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肉文

818我那些攻略对象[快穿] 作者:睡芒

字体:[ ]

 
文案
南渠得到了一个坑爹的王者系统,一辈子没能打上王者的南渠没怎么思考就同意了系统让他做任务的要求。
系统号称让他:坐拥无数小弟,走上人生巅峰哪知道,这个坑爹的辣鸡王者系统在穿越的第一天就出了差错,还冒出了个“攻略目标”出来。
系统说:刷完好感度你才能顺利离开这里。
道理他都懂,可为什么他总是攻略着攻略着就要被睡呢?
系统:没办法,你五行缺日。
818那个不分时间地点场合甚至不分形态就开车的狮子王818那个每天上朝视女干朕下朝还要对朕动手动脚的大将军818那个死活劝不住要向全世界出柜的炫夫狂魔霸道总裁818那个……等作者想到再扒……
 
食用需知:
1.主受,攻都是一个人
2.金手指有但不粗
3.作者喜欢写猎奇向飙车
4.下一个总会更好~( ̄▽ ̄~)~不感兴趣的题材可跳过
5.作者是个欧皇,非酋读者可能受到冲击波
 
内容标签: 甜文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南渠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1
    
    南渠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始还好端端在飞机上,醒过来就降落在了空无一人的大草原上。
    穿越前,他被号称能让他“坐拥小弟无数,走上人生巅峰”的王者系统给砸中了。穿越后,他成为了另一个人,这个人是一名医生,也叫南渠,系统没有给他别的指令或信息,南渠只能靠着一张机票和一张医学会议的邀请函得出下一步要做的,可哪知道这架飞机压根儿不是飞往美利坚的——他被系统坑了。
    他靠在一棵平顶金合欢树上,舔了舔干燥开裂的嘴皮,这大草原上危机四伏,南渠哪儿也不敢去,他把背包挡在身前,警惕地望着四周,同时在脑海里呼唤着从他降落开始就没了反应的系统。
    南渠害怕周围陌生的一切,然而系统就像死了一般,不能给他提供一点保护,南渠心里叹气,要是系统再这么死下去,那他这第一次任务可就泡汤了。
    草原上的一切都像是被拉长了般,云在天上划出长丝,地平线缓缓起伏,夕阳渐渐落下去,突然,百无聊赖打量四周的南渠看见尖毛草从中出现了一个跳跃着奔跑的活物,正朝着他呆的这棵金合欢狂奔而来!它速度快得就好像背后正有什么可怕的猎食者在追它一样,南渠赶紧抱着背包躲到了树后面,随着那个棕黑色的动物靠近,南渠看见了一头染着鲜血的成年疣猪——以及,渐渐拉近了与猎物之间距离的一头张大嘴露出獠牙的母狮。南渠吓得赶紧背过身子,抱着粗糙坑洼的树干也不管它是不是很刺人,“系统!!系统这他妈什么坑爹任务!我是穿到了动物世界来了吗?!”
    可系统依旧在装死。
    南渠看见那头母狮吼叫着攀到了疣猪的背上,然后一口尖锐的牙齿猛地扎入疣猪的大动脉,疣猪瞪大了眼睛,悲叫了一声蹬着双腿就重重摔在了草地上,母狮从疣猪脖子上咬下来一大块儿肉,吼叫了一声,接着南渠就看到从尖头草丛里奔跑过来了两头幼狮,它们欢快地扑到死去的疣猪身上,开始撕咬它的身躯。南渠闭上眼睛,不敢看这残酷的瓜分食物的场面。
    过了一会儿,南渠听到了有什么东西在靠近他,他僵直住身子,然后就听见一个男孩儿的声音,“妈妈,这里还有一只!”
