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雪山上的慕容纸 作者:橙子雨

字体:[ ]

 
  文案
  十年前,慕容纸一念之差,放走了自己最爱的人。
  现在那人拖着病体回来了,只为临死前向他道个歉。
  “谢某一生光明磊落,无愧苍生无愧天下,只有愧于你一人而已。”
  慕容纸简直恨不得当场把他掐死。
  快死了,终于知道回来我身边了?可你这种只图自己心安的道歉算什么玩意?
  谢律,你到底把我慕容纸当成什么?!
  ***
  无耻暖男攻X命超不好受(这是什么搭配?)转载随意不用戳。
  为毛都说虐啊啊啊!真的虐吗?觉得虐是不是因为代入受了啊!
  ……
  不,正确的食用方法是代入攻啊!
  多爽啊!怎么浪都不会死!
  话说朕写文的时候全程痴汉笑耶!
  难道人和人之间的差距真的就那么大吗?!难道朕真的就那么抖S吗!Σ( ° △ °|||)︴
  咳,不管怎样,HE保障。
  内容标签:强强 年下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律,慕容纸 ┃ 配角:唐济,夜璞,晏殊宁, ┃ 其它:
  
 
第1章 我打算这篇文的章节名
  谢律本以为,自己终其一生绝不会再回来这里。
  可命运翻覆,终究难测。最后他还是回来了。
  在余生的最后一段时日,回到了这片故地。
  乌雪纷飞,天寒地冻,玄衣斗笠缓行于无尽的落雪之境。
  呼出的气息出则成冰。裘绒袖口外的双手早已红肿冻僵,绑腿薄裤下的双腿也早已麻木。
  谢律要去之处就在山巅,天晴的时候从山下是看得见的。此番他已在山上走了那么久,那地方想来应该已是不远,可在这让人看不清方向让人窒息的暴风雪中,着实已再寸步难行。
  ……
  谢律只有二十八岁,尚算年轻。
  谢氏昭明将军威震四海。这若是在两年之前,这位俊美清朗、容仪飞扬,一身银色戎装横跨战马之上的器宇轩昂的年轻才俊,不知是多少京城大户千金们的春闺梦中人。
  如今整个人倒是看着憔悴了很多,嘴唇干涩泛白,不像以前那般俊朗耀眼了。
  一脸的病色不说,这段日子的虚耗亦令他原本高大挺拔的身材有些形销骨立,原先穿着合身的斗篷,垂坠着红色的玉笼络,现在整个儿都空荡荡地挂在身上。
  只有剑眉下那双深邃漆黑的双眸,还一如既往透着过去征战沙场时意气风发的熠熠光华。
  前年年初,谢律奉命率大军远赴苗疆平叛,却在重华泽境被黑苗圣坛大蛊师施下毒蛊咒术,原本健康的身子一下子就垮了。
  每每毒蛊发作起来,疼痛难忍几欲求死,试遍京中名医灵药,也始终无人可治。
  拖到今天,谢律清楚得很,自己已经没有多少时日可活了。
  在死之前,回想他此生短短的二十八载,有一笔欠下的债,这段日子始终萦绕于心。
  思来想去,若再这样拖着悬着,只怕到了自己到撒手人寰的那一天,进了棺材也不得安息。
  ……
  十多年前,谢律曾负过一人。
  那人如今应该还住在这山巅之上的听雪宫中。
  戎马半生、征战数年,大将军谢律自认为对得起天下黎民,对得起皇上信任,对得起谢家列祖列宗,亦对得起家人亲友和军**生死患难过的兄弟们。
  唯有年少时在雪山上相伴过、对他倾心相待的那人,他对他不起。
  ……
  谢律还记得当年离开听雪宫时,他曾答应得那人,说是很快便会回来,一定回到他身边。
  其实说出口的时候,谢律就很清楚自己是在骗他。
  短短一生,人人都道大将军谢律为人磊落光明、言而必信。
