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谁玩不起谁 作者:彩公子

字体:[ ]

 
文案:
一场爱的欺骗,一场利益的利用!爱到最后,得不偿失!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景童,俞顾然 ┃ 配角:俞辛维、杜洛文、腾小飞、 ┃ 其它:腐加渣,渣攻弱受
 
 
 
  ☆、chapter1
 
  俞顾然和父亲大吵了一架然后离家出走,不,应该是说被赶出家门,原因是俞顾然念了两年的大学就不想念了,他说没意思。
  在父亲的软磨硬泡下仍然没有打消掉他辍学的念头,于是俞爸心一狠便把他轰出门了。
  “俞顾然,一会把厨房收拾一下你就可以下班了。”
  叫他的是杜洛文,夏景大酒店厨房里的领班,俞顾然离家出走后,因为什么都不会只能跑到这里混份工作,暂时混口饭吃,他能进厨房并不是他会炒菜,而是打杂,在厨房工作他也是出乎意料,以前在家的时候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会敷面膜,他没想到有一天为了对付他老爸竟然跑到一个整天被油烟熏脸的地方糊口饭吃。
  杜洛文拍拍俞顾然的肩膀“我跟你讲话你他妈的听见没有。”
  俞顾然靠在墙角深吸了一口烟,把烟扔在地上,用脚把它踩灭对杜洛文不耐烦的回了一句“CAO,知道了,老子还没聋呢,婆婆妈妈的做什么,又不是不做。”
  杜洛文轻哼“脾气还不小,看你这细皮嫩肉的,不像是那种能吃苦的人,如果实在是不想干就赶紧走人。”
  “CAO,不就是丢个垃圾么?老子抽根烟解解闷还碍你事了?”
  杜洛文笑了笑“是没碍我事,只不过……上班时间你归我管。”
  俞顾然怒瞪着杜洛文,真是他娘的CAO蛋玩意,他就不明白了,从他来上班的第一天起,眼前的这个男人整天跟他对着干,就好像上辈子欠了他钱一样。
  “你他妈的戴个高帽拽给谁看呢。”
  俞顾然提着垃圾走了出去。
  好不容易下个班,刚丢了垃圾就被人撞了一下,他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就被吐了一身。
  我CAO!
  俞顾然抬脚踹了那人一脚,直接把他撂倒在一边,又在他屁股上踢了两脚,背后不断传来的恶臭让他有种要宰人的冲动。
  “真他娘的,什么倒霉玩意,风花雪月完了吐老子一身。”
  俞顾然骂了一句,嗅了嗅两边的膀子,皱着眉头蹲下来,在那醉鬼身上摸了摸,摸出钱包从里面抽出几百块钱,又在他身份证看了一眼,“赵景童”
  看了一眼之后就把钱包重新塞回他兜里,拿了钱去买了一套衣服,想了想又拐了回来。
  俞顾然无奈的看了看他身后的酒店,用脚粗暴的推了一下醉倒在地上的人“今天算你命好碰到了爷,没让你醉死马路边上,算你上辈子积了德了。”
  俞顾然对赵景童碎了一嘴才弯腰把他拖进酒店。
  好不容易开个房,又费力气的把他拖到房间,身上的恶臭味已经让他忍无可忍,粗鲁的把人丢到床上之后拿着新衣服跑去浴室洗了一个多钟才出来。
  俞顾然看着躺在床上的人,犹豫了一下之后,就开始把他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了,只留下了一条四角裤。
  脱完了之后他忍不住多看了那人几眼,长得真他妈的精致,那身材,那肌肉的线条,简直太诱人了。
  俞顾然喉咙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没办法,他是个gay,看到帅哥就两眼发亮,现在他就想扑上去把那人给干了,不过他还没流氓到那种地步,如果再看下去就说不定了,趁自己还清醒,赶紧离开。
  俞顾然回到自己的租房时已经半夜一点多了,他没钱只能在居民的小胡同里租了一小房间暂住。
  才走进胡同里,不知道谁家的狗对他吼个不停,呲牙咧嘴的很凶悍。
  本来俞顾然的心情够糟了,现在连狗都想欺负他,俞顾然二话不说,大步跑了过去给那只狗狠飞一脚“你他妈的再对老子吼,我今晚炖了你改善伙食。”
  那只狗被踢趴在地上惨叫了一声,又顺着地连忙爬了起来跑掉了。
