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末世二三事 作者:半盏茗香(下)

字体:[ ]

 
    第71章
    
    插秧结束后,村里人也并没有闲下来,因为还得种玉米、红薯、各种豆子之类的。种植这些的地也是被蚯宝宝翻好了的,只需要沟垄就行了。
    红薯是扦插繁育的,四月之前,村里人家就选了地块把红薯种下去了,因那时候温度刚刚回暖,所以盖了薄膜,升温之前已经脱去了薄膜了。升温之后,大家都担心这红薯会不会被热死了,没想到还是正常生长,这可让村里人惊喜了一场。
    村里一向是红薯和玉米套种的,玉米播种后,再栽红薯,这之前还得去把需要的红薯藤剪出来,最后移栽到土垄上,至于豆子之类的,因为每年这些豆子需求量都不多,所以都只是在玉米地周围点上一圈就够了。
    景临他们忙着种玉米红薯的时候,周玉则把花生种子给剥了出来。在开始插秧之前,村里人为了看看花生在高温下能否正常生长,没有的人家都从别家那里换了些种子回去试种,结果是发芽了,但感觉长出来的嫩芽都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怕中途死掉,所以村里好些人就都放弃种花生了,全都种的玉米,毕竟花生在以前也就是种出来家里男人下酒吃吃,现在没有酒喝了,感觉这花生也可以省掉了,种些更实用的作物。
    景临三家人虽然种了,不过也种的不多,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能有收获最好,没有的话那损失也不大。
    眼看着小麦都晒干可以入仓了,村里人对着油菜籽开始发愁了。
    以前油菜籽的处理,一般都是在插秧结束后就会集中拉去榨油坊里榨成油装桶保存,他们都只管把油菜拉到地就行了,油坊里有工人,榨油也是用的机器榨,榨好了给了钱油连带饼肥一起拉走就行了。但是现在什么都只能靠人工了,这些菜籽怎么弄成油,就成了一个大难题了。
    最后还是村里人在之前他们从县城里拉回来的书里找到了方法,其中一篇写着有古代人怎么榨油的吐方法,这种方法在之前一些地方也一直还在用,所以是可行的。
    村里要建榨油坊了,选的地点就是在加工站,加工站空房间有多的,腾出一间改造出来就行了。
    要做榨油机,就得进山找大小合适的木头,榨槽是必须得整木刨制成,还有木楔、油锤,做油饼需要的铁箍等,这些一样都不能少。
    村里好几个上了年纪的人,在转行做砖头建筑之前,养家糊口的本事都是做木工活,这在以前都是很吃香的行当,也就是随着社会发展因为生存力不足而慢慢被他们丢弃。这类人对于木头的材质都比较了解,于是有这类经验的,就和村里一些力气比较大的人进山去找合适的木头,做铁箍等活计也是交给村里比较擅长此类工作的人。
    合适的木头找回来后,还要放到阴凉的地方晾晒干水分才能挖槽,而且做油饼需要用到新鲜的稻草,但现在村里人家的稻草都是去年收获的,彻底干燥得一扯就断的,所以今年就不能像往年一样,种种原因之下,榨油还得推迟到秋收之后,那时候才能有新油吃了。
    幸而村里人每年自留的菜籽油都挺多的,有那不够的,和村里多的人家换几十斤,也能吃好久了,挨到秋季不是问题。
    该种的都种了后,除了时不时看看田里的农作物后,村里人暂时就没其他事情了。
    日历翻到了六月份,这天晚上,严非站在挂日历的墙边勾勾画画,景临擦着头发走过去,“在看什么?”
    严非在六月十号那里点了点,转头看着他说:“这天你生日,还有四天。”
    景临愣了下,然后看了看下面的阴历日期,发现那天确实是自己的阴历生日,然后笑道:“你怎么知道的?”
    严非道:“无意中看到过你的身份证。说起来,你生日我该送点什么礼物给你呢?”
    景临摇头:“哪需要什么礼物。”又老了一岁,有什么好值得收礼物的哦。
    严非却凑到景临耳朵边,语气暧昧:“我把自己打包送给你,好不好?”
    景临转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一点也不扭捏道:“那这礼物挺不错的,我就勉强收下吧。”
