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当霸王龙遇上小草蛇 作者:困成熊猫

字体:[ ]

 
    文案
    整个A市的富人圈子里没几人不识玉唐集团的大少爷唐进睿,高富帅,贪玩成性,花钱痛快,说白了这位在众人眼里就是个不学无术的混蛋青年,说不上多少人巴不得他半夜走路掉井里。但是唐家老爷子偏觉得自己的孙子还有救,于是他将孙子送去服兵役和关进封闭式学校都不成功之后,终于下定决心,将孙子的金卡冻结,没收全部贵重物品,只给了两千块现金送到了自己小时候长大的偏远山区。
    从此之后,A市比以往清静了一些,但是远在天边的三桥村却变得鸡飞狗跳……
    唐进睿看着自己的新邻居:“老爷子总算干了件好事。”
    骆子鑫:“唐大哥你在说什么?”
    唐进睿:“没什么,只是突然发现我爷爷他孙媳妇儿长得真好看。”
    骆子鑫:“???”
 
    温馨日常文,细水长流甜甜甜!
    霸王龙少爷未来妻奴攻VS软萌妻受 攻宠受 1V1 HE
    强攻弱受,主攻主攻主攻!虽然挂着轻松但有可能是正剧。
    文案是浮云,文里看详情……文案是浮云,文里看详情……
    文明看书,拒绝人参公鸡,谢绝扒榜,不喜欢的请右上角X,谢谢~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布衣生活 欢喜冤家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骆子鑫/唐进睿 ┃ 配角:石峰/白止墨/梁书…… ┃ 其它:温馨,搞笑,困成熊猫,主攻
    ==================
    
