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拾金诱昧 作者:又奈我何

字体:[ ]

 
文案:
捡到一只攻,谁捡谁要,我的了!!
好好谈恋爱的温馨日常小甜文。
 
前特种兵后警察/前直男后忠犬攻×痴汉洒脱□□美甲师受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金轶|楚翘 ┃ 配角: ┃ 其它:
 
 
 
 
    01
    楚翘第一次遇到金轶,大概是一年前,场面还挺尴尬的。
    公交车上,他被色狼摸了屁股,车上人多,他也不能确定是无意还是故意,只好压了压火气和厌恶,往一边让了让。
    结果越让越摸,忍无可忍的时候,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你的手往哪摸呢?”
    楚翘一回头,看见了穿着军装的金轶。
    金轶高大魁梧,身型笔直,小白杨似的。他抓着一个男人的手,白领精英模样。看似只是轻轻一抓,可那个精英已经痛得一头汗了。
    可能是金轶的刚正不阿,不怒自威的军人模样,再加上一车人的谴责,精英吓得说了句对不起,灰溜溜地下了车。
    “谢…谢谢你!”楚翘连忙挪到金轶边上道谢,站到旁边才发现这个小白杨比他高出许多。
    金轶摆摆手,表示不用客气。
    楚翘仰头看了看金轶,惊艳地发现这男人有着一张刚毅而不失英俊的脸,剑眉朗目,眉眼间散发着英气勃勃,让人感觉阳光四射。
    作为一个患有重度颜控癌的gay来说,这个小白杨算是戳到楚翘的颜点上了。挽起的衣袖露出结实的手臂,肤色古铜,健硕又阳刚,再加上一身军装,更是让他挪不开眼,怎么看都觉得这个人完全就是按着自己的喜好来长,这么想着就有些脸红了。当然他是不会承认这是起了色心,自我解释为车上闷热。
    金轶觉得奇怪,为何这个男人红着脸一直盯着他看?弄得他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对着车窗玻璃看了眼,没有啊。他回看了楚翘两眼,只觉得这男人长得挺好看的,至少是他见过的男人中最好看的一个。
    一开始他还以为那个色狼摸的是一个姑娘的屁股,因为楚翘的头发半长不短的,身型苗条,穿的也挺中性的,简单的白衬衫牛仔裤,从背影看还真有些难辨雌雄。只是当楚翘一回头一开口,他就知道是男人了。
    他搞不懂那个色狼,男人的屁股有什么好摸的?他的眼睛忍不住好奇往楚翘的屁股上瞟了眼,楚翘抬手拉着车上的手环,衬衫自然地往上提,下摆就盖不住的屁股了,贴身的牛仔裤勾勒出楚翘浑圆挺翘的臀型。
    难怪那个色狼会动手,金轶想着。
    这时车子一个急刹,伴着乘客们的集体惊呼,楚翘猝不及防一头撞进了金轶的怀里。金轶顺势捞了一把,手掌碰到楚翘的屁股,那紧弹的手感让他恍然大悟,果然挺好摸的。瞬时发觉自己这个行为跟那个色狼没啥区别,羞愧地马上挪开了手,扶着他的腰,然后又觉得这人的腰怎么如此纤细,他都能用双手握住。刚这么想着,又开始对自己这个荒唐的思想进行了自我批评,把楚翘扶正后,立马撤了手,恍恍惚惚。
    楚翘有点发呆,他可以想象出他刚才所触到的那人胸口肯定有两块结实的大胸肌,下意识抬起手想摸一下,结果抬在半空中时,就立马醒悟,觉得自己好猥琐,转而把手放在扶手上。
    “谢谢啊,又帮了我次。”他朝金轶笑笑,道了声谢。
