他的评论。”
    五分钟之后,童谦弱弱地说:“这个点应该是饭点吧,饭点都会刷微博吧……他是不是对我脱粉了?”随后又画蛇添足地补充道,“我……我只是担心我仅有的一个死忠粉离我而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