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职业操守 作者:于典

字体:[ ]

 
1
 
一切的一切起始于一张光盘。
 
——你今年高三?
——是,但是我成年了哦。
——很好,可以脱掉内裤吗?
——当然可以,毕竟是我引以为傲的宝贝。
 
随着镜头的下移,逐渐显露出来的是与清秀脸庞毫不相称的庞然大物,正狰狞着昂起了它硕大的身子。
安易仿佛被过于清晰的画面刺激到一般,浑身一震,猛地合上笔记本。
他闭上眼睛,睫毛无助而不安地颤动着,心脏在胸腔内剧烈地跳动,过了许久,经历令人窒息的沉默,他深吸一口气,手指犹豫地搭在电脑盖上慢慢地往上推。
 
——怎么会选择入这一行?
——觉得很适合我就来了,我们老师也经常说我做事欠考虑呢,哈哈哈。
——看来是个好老师呢。
 
没有错,那里面的人是他的学生。
无论是满脸陶醉正在自鬮的人,还是那个冷静地提出问题的人。
安易重新打开那份匿名信,循着上面的号码拨了过去,然后他听到一声轻笑。
 “老师你现在还觉得我是一时鬼迷心窍吗?”
 
2
 
宇震曾经是他最优秀的学生,博远是他最头疼的学生,而现在他们一个成了GV导演,一个却当上了GV男优。
“你们都是我的学生,有什么苦衷跟我说,老师尽量帮你们解决,不要走入歧途。”安易捧着手机苦苦劝说。
“老师你在胡说什么,我做的是正经工作,况且……”
宇震的声音透过手机传进安易的耳蜗,就像是多年前的那一场情不自禁,他紧紧抱住他,用低哑的嗓音絮絮诉说着无尽的情意。
“这是博远的出道作,很优秀吧,我可是按照你最喜欢的类型拍的。”
是他的错,如果他不是同性恋,如果当初他的秘密没有被发现……
安易颓然地跌坐到椅子上,被挂断的电话发出短促的忙音,他转了转眼睛,屏幕里的博远大张开肌肉紧实的双腿,一个瘦削的青年埋首于他的腿间起起伏伏。
他应该立刻关上,可是他的嘴里发出急促的呼吸,双手不由自主地放在了胯间。
宇震说得不错,这是他最喜欢的类型,所以当初他才会不顾内心挣扎被他深深吸引住。
安易绝望地闭上了双眼,空气中弥漫着麝香的气息。
他知道,真正鬼迷心窍的人不是宇震,是他自己。
 
3
 
安易把博远叫道了学校的天台,这里安静无人,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谈话地点。
“你今年高三了。”
博远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哦”。
安易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十分镇定,视线不要从他的脸上逃开。
“应该更专注于学业,而不是……去打些不必要的零工。”
博远终于敏锐了一回:“老师你是不是知道了?”
安易艰难地开口:“你缺钱,可以找老师商量。如果有人逼你,不要怕,老师会保护你。”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博远非但迷领情,反而感到十分奇怪。
“不仅有帅哥可以睡,还有工资拿,天下难有这等好事了,我好不容易才托关系找到宇震的。”
安易两眼一黑,险些站不稳。
“你说是你主动请求的?”
“是啊,”博远轻松地说,“虽然没指望上大学,但是拿不到高中毕业证很难向家里交代 的。”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安易一声大吼,把他们俩都吓到了。
“老师?”
“你只是一时鬼迷心窍……”
安易说到一半忽然顿住了,曾几何时他也说过同样的话。
 
——你只是一时鬼迷心窍,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你根本不喜欢男人,你只是对年长的人产生了依恋。
 
……那是他对十六岁的安易和十七岁的宇震说过的话。
 
4
 
他把他们引入了歧途,那么就由他摆正,这是他作为教师的职责。
安易在心里对自己说了无数次的话,在看清来人的面容时瞬间崩塌。
“老师现在临阵脱逃可来不及了哦。”
宇震捉住他的手,不容抗拒地带他走进了推开的大门。
照明设备、背景布、收音器……
安易看着各色忙碌的工作人员,几乎以为这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摄影棚,直到刚洗完澡的博远赤身鬮体地走了出来。
“哇,老师你真的来参观了啊!”
他兴高采烈地向他们打招呼,全然不觉得自己的状态有何不妥。
安易狼狈地收回目光:“不了解学生是没办法进行有效沟通的。”
博远高兴道:“宇震哥超棒,你跟着他一定会对我们的工作改观的。”
宇震贴上他的脸:“听到了吗?”
安易受惊一般,往旁边跳了一步,而后感到自己的反应太过夸张,尴尬地咳嗽了两声,不敢看他的眼睛。
“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宇震微微一笑,“拍摄。”
 