    楚翘长的是很好看,一个美字用在这个男人身上也不为过。他面容白皙俏丽,有种江南人温文尔雅的气质,一开口便是吴侬软语,他的身高不算矮,只是站在金轶旁边会显得娇小了很多。再加上他自己有生为小受的自觉,保养得当,虽年过三十,但看着也就二十六七岁。
    “别……别客气。”金轶磕磕巴巴说道。
    楚翘刚才盈盈一笑,倒是让他看得有些脸红了。在部队里见惯了糙汉子,突然见到个鲜眉亮眼的人儿,冷不丁地生了些不知道往哪里瞧的无措感。眼睛瞟到楚翘握着扶手的纤长白嫩的手指上,惊愕地发现他修剪的很是圆润的指甲上绘着一颗颗细小的草莓,栩栩如生很精致。
    一个男人怎么也做美甲?娘了吧唧的。金轶有些不能理解,最后只总结出一条:他们城里人真会玩。
    很快,金轶比楚翘早一站下了车,两人互道了声再见,便没有然后了。
    一年后的某个午后,上海的某条购物街上,因为是工作日街上人寥寥无几。
    楚翘坐在自家的美甲店里,被预约的客人放了鸽子,他无聊地趴在桌上,突然看见几个兵哥哥路过,想起一年前的那一幕,心里不免有些怀念和后悔。
    “唉——”他叹了口气。
    虽然当时楚翘很想问人家要个电话号码什么的,可是他还是要脸的,他觉得如果他是女人或许就这么干了,只是他是个男人,而那小白杨怎么看都是笔笔直的直男,他这么做会不会让对方觉得是个变态啊?就因为这么想着,结果就眼睁睁地看着人家下车了,空留一腔郁闷,一郁就闷了一年。至此也没再看上谁,真真的体会了一把“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这句诗的含义啊。
    他拿着画笔在白纸上涂涂画画,不知不觉涂鸦出一个Q版的小兵。他觉得可爱,拿出美甲用的细笔,蘸了点绿色的美甲颜料,在自己左手的大拇指的指甲盖上同样画上了一个小兵。他盯着指甲看了会儿,眼前又浮现那个小白杨的脸。
    “唉——当时至少应该问下他的名字。”楚翘又懊悔地喊了一嗓子。
    02
    “老爸,你乱吼什么呐?顾客都被你吓跑了。”一个穿着校服背着书包的小萝莉甩着马尾辫,叼着冰棍,蹦进了店里。
    “吼吼更健康。”楚翘迎上去,扒下楚妍曦背上沉重的书包,皱眉抢过她嘴里咬着的冰棍,说道:“你家姨妈走了吗?这就吃冰棍了,跟你说了几遍啦,姨妈在的时候不能吃冷的,会肚子疼的。”
    “走啦走啦,她老人家没走,我哪敢吃呀,老爸你啰嗦哟,是你家姨夫没走吧?”楚妍曦嘻嘻笑着,就着楚翘的手又咬了口冰棍。
    楚翘宠溺地戳了戳女儿的额头,说道:“快去休息室做作业去,等下老爸带你去撸串。”
    楚妍曦噢了一声,拎着书包进了休息室。
    女儿乖巧懂事,学习优秀,还是体贴的小棉袄,知心的小闺蜜,楚翘很是欣慰。就算有时候发挥下熊孩子的本性,和他斗斗嘴,也让楚翘觉得这是一种父女间的生活乐趣。所以他一直觉得在八年前收养她,是他这辈子做的最成功的一件事,没有之一。
    夜晚,华灯初上,楚翘把店门一关,带着楚妍曦去撸串。
    楚翘的家就在购物街的隔壁一条路上,他家附近的一家烧烤店因为在大众点评网上人气颇高,生意兴隆的很。饭点时间,门口排队等座的长队已经打弯了。
    楚翘跟烧烤店老板柳六相熟,在柳六还没开烧烤店之前是在楚翘的美甲店隔壁开奶茶铺的。现在这小子生意做大了,不光开着奶茶铺,烧烤店生意也好的很。
    当初,这里也是家烧烤店,但是没啥生意,开了没几个月就要盘出去,柳六看着有想法,拿不定注意,是楚翘鼓励柳六盘了下来,还借了钱给他周转。柳六当时恨不得斩鸡头、烧黄纸、歃血为盟,要与楚翘结拜兄弟。
