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关于爱你的一切 (渣攻贱受,虐受文)+番外 作者:桃花大仙人

字体:[ ]

 
文案:
(心狠手辣的姐夫大渣攻x作死犯贱小舅子受) 
(虐受文里不虐攻,不虐攻,不虐攻。) 
 
我叫季末。
我喜欢我的姐夫林萧。
我是个心术不正的人。
跟踪他,威胁他,伤害自己来破坏他和别人约会。
拼命的想让他知道我爱他。
“为什么……明明被我强迫的人是你,但是最后承受任何难过的是我。”
但林萧也是个残忍的人,眼睁睁看我在绝望深处滚动,把我手指掰断,连挣扎的力气都抽干。
想要忘记游泳,就这样的坠落在,深得你看不见的海里。
一辈子能遇见的人有太多了,谁都有可能在一起。
可是你,是我花了半辈子运气才能留住的人。
 
【三观不正,1V1,HE】 
【排雷:有小受被女强上情节,狗血,抑郁症,自残,异性恐惧症,不虐攻纯虐受。】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商战 怅然若失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末,林萧 ┃ 配角:齐思,许北 ┃ 其它:渣攻贱受,HE,虐受文。
 
 
 
  ☆、1
 
  1.
  我睁开眼睛,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粉墙,一股消毒水的气息漫延在病房里。我想说话,但是咧开嘴牵扯到伤口疼得我眨了眨眼睛。
  这里是哪……?
  哦,我知道,这里是医院。
  我为什么会在医院?
  我绞尽脑汁的不断去回忆。
  嗯,我记起来了。
  我叫季末。
  我喜欢我的姐夫林萧。
  当我看到我的姐夫林萧在与一个女人约会,嫉妒成疾的我,难以容忍姐夫和别人在一起,所以叫人狠狠的打伤了自己,然后打电话叫姐夫来救我。
  这样,姐夫就不会去陪那个女人,我有理由缠着姐夫,破坏他们的约会了。
  我记得。
  姐姐离开的四年里,我一直与姐夫共同生活在一起。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每次都能从窗边看到楼下有个女人在等人,接着我就听到了姐夫要出门的声音。
  不可以……
  我痛苦的坐在地上。
  把头埋进膝盖上。
  在爱情世界里,有些人是不可以喜欢上的……
  悲痛是这么提醒我,我这种思想是错误的,于是我痛得无法动弹。
  我忍受不了这种煎熬。
  我无法看着姐夫和别人约会,我会生气,我会暴躁,可是我不能对姐夫发脾气,我……甚至没权干扰他。
  拿出电话,我捂着额头,刘海遮住了我的眼睛。我翻了几下,找了个电话播出去:“喂,是齐思吗?我有事找你……”
  于是我就在医院这里躺着了。
  我缠着绷带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一副病态的模样。
  一名身材均匀的男子,把藏青色西装穿出了品味,左胸袋还放了条白色手帕,领带是同款的纯藏青色斜纹。他有些漫不经心的走进病房,英俊的脸上露出不悦的表情。
  “姐夫。”我咧开嘴笑。
  林萧却揪着我的衣领,又把我摔回到床上。
  “这就是你不让我去见别人的手段吗?”
  我温柔的看着他,只要林萧去找那个女人,我都会伤害自己,接着在电话里对他说:姐夫,别忘了你答应了姐姐,要好好照顾我哦……
  林萧就不得不放下所有来找我。
  这句话仿佛成了他的诅咒,束缚了他,捆绑了我。
  我点点头,语气特别认真的说:“姐夫,你答应了姐姐要好好照顾我的呢。所以,请不要离开我太久。可能……我会一不留神死掉。”
  “你疯了。”
  “姐夫我难受。”我虽然是笑着的,但还要装作柔弱万分的躺在床上,气若游丝的样子,更是挑起了姐夫的怒意。
  像是为了报复我一样。
  林萧带了鱼肉粥给我吃。
  我对鱼过敏。
  林萧也知道,他只是冷冷的说:“季雅很喜欢吃鱼肉。”
  听到他这么说,哪怕是□□我也得吃。
  我费尽心思的模仿着姐姐的习惯,姐姐的习性还有口吻,就是为了哄他高兴。
  我和姐姐是亲姐弟,感情特别好。我的姐姐,是个温柔美丽的女人。
  唯一不同的是,姐姐很喜欢吃鱼,而我,恰恰对鱼过敏。
  “好啊。”
  我接过来,大口大口的吃着粥。好似那是美味佳肴,殊不知却是灌肠□□,伴随着林萧对我的憎恨,把我搅了个稀巴烂。
  我还记得四年前。
  当时的我得知姐姐逝世。
  在医院的病房里哭得无法言诉。
  这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离开我了。
  姐夫也很难过,他当时只是一个劲摸着戒指,我知道他也与我一样难过。
  姐姐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却给姐夫留下了个痛苦的诅咒,还有一个我。我知道,姐姐最不放心的就是我了。所以姐姐临死前,对林萧说,一定要好好照顾我。
  林萧信誓旦旦的答应了,我猜他现在肯定后悔死了。
  “姐夫你很想见那个女人吗?”我陷在柔软的枕头上,依旧温柔的微笑问他。
  情绪有些难以控制,心中烦闷得恨不得直接告诉姐夫不要和那个女人靠那么近,但是脸上还是波澜不惊的微笑着。
  我特意把自己打得很严重。
  林萧当时见到我,我吐了一口血,成功晕在姐夫怀里。
  我喜欢姐夫……
  这种恶心的感情。
  会被姐夫嫌弃的吧……
  一直努力的维持自己的形象,原以为就可以把这种无法得到的爱恋收在心里,交个女朋友然后让自己过上正常的生活。
  可是我做不到。
  我无法喜欢上女人。
  我做不出伤害与欺骗她们感情的事情。
  我也无法爱上除了姐夫以外的人。
  请让我孤独终老吧。
  “怎么办,还是做不到离开你……真让人火大,果然还是喜欢着姐夫呢。”我痴痴的说着,引起林萧一阵反感。
  我抬起姐夫的右手,低头亲吻他无名指上的戒指,然后再用迷恋的目光看着姐夫:“如果……我也可以成为姐姐的替身呢?”
  姐夫突然握紧我的手腕,很用力的,我感觉骨头都要被捏碎。他冷冷的问我:“你就这么千方百计的想代替你姐姐的位置吗?”
  我大胆的环住了林萧的脖子,靠近他,距离他的嘴唇不到3cm,温热的气息在两人之间徘徊。
  “姐夫,你是爱姐姐的吧……”
  “所以千万不能背叛姐姐哦。”
  下/体发热硬了起来,林萧看到我的下/身挺拔,几乎要撑破裤裆,还若有若无的故意蹭他。
  蓝色条纹的病号服解开了几颗扣子,衣服顺着肩头滑落。
  如果说,这也算是照顾的一种方式的话。
  林萧下/身也渐渐有了感觉。
  我不想要可怜。
  我也不需要同情。
  “姐夫,请你照顾好我。”我微微一笑,大胆的亲吻他。
  林萧没有推开我,任由我胡来。我解开了他的皮带,伸进去握住他的性/器,上下套/弄起来。双眼涣散,我还想要更多,或者求姐夫弄·疼我……
  一根手指伸了进来,痛……从未开发过的地方,被撑·开,难免会受伤。
  林萧扯了一下领带,蒙住我的双眼,然后继续伸·进两根做扩·张。他把我翻了过去,用性/器在臀/部间蹭了几下,然后缓缓进·入。
  “啊……姐夫……”
  我知道姐夫这么做,只是为了可怜我。
  可怜一个爱了他很久的人。
  爱他到了不惜伤害自己的人。
  剧痛与快/感伴随我,嘴角的唾液在呻/吟中流了下来。手指伸进我的嘴里,玩弄着我的舌头,带出唾液,然后湿/润的手指扯着我的乳/头。
  酥/麻的感觉遍布全身。
  姐夫的性/器在我身体里,快速的抽/插发出- yín -/荡的撞击声。温热的液体在我体内爆发,填满了我的空虚。
  “姐、姐夫慢一点……啊,不不要,这里太快了……”
  我与姐夫在做见不得人的事情,欲/望战胜了我的拼命想要拒绝的理智。
  这种负罪感与强烈的爱恋,像古老的大钟,我是那个摇摆不定的指针。
  对不起姐姐……
  我爱姐夫。
  这样一个罪该万死的我。
  “姐夫,我喜欢你……”
  “啊……呜呜,姐夫慢、慢点啊啊……”我夹紧姐夫的腰,姐夫用/力/一/顶,直入最深处。
  我在欲/望的海洋里迷失了自己,最后直接昏厥。
  
