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辑凶+番外 作者:上言(上)

字体:[ ]

 
文案:
作为攻,要的就是攻占人心,并且攻占身体。
于是张肃绡第一步就是鸠占鹊巢。
然后,边破案子边破了他的防备。
边惹桃花,边惹得他的注意。
你不是有洁癖吗?我就睡得你除了我其他的都洁!
你不是不爱说话直接动手吗?我就让你打完主动说话!
你不是爱一声不吭就消失吗?我就守着这地,看你丫的 回不回来!
只是一味的撩拨怎么可能没有影响?
当你还朦胧着的时候,他早已清明,这种事情你情我愿之后,就更是如鱼得水。
 
【轻松甜腻宠溺 温馨不虐】
 
内容标签:强强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攻:张肃绡受:顾川 ┃ 配角:薇薇,大鱼,大树,张叔,小商,有为 ┃ 其它:警察vs小偷
 
 
 
  ☆、就是扒手
 
  张肃绡在手机摊上挑来挑去,就是看不上中意的,这条街正是酒吧街,人烟混杂,什么人物都有,而这些手机摊上的二手手机,都是刚从口袋里□□的,张肃绡认真的研究手里这个据说是新款的手机。
  他拿着手机在手里掂了掂,“老板这个便宜点。”说着把手机递上前去给他看,“这里都磕了那么大一块了。”
  摊主原本看着这个人挑挑拣拣的就不顺眼,他拿过手机看了看,很不在意的说“这么小一点,不碍事。”
  张肃绡摆起架势,“哪里小了?这么明显,老板我就是急着拿个手机应付,你可别打算坑我,再说,你这手机什么来货渠道,对吧!万一被人发现了,我多站不开人。”张肃绡朝着咬死不放的老板耸了耸眉毛,那股子抠门小市民的味道很足。
  老板坐在破木椅子上,嗤笑着看着他,“呵呵,我卖了这么多年的手机了,还没有遇到过这事,你拿了我的手机,一万个放心。”
  张肃绡拿起手机,拆了看,手机卡还插里边呢!他真研究着,突然,从张肃绡旁边丢过一个手机,径直扔在老板身上,刚才还大爷似的老板,一下子站起来“您这是?”
  张肃绡放下手里的手机朝旁观的人看去,一身黑衣,戴着个帽子,本来灯光暗淡,如此一来就更加看不清楚脸了。
  “送你。”说完黑衣人就转身离开。
  张肃绡看着老板的表情明显不大对,很清晰的紧张,张肃绡心里一沉,把手里的手机往旁边一扔,“老板,你这贵了,东西放这了。”说完张肃绡朝着街那边走去。
  张肃绡是金安市市公安局的一名刑警,年节过后刑事案件倒是没见少了,在处理了几件案子之后,张肃绡和他那一组人交接了一个不算大却棘手的案子,于是一向身先士卒的张肃绡,为了全组人的幸福生活,上街找猖獗的盗窃团伙了。
  顾川走着走着,发现后面有些不对劲,他在街边停车位上转了转,透过停着的车的反光镜,果不其然就看见有个人鬼鬼祟祟的跟在他后面,顾川冷笑了下,脚步快了起来,身后的人也跟着步伐加快了。
  张肃绡看着前面的人,察觉到他的行踪已经暴露了,也思索着是继续追踪,还是称没有发生正面冲突的时候就此收手。还没等他多想,身后就是一阵凌厉的拳风。
  作为刑警,当然不是吃素的,张肃绡第一时间做出反应,躲开了那蓄满力量的一拳,然后迅速转身,和偷袭的那人正面对峙,一转身手臂一挡,就发现出手的人,就是那个穿黑衣服的男人。男人没有停顿,手脚一起上来,动作很快,张肃绡不敢分心。
  几招对打下来,顾川看着男人有些意外,也瞬时做了判断,一个踢腿把张肃绡逼开,然后几步翻墙而走,就像他出现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张肃绡被这莫名其妙的反应弄的没有方向。
  顾川在暗处看着走在街口男人,看了几眼,闪身离开。
  张肃绡见今天大半天的奔走是泡水了,也就回局里了。只是脑子里满满的都是那个黑衣服男人,看他出手的架势,势必是想让他倒在这里的,怎么动了几下手,反而逃走了,难道是被认出来了身份?还是被自己的身手打怕了?真是摸不着头脑。
  于是,张肃绡回到办公室的表情是显然可见的。算是组花的薇薇梁叶薇率先发现不对劲,然后赶紧询问,作为组里唯一的女性,她必须把自己应承担的东西承担了。“老头子,怎么啦?这个表情回来了?还有,这才几点,食堂也没开门呐。”
  张肃绡正烦着,看到了她就更烦了,“报表出来了吗?资料整理了吗?没做好就给我乖乖的坐电脑前面去,少转转!”
  薇薇嘟着嘴,边吐槽“等本小姐减了肥,看你不换个态度!哼!哼哼!”
  张叔张玉泉拍了拍薇薇肩膀,慈祥且和蔼的说,“薇薇,赶紧去吧!你没看见小肃又瞪着你了。”