    南渠睁开眼睛,发现正是那头小幼狮,它离自己不过一米远,正跃跃欲试要不要来上来扒南渠身上的肉。“可是它看起来不好吃!”从树上传来的声音把南渠吓了一跳,他还没消化完狮子会说话这个令人震惊的事实!南渠抬头一看,这是一头可爱的小母狮,它冲着南渠张牙舞爪地挥弄了几下爪子,从树上跃下来,“它的兽体一定很小,说不定是黑脸绿猴子。”
    兽体?黑脸绿猴子?这他妈都是什么鬼,南渠可没有忽略这两头小狮子话语中想要把他吃掉的想法,之所以现在还没有下口,或许得感谢那头英勇牺牲的疣猪。
    “嘿小朋友,我一点儿都不好吃的,我的肉又老又硬,你不会喜欢的……”说完还自我肯定般地深深点头。南渠紧紧背靠着大树,对他来说,这棵树是他现在唯一的依靠了。
    “你的兽体是什么?”小狮子在他面前好奇地走来走去,但始终隔着一米左右的安全距离。
    “我……”南渠吞了吞口水,警惕着那随时可能出现的成年母狮,只希望能快点儿把这两头小狮子打发走,“…臭鼬。”
    小狮子夸张地捂着鼻子倒退了好几步,一脸受不了,“天啊,你居然是臭鼬!”
    南渠半松了口气,只觉得自己撒了一个高明无比的谎言。
    “臭鼬?”那头小母狮显然要聪明得多,“纳荷(nahal)你被它骗了,臭鼬不会变成人形的。”
    “不,我的确是臭鼬,”南渠一脸诚恳,试图让他们信服,“只是我变成了人以后,就再也变不回去了……”正当南渠绞尽脑汁地想着谎言,脑海里传来了一道机质的男声,“系统正在重启中……”同时南渠也能看到那飞快加载的进度条,几秒钟就加载满了。直到听到系统的声音解释道“出了点小差错”,南渠才真正放下心来,至少有系统在,他不会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
    “我该怎么做?”南渠问系统。
    “想办法跟他们回群居地。”
    “……”
    “好吧…我……”南渠深吸一口气,装作很惨的样子看着眼前两只幼狮,“因为我没办法恢复原形,我的族人都不肯接纳我,他们把我赶走,而我一直都在寻求帮助,可没有人愿意帮助我……”
    果然,这引起了小狮子的同情心,“噢你可真可怜……”没等纳荷说出要不然我帮助你吧这句话,小母狮就打断了纳荷,警惕地盘问南渠,“你从哪里来?”
    “南边,”南渠根据系统的提醒答道,“灰烬森林。”
    纳荷趴着地上摇晃着尾巴,他扒拉着前掌边的一株野花,眼神祈求地望着姐姐,“他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尼娜(nina),我们给妈妈说一说,妈妈肯定会同意的…这只是只臭鼬而已!”
    尼娜踱着步思考着,她看着好像没什么攻击性的南渠,最终说,“…那好吧。”
    南渠背着自己的家当跟着两头小狮子回到了他们的群居地,那是座突兀的山,锋利而尖锐的岩石包裹住洞穴,在这座岩石构造的山周围,还有些更高的山,远处似乎有个湖,此刻夕阳已全部坠落,南渠看见倒映在那湖中的烟霞色,以及那附近长着着奇形怪状的树木,更远的地方是绿色的断崖,看起来下面似乎是森林。
    洞穴里还有另外两头成年母狮,他们的幼崽全都在一起生活,此刻正彼此依靠着好奇地打量靠着洞穴边缘坐下的南渠。
    南渠听见他们说,
    “臭鼬?天啊他们俩居然带了一只臭鼬回来……”
    “她肯定是雌性…”
    “太可怕了,我才不要和一只臭鼬生活在一个洞穴里!”
    “嘿!”一边尼娜正在和她的母亲说着想帮助这只可怜的臭鼬的意愿,纳荷就跳到了那几只喋喋不休的幼崽面前,他甩着尾巴,一本正经地纠正,“那只是一只变不回原形的臭鼬,他需要我们的帮助!而且,他并没有味道,我闻过,他身上还是香的!”