  看着跑掉的狗俞顾然呸了一声“CAO蛋,连一条狗也他娘都想爬到老子头上撒泼。”
  第二天一早俞顾然浑浑噩噩的去上班,一进厨房就看到一张欠CAO的嘴脸。
  杜洛文吹了一口口哨对正在剥蒜的腾小飞吩咐道“腾小飞,你去把今早买回来的菜分类一下。”
  腾小飞楞了一下放下手中的蒜“哦!”
  杜洛文看着俞顾然笑了笑道“怎么?昨晚没睡好啊?还是去哪里风花雪月去了?”
  俞顾然漫不经心的回答“嗯!看你样子昨晚睡得挺好,没伺候你老婆啊,还是你根本不行了?”
  杜洛文笑了笑,“我没老婆,但是我行不行你要试一下么?”
  俞顾然本来有点迷糊,听见杜洛文说了这么一句顿时清醒了不少,咽了咽口水拿起厨衣去换了,回来的时候杜洛文倚在菜架上抽烟,看到俞顾然进来的时候眼睛咪了一下“腾小飞去分菜了,那框蒜没人剥,今儿它就是你的活了。”
  俞顾然听杜洛文这话气的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往墙边按了过去“杜洛文,别以为你他妈的带个高帽就想骑到老子头上。”
  杜洛文看到俞顾然煞红的双眼,皱了皱眉头,抬手拍拍俞顾然的脸蛋“小子,你哥我才比你大一岁不到呢,你要是不想让我欺负,有本事……你戴个白高帽给我瞧瞧。”
  俞顾然简直要爆发了,他在家的时候肚子饿了,冰箱里有什么就吃什么,实在没东西吃就偷偷喊外卖,家里的厨房从来都不跟他沾边,别说剥蒜了,锅都没碰过。
  杜洛文看着俞顾然难看的脸用力的推了他一把“有时间在这瞪我?今天的蒜剥不完别下班。”
  “CAO,你他妈的别得意,这么大的一个酒店,大厨领班又不止你一个,你最好别被我逮到的一天,不然我不会让你死的这么好看。”俞顾然甩了一下肩膀走到腾小飞的位置坐了下来。
  赵景童醒来的时候觉得异常脑袋沉,双手揉了揉太阳穴,昨晚的记忆一点一点的往上涌。
  他只记得他被朋友劝喝了好多酒,再后来他编了个借口先离开了,因为喝了好多杂酒,红的白的都喝了好多,胃里一阵腹江倒海,看到垃圾桶时没多想就跌跌撞撞的走了过去,两只脚轻飘飘的跟本站不稳。
  他不知怎么的就扑倒在一个人的怀里,然后吐了他一身,还被踹了一脚,他痛得往地上缩了去,还往他屁股上踢了他两脚,差点没把他屁股踢开花。
  赵景童在床上回忆着昨晚的事情,回过神来发现他身上除了一条四角裤就什么都没有穿,就这样睡了一晚,就连被子也没有盖。
  赵景童笑了笑,踢他屁股,扒他衣服?
  “杜洛文,这个混蛋,绝对是故意整老子的。”俞顾然一边剥蒜一边咬牙低声咒骂着,现在他眼睛已经被蒜头熏得满脸泪啧,半咪着眼睛。
  腾小飞分菜回来时就看见一边抹眼泪一边剥蒜的俞顾然,放下手中的菜筐走了过去,一把抢下俞顾然手里的蒜头。
  “小然哥,是不是洛文哥又欺负你了。”
  腾小飞是个很朴实的人,没什么脾气,老家是做务农的,从小就懂得节约,很会做事,就他现在租的小房子还是腾小飞帮忙找的,来到这里半个月了,腾小飞对他照顾有加,要不是为了对付他老爸,他也不至于会来这里受气。
  “小然哥,要不你先放着,一会我帮你剥,我剥习惯了,不会流眼泪也不会难受,剥得又快。”
  俞顾然抬起拳头在腾小飞的背后锤了一下“小飞,谢谢你,真不知道我能不能做下去,老子从来都没有这么憋屈过。”
  腾小飞噗呵笑了起来“小然哥,你也太矫情了,这种事情只能慢慢来,而且你现在做的活比别人轻松不少呢,洛文哥也算是照顾你了。”
  “他?”俞顾然用手指着自己,一脸见鬼的表情“他照顾我?你没看到他欺负我那表情,简直就是阎王爷。”
  杜洛文抵在门口,看着满脸泪水的人,嘴角不自觉的勾了起来,抬手比了一个手/枪的姿势,对着俞顾然的脑袋,嘴巴做了一个嘣的口型。
  俞顾然摸了一天的蒜头也没剥上几个,还是晚上腾小飞忙完了之后赶过来给他救场的。
  “哎,小飞,要不...我请你去吃烤串吧,顺便喝点啤酒解解闷。”
  腾小飞愣了一下看着俞顾然“啊,不用了,我不喝酒。”
  “啧啧,果然是三好男人啊,不喝酒不抽烟不赌博,哎,你嫖么?不嫖就四好男人了。”
  腾小飞白了他一眼“你就逗我吧,再说了你还没拿到工资呢,省着点花呗,别到时候喝西北风了。”
  俞顾然的脸立马跨下来,还真是,本来他银/行/卡还有很多钱的,但那都是他亲妈走的时候留给他的,他不想动那笔钱。
 
