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辑凶+番外 作者:上言(下)

字体:[ ]

☆、就是谋杀
 
  张肃绡看着他这样子,叹了口气,说出了捂在心里的话,“总觉得应该把你包起来,谁也不让看呢,谁也不让碰,可是这毕竟只是我的私心,照您老这性子,我还真没法把你困在我的五指山,但是我身份特殊,您这底细更加难办,所以啊,得要想着点法子来,至少是找我寻仇的不会一个不高兴把你那金窝给掀了。”
  顾川猛地看向张肃绡,扭扭绕绕,这家伙想到的竟然是这个,顾川不可否认的,当张肃绡说出买房的时候,他是有一点不顺心的。
  张肃绡笑了,然后叮嘱道“认真开车。”自家的媳妇,当然要在自己的房子里养着,别看张肃绡这样,其实他也只是个传统的男人。
  这个缓冲,两人间的气氛,倒是松了不少。
  顾川想起案子,问道“接下来你要怎么办?很有可能是一起内部人员的贪污案。”
  张肃绡自信的笑了,“放心,在金安,还没有我办不了的案子。更何况不是还有你吗?怎么总觉得你就是观音座下的什么什么童子,特好用。”
  顾川脸色一冷,这他妈的是什么鬼评价!&lt(-︿-)&gt
  张肃绡笑得更欢了,“好了好了,先回局里,这也算是有个大突破了。”
  顾川腹诽道,这不应该是第一时间就要想到的吗!还火冒三丈训了自己一顿,顿时想起脸色又沉了。
  张肃绡想起一点来,刚到的时候,还没来得及上楼就看见二楼跳出个人来,身手矫健的跑了,派去追的人也没追到,“是不是还跑了一个人?来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人从二楼跳出来,就是和你交手的人吧?”
  顾川点了点头,神色严肃的说,“那个人身手很厉害,应该不是一般人,而且目的也是找东西,只是那两块金饼被缝进了沙发座子里面,没被找到,我和他打斗里拆开了沙发,才无意间发现。”
  张肃绡赞赏的说道,“你还真是好运气,这也能被你掀出来!”看了眼顾川,“真的没事?没被那人暴打一顿吧?”
  顾川白了他一眼。
  到警局的时候,张肃绡让李有为给顾川去做了笔录,不过半路就有意的对顾川叮嘱了句,“能说的不能说的你自己判断着来。”
  然后又找李有为说了几句,李有为大概知道其中有什么事情,点了点头。
  于是给顶着“李毅”名字的顾川录口供。
  顾川录完,看着李有为,李有为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排,想着说道,“要不你去张哥办公室?”
  顾川点了点头,一进门反而还没发现人,案子到这里算是一个转折点,顾川也想着在跟着看看,也就没离开,坐到沙发抱着胳膊休息,打架伤神,然后一边思考着脑子里能想起的和这两块金饼有关的人物。
  临睡着的时候,门从外面打开了,进来的是拎着大包小包的张肃绡。
  顾川被惊醒了,看着他。
  张肃绡把东西放到一边的桌子上,“这么快就好了?有为什么时候效率这么高了,来我给你去买了点提子和小米粥。晚上就别吃了,伤胃。”
  顾川还真没注意到了晚餐这个点了。只是折腾一番真没有食欲。
  张肃绡却忙活开了,他把粥布好,然后出去洗了提子还有难得看到的草莓。
  顾川看着他挽起的袖子下,清晰可见的青痕还在,有些沉默,他吃提子不吐皮的,一个一个吃着。
  张肃绡看着他埋头吃东西的样子,总算是舒心点,“事情详细我都和宋局说了,被你敲晕的那小子也带回来了,应该能敲出些东西来,不过只要确定了东西的身份,事情就简单多了。”
  顾川点了点头,把东西放到一边,“我猜测钱强是因为这两块金饼而惹祸上身了,背后可能还是黑白合谋做出来的,你让你手下都小心点。”
  张肃绡看着顾川说道,“这些我知道,现在他们主动露出马脚了,慌的是他们,应该不敢再做些什么大胆的行为。”话说一半,又问道“不想吃提子了?那把粥喝了,再吃点草莓。买了点牛奶让薇薇热去了。”
  顾川看着张肃绡,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钱强家里的?”
  张肃绡眼神一肃,“我开会的时候看见薇薇那小丫头片子偷偷摸摸的出去,就看了两眼,结果看到她和文丽碰头了,追过去一拷问就出来了。”说完他又训斥道,“之前就告诫你了,这群人不简单,你还单独行动,哪怕是给我吱一声,让你有个接应也好啊,要是今天来的人没那么简单,你就不只是这样子了!”
