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小人物翻身记 作者:自有疯格

字体:[ ]

 
 
文案
罗谦在自己新婚之夜才真正意识到不举的问题,他的人生也从这一刻起发生转变。新婚妻子落荒而逃,他也受不了村里的闲言碎语离家而走。可谁知千难万难找到工作的第一天,就撞到自己的大明星老板和男人激吻。
 
罗谦预感,今后的生活将麻烦不断。
 
自古人就被分为三六九等,可是要我说,爱情也分为三六九等。好的爱情就像是一杯清水,清清凉凉的喝下肚,就两个字:舒服。而一般的爱情就如一杯热水,入腹便是轰轰烈烈,令人浑身颤抖,可是过了那个劲儿之后难免乏力。至于这不好的爱情,他就像一杯温水,目的是解渴,所以从头到尾,从里到外,从开始到结束,温温吞吞,可有可无。FONT>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罗谦、陆向阳 ┃ 配角:罗晋,彦诺 ┃ 其它:小虐怡情
==================
 
☆、第一章 罗谦的新婚烦恼
 
  平遥县三十里外乃陈家村,村里有户人家姓罗,老一辈逃荒而来便在此处落地生根。这一辈子家中生有三女一子,女娃都已经成婚,独留老幺侍奉二老。
  
  要说罗家二老在村里是出了名的老好人,乡里乡亲的住了几十年,愣是没跟谁红过脸。老天爷可能看二老和善,大发慈悲让两人三十有七生得一子,这就是全家人都宝贝得不行的老幺。
  
  罗家老幺罗谦,上面三个姐姐,从出生就备受罗家宠爱。这一点从罗家穷的吃糠咽菜也应是供娃读到高中就能看出来。罗谦本来考上所名牌大学,可恰恰罗父年老体衰住院,再不能干重活。要知道农村除了下地种田也没什么赚钱的法子了,罗谦不忍父母CAO劳,弃学回家务农。
  
  罗谦今年一十有九,村里同龄孩子手脚麻利的,娃都会爬了。这不罗家二老也为他张罗了一门亲事。新娘子是隔壁村王家的二女儿,年芳十八,长的是眉清目秀,远近闻名的美人胚子,打小九要嫁个有本事的男人。
  
  别看罗谦只有高中文凭,这在村里可是出了名的文化人,加上他长的斯斯文文的像个教书先生,和新娘子也算是郎才女貌。罗家虽然穷点,但三个姐姐帮衬着,没人没费什么劲儿也就撮合成了。
  
  罗家老幺的婚事在村里可算是大事,十里八村的乡亲父老,有一个算一个,凡能张罗的都地伸手帮一把,一时间村里热闹非凡。
  
  讲到这大家伙儿可就该奇怪了,这平遥县虽不知道是哪个山旮旯,早婚早育不稀奇,可这罗谦好歹读了十几年的圣贤书,思想怎么还这么腐朽呢?媒人一张口,婚事就定了?也不讲究合不合得来?罗谦如果还保留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思想,岂不是太对不起他上的学了?
  
  话虽如此,但仔细分析这也怪不得罗谦。平遥县虽不是大山深处,但是到地级市也得坐上几小时的火车,周围村子里的人要么外出打工几年不回一次家,要么就是一辈子没出过平遥县的人。罗谦就是这样的人,最远只去过县里的高中读书。
  
  平遥县高中的教师倒是有文化,但是在这么闭塞的县城,你还能指望他教孩子们自由恋爱不成?面对同龄人的娃都会爬的状况,青春期那点攀比心在一作祟,罗谦愿不愿意,有没有想法就都变成了次要的了。
  
  离正日子还有几天,罗家大院就已经人来人往的忙乎起来了。瞧着天色不早了,罗老忙谢过大家,一撂门帘,把罗谦叫至内屋。可是人倒是到了,罗老却不知该怎么开口了。
  
  罗谦正忙着张罗着晚饭,看他爹吞吞吐吐的不禁催促道:“呀,爹,你有啥事,我正要买酒去呢。”
  