  ☆、chapter2
 
  “那下次请你好了。”俞顾然失落的补了一句。
  “嗯。”腾小飞点了点头,转身走出了厨房,一会又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把雨伞。
  “小然哥,这把雨伞给你,外面下了好大的雨,你住的比较远,别淋湿感冒了。”
  “啊?下雨了?”俞顾然愣了一下。
  “对啊,现在的天气说变就变,所以没事的时候我就会带一把雨伞。”
  俞顾然看着腾小飞只有一把雨伞摆了摆手“不了,你自己用吧,反正回去也要洗澡,湿就湿呗,没什么大不了的。”
  腾小飞皱了皱眉,把雨伞强硬的塞到俞顾然的手里。
  “让你拿你就拿,我回去的路上都是一些商城小店的铺面,只要我沿着走就不会被雨淋。”
  俞顾然犹豫了一下也没有推托了,再不要反而显得他矫情了。
  “谢了小飞飞。”俞顾笑了一声。
  俞顾然像往常一样。丢了垃圾就下班了,雨下非常大,腾小飞给的雨伞只能遮上半身,才走了五十米没到裤子都湿的差不多了,鞋子里边都是水,俞顾然有种想弃伞淋雨回家的冲动。
  这种雨天路上的车不算很多,加上他住的地方有点偏僻,其实不用等红绿灯就过马路也不会被车撞死,俞顾然本身也不是什么规矩的好市民,以前开车的时候也闯过好几次红绿灯也没被抓过。
  俞顾然打着闯红灯的注意,刚走了几步左边就迎来了一辆不知什么车,车灯亮的刺痛他的眼睛,就在俞顾然以为小命就要搭在这里时,那辆车来了个急刹车,把积在路边的雨水溅了俞顾然一身。
  俞顾然慢慢适应光线之后顺着光看了过去,他能清楚的看到光线冒着浓浓的水雾,那是一辆限量版的跑车。
  俞顾然二话不说跨步走了过去一跳而起,狠狠的往车灯踹了过去,然后又跑到车窗粗鲁的敲了几下。
  车窗过了好一会才慢慢的降了下来。
  俞顾然看着里面的人带着一副好像很贵的墨镜,一脸不耐烦的盯着前方,完全无视俞顾然。
  俞顾然顿时怒了“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啊?这大晚上,刮风下雨的,你还戴墨镜开车,你要是再开快一点,老子的命就搭在你车轮子低下了。”
  俞顾然张嘴就对那人骂了一通。
  那人低声笑了笑,然后摘下墨镜看着俞顾然平静的说道“哦?你就这么确定是压在我车轮子底下了?说不定是把你撞飞了,然后你满肚肥肠往外漏呢?”
  俞顾然完全愣住了,这人长得的很好看,一双剑眉,乌黑的眼睛,鼻梁高挺而完美,润红的嘴唇挑起若有若无的笑容,整个轮廓几乎没有任何的瑕疵,如果放在平时他会狠狠的心动一把,但是...眼前的这个混蛋,明明就是昨天吐了他一身的醉鬼,赵景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