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分手,下一个+番外 作者:青青叶

字体:[ ]

 
    文案:
    分手:多年感情在柴米油盐和贺绍齐父母的厌弃中日渐消耗。贺父的冷漠,贺母的刻薄,贺绍齐的出轨,最终让苏复忍无可忍,选择分手。
    下一个:下一个爱情,下一个爱人,下一个家庭,下一个,是唐司柏,是幸福。
    苏复:我连普通家庭都过不下去,你这种豪门生活我更过不了。
    唐司柏:什么家庭不重要,日子是我们两个过的,家族再大,有我护你。
    苏复觉得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选择,最大的幸福,就是过上了以唐之姓,冠之他名的生活。
    入坑需知:
    内有萌包子,非生子,非生子!
    受人妻温柔,不圣母,不圣母!
    先踹渣攻,后爱正牌攻,1VS1,感情向,偏日常,温馨宠文,HE本文原名《谁说豪门无幸福》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都市情缘 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复,唐司柏(bo) ┃ 配角:贺绍齐,卷卷,唐家一家,厉朝,柳岸,段祁谦,史琛,范尧等等 ┃ 其它:儒雅谦和温柔攻VS淡泊宁静人妻受,攻宠受,HE
 
    作品简评:在遇见唐司柏之前,苏复因为性向被赶出家门,从大学起相爱多年的恋人以爱他的名义出轨,受尽恋人母亲的白眼挑剔,最终选择放弃这段难以持续的多年感情,却被纠缠阻挠。在遇见唐司柏之后,心事有人说,困难有人帮,父母态度好转,养子抚养权到手,打脸渣攻一家,幸福豪门生活。唐司柏说:什么家庭不重要,日子是我们两个过的,家族再大,有我护你。
    本文情节朴实严谨易让读者产生共鸣,人物形象丰满,行文有条有理,主角受人妻得让人想呵护,小包子萌得让人想揉揉,正牌攻温柔得让人想拥有,更有爆笑可爱副CP穿插带动气氛。作者通过一个简单的踹渣攻遇好攻的故事,表达了“爱错步步错,爱对得幸福”的观点。主角恋爱后日常甜齁,温馨撒糖,值得一读。
    ==================
    