 
  ☆、2
 
  姐夫已经离开了,床被还残余着性·爱后弥·漫不去的气息,嗯,还残余着林萧的香水气息。
  睡醒后浑身酸痛,躺在床上,睡不着但是疲惫不堪。不单只这具肉·体,连同心情与精神也是。
  我身体开始过敏。
  因为吃了鱼的关系。
  皮肤奇痒难熬。
  我找医生开了几颗抗过敏药,吃完药后,林萧又拿着鱼粥来看我。我依旧温柔的微笑着,接过来大口大口的吃完。
  顺便拿袖子遮住发红的手臂,不能让姐夫看见呢,万一被嫌弃了怎么办。
  我尝试去回忆以前的我是个怎样的人,可我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姐夫。”
  如果要问我为什么如此喜欢我的姐夫的话。
  大概是羡慕他对姐姐的痴情与带着嫉妒的口吻吧。
  我真龌龊和自私。
  好痛苦……
  为什么爱上的人是姐夫。
  为什么只是爱上一个人而已。
  就丧失了爱别人的权利了。
  对于林萧而言,我不过因为是季雅的弟弟,他才会这样帮我,可怜我,同情我。总而言之,都仅此而已。
  那总也好过没有。
  如今我要把姐夫绑在我身边,谁都不能抢走。
  出院后,林萧一脸阴沉的与满心欢喜的我回到家。他心情不悦那是自然的,只要我好起来,就会不停的引起他的注意与反感。
  我的林萧,开始厌恶我了。
  心情异常的烦躁,尽管喜欢的人在眼前,却无法告白也无法透露心里的感情。林萧接了个电话,我知道,是那个女人打来的。
  不可以。
  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不……不要当着我面打给别人。
  不要在我面前和别人调情。
  林萧,我爱你啊……
  姐夫怎么可以背叛姐姐呢?他不是爱着姐姐吗?既然都心有所属了,为什么还要带着无名指上的婚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