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美人为上+番外 作者:笔乐戈聆

字体:[ ]

 
文案:
看着室友加死党的校草大人轻易地就搭上了妹子,刘子骁一抽就决定效仿,于是,他扬起一抹笑意开了口:“美女,你大姨妈掉了。”
可是,迎接刘子骁的是美人的拳头,所以,这真是个忧伤的故事……
 
轻微圣母病加深度颜控受vs漫画大触暴力美人诱攻
 
PS:《不嫁?你撩我干嘛》延伸文,但可以独立看,由于刘子骁深度颜控,美人禁欲多年,所以这是个一言不和就开车的故事,甜到掉牙,慎入╮(╯▽╰)╭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子骁;贺辞 ┃ 配角:杨皓尘 ┃ 其它:诱攻
 
 
 
  ☆、有美人兮
 
  “皓尘,你怎么才回来,也没有请假,打你哥们的号码也不通?你知不知道我担心死了!”打开门,见到是杨皓尘,刘子骁满脸的惊喜而后重重地在杨皓尘身上锤了一下,“你这几天到底哪里去了?你都不知道学校老师都快瞒不住了,你的奶茶店也快炸了!”
  “有点临时的急事,我会去和老师解释清楚的。”杨皓尘突然伸出手给了刘子骁一个大大的拥抱,“谢谢。”
  刘子骁顿时就呆了——靠,怎么变得这么热情了?
  没错,杨皓尘给了寝室里所有的人一个大拥抱,连一向嫌弃的乙祥也给了一个,吓得乙祥脸红地跑掉了。
  “我觉得你不正常。”刘子骁盯着杨皓尘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瘦了一点,但好像又没有不开心的样子,你告诉我,这几天到底去干吗了吧?”
  “解决人生大事去了!”杨皓尘闲适地躺在了自己的床上,然后静静看着天花板,突然就来了一句,“我们学校的天花板还挺白的啊?”
  刘子骁:“……”完了,这是发神经的节奏啊?
  随后杨皓尘又嘟囔了什么,然后头朝下竟然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刘子骁也不敢打扰他,只是默默地那个测体温的温度计偷偷在杨皓尘脑门贴了一会儿,发现没发烧才放心。
  睡了个昏天黑地,直到第二天早上杨皓尘才醒来,那个状态死好,面色红润有光泽,连发型都似乎好看了许多,整个人就散发着一种阳光明媚的气息,惹得路过的妹子频频侧目。
  “你不会是和女朋友分手了,现在准备再找一个吧?”刘子骁拍拍杨皓尘,“我怎么就觉得你今天在故意放荷.尔蒙呢?”
  “是吗?”杨皓尘歪歪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可能是春.天来了。”
  刘子骁缩了缩自己的衣服,这天气还是有点冷的,不是应该说冬天快来了吗?都马上就十二月了。春天,这是什么节奏?不过,怎么突然觉得一个男人的笑容也能这么闪瞎人?好恐怖的感觉。
