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并非不爱+番外 作者:汉南

字体:[ ]

 
文案:
林清是个私生子,他妈给权贵做小三,生了林清,但是林清他爸有老婆儿子,家里的老人不认这个儿子,就算他爸跟他妈后来结婚了,林家的人也不认这个孩子,后来他爸带了个弟弟过来,也怪他年幼无知以为这个弟弟是个什么好货,最后他将悲惨的前半生延续到三十岁,还有了个自闭症的儿子,其实这是一个一家三口的日常流水账。
文案无能,敬请见谅。
 
内容标签:生子 年下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清、林博越、林融臻(未未) ┃ 配角:林少廷林雨 ┃ 其它:生子、豪门世家
 
 
 
  ☆、年夜饭
 
  挂着黑字白底车牌的车子在大铁门前停下,两旁的警卫向车子敬了个礼后,一挥手,厚重的铁门才缓缓打开,车子经过警卫的时候,车后座的人向警卫微微颔首。
  进了大门就是一条两车道的平路,两旁是郁郁葱葱的林木。沿着路开进去,得有将近十分钟的车程,主要也是一进来车就不能开太快,间隔一段距离就有两名警卫站着,看到车牌大致都知道是谁,向车里人敬礼目送。
  车子开到一个四合院,古老的门当深沉的立在门口,暗红色的大门敞开着,正对着大门口的是暗灰色的影壁。四合院的外围看起来有些斑驳,其实最开始是没有刚刚那条路和树木。这座老四合院是前清时期某位大官员的府邸,后来大官员没落了,府邸虽然还留着,但是四周随着时局变化和土地需要都被荒废了,林家自建国以后就住进这里,最开始四合院就是一处可以拍恐怖片的荒地,是经过多年拾掇才成现在的样子,不过外边看起来依然古朴。
  司机打开车门,林博越整理了一下领带,施施然下车,车门一关,车就沿着前路开走。
  宅门面南,跨进大门就看到影壁,助理不是跟林博越一个车来的,稍后才到。
  本来今晚大年夜,助理不应该跟在身边的,中国人毕竟比较传统。不到特别需要,林博越身边是不跟人的,除了司机。但是最近有些事实在离不开人,所以助理已经跟在他身边两个星期,就没离开过。
  越过影壁之后,就是外院,外院保留着以前的老样子,只是翻新了一下,只稍微加了一点其他的设计,再过一个门才能看到的内院,是与外边截然不同的两种景致,看得出是动过大手脚的。据说当年请了风水先生和外国著名的设计师一起设计的,看着还是有中国味,但是西式非常严重。林家的天井看着也不简单,保留了原来天井的位置,但是把天井做成一个大的水池,里边别具心裁的设计一些水景,还有奇石浮出水面,看着十分雅致,夹在天井两旁的石柱严肃的立着,进门得绕着石柱外边的两廊走。林家除了老爷子的正房没怎么动过,其他的都整修过一番,说是四合院还不如说是中式四合院别墅呢,看着装潢和设计就知道哪些屋子住了什么年岁的人。
  林家是传统大家族,不管你们内斗的多厉害,大年夜一定要一家子聚在一起吃一顿年夜饭。
  林博越对此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要吃就吃,反正吃完他就走,也不会留下来过夜。
  年夜饭做的很丰盛,每道菜都十分精致,要林博越看来,还不如林清做的好。一张长桌子上坐了大人小孩将近三十人。
  林家老爷子有三房太太,大房就生了一个,二房三房都生了两个。 
  大房江夫人生了一个林书棠,也就是林博越的父亲,在林老爷子的五个儿子里排行老三。二房李夫人有两个儿子,大的叫林栉,也就是林博越他大伯。第二个儿子叫林沐,是老四。三房陈夫人大儿子叫林风,行二。小儿子林雨现在才二十几岁,年纪就比林博越大一岁。几个儿子的名字取义:栉风沐雨,只有老三独个一个名字,可见老爷子的偏爱。
  林博越是大房嫡子嫡孙,在孙子辈排第三,林博越的父亲是大房唯一的儿子,又已经过世了,他们这一支就剩下他跟他奶奶了,奶奶是大夫人,跟林老爷子坐在主位,依次按嫡亲长幼排次下去,有家属的,家属就坐旁边。