  “啊,那不着急,让二愣子去就成。”罗老拉着儿子坐在炕沿,瞧了瞧窗外,生怕有人似的。
  
  罗谦也看出他爹这是有话要说,说的还是背人的话,不自觉压低了声音。“别看了爹,人都在后院,忙乎一天准备吃饭呢,有啥事你就说吧。”
  
  罗老尴尬的笑了,两只手在裤子上搓了又搓,才道:“谦儿啊,明晚你和新娘子洞房该做什么都知道吧,清点,别毛手毛脚的弄痛人家姑娘哈。”
  
  您没瞧错,罗老是来教自家儿子行房事来了。要说平遥县十里八村封建呢,家用电器一应不缺,但是却没人用。老一辈觉得啥都是乱花钱,罗家供娃读书加治病,就更加显得家里平穷,连台DVD机子都没有。当然,就是有罗老也想不到用它来替自己教育儿子。
  
  可是,罗老说的这么委婉,确定罗谦能懂?果不其然,罗谦一百首站起了身,“爹,你说啥呢,小芳嫁给我了,就是我媳妇,我哪能下重手呢。就这事啊,您老别CAO心了,我还得去买酒呢。就二愣子那身板子,能抬几瓶呀。”
  
  说完,人一扭身便走了。
  
  罗老望着自己儿子的背影,半响没动。也是,你总不能指望他老人家从怎么脱女孩衣服开始教起吧。也罢,小年轻摸索摸索就成了,罗老索性也就不管了。
  
  转眼就到了正日子,农村婚礼可谓是热闹非凡。迎亲、拦门、抓钱、吃饺子、敬酒、贺词、唱大戏、最后还有闹洞房,一番折腾下来,到了万件,新婚夫妇每一个清醒的。
  
  正所谓躲得了初一,跑不过十五。有些事它该来还是会来的。可是罗同学可并不知道这迟早要做的事情是什么。于是新婚第二天夜晚,罗谦于往常一样九点一过,宽衣解带,然后睡着了……
  
  睡着了……
  
  新娘子王芳一脸纠结的看着熟睡的丈夫,难道是害羞?还是娘说的不对?想不明白的‘村花’便也睡了。
  
  三天回门,罗谦拿了不少好东西上门,进屋小嘴也甜,‘爸’、‘妈’叫的岳父岳母很是欢喜。入夜,未开窍的小新郎官又睡着了,新娘子思来想去,这是还得问问当妈的这种过来人。
  
  “什么?没碰你?”王芳母亲有点吃惊:“莫不是害羞?”
  
  王芳摇了摇头说道:“你看他那张嘴甜的,害羞的人能那么伶牙俐齿吗?莫不是不行吧?”
  
  “呸!姑娘家家的不能乱说。”王芳母亲佯作生气打了王芳一下,说道:“也许是他家老爷子没教到,不懂,这样你先教教他,不行,过几天我和亲家母说道说道。”
  
  这回王芳可不干了,“妈,这多难为情啊?”
  
  王芳母亲笑骂道:“有什么难为情的,夫妻间不久这么档子事吗?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以后的日子得靠你自己才行。”
  
  从丈母娘那回来之后,罗谦就发现自己媳妇很奇怪,他开始有意无意的往自己身上贴,晚上脱了衣服还拉着自己的手去摸她的胸部。罗谦每次都下意识的抽回手。
  
  这天,王芳的耐性磨没了,直接一手抓向罗谦腿间,尽量轻柔却生涩的揉动。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过去了。哪里毫无反应。而自己的丈夫正惊恐的看着自己。王芳委屈极了,再加上女孩的羞耻心,一下子就哭了起来。随后穿上衣服就往外跑。任凭罗谦怎么拦也拦不住。
  
  罗父罗母听见响动跟了粗来,好说歹说把王芳留下和罗母住一屋。第二天一早王芳就回了娘家。
  
  王芳回了娘家,昨晚的事两家人算是闹僵了。
  
  罗父拉着罗谦问:“你就从来没有过反应?没自己弄过?你都十九岁了啊?”
  
