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催眠 作者:Ale鎏白

字体:[ ]

 
    文案:
    一句话内容简介:心理治疗事故现场
    一盆很大的狗血
    感谢能安静看完的每个人。
    
    第一章 【心理治疗】
    
    立秋刚过,天气已经开始转凉。
    梧桐叶子被雨打落,服帖地覆盖在湿润的黑色路面上。路两边密集的咖啡馆飘出现磨咖啡的香气,逸散在水汽充沛的空气里。男人停车往小区深处走。
    实际上他已经连轴转了快一周时间,急需好好放松一下来缓解绷得太紧的神经。
    临近下班的钟点,面容显得有些苍白的医生给自己泡了一杯浓茶。
    作为一个心理治疗师,窥视人心对他的消耗也很大。更何况夏钧擅长的是催眠术,每天在各式各样古怪的记忆中穿梭,像是把沉寂下去的湖水再次翻搅,带出底部本不该见人的肮脏和泥淖。
    夏钧比植物还要敏感于季节的变化,他把衬衣换掉,去里间给自己找了一件套头的灰色针织衫。暖和了一点,让他脸色回复了一点血气。
    门铃响了,晁泽进来。
    他的西装外套上还沾着细小的水珠,晁泽脱下来,室内温度比外面要高上一点,让他昏昏欲睡的温暖。眼前的青年男人隽秀斯文,穿着他喜欢的针织衫,让他有种这人在家里等他的错觉。
    助理已经走了,夏钧只好自己接过客人的外套,医生苍白细长的手抚过晁泽贴身的衬衫,薄薄的布料下面是柔韧有力的肌肉。属于成熟男人荷尔蒙气息扑过来,让他有片刻的征愣和不自在。
    夏钧把衣服挂了上去。
    “晁先生最近感觉好些了么?”
    晁泽眼里太过深沉,他清醒的时候夏钧并不愿意直视他的眼睛,虽然没有人可以否认,那双眼睛确实很有魅力。
    晁泽摇了摇头,转而又很好地把懊恼神色掩藏在得体的外表之下。
    夏钧没由来地心悸了一次,得承认,这个病人对他来说是不一样的。夏钧习惯了听不同的人倾诉,把自己扮演成他们生命中值得相信的人,也习惯了在治疗结束之后再把自己抽离出来,不对病人产生多余的感情。
    但晁泽不同,从他见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就很确定这是他喜欢的类型。夏钧感觉自己因为多年行医修炼出了那么一点仁心来,这点仁心遇到晁泽被激活了,勾着他对晁泽牵肠挂肚。但他也知道,晁泽受困于自己的记忆,他深爱着另一个人,心中空余有限,再不可能塞下一个夏钧。
    “我得提醒你,经常性地催眠治疗可能不是一件好事。如果它不能令你感到愉悦的话,或许我们可以换个方式。”
    “没关系,”晁泽握住了他的手,那双深邃的眼里写满恳切和信任,“是遇到夏医生之后我才好了一点。我相信如果有人能够带我走出阴影的话,那么这个人一定是你。”
    夏钧的心跳又失速了一次,他得想想办法,离晁泽远一点。
    “去里面坐吧。”夏钧不动声色抽出手来,手上残余着来自晁泽的温度,让他忍不住再摩挲了一次。肌肤的接触是很美妙的,夏钧捻了捻自己的指尖,努力把异样的感觉压下去,他不愿意承认,他在渴望更多。
    晁泽坐在宽大且软的皮椅上,长长舒了一口气。他不像是来接受治疗,倒像是长途跋涉的旅人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放松的地方,继而对夏钧一笑,“可以开始了。”
    夏钧在他对面坐下,刚要开口,晁泽想起来什么似的,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这次去国外出差,回来得匆忙,只给你选了这个。”语气温柔像是对情人,而距离决不僭越。优雅的猎人布好陷阱,只等猎物自己走过来。
    盒子里装了一对袖扣,没有繁复装饰,却透出价值不菲才能买到的简约。夏钧把眼光从袖扣挪到晁泽脸上,“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不敢收。”
    晁泽却诚恳,“或许我对夏医生来说,只是个普通病人,但是夏医生对我来说很重要。每次见过夏医生我都会觉得精神愉悦,重新找到活下去的希望。”
    夏钧不由有些脸热,任何人被肯定专业素养都是开心的,他也不例外。尤其……对方是他心宜对象,言语间还透露出对他超出寻常医患关系的依赖。如果在一段关系里,这应该算是足够明确的暗示,但夏钧知道,晁泽对他是仅止于谢意而已,毕竟……在他记忆深处,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有时候夏钧会嫉妒那个人,他无法想象那个人该有多好,才担得起晁泽如此情深。
    