  唯有林博越,他就坐在大夫人侧边,大夫人从看到他就一直微微笑着,他们这一房也就剩下林博越自己一个人了,所有人都知道,无论是林家的孙子辈还是儿子辈,只有一个林博越是个有大能耐的,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林家迟早是林博越说的算。
  林老爷子老中国人思想,行事一板一眼,规矩定的死死的,唯有对林博越一再纵容。一来疼惜他自小身体带病,二十出头才给治好了。二来也是林博越父亲去世得早,林老爷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就把情感也寄托在这个孙子身上。
  饭桌上最开始还是和乐融融的,林老爷子笑眯眯的询问曾孙子们的功课和趣事,孩子的童言童语把一桌子人都逗乐了,唯有林博越,径自吃饭,大夫人一直给他布菜,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欢吃,反正他都吃下去了。
  不知道谁起的头,餐桌话题开始向公事转移。林氏最近有大动作,要把重心移到英国去。
  现在明面上林家是林老爷子当家,其实早在几年前林老爷子就把手底下的事都交给林博越了,现在林家实际上是林博越说了算。林氏毕竟还是家族企业,大多数人还在国内,林博越近来有大动作,明显有意移动企业重心。这样一来,其他两房的人,手不够长伸不过去,基本算是架空了他们,这下把其他人得罪完了。
  二房大伯家的大儿子林博杉是个圆滑人,不愿意明面跟林博越叫板,把事情摆给老爷子看,让老爷子下个定论。
  老爷子沉思了一下,问:“博越啊,你怎么说?”
  林博越放下碗筷,将折叠规整的湿布展开,擦擦嘴和手,才慢条斯理的说:“国内最近不太平,虽然我们站了好位,毕竟不知道会不会受影响,现在也不是全部移出去,根还在这里。只是先出去探路,我看可以出去试试,外边的世界比家里大得多。能源那一块我们在家里动不得,在外面可是块大蛋糕,我们吃得下。”
  老爷子没说什么,手上的筷子倒是放下了:“现在上头在转风向,动作别太大。”转头向右手边的大夫人说:“你那边帮他去打个招呼。”大夫人笑得一脸无害,点点头,看着林博越,忍不住摸摸他的脸,就像他小时候那样。林博越小时候白净漂亮,大夫人喜欢的不得了,每次见到都乖孙乖孙的叫。
  众人原本是想让老爷子出来做个主,别让林博越这样目中无人。现在看来,老爷子非但不觉得林博越有问题,还想帮他铺路。大夫人家可不是什么普通人家,父辈是跟在□□身边,一起打江山的,虽然大夫人的父亲去世了,但是他们家现在说起话来,还是能镇得住的。大夫人可不是因为嫁进林家才给人叫大夫人。在外边,谁见到了都得喊一声夫人,从不冠林姓,大夫人家的人都只姓江。
  林博越说:“都打过招呼了。”
  二房家大伯林栉跟林博杉性格倒是完全相反,不是个沉得住气的人,当下就不满:“爸,这事可不能这么做啊,博越移出去的可是一半的林氏啊,这现在还是您当家他已经把林氏当自个的了,要等林氏都交他手上那天,剩下我们这些老的小的可怎么办啊。”
  二太太比林栉明白事理多了,当下拉住他,提醒他别没规矩。林栉看父亲好似面色不善,也不敢继续说下去了。
  老爷子虽然觉得这么一大班子人不顶一个林博越的眼界,但不能没交没代啊,指着林栉就说:“你们是呆在这里安逸惯了,不知道这个世界变得有多快!不出去,你真想吃上辈人的剩饭吃一辈子啊!剩饭也会有吃完的一天!”
  老爷子发话,三家也都安静了。但是三房家二伯有个一直跟林博越不对眼的表弟,叫林博溪。林博溪自幼在外国长大,中间回来读过几年中学,然后又出国读书去了,毕业后被二伯叫回来,明面是学东西,其实是怕分少林家的一杯羹。
  林博溪自小看不惯林博越,在他眼中,林博越就是个怪人,小时候说是身体有病,不能跟他们一起玩,全世界都得让着他,也因着大夫人这层关系,林家似乎就围着他转。他没跟其他孩子玩一块就算了,林博溪一直觉着林博越有心理问题,看着阴沉,小时候不管比他小还是比他大的孩子都怕他。