    然后严非地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和小伙伴们一起玩的乐乐,幽怨地看着景临:“那你什么时候和乐乐说分房睡?”
    景临想了想,说:“今晚跟他说吧,让他明晚开始一个人睡。”
    于是和小伙伴玩得正欢的乐乐迎来了一道晴天霹雳:舅舅居然要跟我分房睡!
    乐乐父母还在的时候,两岁之后他就一个人睡了,自从和景临一起生活后,就一直睡在一起,现在忽然让他一个人睡——虽然有鸭鸭陪伴,但他心里还是很失落的,不过看舅舅很认真的样子,他也不想让舅舅失望,一脸不开心的答应了。
    看着他可怜兮兮的模样,景临心里也不忍,但是乐乐现在六岁了,没有严非这一茬,最晚到十岁景临也会让乐乐单独睡了,他摸着乐乐的脑袋,说:“你如果害怕,晚上就搂着鸭鸭啊,也可以把棕棕叫进房间里一起陪你啊。”
    鸭鸭在旁边扇着翅膀可高兴了,那以后它终于不用睡地板了,也可以爬上去睡床了,小狐狸则表示素贞姐姐睡哪它就睡哪,没有素贞姐姐在身边,再软的床也抵不住它对地板的热爱。
    到了第二天晚上,洗了澡讲了睡前故事,等乐乐带着鸭鸭进了房间后,严非激动地把景临拉进了自己的屋里,把人按在墙上亲。
    亲了一会儿后,乐乐在那边喊:“舅舅,我想喝水。”景临对乐乐说过,如果要喝开水了要叫他,乐乐手小力气小,自己倒开水会很危险。
    严非和景临无奈的分开,两人都知道乐乐不是真的想喝水,只是还不习惯一个人待在卧室里,两人也不会生气。
    这一晚上前半夜,乐乐一会儿要喝水,一会儿要尿尿,尿完了又说有蚊子,打完了蚊子他终于困了,最后景临守着他睡着了后,才回到了严非的卧室里。
    严非还躺在床上等着他,见景临进来了,问:“睡了?”
    景临点头:“睡了。”
    严非松了一口气,“终于睡了!”小家伙真够磨人的。
    然后猴急地把景临往床上拉。
    景临被他摁在床上,睡衣立即就被对方脱了,严非还想继续脱他裤子。两人之前也就亲亲,这马上就要坦诚相见了,景临突然不好意思起来,拉着自己的裤子不太想松手,“都这么晚了……”之后会发生什么两人都心知肚明。
    严非见景临不松手,跪在他上方三两下就把自己脱个精光,脸不红气不喘:“好饭不嫌晚。”
    除了自己的身体,景临还是见到一个成年男人的果体,特别严非那显得特别精神的地方,猛然看到了,景临直愣愣地都没反应过来,等到严非流氓地对着他挺了一下胯,景临才回过神来,脸一下子如充血般爆红了。
    严非低下头去够他的嘴唇,言语含糊道:“让你提前拆生日礼物还不高兴呀?”
    景临被他吻得身体都开始颤抖了,脑子也晕晕的不怎么清楚了,还挂念着问:“你……知道怎么做吗?”严非之前没谈过恋爱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两人都是雏儿,这男人和男人怎么开始,他还真没了解过。
    严非不要脸道:“怎么不会,我都在脑海里对着你琢磨过好多回了。”一边在景临身上上下其手不停地撩拨,一边趁他双手无力时把人裤子全扒了。这下两人身上一块布料不剩,肌肤贴着肌肤。
    这后半夜,房间里的妖精一直打架,天快亮了才因为打累了而结束。
    早上起来,严非去厨房烧洗澡水,没了蚯宝宝骚扰的素贞又睡在了辣椒地里,严非从它身边走过,它皱皱眉,嘀咕道:“发情的人类。”
    严非看它一眼,心里嘚瑟道:“小姑娘懂什么。”
    素贞单纯,发情所代表的含义在人类看来是很私密的事,但在它眼里,却是很正常的。严非身上的味道太浓了,素贞老远就闻到了。
    严非烧好洗澡水后,景临也起了,运动了大半夜,他早上起来修炼了会儿,除腰还有点酸之外,精神倒还好。他起来后,还换了床单被套,把昨晚被两人弄脏的收拾出来今天洗掉。
    “怎么不再睡会儿。”严非接过脏床单,放进平常洗裤子的盆子里,直接就泡上了。
    景临道:“睡不着了。”
    素贞从辣椒地里出来,一脸“啧啧啧”的表情从景临身边游过去,它的小哥哥也发情了,唉。
    接下来的几天,食髓知味的两人每次在乐乐睡着后,夜夜酣战,说好的拆礼物的景临反而是被拆的那一个,天天晚上都被严非生啃得骨头都不剩,他甚至担心两人这样胡闹会不会精尽而亡。
    