  薇薇翻了个白眼,然后抱着张叔的胳膊,“还是张叔你疼我,你这明年要是调职了,我也跟你一起走!这个组就你最待见我了。”说话间看见张肃绡又往这边来了,她赶紧撒了手,也不撒娇了,赶紧利落的回到自己的办公桌。
  张叔笑了笑,见张肃绡还想训斥些什么,赶紧帮衬着开了口,“好啦,在外面忙活了大半天,赶紧休息休息,一个人也不知道心疼心疼自己。”
  张肃绡张张叔面前是没有自己的脾气的,因为张玉泉是他亲叔,别人都是爸妈养大,就是离异了也是单亲,可张肃绡却跟着这个小叔长大,所以关系更是不一般的亲昵。“我知道,叔你别CAO心我,你啊,就是惯着他们,那就累死你亲侄子吧!”
  张玉泉看着张肃绡走远,摇了摇头,脸上的笑意却是明显的。
  临近下班的时候,张肃绡推开会议室的门,“都齐了,那就把会开一下,这些天,大家也拿到了不少的资料,找到了不少的有用的价值,交流一下,确定接下来的方向。”
  张肃绡这个重案组核心人员带上张肃绡一共七个,但是就是这七个人的小组倒是在同行里刮起了不小的风。
  大树齐树云首先开口,这是张肃绡的习惯,从左边开始一个个轮着说,久而久之,大家也会视情况确定自己的位置,为保上司好接收信息。
  “我这里是近一年,市里丢失财物的报案记录,其中有关联的都在这里。”大树把电脑里的东西调了出来,放到大频幕上。
  张肃绡结合手里的数据看了一下,有了大概的了解,然后朝他点了点头,“你继续。”
  大树翻开到第一页,开始讲解,“这些大大小小的案件,有关联的总共有这样几个分类,大大小小的案件中,有128起发生在正勇街,财物被盗窃的情况大多数是行走中包被抢,并且,这是报案人数的统计,按照历来的情况,会有三成人员由于各种原因不会报警。还有就是,据统计在公交车上发生财物丢失的案件,在5路18路和136路上所占比例较大,以及,在交接的文件里显示,从郑副局长家里被盗窃的勘察线索来看,报复性入室偷窃的可能性最大。”
  齐树云是个一板一眼的人,快三十岁的小伙,倒是挺像四五十岁的大爷。
  薇薇忍不住嘻笑出来,然后拉着一边的知己邱雨碎碎念,“大鱼,你说大树这要是在年会上说个笑话得有多大的掌声,就这脸往上........”薇薇还要说些什么,张肃绡直接一个眼神扫过去,然后看着手里的资料,“大树,幸苦你了。”
  让张肃绡眼晕的就是大树最后提的这件事情,堂堂副局长家里被人搜刮了,不知道怎么的就走了风声,还被电视网络大肆宣传,所以,这案件就是多棘手多无聊还是要破的,就是难在财物统计,副局长倒是和他喝了一下午茶,气急败坏的把丢了的东西说了个清楚,可是他有些话说的更清楚,“小肃啊,我也不瞒你,这些东西我这个副局长确实买不起,但是,这些也不是老百姓的民膏,我知道你的个性,你给我查,我自己和上面讲清楚!”
  张肃绡倒是清楚的很,郑副局这人吧能力是一般,领工资上下班,心也不大,但是他娶的这位夫人,军功章可比他多了去了,家里背景更是不得了,张肃绡倒是明白,这不坦白损失大小除了不造成社会的负面影响之外,多少是有点惧内的意思,这要快点办案估计也是要向家里交差的味道,但是办事的他们就苦了。
  只是盗窃确实是金安市的一个大问题,所以张肃绡可谓是鞠躬尽瘁了。
  张肃绡听大树说完,留了个心思,就继续说道,“小商,你说说你那边的消息。”
  小商叫做商景云,还是半年前调过来的新警员,不过既然能进来,本事也不会差。“我在郑局家里做了二次调查,窃贼是从二楼阳台爬进去的,而且躲过了周围的所有监控,没有留下丝毫的影响证明,并且手法十分熟练,屋内东西被翻动的痕迹很少,但是丢失的物件却比较多,说明窃贼清理了现场,再加上不出半天网络的曝光,很明显,这很可能是窃贼是有计划的实施犯罪。从犯罪动机来分析,一可能是和郑局有纠纷的人,二,也可能是单纯仇视警察的人,所以公然做出挑衅行为,三,有可能是一次意外事件,窃贼临时起意,虽然这样的几率较低但也不能排除这个可能。”
  张肃绡点了点头,勘察这件事情只能秘密来,收集一些线索,至于照片什么的肯定是没有的。
  李有为主动站起来,首先先标志的笑了笑,然后才开始说,“我分析了所有的因盗窃罪被抓捕的人员,从资料显示,有部分还关在监狱,有部分洗心革面做了正当的行业,有部分脱离了社会的监控找不到人。我认为很有可能是惯犯作案,然后采取的报复行为,所以可以从被释放失联人员入手。”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坑,一个个单篇出现,所以是最是喊停就喊停了,还有晋江不让发肉,所以可能会很清水。
当然不排除有什么办法,毕竟,我也很喜欢吃肉。
还有,我想写一篇超长的,真的想!
 