  “等等。”杨皓尘突然对着前面的女孩子开口。
  刘子骁已经是惊呆了,从来对妹子目不斜视的系草大人怎么就开始搭讪女生了呢?还是如此简单粗暴,更重要的是,这妹子,怎么和那个阴测测的室友乙祥有点像呢?
  “是你。”乙吉转过身,见到杨皓尘,脸上的喜色不要太明显。
  杨皓尘对她露出一个笑容来:“我们聊聊?”
  “那自然好。”乙吉点头。
  然后两个人还真是抛下惊呆了的刘子骁走了——好简单粗暴的泡妹子方式啊!真的有用?
  然后,刘子骁做了一件有史以来最蠢的事情,他叫住了前面一长发飘飘的高挑妹子:“等等。”
  妹子没有转身,但停了下来,刘子骁心跳突然就有点加速,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开放了?等等,这可是我交女朋友事业上的一个伟大突破啊!等等,那美女转身了要怎么说?
  犹豫了一秒,刘子骁看着墙边的某个东西灵机一动:“美女,你大姨妈掉了!”
  果不其然,美女立马转身,还朝着刘子骁走了过来,还真的是个肤白眼大的美人,恩,就是好像有点高,不对,怎么比自己还高?
  在刘子骁还再沉浸于妹子好像没穿高跟鞋还比自己高的悲剧中时,那“妹子”开口了:“我们聊聊?”
  真的有用啊!刘子骁借着乙吉的话就接了下去:“那自然好。”
  迎接他的是“美女”的拳头。
  “你才大姨妈掉了!你全家都大姨妈掉了!”声音出来,还是一个非常粗暴的男声。
  “救命!”刘子骁差点就没抱头痛哭,这待遇也太不同了吧?不是系草我好歹是个眉清目秀的帅哥好吗!
  然而他完全忽视了对方的性别。
  杨皓尘回来的时候,可怜的刘子骁是鼻青脸肿的,和杨皓尘颇为愉悦的心情形成鲜明的对比。
  刘子骁拿着冰块捂脸,语气颇为幽怨:“看样子约会还不错,皓尘啊,你说我怎么就没有你的运气呢,随随便便都能钓上一个妹子……”
  杨皓尘白了他一眼:“主要是看脸。”
  刘子骁很无辜:“我本来就是看的脸啊,那个妹子真的非常漂亮,当然,除了高了点。”
  杨皓尘:“……”活该被打!
  刘子骁是坚定不移的认为自己勾*搭的是一个声音粗一点妹子,而不是一个又暴力又可能有异装*癖的汉子。
  毕竟,美人生气起来眉眼也简直动人。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包子吃多了,想念肉包与小撩了,忍不住开坑,虽然两个人只会打酱油,但熟悉的名字简直感动到哭T^T
此文cp刘子骁vs贺辞,颜控受美人攻,非常“和谐有爱”的一对,详情见文案。
注:
1.此篇不长,不申榜不会入V,为了萌点而写,不求人气求同萌。
2.因为多开,所以此文更新非常不定!非常不定!非常不定!谨慎入坑!
3.文笔有限,但还是拒绝人身攻击拒绝喷主角!不爱看点x,千万不要来膈应作者,因为真爱文会伤心的,特别是像上篇文后面来的一堆乱七八糟的路人甲们千万忍住!因为我怕我忍不住掐回来!
4.在此先敬谢读者小天使们,看文愉快。
 