  顾川埋头喝粥,任张肃绡在一边唠叨。张肃绡见他大口喝着,看着食欲挺好,也就住了话头,不影响他吃饭了。
  拿出另一个口袋,“又买了点药,跌打损伤的,你看着能用的用上。用不上就放家里备着,晚上会忙一点,你早点回去休息。”
  顾川点了点头。把粥喝完一半,看着还是从自己喜欢的那家粥店买的,舍不得扔了,打包带着草莓一起回去了。张肃绡送顾川出门,瞪了正要送牛奶的薇薇一眼,把牛奶也打包给了顾川。
  薇薇朝顾川歉意的摇了摇头,做了个哭脸,顾川点了点头,避着张肃绡的黑脸笑了笑,然后心情不错的回去了。
  张肃绡事一堆,就是写报告都写了好久好久,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了。
  张肃绡停好车,揉了揉脖子,酸不可耐,伸了个懒腰,房间里灯还亮着,张肃绡轻手轻脚进了门,果然床上的人已经熟睡,看到桌上草莓已经坏了,但是也吃了不少,粥碗还在那里,已然见底,牛奶倒是看起来没少,张肃绡摇了摇头,把桌上收拾了,把牛奶收进冰箱,想着明天得逼着他喝掉。
  匆匆洗了个澡也没管其他上了床。
  顾川睡眠很浅,感觉到动静醒了过来,“几点了?”
  张肃绡拿出手机看了眼,“一点半了,睡吧!”
  顾川没回答,转了转身,换了个姿势接着睡。
  张肃绡撩起被子,看到顾川宽大的睡衣,起了意,小心地拉起被子,然后去掀他的衣服。
  顾川平躺着很容易看见他肚子上的青紫於痕,在白皙的皮肤上尤为清晰,比起白天看见的还要多上挺多,应该是打斗时伤到的。不过这时候也不能把人拎起来怎么的,小心地放了回去,然后躺倒在他身边,捞过他,睡着了。
  第二天,张肃绡手机一震动他就醒了,赶在顾川被闹醒之前关了手机,睡了没几个小时,精神恹恹的,不过想起今天有太多事情要办,赶紧轻手轻脚下了床。
  顾川醒时张肃绡已经准备要出门了,他坐了起来,揉了揉手腕,一定是又被张肃绡压到了,酸的不行。
  张肃绡咬着个馒头,看见顾川,把外套穿好,然后朝着他说道“今天事情多,我先走了,早餐在锅里,记得把牛奶喝了,又煮了一遍加了点红茶,你就当奶茶喝吧!”
  顾川点了点头,掀开被子下了床。
  张肃绡看了一眼,忍着又收回了换鞋的动作,走过去把被子叠了,然后告诫着说道,“还是要把被子叠好,散着散着乱七八糟的。”
  顾川充耳不闻。其实张肃绡要是回想回想,自己住公寓的时候,哪里又在意过这些,一桌子打包盒也要等到张叔来收拾。
  顾川出了洗漱间,张肃绡还没走,“不是要去上班?”
  张肃绡摆弄着一盒盒药,“昨天给你的药都没用,也不看看你那腰间都什么样子了!”
  顾川摸了摸肚子,掀开衣服看了看,是挺夸张的,被张肃绡砸的,还有打斗里不小心碰撞到的,只是药味有些难闻,顾川看了几眼不怎么想动。
  “没事,几天就好了。”
  张肃绡盯着顾川,“别闹,快点过来。”
  顾川径直走了回去,只是地上有积水,一个下盘不稳又摔了一跤。
  张肃绡看着顾川跌倒了下去,赶紧走了过去,“怎么样!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在家里也能摔跤!您真成!”
  顾川揉着膝盖,没好气的看着他,“你有毛病啊!大清早的把地板弄湿干嘛!”
  张肃绡无奈的说,“洗衣机水管没接好,漏了一点水。”然后赶紧把坐在地上的人扶了起来。
  顾川甩开他的手,有些不稳的走到沙发边坐下,拉开睡裤,好了,又添了两道新伤口。
  张肃绡看着破了皮的两膝盖,无奈的蹲在顾川跟前,从桌上挑了一管软膏。顾川把腿挪到一边,“行了行了,你赶紧去上你的班!”
  张肃绡坚硬的按着他的腿,“怎么老是这么叛逆!”
  顾川白了他一眼,“拜托你这词,用你儿子身上!”
  张肃绡笑着会说,“你不就是我的宝贝疙瘩嘛!”
  顾川脸皮显然不够厚,撇过去不搭理他,张肃绡如愿的给顾川打了两个补丁,然后再想去揭衣服的时候,被顾川一脚蹬在腿上退开来。
  顾川瞪着他说,“那药膏味道大,用着我浑身难受,大爷您赶紧去上班吧!”
  张肃绡见顾川态度坚硬就没强求了,看了眼时间还真是不能让他再折腾了,叮嘱了几句赶紧走了。
 