    第72章
    
    夏日的傍晚,金乌已经西去,温度没有白天那么高了。在省城进入县城的高速路口处,一支人形长龙队伍正从远处缓缓走来,这个队伍里男男女女,有老有小,他们体型消瘦,满面的风霜,脸颊凹陷的面部满是晒伤,颜色深深浅浅,好多人嘴唇都干裂蜕皮了。
    在这些人的外围,是一排排穿着夏日迷彩作训服的士兵,他们和那些人比起来,模样好不到哪里去,只是身上的衣裳还算整齐,眼神坚毅,精神气也比较好。
    而在这个队伍后面,居然还有两辆车在缓缓的开动,一辆是军用大卡,一辆是被改造过的越野车。在这满地废弃车辆荒草丛生的世界,实在稀奇。
    施磊带着自家的几个兄弟走在最前面,他们看着近在咫尺的家乡,同样布满晒伤充满疲惫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即将归家的轻松神色。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转身走到一名约三十来岁的士兵面前,问道:“曲队长,你看我们是先就近找个地方歇息,还是直接进城?”
    被称为曲队长的男人,看着前面的这座小城,眼里也浮现出怀念的神色来,他按下内心的激动,道:“这里离县城最近的基地是哪一个?”
    “是方北基地。”施磊说,“再走一小时就能到。”
    曲队长道:“我先去问问。”
    施磊忙道:“诶,好的。”
    曲队长转身回到队伍中,直接来到队伍的最后面,走到了越野车边,在后车门站定。此时越野车因为队伍的停留也已经停了下来,车窗是关闭的,他看不到里面的情形,还没等他举手敲响车窗,车窗就自动降了下来,露出了坐在里面的一张年约二十的青年男人的脸。
    年轻男人容貌平平,但他嘴角含笑,眉目温和,不同于曲队长等人的疲惫狼狈,坐在车里的年轻男人明显养尊处优,身份不一般。
    此时他主动开口问道:“曲队长,这是快到了吗?”
    曲队长带着一丝恭敬,说:“是的,魏大师。再走一小时我们就能到县城的一个小基地了。”
    忽然,那车里面传来一道中年人嘲讽的声音:“若不是你们一路死活要救这些凡人,被你们拖了两个多月的后腿,不然我们早就到了。”
    曲队长眼神一暗,不过这抹神色被他掩饰得很好,他态度毫无变化的道:“请朱大师再忍耐一小时,一小时后,我们就能安顿下来了。”
    那朱大师不屑道:“这破地方能怎么安顿。”
    曲队长没开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