  ☆、真是凄美的爱情
 
  虽然被打了一顿,不过刘子骁倒是没有记仇,反倒是一直记着美人打人时那漂亮含怒的眸子,亮亮的,别样风情,很有味道。
  刘子骁想,难道自己真的是个m吗?否则怎么就念念不忘了呢?对此,杨皓尘只是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再次见到美人的时候是在学院的一场大型歌剧表演中,美人一袭白衣,嗔痴含情的模样简直惊艳全场,也就是那时,刘子骁才第一次知道了美人的名字。
  “贺辞,真是个好听又特别的名字。”刘子骁念念叨叨的犯花痴,接下来的节目简直毫无兴趣——果然找到了人生中的女神啊!追追追!头破血流也要追!
  当然,也因为走神,刘子骁没有去注意全场其实更多的是在犯花痴的妹子,只要稍微用脑子想一想就会猜到是反串啊!可惜的是,那张过分漂亮的脸是吸引了某人全部的注意力,哪里还有脑子想问题呢?
  于是,觉得自己迎来了人生中的春天的刘子骁头一回胆大了些,凭着那一股恋爱中的错觉真的就一股脑冲到了后台。
  “喂喂,同学,这里是工作人员呆的地方,你进来干什么?”有人拦住了刘子骁。
  刘子骁脸皮倒是厚了些,很是理直气壮:“贺辞叫我来找她。”
  不是我来找贺辞,而是贺辞叫他。刘子骁这回终于是聪明了一次。
  那两个维持纪律的学生会干部脸色变了变,然后也不知道商量了什么,竟然还真的让刘子骁进去了。
  事实上,两个人早就认识贺辞,对于他的怪脾气还是有所知的,特别是据说每次表演完贺辞的心情总是像吃了火药,要真是贺辞找人,那自然不敢触眉头,让人进去算了,如果真是不长眼的,那好歹也给贺美人当个受气筒也好。
  当然,刘子骁对此一无所知,美滋滋的想如何与美人“搭讪”,或者要不要告白?第二次就见面说喜欢真的好吗?真是个纠结的问题。
  “找贺辞的?”一个美女打量了一眼刘子骁,颇有几分的诧异,这个时候找贺辞的,不是真爱就绝对是找死的啊!
  “是的,她不在了吗?”刘子骁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冷静一点——要见到美人了简直激动!一定要让她忘记上次的大姨妈事件,至少,至少留个电话微信吧?
  “那倒是没有,刚刚表演完,他在化妆室卸妆,”美女看了一眼化妆室,有点犹豫,“要不你等一下……”毕竟,现在都没有人敢进化妆室了,还是不要冒险好吗?
  卸妆!那张脸完全就不用化妆好吗?
  刘子骁想了一下,然后果断推门而入。
  化妆室不大,一个衣柜一张放满化妆品桌子,桌子上一面大大的镜子,白衣的美人并没有在洗脸之类的,而是那么安静地对着镜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房间里没有别人!房间里没有别人!房间里没有别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刘子骁!
  于是,“砰”的一声,刘子骁把门给关上了。
  这下,贺辞是回过神来了,他皱起了漂亮的眉眼,看着一脸小心翼翼而紧张的刘子骁一眼,眸中,满满的怒气:“你进来干什么!我说过这十分钟之内不许人进来!”
  贺辞的声音恢复了男声,虽然并不是那种粗犷的男声,但也与台上那婉转迂回的细腻白衣美人的声音千差万别,这么一大声起来,刘子骁简直吓了一跳,好像被打过的脸又在隐隐作痛了。
  “我我我我我……”刘子骁下意识的捂住脸,然后稍微近了些,脸上微红,“我是来道歉的,不知道你还记得我吗?”
  贺辞随意瞥了他一眼,贺辞这个人其实审美相当严格,以至于还真的有一种没有特色的人或者物就记不太清,也懒得记,也没资格让自己记着。刘子骁的脸捂着,那就更不记得了。
  道歉?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可是我竟然没有当时就还回来?贺辞的心情本来就糟糕,见刘子骁那委委缩缩的样子就更加烦躁,于是站起身来,然后走近了刘子骁。
  越来越近,刘子骁有点悲伤的想:美人真是高挑啊!也不知道比我高了多少。我现在和牛奶还来得及吗?
  不过,越近,那张美丽耀眼的脸带来的震撼就越来越深,简直有种逼人的美,让人不敢直视。
  到了刘子骁面前,贺辞稍稍倾下*身子,那张美丽耀眼的脸几乎要碰到刘子骁了。
  刘子骁甚至可以闻到美人身上淡淡的清爽味道,不是脂粉味,干净到似乎没有化妆。
  贺辞的手碰到刘子骁的脸时,一瞬间,心跳如雷,刘子骁无法形容那种感觉。
  “你流鼻血了。”贺辞轻轻地开口,然后往刘子骁的鼻子下一抹,白皙修长的指间染上血色,淡淡痕迹,甚至有种亵渎的错觉。
  刘子骁眼睁睁看着贺辞将染血的手指放在自己的鼻子上闻了闻,然后神色变得奇怪,甚至于淡淡一笑:“果然,我还是很喜欢血液的味道。”
  贺辞的笑给了刘子骁一种花开花落的感觉,美到了极致,冲淡了刘子骁流鼻血的窘迫,可是,美人说这话这么就那么诡异那么危险的感觉呢?
  那股子危险终究让刘子骁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然后撞到了身后的门,头上一痛,刘子骁一摸——一个大包!
  贺辞噗嗤笑了一声,然后继续走近刘子骁:“你在怕我?可是真的我不吃人。”
  看着贺辞毫不介意把手指上的血摸在雪白的戏服上,血色鲜明无比,妖异模样,那种错觉更加的诡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