  却没几个人知道,他之后所有的声名显赫与飞黄腾达,一切正直清廉与刚正不阿的形象,统统都始于一场面不改色的欺骗与辜负。
  十七岁那年离了听雪宫,谢律凭着在那人处学到的武艺和经纶,在京城参加了科举。
  演武文试皆夺了头魁,顺利摘取了当年的“武状元”头名。
  皇帝见他年少有能,又生得一表人才,十分喜欢,将公主嫁他为妻。一时间洞房花烛金榜题名,如花美眷平步青云,好不惹人羡慕。
  成为了驸马后,谢律更得提拔,年纪轻轻便掌了帅印征战四方。恰好谢律也确有天生一些兵法鬼才,四方征战屡建奇功,很快“镇远大将军”威名便扬立天下。
  再后来,好多好多年的时光,谢律春风得意。
  一度将雪山上的日子全然抛之脑后,亦不曾再想起那个说过会一直等他的人。在那花团锦簇的京城中与皇子宫卿成日覆射宴饮、诗舞纶华,在那大好韶华中虚掷着似水流年。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正应了那句“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在朝多年如鱼得水,谢律的功名运气也终于有了到头的那一天。
  苗疆之役,千难万阻。他九死一生拖着重伤之身凯旋,没想到一夕之间风云突变。
  公主本就体弱多病,嫁于他未有多久便早早病故,皇上亦逐渐老迈昏庸不似从前,竟听信小人谗言,一道圣旨强加了数十条莫须有的罪名,将功高震主的谢律抄了家革了职。
  功名扫地大厦倾塌,按理说谢律本该被打入天牢秋后问斩。可皇上可能念在他过去的功绩和本就差不多快死了的份上,最终也只将他贬为庶民永不叙用,并没有赶尽杀绝。
  就这样,镇远大将军十年战功,如一场大梦烟云过眼。
  一腔报效国家的热血,只换了一副残破身躯,到头来与十年前一样孓然一身。
  谢律并没有太多伤感,也没有多么觉得命运不公。
  人都快死了,很多原先追逐的身外之物,也就没像过去那么在意了。
  尤其是功名利禄,反正他如今是想开了——到时候棺材板一盖,好的坏的最终都是一抔黄土而已,后人再怎么述说功过,反正他也听不到了。
  总归对朝廷、对天下,他问心无愧就是。
  而此生唯一问心有愧的那人,唯一问心有愧的那件事……
  他今天也要来个了结。
  ……
  其实,谢律并不知道慕容纸时隔十余年后,再看到他会是什么反应。
  毕竟已经过去了数不清的日夜,或许慕容纸早就把他给忘了。
  又或许慕容纸能够对那陈年旧事一笑置之,那么他倒是也可以自此卸下心间的重担,轻松无憾地上他的黄泉路了。
  不过谢律总觉得自己若是慕容纸的话,十余年后再度重逢,肯定多少会对当年那个名叫谢律的负心汉有几分鄙夷不齿——
  毕竟若非死到临头,此人大概终其一生也不敢再来听雪宫,还是会一如既往地像个缩头乌龟一般躲在外面过他大将军的逍遥日子,暗戳戳地把这件愧事永远深埋心底。
  说白了,还是自私。
  不过是想在死前,还自己一个清清白白心安理得而已。
  ……
  最好的情况,谢律觉得,就是慕容纸还恨着自己。
  如果能干脆利落一刀杀了自己最好,自此两清,阴阳相忘互不相欠。
  谢律还记得当年离开听雪宫的时候,慕容纸就是这么说的。
  那个人一身白衣,在宫门口拉着谢律的袖子,咬着牙红着眼睛恶狠狠道:
  “谢律你给我听着,你要是敢不信守承诺,你要是敢骗我,你要是敢不回来——天涯海角我都要把你找出来杀了!”
  “你别不信!我慕容纸说到做到!”