    南渠很感激纳荷这样的挺身维护,系统没有再给出下一步指令,南渠只希望能快些融入这个狮群。
    “香的?”听了纳荷的话,有几只幼崽感兴趣地靠近了他,在他周围耸动着鼻息,一只幼崽几乎快要钻进他的怀里,“真好闻!”
    南渠无所适从地抱着怀里那只小幼崽,他的爪子正扒拉着南渠的肩膀,南渠能感受到这只幼崽温热的身体,站在他腿上的有力的后脚掌,小幼崽的脑袋离他很近,一双天真的绿眼睛要把南渠的心给萌化了。它愈发靠近南渠,而后在他的脖子旁边拱了拱脑袋,满足地呜咽了一声。小狮子的胡子刮到了南渠的脸颊上,他的身体更加僵硬了,生怕这只小可爱给他来一口,毕竟再小,也改变不了他是一头狮子的事实。
    纳荷见状赶紧飞扑过来,一爪子呼啦开占据南渠胸口的小幼崽,“艾尼斯(anis),他是我的!”
    艾尼斯回过头冲他呲牙,两只小幼崽顿时在地上滚作一团。
    另一头小母狮头也不回地走开,对于这场争夺玩具臭鼬的闹剧丝毫不感兴趣,“我可没觉得有多好闻……”
    南渠还有些发懵,“……系统?”
    “免费赠送给亲的金手指,不用谢,”系统顿了顿,解释道,“可以让雄狮放下防备的味道,对成年雄狮作用更大。”
    ……金手指什么的可以有,南渠不理解的是,为什么他妈的是雄狮!
    一旁和母亲交涉完毕的尼娜也走了过来,她说,“母亲同意你留下了,”她转过身子,对南渠吩咐道,“你呆在这里,我去给你找些食物。”尼娜现在已经把这只可怜的臭鼬当成自己的宠物了,她肩负着要喂养宠物的责任。
    没过一会儿,尼娜给他带回来了一些血淋淋的羚羊肉,她从嘴里把肉吐在南渠面前的地上,“我好不容易才抢到这么多,都给你,你肯定饿坏了吧。”
    南渠皱着眉头瞅着那团连着骨头还带着内脏的肉,他有点儿反胃,“尼娜……”他斟酌着用词,“我们臭鼬吃熟肉的,或者水果都行,吃了生肉会拉肚子。”
    “噢…”尼娜不耐烦地偏过脑袋,那双亮金色的眼睛斜睨着南渠,但是并没有叼走地上的羚羊肉,“我去给你找些水果。”
    在一旁打架打累了的纳荷和艾尼斯立刻被吸引过来,开始争夺这块羚羊肉,他们互相挠动对方的脑袋,“艾尼斯这是我先看到的!”“兄弟,是我先看见的,这是我的!”。看着这一幕,南渠重重地叹息一声,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系统虽然坑了他,但是这群小狮子,还挺可爱的嘛。
    在狮群里呆了几天后,南渠也渐渐适应了他们,其他的幼崽们也都听说了尼娜和纳荷带回来了一只变不回原形的臭鼬,南渠发现,他果真有独特的吸引雄狮的技能,一个二个恨不得长在他身上似的粘着他。南渠烦躁地抓了抓头,他好想洗个澡啊,可当他说了自己的意愿,艾尼斯就伸出了自己的舌头来舔他的脖子,双眼亮晶晶的,“我来帮你吧!”狮子的舌头上都有倒刺,幼崽也不例外,舌头触到身体的异样感受让南渠很奇怪,他只能抱住艾尼斯安抚他,“不早了,你快睡觉吧。”
    时间很快就到了午夜时分,南渠被这群狮子整齐有力的呼噜声吵的睡不着,他曲肱而枕,怀里还抱着不肯离开他的艾尼斯,从亮着微光的洞开吹入一丝风,带着大草原独有的气息,携裹着千里之外的残忍厮杀的血腥气,以及尖毛草毛茸茸的飘絮。
    南渠看了一眼这些熟睡中的狮子,他轻轻地推开在睡梦中也抱着他不肯放手的艾尼斯,小心翼翼地靠近洞口,他想起了那个湖——他想洗个澡,然而他一点儿也受不了狮群以舔舐对方来清洁身体的方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