  小时候有这么一茬。林老爷子做寿,请来的宾客那可都是跺脚山河震的人,宾客带来的孩子当然也是非富即贵的,但是这么些人在林博越跟前就自然短了一截。
  大人知道林博越什么身份,小孩那时可还没那么多想法,有一个带了一只猫来,小奶猫很可爱,但也凶悍。几个孩子围在一起摸它,被它挠了也不舍得放手,带猫来那小孩看林博越一个人静静的坐那,就跑过去给他看猫,问他要不要摸摸看,林博越没理他。
  那小猫倒是奇怪,主动爬过去,用头拱了拱林博越,就在林博越伸手摸它的时候,他估计看到手就以为有人要攻击它,狠狠挠了林博越一下,那带猫的小孩还想跟猫说不可以这样的时候,林博越一手掐住猫脖子,在场的人就听见一声狠厉的猫叫声,林博越已经把小奶猫掐死了。
  那孩子呆呆的看着林博越手上的猫,好久之后‘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刚想扑上去抢猫的时候,被自己家的大人抱走了,这事被云淡风轻的揭过去,没人敢说什么。但是暗地里都说林家这小三少爷不是个正常人。
  谁说是呢,林博越从小就心脏不好,懂事起就被耳提面命不要大喜大悲,不可大怒大伤。身体倒是还好,但是喜怒不宜过度,也不知道是身体因素还是本身就缺少点人情味,林家小三少爷跟个冰人似的,冻死人都行。
  这样一看,他倒是挺注意健康的,从来也没人见他怎么喜怒过。
  不管外人怎么说林博越,说他是个狠角色也好,说他没人情味也好。反正林博溪是瞧不上林博越的,打心眼里瞧不上,在林博溪看来,你林博越再厉害,你也是个脏东西。
  林博溪看不惯林老爷子对林博越的百般纵容:“爷爷您真要把林家交给他啊。”
  二伯就怕他家这个横冲直撞的儿子乱说话:“不给他给你啊,你还不闭嘴。”
  林博溪哪里是他能制止的:“世界真是反天了,这人啊只要手段上有能耐,什么肮脏事别人都能当看不见。”
  二伯心底对林博越也是有忌讳的,不想林博溪继续说下去,忙阻止:“快别胡说了,吃你的饭吧!”
  林博溪推开二伯的手:“我怎么不能说了!他做得出还怕人说啊!跟自己哥哥搞在一起,那不是乱鬮嘛!你们不就是怕他削了你们的权,才这么忍着!背后不定说成什么样了!”
  林老爷子第一个拍桌子:“够了!好好一顿饭,还不让人吃了。”所有人都噤若寒蝉,饭桌瞬间安静下来了。
  林博越早就料到来这里吃不到一顿安生饭,早就抹了嘴巴听他们说话,这会真吃不下去了,他打破沉寂:“过瘾了?”
  二伯深怕林博溪这一嘴话说出来能让林博越直接把他又发送出国去,忙对林博越说:“他这张嘴没个正行,你别听他胡说。”
  林博越反倒大方:“他说的没错啊。”
  林老爷子一辈子见过多少风浪,此时真有点血往脑袋上冲的感觉,他后来知道林博越跟林清的事虽然接受不了,但林博越态度之强硬已经让他插手不得,林博越的个性他知道,但是林家现在只有林博越一个能撑得起这么庞大的家业。现在林博越大权在握,吃准林老爷子赌不起,所以从来不隐瞒。
  林博越亲了亲大夫人:“新年快乐。”然后就起身,退出了餐桌:“各位慢用。”跟老爷子说:“爷爷我先走了,林清还等我。”
  助理在外边等他,看他出来赶紧把大衣递上来,给他穿上。
  
 
  ☆、年夜饭2
 
  林清知道林博越今晚会回来,一家子人做好饭也不能吃,只好围着桌子一边吃零食一边聊天。
  林博越有个儿子,现在已经七岁了,儿子是在他二十一岁那年出生的,没人知道孩子的母亲是谁,林博越也觉得没必要跟人解释。
  孩子叫林融臻,小名未未,是未月生的孩子。从小就是林清带大的,跟林清比跟林博越亲热。说实话,连小孩都不喜欢林博越,林博越跟这个孩子也不亲,两人性子太像了,同桌吃饭都不会开个口。如果没有林清在,两人碰面都不会打招呼。未未不是个普通孩子,他在性格上存在一定的缺陷,医生说是先天的,他无法正常跟人交往,有轻微的先天自闭症,普通孩子七八岁已经能背诗了,但是未未连话都没办法说清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