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对门的喵先生 作者:鹤峥

字体:[ ]

 
 
文案
传送在这里,爱我请关注,你们会打开新世界的吃吃喝喝买买大门的,真的,相信我
动态更新狂魔说得就是我
 
深夜电梯偶遇型男,是运气。
傍晚超市偶遇老板,是巧合。
清早遛弯偶遇男神,是上帝保佑。
...
当我一天能偶遇你八百次的时候,我们恋爱吧。
论对门住着一个勤洗衣能做饭爱打扫会赚钱的人型荷尔蒙发散器是有多幸福
尤其是,他还喜欢你的时候
——————————————————————————————
轻松无虐1V1,虽然作者是个单身狗但我热爱虐狗——系列
内容标签:种田文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倦,池渊 ┃ 配角:沈悦,粥粥 ┃ 其它: 
==================
 
☆、搬家
 
  沈倦在地下车库停好车的时候,电台里刚刚响起凌晨三点的准点报时。
  深秋的夜里确实有点凉,想了想,他还是把扔在旁边座上的大衣搭在了手里。他侧身到后座拿过几样姐姐病房里堆不下让他赶紧处理掉的营养品,环顾看了看没落下什么,才开了门下车。
  由于时间太晚,为了防盗,地下车库的电梯间门已经锁上了。沈倦拎着大包小包,熟门熟路绕过一排排的车走到出口处,慢悠悠上了斜坡。
  路过岗亭的时候,值夜的保安还特地走出门来和他站着聊了两句天儿。
  毕竟在这个保安数量远远大于业主的小区里,你想在凌晨三点看到一个人那是真的非常不容易。站岗站久了实在寂寞,除了半夜飞奔进来通知公司倒闭的助理,凌晨被金主们踢出家门的各位特殊服务人员,能稍稍说上两句话的就只有这位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沈先生了。
  两人随口问候了几句,沈倦低头看了看,从自己手里挑出来袋水果递给他:“你们辛苦了,不早了,我也就先回去了。”
  乐呵呵接过水果,那保安还特地组了个小队把沈倦护送到了他所在的公寓楼下。
  当初沈倦买下这套房子的时候还是几年前小区刚交付的时候,那时候他就在一群排屋别墅里看中了这唯一一幢高层的视野,砸全款直接买下了最高层。至于这套房子在后来房价飙升到了什么境界他是没心情去关心,但据说,25幢28楼两个买房不住也不倒卖的金主是这个小区的俩神话。
  想到这里,笑了笑,他从大衣的口袋里刷卡开了楼下的门,把卡重新放回去,他才拉开门往里进去。
  “卧槽卧槽等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玻璃门扣上的一瞬间,沈倦似乎听到了身后撕心裂肺的一阵嚎叫。
  站在原地愣了愣,沈倦自觉得还并没有因为失眠而达到幻听的地步,这才微微皱着眉头转身,眯起眼睛看向漆黑一片的门外。
  人是真没看见,沈倦倒是意外地看到玻璃门上搭着个小小的肉爪子。噗嗤笑了一声,他往前走了两步,把门推开小小一条缝。
  果然,一个黑色的小身影飞快蹿了进来紧紧扒在了他西裤上。见沈倦低头,它也不甘示弱地用大大的黄色圆眼睛直勾勾地瞪着他,嘴里还颇具威慑性的喵了几声,抠着他裤子的爪子紧了紧。
  这只黑猫和沈倦的作息时间一直是出奇的一致,一开始沈倦半夜回家闲着没事干,有时候就蹲在草丛边喂喂它,没想到才这么点时间,它竟然有些认主了,每天按时蹲点,今天还自己来找沈倦了。
  单手捞起了身上带着点露水凉意的小猫,沈倦把它举在眼前,认认真真地问:“我想带你上去,你愿意么?”
  …
  一人一猫同时往一边歪起了头,吧唧吧唧地开始眨眼睛。
  猫大概是没异议了,在他手里努力往前蹭上了他的鼻尖,但似乎,有人意见挺大。
  感觉到身后玻璃门发出奇怪的声音,沈倦抱着猫侧身,就看见门口一个巨大的白色行李箱飘在半空中,上头一个滚石的标志特别醒目,正往前一耸一耸力道小心地撞着门。肩膀上的猫往里缩了缩,尾巴啪得一下甩在了沈倦脸上。
  两根手指捻起它的尾巴,沈倦把小猫轻轻放在了臂弯里,再走上前去拉开玻璃门,帮门口的人撑着。
  “诶哟我的妈,谢了啊。”穿着黑色卫衣的男孩抱着箱子蹭了进来,话音才落下就和着夜里的风重重打了个喷嚏,手里的箱子摇摇欲坠,吓得小猫疯了一样地就往沈倦衣服里钻。
  “没事。”沈倦礼貌的点了点头,走在他身后,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间。
  “28楼谢谢。”进了电梯,池渊卸下手里的箱子,见对方正指着按键板,微微挑起一边的眉毛看着自己,忙说道。
  再仔细一看,上头的28早就被按好亮起了红色的边灯。
  意外地看向对方,两个人对视一笑:“邻居啊。”
  “喵。”
  这个时候,黑猫才从沈倦臂弯里露出个毛茸茸的小脑袋,看着似乎和自己是同一个颜色的巨大同类,露出尖尖的牙齿试图告诉他你隔壁的男人已经被我承包了。
  只可惜这个傻大个儿理解力似乎并不太好。
  他居然要和本大喵单挑!?
  池渊半蹲着,看着对面男人怀里呲牙咧嘴的小猫,在电梯上升到顶层的这段时间里,完全忽视了自己长相俊美风度颇佳的邻居,全用来和一只刚断奶的猫进行眼神的厮杀。
  直到“叮”得一声响起,池渊才率先撤了火力,自己回到角落艰难地搬起箱子,而沈倦也装作对刚才发生的一场战斗非常淡定的样子,把猫塞回去,贴心的伸手卡住门等着池渊用一种并不怎么雅观的方式横着挪出了电梯。
  小高层的公摊面积并不怎么大,两个人出了电梯就基本是自家门口。礼貌地互相道了晚安,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掏钥匙进门。
  同时,“哐当”两声关门声响起。
  28楼又重新回归寂静。
  