    第二章 【回忆】
    
    晁泽闭着眼睛,从夏钧的角度看过去,能看到他的睫毛和轮廓分明的下巴弧线。夏钧喉结上下动了动,“然后呢,告白那天是怎样的?”
    晁泽脸上露出幸福的神情,跟他冷硬的外表甚至有些不相称,好似干涸皲裂的土地开出一朵招摇的带着露水的花,“我们在图书馆,那天天气很冷。他跟我说,想让我帮他占座。我们坐在一起,他紧挨着我。他身上有雨水和落花的味道,很好闻。”夏钧莫名想起了刚刚晁泽进门的时候,他接过的那件沾着水珠的外套。也许是因为天气相似,他发现自己一点都不难想象那一天的情景。
    “他在读书,我想跟他说话,但是他看起来太认真了。我不忍心打扰他。”晁泽被催眠,在夏钧的诱导下缓缓说出这些话,即使在精神不由自主的状态下,他的语气依然可以称得上温柔。
    “然后呢,你看到了什么?”
    “他低着头,脖子很好看。我想亲他,可是我不敢。”
    夏钧感到一阵饥渴,他也希望被晁泽亲吻脖子,但是他也不敢。定了定神又问,“为什么?”
    “很多人都喜欢他,他很优秀。像舞台上被聚光灯照着的人,所有人都能看见他,不由自主被他吸引。我讨厌那些叫他男神的人,他是我一个人的,他们不可以抢走他。”说到这里晁泽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太过激烈的自主意识会破坏掉这次的催眠。于是夏钧赶紧安抚他的情绪,“没事,他是你的,是你的,没有人可以抢走他。”或许是被夏钧的语气抚慰,或许是夏钧覆盖上他的手使他感觉安心,晁泽的情绪平静了一些,“是的,他是我的。他喜欢我。”
    夏钧放缓了声音,“那你告诉我,后来发生了什么?”
    “我们自习到很晚,准确说是他自习到很晚,我在旁边偷偷看着他。晚饭时间过后,很多人都走了,外面的雨也越下越大。他很怕冷,准备出去接热水。站起来一会儿又坐下了,好像是因为坐太久腿麻了。”
    “我跟他说按摩一会儿会让血液快速循环起来,就不会麻了。但是他看起来好像很紧张。我不敢碰他,于是我拿着他的杯子去了外面的茶水间,替他接热水。”
    夏钧问:“当时他是什么反应?”
    “他看着我。他的眼睛真好看,我想亲上去。我怕自己克制不住,所以拿着杯子快速走掉了。但是他跟了过来。我转身的时候,他站在我身后,欲言又止。”
    “他跟你说了什么吗?”
    “茶水间很小,两个人就站满了。我转身差点把热水洒到他身上,为了不烫到他,我把杯口倾向了自己……”
    夏钧看了看晁泽右手虎口附近的那一小块伤疤,原来……是这么来的。
    “他很紧张,要带我去处理伤口。但是我突然不想走,就在这里,图书馆里人很少,茶水间更是不会有人来。他的外套脱了,放在自习区的椅背上,只穿了一件贴身的上衣。我想拥抱他。”
    晁泽完全进入了回忆的场景,他甚至描述得出当时所有的细节。夏钧没有说话,那种突然想要拥抱一个人的感觉,他能够了解,因为他就是这样渴望着晁泽。
    晁泽说,“杯子被放在一边,我紧紧抱住了他。他有些惊讶,脸很快就红了起来,从耳朵根到脖子,都是诱人的颜色。他问我怎么了,我鬼迷心窍舔了他的耳朵。我喜欢他,就像是小时候喝了很苦的药,满嘴涩味的时候有人在你面前放了一块糖,没有办法拒绝的。他紧张极了,我能感觉到怀里的身体都僵硬了起来。我跟他一样紧张,但是我知道,这个时候,我必须要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也许,我只有这一次机会……”
    “所以,你说了出来?他当时是什么反应?”
    晁泽闭着眼睛,没有回答,眼皮下的眼珠子动了动,有点要醒来的迹象。夏钧深吸了一口气,准备给他下一剂猛药,于是他握住了晁泽的手,“是我。你现在睁开眼,就会看到我,我们回到了当时的图书馆,还有那个小茶水间。”
    晁泽倏然睁开了眼睛,夏钧心中一动,直到晁泽喊出“元卓”的名字,夏钧才放下心来,他果然还处在被催眠状态。晁泽在夏钧的暗示下完全进入了情境。
    他注视着夏钧,眼里是浓得化不开的温柔,一把将人揽进自己怀里,“我喜欢你。”面对懵懂而无措的夏钧,或者说,他想象中的那个穆元卓,晁泽温柔啄吻他的嘴唇,“是这样的喜欢。”
    夏钧脑中霎时一片空白,被晁泽的气息包裹,他甚至没有办法说出完整的话。晁泽亲完了,微微退开一点,目光灼灼看着他,轻声问,“我对你是这种喜欢,现在你知道了,所以你要推开我么?”
    夏钧征愣片刻之后摇了摇头,晁泽眼里亮得惊人,欣喜又霸道地抱住了他,加深了这个吻。
    夏钧内心颤抖着跟他交换这个吻,酸涩又甜蜜,还有不足为外人道的满足。他确定他喜欢晁泽,即使用这样为自己职业道德所不齿的方式,即使他偷窃了属于另一个人的回忆。但在当下,他感觉到了幸福。
    