    第1章 大少爷下乡
    
    骆子鑫提着一袋子鸡蛋出门的时候,基本是家家户户刚吃完早饭的时间,可由于这会儿已经是四月初,正是开始农忙的时节,所以路上并没有多少人,他只见到邻居家苗大娘一个人在收拾他家旁边那间久不住人的旧屋,把一块块落着数层灰的玻璃擦得锃亮。
    “苗大娘,您怎么突然想起要收拾这屋子?”
    苗月闻声转过头来,笑说:“我跟你石大爷商量着把这房子卖了,买主这两天就要过来,所以我得抓紧时间收拾一下,这不你石峰哥他们都忙农活么,反正这里活也不多,我琢磨着一个人今天弄完它。你拿这么多鸡蛋去哪儿啊?”
    “天越来越暖和了,平奶奶说这几天开始就要孵小鸡小鸭,我把鸡蛋送过去托她也帮我们家孵点。苗大娘您是打算卖了房子给我石峰哥另在别处盖房么?”
    也不怪骆子鑫有此一问,苗月现在收拾的房子原是苗月娘家的,盖了都有二十来年了,最开始是苗月的娘家父母在住,后来两老相继走了之后才空出来,留给了作为独生女的苗月。苗月留着这房子,打算等儿子结婚时占地基重建,或者卖掉在别的地方买房,这事他们三桥村有不少人都知道。
    哪知苗月说:“不是,就是有人出的价钱挺高的,我们就给卖了,反正你石峰哥那是个木头疙瘩,还不知道哪年哪月才能找着媳妇儿呢,可这出高价的买主要是错过了,可就很难再遇着了。”
    骆子鑫想起石峰的为人,笑着安慰了两句也就走了,却不知买了这房的人家,这会儿可是炸开了花。
    买主把拐杖“咣啷”一声摔在地上,看着对面叼着根烟靠在墙上,衬衣大敞的孙子,怒喊:“你今天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我告诉你,别以为你大了我就管不住你了,你要是再不给我回到正道上,以后就别想回这个家!”
    “不回就不回呗。”唐进睿一脸不痛不痒,低低地笑着吐出一口烟雾来:“想留您孙子过夜的人多着呢。”
    “你!你这个……”
    “我这个什么呀?那叫什么三桥村的破地方,亏您想的出来。反正你们爱谁去谁去,我不去。”
    “你不去?你当我想送你去呢?可是你看看你这几年都干的什么好事!我让你上学你不给我好好上,让你去当兵你不好好当,成天打架尽丢爷爷的脸还差点把爷爷战友家的孙子给打成残疾!你说是他不对在先,行,爷爷信你,不追究了,后来你说你要做生意,也行,我给你拿钱让你去尝试!可你是怎么做的?你买辆跑车花七百多万,剩下的钱都跟你那帮狐朋狗友胡吃海喝,一千万,你不到一个月就给我花没了!你真当我们唐家的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啊?!你……”
    “您有完没完啊?我这烟再不掐就得烧着地毯了。”唐进睿说罢微一挺腰离开墙面,边小心地防着烟灰掉落到地上边往外走着,可还没等他走出门口,八个身着黑西装的人便拦住了他的去路,为首一人说:“少爷,老爷子的话还没说完呢。”
    “陈进,你今天就把这小子给我送到三桥村!”老爷子对为首的保镖队长说。
    “放心吧老爷子,保证完成任务。”
    “把烟灰缸给我拿来。”唐进睿直视着对面的陈进,一句话让屋里的温度陡然降了好几度。陈进看着他,朝身后一努下巴,示意手下的人过去拿。有人把烟灰缸递到唐进睿旁边,唐进睿把烟捻灭了。之后他两手揣在兜里,继续看着对面面无表情的男人:“陈哥,我今儿要是不去呢?”
    陈进还是一副雷打不动的模样:“您要是不去,自然是我亲自请。”
    唐进睿笑着点点头,然后在某个瞬间,他的目光突然变得十分凌厉,一拳头挥向陈进。陈进似是早有准备,迅速侧身闪避,而唐进睿却并没有因为这一点追着猛击,他趁陈进闪避的间隙飞快跑向侧门。
    要是搁平时,唐进睿早就跑了,然而今天老爷子显然是下了死命令要把人送到三桥村。侧门早已经有人把守了半天了,一见唐进睿来,一左一右直接展开攻击。
    唐进睿情急之下只得见了真章,一把将左手边的人给踹飞出去,而右边的则被他给一拳挥倒在地。
    可就在他要向前继续跑的时候,陈进一把架住了他:“少爷,得罪了。”
    唐进睿狠狠一耸,没耸开,但是他从小打架打到大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控制的。他一仰,狠狠撞在陈进的头上,随后胳膊一弯,用力顶向陈进的胸口。
    陈进堪堪躲过去,接下来就变成了两个人的较量。保镖们围成一圈,防止唐进睿逃跑,而陈进跟唐进睿则都拿出了吃奶的力气来击打和抵抗对方。
    不一会儿两方都见了血,陈进用小臂死死压住唐进睿的胸口,连带着身体的重量,压得唐进睿快上不来气。唐进睿一急,使劲儿抓向陈进的头发,差点扯掉他一块头皮,然后他趁着陈进吃痛后退的空挡,奋力翻身逃开对方的压制。陈进却并不松懈,一把又将他抓住了。
    唐进睿不耐烦地摸向腰间,这时老爷子却突然气红着脸大喊了一声:“你这臭小子!你给我住手!你……”
    “老爷子!”管家吓了一跳,赶紧去扶要倒下去的一家之主。
    “快,快叫医生!”屋里顿时忙成了一团。
    “嘿,我说您怎么这么会挑时间呢?”唐进睿抹了把唇角,脚抬了半天又放了下来,怎么也没能走出这屋子。
    “你、你到底去不去!”老爷子眦目欲裂地看着孙子。
    “去去去去,我去还不行吗?一把年纪火气这么大。”唐进睿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看着老爷子的脸色慢慢恢复过来了,心里骂了句,臭老头子,就他妈拿这招治我厉害。他恨恨地递了杯茶,“您说吧,我去了能怎么的?我是能把那穷地方发展成全国最富有山沟啊还是能让那里的花开得更香啊?”
    “你去给我过过穷日子,我看你还这么浪费!那边的房子我都让人给你置办完了,你今天就给我过去。你的卡、手表、项链、戒指等等一应值钱的东西通通不准拿!你只许带两千块钱现金,衣服和鞋你也只许带四五套!”
    “两千块?那我得住多长时间?”
    “至少一个月!什么时候学会不浪费什么时候再给我回来!还有,这段时间你要是能跟你那些朋友借到钱,这我不管,但是你要记着,这些钱唐家是一个子儿也不会给你还!”说罢看向陈进:“陈进你们几个,务必把少爷给我送到三桥村再回来!”
    陈进领命,朝唐进睿做了个请的手势。
    唐进睿看了一眼老爷子,见他脸色依旧难看,起身时嘱咐管家:“回头钟医生来了让他好好给老爷子检查一下。”
    管家应是,唐进睿便提着下人早先准备好的行李箱打头走了出去。他上了一辆越野车,之后便闭目养神起来。
    陈进坐到旁边:“少爷,用先去一趟医院吗?”
    唐进睿舔了舔唇角:“你不怕我跑?”
    陈进示意手下开车,靠到椅背上说:“要跑刚才就跑了。”
    唐进睿皱了皱眉头:“开车吧,我去看看那个三桥村是不是给老头子下了什么降头。”
    开车的保镖闻言暗暗松口气。心想,少爷路上不作比什么都强。
    明明可以坐直升机,但是为了不引人注意,一行人去三桥村一直都是开着车去的,所以到的时候天都已经大黑了。
    陈进下车之后,给了唐进睿一个信封:“少爷,这是老爷子给您的一个月生活费。老爷子说了,您可以一天就把它花完,但是剩下的二十九天就得自己想办法解决。”
    唐进睿摸了摸扁扁的信封,倒是没怎么在意钱数。他四下扫了一眼从没见识过的破房子,一脸厌烦地问:“就没有条件好点的?”
    陈进说:“没有,老爷子说您可以自己赚钱换。另外这房子后面有一大片菜地,现在也是您的了,您可以自己种菜吃。”
    唐进睿气到无语反而笑出声来:“陈哥,你看我像会种菜的样子吗?”
    陈进依然板着脸,“老爷子说了,不会可以学,以您的智商这些都是……小问题。”
    唐进睿被噎得不轻,最后认命地把人都给赶了出去。他把门关上之后,在屋子里仔细地转了转。
    严格说来,他现在所处的这房子是个两室一厅,面积大概有七八十平,其实也不算特别小。但是在他这种常年住豪宅的人眼里确实不够看,而且最坑爹的是,他翻遍了所有地方都没看到有被子!现在是四月初,这里是北方,夜里才只有几度,没有供暖,有时候气温降了还零下呢,这特么是要冻死他吗?!
    唐进睿点了支烟,抽了一会儿,终于受不了了,决定给自己找点暖源。
    刚过十点,骆子鑫正要睡着,他听到有人敲他家大门,不禁吓了一跳,猛地睁开眼来。
    乡下人都睡得早,这么晚谁还能来?
    
    第2章 新来的邻居
    
    骆奶奶隐约听到声音,问:“子鑫啊,是不是有人敲门?”
    骆子鑫起身说:“是啊奶奶,我去看看吧,您接着睡。”说着他穿好衣裳出去,还多了个心眼儿,怕来的是坏人就将烧火棍提在了手里,另一手拿着手电,没到大门前就问:“谁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