  池渊进了门,把手里的箱子轻巧搁在旁边,自己用一种颇为壮烈的方式直接倒在了地毯上。
  “神啊…让我长眠于此吧…”脸颊蹭着柔软的羊毛地毯,池渊累到一个手指都不想动弹。刚下飞机回国就马不停蹄地收拾东西从城郊搬来了市中心,自己一个人搬了七个大箱子还外带把这套将近三百平的房子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池渊觉得要是自己妈知道的话,估计都能感动到放弃中止她那长达半个月的对她新买的扫地机器人的安利。
  长长叹了一口气,池渊苦笑了一声,转头把整个脸都埋进了地毯里。
  大半夜的这气氛,好像实在不怎么适合一个刚刚失恋的人…啊。
  似乎毯子上有毛戳进了自己眼睛里,池渊感觉眼睛酸得要命,没过了多久就有眼泪开始往外冒,死憋都憋不回去。
  “草泥马的闻安和。”低低骂了一声,池渊翻了个身,大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
  知道他管不住下半身也真的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池渊从来都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什么别的原因,只是觉得跟一个人能好上八年不容易。
  其实今天只要闻安和换个地方,两个人估计都不至于闹到分手的地步。绿到家里的床上,还真当他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林妹妹牌居家好女友么。
  没日尼玛就不错了艹。
  心里默默爆了句粗口,池渊终于没办法忽视身下屁股兜里手机那令人尴尬的震动,微微抬起一侧身子缓慢地用两根手指捻出手机,划开开了免提放在耳边。
  “听说你把闻安和家给砸了啊哈哈哈哈哈!”里头的号称著名低音炮一嗓子就把池渊的一点点小伤感给震没了,要多聒噪有多聒噪,“普天同庆啊池渊同志!!!!”
  “你这消息有点滞后啊。”打了个哈欠,池渊闭上眼睛唠嗑。
  “我这不今天录节目么,一群三十出头的大婶事情贼尼玛多,弄到现在才收工,回来就听说这事儿了。”
  章越是今年新晋的小鲜肉,大荧幕出的道,格调要多高有多高,每天忙得连轴转,池渊一听那头的音效就知道这家伙一定是工作的间隙躲在厕所里打的电话。
  “掰了,这次是真掰了。”池渊语调没什么起伏,“本攻现在单身可撩壮士要不要来一炮。”
  “滚滚滚滚去你的。”章越语气明显不屑,“公司要我现在很禁欲很王子很冷漠,我现在每天只看中世纪文学经典名著好么科科。”
  池渊嘴角抽了抽,最终在那头禁欲小王子的无敌碎碎念里躺在自家大门边上随便搭了件外套睡了,
  