5
 
宇震从后面拥住老师,把他圈在怀里,手把手地教他拍下那些刺激荷尔蒙的画面。
他故意凑近安易敏感的耳垂,说话间吐出灼热的气息。
“老师,你看,它是不是越来越兴奋了。”
安易面红耳赤的说不出话来,视线却无法从摄像机的画面中移开。
宇震握住他的手,将那摄像机一路往下引,直到画面变成另一处突起。
他明知故问:“老师你也兴奋了吗?”
安易难堪地扭过头,宇震却不肯放过他,硬是掰住他的下巴,迫使他看向屏幕。
“老师你的手抖得这么厉害,怎么拍的出好片子?”
安易顿时像被烫到了一般猛地抽回手,好在宇震反应迅速,及时接下了摄像机。
他看着安易羞红的眼眶,低声说道:“刚才的镜头都白拍了,老师你该怎么赔我?”
这个时候,曾经替博远口鬮过的瘦削青年趴下了身子,对着摄像机露出神色的鬮口,一张一合地等待博远的进入。
耳边是男优忘情的呻吟,眼前是宇震幽深的视线,安易被自己亢奋的身体反应吓到了,他无措地摇头。
“我做不到。”
宇震像是早知道他的回答,缓缓诱哄道:“不可以哦,老师你教过我们做事不能半途而废对不对?”
“我、我……”
安易攀住他的胳膊,露出近乎祈求的神色。
“我做别的事行不行?”
“别的事……”
宇震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那微颤的红唇上,它的主人一定不知道它此刻有多诱人。
“老师,你想好了,可千万不要再后悔了。”
 
6
 
——嗡嗡嗡。
那是强烈而有节奏的震动声。
安易的瞳孔亦跟着眼前粉色的圆球不安地转动着。
“喜欢吗?”
宇震微笑着将手中的跳蛋贴到他的脸颊上,再顺着漂亮的下颚线滑到喉口,看他不断发出可怜的颤抖。
“我挑了半天,才找到一个跟老师颜色相近的,是不是应该夸夸我?”
“不、不要闹了。”
安易低下头,白皙的颈脖绷成一道诱人的弧线。
宇震的眼神暗了暗,握住他的手,将那攥紧的手指一一掰开,重新裹上粉色的圆球。
“不难的,老师,真的。”
他学着当年他教他解题时的口吻,循循善诱。
“你只要把它放进去就行了,你看,很简单。”
安易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混着白液的毛毯上,青年被博远压在身下发出交织着痛苦与愉悦的呻吟。
博远的鬮器实在太大了,将那狭窄的鬮口撑得满满当当,有好几次安易以为青年会被涨裂,却没有,只是淋淋的溢着粘液,顺着腿根缓缓流下,- yín -靡而不堪。
相比之下,手中的跳蛋确实小巧许多,安易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双腿不由自主地往前迈了一步。
宇震却在这个时候关了电源,收回跳蛋。
“骗你的,老师今天是来参观的,我怎么会让你参与拍摄呢?”
安易不知道他话中的真假,也不知道自己是失望还是安心,他定定地望着眼前的人。
这个人已经长得足够大了,能够左右自己的人生,再也不是喜欢粘着他的那个少年了。
陌生的感觉让安易十分想逃,逃离这个偏离他认知的地方,就在他准备实施行动的时候,宇震开了口。
“老师,你又想去哪?”
 
7
 
他是老师,教育和指导学生是他的职责。
“老师,这个是振动棒,这个是口枷,这个是用来滴蜡的,不过我不喜欢,兴文也挺讨厌SM道具的,等我红了能挑剧本了绝对只接纯爱系……”
博远明明刚结束一场拍摄,眼下依旧兴致勃勃地向他介绍各类道具,仿佛不知疲惫。
奚兴文不由咋舌:“年轻真好。”
他跟博远拍过两次,每一次都要休息很久才能缓过劲来。
安易看向他,长得俊秀斯文,戴上眼镜就像班上的尖子生,实在难以把他与方才放浪至极的人联系到一起。
奚兴文察觉到他的视线,扭过头看过去。
“有事吗?”
安易不期然对上他的目光,面上一红,慌慌忙忙地侧开脸。
“没、没事。”
奚兴文“啧”了一声:“我的鬮体都不知道看过多少次了,这会儿害什么羞。”他嘀咕,“假正经。”
安易有些窘迫,他也没想到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踏进这个录影棚。了解学生这个借口,恐怕只能骗骗他自己了。
“嘿,”博远替他出头,“不要以为你技术好就能瞧不起老师。”
安易倒宁愿他不说话。
奚兴文说:“你们老师难道没教过你做鬮吗?”
安易听不下去了:“你应该还在念大学吧,你们家人不管你吗?”
“我跟我家里人关系好的很,”奚兴文冷笑道,“不要以为他们叫你一声老师,你就真的是别人的人生导师。我告诉你,我们这一行没几个是真被强迫的,有需就有求你不懂吗,包括你的学生都是心甘情愿乐意做才做的。”
安易被堵得哑口无言。
博文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师你没事吧,兴文说话就是有点刻薄。”
安易问他:“你真的愿意当众做那些事,甚至被陌生人拿去意- yín -?”
博文挠挠头:“老师不是教过吗,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一直被人盯着是不舒服,但这已经是凭我的本事能找到的最轻松的赚钱方式了,而且身体也能得到满足。”
“比起回报,付出是值得的吗?”安易喃喃自语。
他是真的不懂他的学生们,一直以来都是他在自以为是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