  ☆、就是扒手
 
  张肃绡听了李有为说的,听了,但是也没记到心里,李有为这个人很奇怪,做事一根筋,比女人还相信直觉,但是他最是认真,算是较真的地步了,要是他的方向没错,也不用张肃绡再出什么力气了,于是他秉承以往的态度,肯定的说“好,你按照你的思路继续工作,有需要让其他人配合你。”
  薇薇赶紧帮着迎合,“那是!有为哥啊,你这要是又自己单挑了,还挑对了,我给你带一年的早餐。”
  李有为摸着脑袋笑了笑,那样子你别说,是有够傻的,不过也都不会吐槽,毕竟他丫的是个能人啊!
  薇薇开场前先挑了挑眉毛,张肃绡一阵眼抽在她说话前开了口,“薇薇的结果等会,大鱼你先说说。”
  薇薇那好看的两条自然柳叶眉简直要立起来了,不过也只能吞了口气,然后瞪了张肃绡一眼,然后憋屈的坐下。
  不怪张肃绡,他天生和梁叶薇过不去,薇薇第一天被送过来,张肃绡直接黑着脸和上面要求退人,不为别的,这姑娘身份太特别,她这站都站不直的样子居然是省长千金!研究生毕业不去好好上班,硬是哭着嚎着来了张肃绡这里,那阵子,她们家上下几十口一闲着就找张肃绡,一句一个包含一个体谅。搞得张肃绡还以为这姑娘估计吃饭还要人喂,于是硬气去抗议不收,然后退货不成之下,张肃绡简直是要把这姑娘供起来了,结果,她还不是能消停的人。
  邱雨看了一眼薇薇,给了个安抚的眼神,然后听命的站起身来,他看了看自己的电脑,为难的说“头,我这里的东西都是接着薇薇来的,这要我直接说,突兀了点。”
  张肃绡瞪了邱雨一眼,有点理亏,但还是板着脸,很正经的说,“行,那薇薇你说。”
  梁叶薇超邱雨得意的支了个眼神,然后,一本正经的开始说。要说梁叶薇吧!宠是真的被宠到大,几代的独苗苗啊,又是个女娃娃,不含着嘴里还真是怪事,但要是看轻这个有点微胖的姑娘,那也是他瞎。
  索性张肃绡不是,他只是单纯不想看她,虽然他这排斥是明显了,但是他理由也很明显,这大老爷们一堆的地方,塞个柔柔弱弱的女孩子,算怎么回事,他们每天接触的不是凶手就是尸首,他一度怀疑省长大人是不是有点缺那啥,这也让宝贝女儿任性的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