  一觉醒来池渊打开就搁在旁边的手机看了看,尼玛,正中午。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今天似乎是工作日来着...
  揉着脑袋踉跄站起,池渊扶着墙洗了洗手间,一边刷牙一边给同事去了个电话:“我今天晚点到,对,你就说我那什么,飞机晚点现在堵在机场去公司的路上,高架已经塞成腊肠前面三车追尾场面失去控制或者被人碰瓷现在在医院,诶无所谓,你扛一个小时,一个小时之后,我一定到。”
  从来没怎么被上班时间制约过的池渊在今填才算真正意识到了打卡是一件多么惹人讨厌的事情。
  他大学还没毕业就和几个朋友一起组了工作室专门开发游戏和网络平台,平常工作时间也随着高兴来,但前段时间几个人综合考虑了考虑还是决定把工作室挂靠在了商业巨头ZIC的名下算是合作开发手上的那款游戏,飞来飞去出差为的也就是这件事。
  但这样一来,他也就算正式开启了朝九晚五的小白领生活。
  “生活~~~~~不~~~~~~易~~~~~~~~~~~~~”飞快洗完了澡,池渊抄起刚热的两片面包叼在嘴里,一手搭着西装外套匆匆出了门。
  大中午还留在公寓里的人并不多,两台电梯此刻都和安详地停在底层。暴力地拍下了按钮,池渊百无聊赖地看着显示板上的数字慢慢变化,机械地嚼着手里的面包。
  身后突然传来咔哒一声,惊得池渊一噎差点咳出了整片面包,弓着腰努力嚼吧完了咽下去之后,池渊就看见了不知什么时候蹲在了他脚边甩着尾巴耀武扬威的小黑猫。
  以及它旁边的一双长腿。
  慢慢直起身子,池渊带着几分好奇不着痕迹地从下到上打量这个昨天深夜里碰面的邻居。
  
  妈的。
  这也太帅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开新坑了!
准备了很久才开起来,希望大家喜欢。
相信比起上一篇总会进步的哈哈哈哈哈
 
☆、偶遇
 
  池渊的审美在圈子里,一直都是是公认的好,且挑剔。
  闻安和就不必说了,职业模特的身材和气质本来就是加分项,这厮还长了张雌雄莫辩的妖孽脸,刚出道就成了各大品牌的宠儿,几场秀下来更是红遍网络。和池渊公布关系的那一天在网上被称为史上失恋浩劫,现在被提起来还能掀起一场心碎的腥风血雨。
  而闻安和工作室的大部分模特,也还都是池渊从人海里挖出来的。闻安和曾经笑称他看人,一看一个红。
  能让他开口说帅的,还真的不多。
  但眼前这个男人的长相,每个地方都像是搔到他痒处一般的令人舒坦,简单来说,帅得让他有点合不拢腿。
  咳了两声,池渊收起了脸上有点失态的表情,笑着对对方点头:“你好。”
  “很巧。”沈倦回了他一个浅浅的微笑,把小猫捞起放回里头,自己提着电脑关上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