    柳六早早给楚翘留了位置,楚翘父女坐下没一会儿,烤串就上桌了。
    楚翘看着柳六忙地飞起来,还要帮他们张罗,说道:“小六子,你去忙你的,不用招呼我们。”
    “嗯,楚哥,我招呼客人,你有啥需要叫我。”柳六也不跟楚翘客气,他揪了下楚妍曦的马尾:“妍妍,喝啥饮料自己去拿,柳叔叔请客。”
    楚妍曦甜甜一笑,卖乖的很:“谢谢,柳叔叔。”
    “小姑娘家家把脚放下去。”楚翘啃着烤鸡翅,用脚踢了踢楚妍曦踩在椅子上的脚。
    楚妍曦咬着羊肉串,一嘴的油,含糊地说:“老爸,你不懂,这样撸串才过瘾。”
    楚翘抽了纸巾给她擦嘴:“是不是还要来两坛女儿红啊?”
    楚妍曦点头:“对对,就是这种调调。”
    楚翘抱拳:“敢问姑娘是从哪个山头来的啊?”
    楚妍曦豪放地一手叉腰,高昂着脑袋:“梁山来的。”说完,抱着肚子咯咯咯地笑起来。
    楚翘跟着一起笑,戳了戳楚妍曦的额头,笑着嗔了句:“熊孩子。”
    楚妍曦嘻嘻笑着躲开楚翘的手指,看到楚翘后方的一个人,眼睛亮了亮:“老爸,老爸,快看你五点钟方向的那个男人,好帅好帅。”
    “再帅能帅过你老爸啊?”楚翘不以为然。
    “快看嘛,他那桌的男人看着都不错的样子,不过他最高最帅,快看啦,是你喜欢的型哦。”楚妍曦自被楚翘收养开始,就知道养父的性向,开始还小不懂,后来慢慢懂了,理解了。
    她目睹过楚翘的一段情伤,看过他悲伤、孤独、寂寥,虽然现在已走出那一段,但也没见过楚翘身边有过谁陪伴,她看着心疼。所以楚妍曦一直以给自己老爸找个伴为己任,她一点都不介意自己再多个老爸。
    楚翘拗不过楚妍曦,扭头看过去。那桌坐着四个男人,坐姿挺拔,两个背对着他,另外两个面对他的男人,他一眼就分辨出楚妍曦说的那个最高最帅的帅哥,瞬间两眼放光。
    是他!
    03
    他!
    楚翘心心念念了一年的小白杨——金轶。
    今日他虽未着军装,但身上一件浅蓝色的衬衫,显得格外简单清爽。可能是热,他将衣袖整整齐齐地挽起在手肘上,就如那时在公交车上那样。还是楚翘喜爱的那个模样,阳光刚毅。
    楚翘简直是心花怒放,眉眼都不自觉地弯起了,只感叹人生何处不相逢,缘分啊!哈哈!
    “老爸,你矜持点好不好?你这粉红色泡泡冒得,我都能闻到草莓味了。”楚妍曦坐到楚翘身边,把他的脑袋掰回来:“这姿势保持那么久,你不怕扭到脖子啊?”
    “小句头(上海话:小鬼头的意思),就会调侃你老爸。”在女儿面前一副花痴样,让楚翘有点难为情。他无视楚妍曦呲头怪脑的笑脸,埋头啃了两口鸡翅,却又忍不住扭头往那边看。
    那边另外三人起身要走的样子,金轶也跟着起身要送,刚才坐在他旁边的那位拍了拍他的肩膀,指了指他的另外一边,不知道说了点啥,金轶点了点,与其他三人一一握手后,目送了他们离开。
    三人离开后,金轶又坐回到座位上。这时,楚翘才发现他的旁边还坐着个小男孩。金轶低头跟他说了几句话,小男孩乖巧地点点头,接过金轶递来的烤馒头片,大口地吃了起来。金轶揉了揉他的头发,目光甚是柔和,接着他自己倒了杯啤酒喝了起来,看着有些落寞。
    楚翘仔细看了看那小男孩,四、五岁的模样,长得圆糯可爱,眉眼间跟金轶有些许相似,不,起码有七八分相似。
    “噼啪”一个晴天霹雳直接劈在了楚翘的头上,直接把重遇的喜悦劈成了事故现场。
    嘤……小白杨原来已经结婚生子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