  罗谦窘迫的摇摇头。
  
  罗父顿时如遭雷劈,抓着儿子的胳膊道:“一次都没射过?”
  
  罗谦也觉得事情严重,忙道:“梦里,梦里有过。”
  
  罗父顿时松了一口气,“有过就好,那时梦里是谁?把芳儿想成她就行了。”
  
  罗谦苦恼的挠挠头,说道:“可是,我不记得了啊。”
  
  王家人得知罗谦不是不行之后,就让王芳回来了。毕竟刚结婚就回娘家不好看。王芳也以为是自己技术不行,两家人为了两夫妻的幸福生活,将压箱底的黄书拿了出来,把两人往里屋一锁,希望借此可以水到渠成。
  
  怎么说那本书呢?很生动,罗谦那根有了反应,却也是半软不软。王芳一看有戏,于是主动宽衣解带,将自己送了过去。但是效果并不理想。于是她又干脆学书上所说,低头含了下去。这一下可算是刺激到了罗谦,只是王芳掌握不好技巧,磕磕碰碰就一个字:疼。
  
  王芳也算是个有心机的女人,她坚信男人都对大胸的女人把持不住,于是用她颇有高度的双峰蹭了上去,结果,罗谦彻底软了。
  
  随后的几日,两人各种尝试,甚至买了DVD和爱情动作片一起观赏。可谁知罗谦就是不为所动。其实有几次欲望抬头,若不是对着的是王芳,估计事就成了,可这话罗谦不能说呀,那时他媳妇,他不能休妻啊。
  
  索性王芳也放弃了,她也要脸,不能离婚就整日哭丧着脸。罗谦一边愧疚,一边找原因。可他对这方面就是没太多欲望。最后只能认定自己有病,偷偷的去县里的医院检查。但检查结果是一切正常,医生还开玩笑说:也许是媳妇不对。
  
  时间一晃三个月过去了,除了不能做夫妻间那档子事外,罗谦可谓是模范丈夫。农忙时总是先顾着丈母娘那边,缺啥少啥立马送上,再苦再累也没让王芳干一点活,连饭都是罗母在做。十里八村都说王家找了个好女婿。
  
  可王家并不这么想,一门心思觉得女儿受了委屈,变着法的欺负罗家人。罗家二老却也一声不吭,如若至此,也算是相安无事。
  
  但,王芳偷人了。
  
  王芳偷人这件事最早发生在婚后一个月,那时她已对罗谦死心。正巧村里来了一个收大鹅,秋天本就不是好时节,男人渴了便进屋讨口水喝。
  
  那时王芳刚睡醒。罗家一家都去地里干活了,她也没多想,穿着睡裙便出去开门。那男人边喝水边看王芳掀开大锅盖子,似乎是准备吃饭。
  
  王芳的睡衣很宽松,低腰时宽大的衣领让男人将里面看了个清楚,一个没忍住就抹上了王芳的胸脯。本以为会挨上一巴掌,却没想小娘子娇嗔了一声,媚眼如丝。于是他们就滚了到了一起去。
  
  尝了荤的王芳不甘寂寞,随后农忙秋收,她虽不干活,却也没闲着。单身汉、小年轻、甚至是有妇之夫,都跟她有一腿。没几天这事就在村里传遍了。
  
  罗谦他三个姐姐却也不是好惹的,听说了这件事之后,扯脖子和王芳骂了起来,说要休妻。王芳也不怕事,直接将罗谦不举的事宣扬了出去,一时间村里流言蜚语不断。
  
  这事闹的大了,王芳也就被接回了娘家,不管怎么说偷人都不是件光彩的事,王佳也不好提什么过分的要求。
  
  王芳走了,流言来了。村里不大的孩子都知道:村里有个罗废物,自己老婆看不住。
  
  罗老觉得脸上挂不住,把医院的检查报告给相亲们看,逮着人就说:“我儿子没问题,正常得很呢,是那娘们儿不行,不怪我儿子。”
  
  可是睡过王芳的人不干了,借着酒劲儿说道:“不行,怎么会,那小娘们儿可带劲儿啦,浪的不得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