  可是,后来的十多年里,镇远大将军谢律名满天下,按理说慕容纸想把他找出来杀掉也并不是什么难事,却始终没有真的追到京城来,去宁王府斜对门那堂而皇之挂着八对儿御赐宫灯,富丽堂皇招眼至极的镇远将军府了结了他。
  只是后来偶然听人说起,从前那亦正亦邪的听雪宫,之前一直都和外面的山庄做些雪山上珍贵药材的生意,来往虽不算密切,一般的联络倒还是有的。
  可后来便不知怎么关了窗掩了门,断了与外面的交际。
  自此在江湖上,很少听人提起了。
  ***
  淡淡的幽兰熏香,有种很久很久之前的熟悉感。
  谢律微微睁开干涩的眼睛,有什么冰冷尖锐的东西粘着颈子,贴着皮肤划过一丝微微的刺痛。
  “你来做什么?”
  异常冰冷的声音,让谢律微微皱了眉。
  眼前人的模样倒是不算陌生——
  听雪宫宫主慕容纸,正是他当年辜负了、如今要来赔罪的那个人。
  单名一个“纸”字,确实是有些怪。
  谢律在他之前,也从没听说过还有谁是在名字里带了个“纸”字的。
  然而此刻比起眼前多年不见的故人,谢律不得不更在意的事情却是——
  他似乎正躺在慕容纸的床上。十多年过去了,慕容纸的寝宫陈设几乎未变,就连这床边的暗纹复杂的青纱幔帐和明黄穗子都和当年一模一样。
  而慕容纸那把削铁如泥的那把爱刀“雪刃”,此刻貌似正架在他的脖子边。
  ……
  虽然已经过去十年之久,慕容纸的模样亦与谢律记忆中一点没变。
  只是犹记当年此人总是挂着一丝和煦浅笑,全不像这般满眼冷厉就是了。
  不过这肯定不能怪慕容纸。
  谢律非常有自知之明,慕容纸自然是有充足的理由全然不待见他这个背叛者的。
  当下尚没有刀过头落,就已经算是对他挺客气的了。
  只是么……突然被这般凶神恶煞地问话,谢律却忽然不知要怎么回答了。
  因为本来按照他预想的情状,应该是自己走到听雪宫门口拍门请入,慕容纸宫中的“守卫”肯定不会让他进,然后他便只能会在宫门大雪中跪地高声请罪。
  应是和前阵子跪在皇宫门口,跟老皇帝大喊“冤枉”的情状如出一辙——
  谢律觉得以他了解的慕容纸,多半不像老皇帝一样铁石心肠。
  可能他跪上个三天两夜,慕容纸就能看在谢律反正也就只差一口气的份上心软,随便宽慰个几句,让他安心瞑目上路算了。
  预想得倒是挺好。怎料到自己会那么没用,居然还没走到宫门口,就昏倒在半山腰的积雪中了。
  最后怎么被捡进这听雪宫里来的,自己都不知道。
  而现下刀在颈边,他再跟慕容纸说什么自己是专程来道歉的,怎么总莫名有点……刀口下贪生怕死,一副“宫主您大人有大量饶无知小辈我的一条贱命”嘴脸的嫌疑?
  要知道大将军谢律征战沙场,遇到再凶狠的敌人都没服过软。
  这都快死了,一世英名总不至于就这么晚节不保?
  于是谢律当即决定耍无赖。
  也许气得慕容纸刀锋一偏,自己小命就能直接交代了,也算死得其所。
  于是,镇远大将军硬是挤出了个轻松且略有点无赖的笑容:“阿纸,我回来了。”
  谢律并没想到,自己后来会有多么后悔当初开了这样一句头。
  作者有话要说:  作为渣攻亲妈……
  谢律回来并不是来“追求”受的好么?
  明明是回来寻死的
  =w=。。。后面的发展纯属意外好吗!渣儿子命好你怎么破?
  
 
第2章 一定都要如此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