  ☆、就是谋杀
 
  路上堵了一阵车,到局里的时候,就更晚了,他冲进大厅,“抱歉,晚了点,在场的都进会议室。”
  匆匆拿了文件,赶紧把会议开了。
  “大鱼,晕在钱强家的那小子醒了没?”顾川手也够狠,直接敲出了一个软组织损伤,邱雨见叫不醒赶紧送了医院。
  邱雨点了点头,“昨晚就醒了,让人盯着在医院躺了一晚,没有什么大事。”
  张肃绡接着说到,“那好,让人押回来审讯。”然后又接着说到,“审讯还是让我叔去,你去盯着检验那边,看好那两块金饼,尽量不要出什么差错,如果可以,扣留一块在局里。”
  邱雨点了点头,“我已经派人盯着省博物馆那边了,有什么动静都知道。”
  张肃绡沉默了一会,看向还没睡醒的薇薇,“薇薇,这件事情你去办,尽快核实金饼的身份,拿到详细的资料,包括出土处置,以及现状。”
  薇薇猛地回了神,半晌明白过来后,赶紧点了头。
  张肃绡看向齐树云,“昨天的报告看了,虽然有了突破,但钱强遇害一定要找到更为直接的线索和证据,我们首先面对的是一起命案,所以大树和小商你累一点,继续跟进摸排工作,不过人手要调走一些,时间没关系,尽量详细着来。还有,有为那边也照旧。”
  齐树云应声说,“好”
  商景云也说,“没问题。”
  张肃绡掂量着说道,“这边的情况越清朗,你们那边的工作就更简单。”
  齐树云提到,“对了,文丽和她爸妈昨天晚上被安置到了酒店。”
  张肃绡顺着他的话说道,“嗯,东西是从她家里翻出来的,她一定还有什么没有交代的,叔,你今天再和文丽谈谈。”
  张叔点了点头。
  张肃绡想起来一点,说道,“有个事情,大家都是朋友,我就直接说了,顾川的身份有点复杂,不适合牵扯进来,这件事是我疏忽了,尽量把他的信息掩盖起来,幸苦了。”
  几人有些诧异,但也没多奇怪。
  张肃绡接着说到,“这件事指向性已经很清楚了,如果东西的来历真的像我们猜测的那样,那后续工作一定会遭遇到阻拦,趁着还有时间,赶紧行动,我会和叶局好好的谈谈,薇薇这件事情可能需要你顶一下。还有,现在我们的对手如果是一群专业的窃贼,可能还简单点,要是出了内贼,大家都小心行事。”
  张肃绡严肃的看着桌子上的金饼照片,“邪不胜正,什么都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交代好,张肃绡急匆匆去了总局那边,提前和宋局打了招呼,这个时间还有点晚了。他到的时候,宋威正在看他急忙交上去的报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