    第三章 【沉迷】
    
    催眠治疗结束,晁泽被唤醒。眼前的医生神色如常,只是唇色变得格外艳丽起来,甚至带着些被啃咬过后的水光。晁泽不易察觉地弯了弯嘴角,又很快收拾好情绪,“夏医生,我刚刚,都说了些什么?”
    夏钧装作无意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他敛眉不肯泄漏情绪,然后拿出自己的工作笔记。尽管不愿面对晁泽把这份深情给予他人,他还是坦诚道,“你很爱那位穆先生,但是从现在知道的信息里面,似乎你对的他感情充满了不那么正常的占有欲。在回忆起来的时候,甚至充满愧疚了和挣扎。我想,如果能回忆起这个症结所在,也许就能够解开你的心结。”
    晁泽靠在皮椅上,脖子仰起一个性感的弧线,他叹了一口气,“可是我已经忘了,从他离开我之后,我就已经忘记了所有的事。之前咨询过的医生说这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是我自己选择忘记这些让我痛苦的记忆。可我不信,我总觉得如果我那么喜欢过一个人,是不会想要忘记他的。而且事实证明,忘记他,并没有让我的人生变得更好。我陷入了亲密关系障碍,也许就要孤独终老了。”
    “不会的,”他说孤独终老的时候让夏钧一阵心痛,夏钧犹豫了一会儿说,“其实可以不用完全想起来,如果你同意的话,更彻底地把这些记忆锁进脑海里面,也未必不是一个好办法。”
    晁泽突然认真起来,盯着夏钧的眼里有几分凶狠的意味,“让自己痛苦的东西,就彻底地忘掉,换做夏医生也会这么做么?可是我忘记了,他怎么办?我们的回忆怎么办?”许是从未见过这样尖锐和咄咄逼人的晁泽,夏钧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隔了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突然封闭自己的记忆,可能是遭遇了重大创伤。晁先生你现在的情况,恕我直言,或许你爱上的那个人已经死了,或许他用其他方式离开了你,给你带来重大打击,你才会选择忘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