    第1章 想家,撞车
    
    傍晚,一辆很普通的黑色大众缓缓行驶在马路上,终于在一片比较老旧的小区门口停了下来。
    八月底的A市还是很炎热,即便是傍晚,也没有几缕清风。苏复也不管车里的冷气会溜出去,打开了驾驶座边上的车窗。车窗开得很彻底,苏复可以很清楚地看见老旧小区的2栋三楼一家住户的窗口有人影,若隐若现,应该在忙碌着做晚饭。
    那是他的家,准确的说是十年前的家。自从出柜后,就再也没有踏入过家门半步,特别是和贺绍齐同居后,家里直接和他断绝了关系。每次只是路过的时候,停下车,留恋地看上几眼。
    他想家了,最近一段日子特别想。
    每次贺绍齐的母亲针对苏复,挑苏复刺,而贺绍齐顾着他妈,让苏复忍忍的时候,苏复就格外想家。他最近太累了,有时候会忍不住想,他和贺绍齐这近十年,从上大学,到大学毕业,到工作,到出柜,他一直深信不疑的爱情,是不是就要断送在这婚后的生活里了?
    当然,他们没有法律认可的婚姻,只是贺家父母松口后,他住进了贺家,从此开始了这段压抑的“婚后生活”。
    贺母是个极其溺爱儿子的人,贺绍齐是同性恋,但是他的出柜过程并不艰辛,因为他妈格外爱他,即便心里不怎么愿意,也舍不得为难儿子。但是贺母的溺爱只给贺绍齐,而因为儿子喜欢男人的不甘和怨恨就只能转个弯发泄在苏复身上。
    苏复和贺绍齐是在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隔壁宿舍的,大一的时候就在一起了,那一年他们都是十八岁,刚刚成年的年纪。这段感情十分稳定,甚至稳定得有点过分。人家都说毕业分手,他们毕业了还在一起。
    毕业后,两个人都回家出柜,苏复的下场是被赶出家门,而贺绍齐,什么事都没有,但是那个时候贺母并不承认苏复的存在。那一年,他们二十二,刚要踏入社会的年纪。
    苏复毕业后在A市的一中任职了英语老师,贺绍齐在有名的段氏集团一个分公司实习。那段时间两个人的感情还和以前一样,稳定。他们同居,在外面租的一间小公寓里,和贺母打着持久战。
    一年一年地磨,终于,两年后,贺母松口了,让儿子带着苏复回家。苏复给贺父贺母敬了茶,算是进了贺家门。那天苏复很开心,觉得这么多年的辛苦和坚持都是值得的。但是后来,苏复才渐渐发现,贺母心里其实并没有真的接受他。
    头两年还好一点,只是有事没事挑挑刺,苏复总是听贺绍齐的话忍着。时间并没有让贺母慢慢接受苏复,反而越发不待见他。去年闹着要抱孙子,苏复忍了好几个星期的白眼,最后还是贺父发话去领养一个孩子。当时他和贺绍齐才二十六岁,而法律规定没满三十周岁是不能领养的,但是贺家在福利院有人,孩子还是抱回来了,是个男孩,当时才两岁。
    领养的终归是领养的,终究没有血缘关系。贺母享受了几天抱孙子的乐趣,没几个月就腻味了。今年更有意思,也就前几天的事,贺母让苏复去医院做子宫移植手术,给她生个真正的孙子来。这么多年下来,苏复的一点点脾气早就磨没了,但是贺母的这个要求在好脾气的苏复看来,不仅过分,而且无理取闹。他拒绝了,也就直接导致了这几天贺母对他的冷眼。
    车外闷热的空气吹进来,吹跑了车内原来的空调风,打在人身上热热的,但是回忆着这么多的种种,苏复只觉得浑身都是冷的,很累。
    苏复盯着二栋三楼的窗户想得出神,忽然窗口探出一个人头,往这里看来。苏复吓得一个激灵,连忙开车就走,脑袋还是懵的,只踩了油门,连方向盘都忘打了,瞬间就撞上了停在前面的车。
    “砰!”
    车身猛地一震,苏复愣愣地坐在座位上,吓出一身冷汗。
    这一下撞得不轻,周围路过的都纷纷探头看上两眼,苏复渐渐回过神来,估计车就算没撞坏什么也得碰掉不少漆。苏复对车了解不是很多,但是即便如此,光看一眼前面那辆车,他也知道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车,就算碰掉点漆也绝对是大事。
    前面的车主还没怎么样,苏复已经赶紧解开安全带下车过去。
    靠近车身,苏复才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车的标识,只一眼,心就沉了下去,劳斯莱斯……再小心地看了眼车屁股,果然碰掉了一点漆,不过不是很严重,苏复心里稍微放心了一点,相比之下,自己的车头倒是撞瘪了一点。
    这时,车主开了车窗。
    苏复连忙弯腰探头看向车窗,很抱歉地道:“对不起,我分神了,你们没事吧?”
    你们,而不是你,车里有两个人。车主和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有趣的是,一大一小脸上都没什么表情,既没有车被撞的愤怒,也没有要求赔偿的咄咄逼人。
    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穿着白衬衫,衬衫干干净净,打理得一丝不苟,领口却松着,透露出一丝闲适与慵懒,男人十分英俊,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贵气。苏复想,怪不得开着劳斯莱斯,有钱人差不多都是这副模样,不苟言笑,爱装严肃。
    不过出乎苏复意料的,男人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面瘫,反而很友好地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虽然没有多少笑容,但是还算柔和,没有给人严肃的压迫感。
    “人没事。”
    意思可能是车有没有事就不知道了。
    苏复有些尴尬,连忙道:“车碰掉了点漆,很抱歉,我会赔偿的。”
    可能是觉得苏复态度很好,男人淡笑了一下,开门下车,绕到车后看了一眼,顺带看了眼苏复的那辆车。
    “一点小问题,人没事就好。”
    男人绕了回来,站在车门旁。
    苏复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一时间有些愣神,然后连忙回车里找了个笔记本,拿了支笔,刷刷刷写了自己的名字和手机号,撕下来递给男人。
    “真是不好意思,这是我的手机号,修车费用我来吧,你把卡号和金额短信给我就行。”
    苏复不知道男人刚才那句话的意思是不是不追究他的责任,但是对苏复来说,别人的不追究是好意,但是自己负不负责就是原则问题了。
    男人看了眼手里的纸条,打量了苏复一眼,没有说出拒绝的话,点点头回了车里。
    估计他们是在等人,苏复不再打扰,点头示意了一下就准备开车回家。
    也许是家里有了孩子的缘故,后座上的那个小男孩酷酷的小脸吸引了苏复的视线。这个年纪的小孩不是都软软奶奶的吗?想起家里总是乖乖巧巧、奶声奶气的卷卷,苏复不禁笑了一下。这个小男孩酷酷的小脸和那个男人倒是如出一辙,十有八九是亲生父子了。
    车里的小男孩注意到苏复的视线,冷淡的瞥了他一眼,小眉头微微皱着,一只小手握着另一只小手背到身后偷偷地揉捏着。
    苏复眼尖地看到了这一小细节,加上小男孩酷酷的隐忍的表情,猜想大概是刚才两车相碰的时候,小男孩手没放好扭到了。
    退回驾驶座窗口,苏复敲了敲已经关上的车窗。
    男人扭头看了他一眼,按下开窗按钮。
    “小朋友的手是不是受伤了?”
    男人一愣,回头看坐在后座的孩子,“小柯,手怎么了?”
    小男孩不满地瞥了眼苏复,把手藏好,酷着小脸装没事,不说话。
    于是,男人下了车,打开后座的门,把孩子抱了出来放到地上,拉着他的手看,问他哪里疼。
    小男孩瞥着苏复的眼神更加不满,好像很烦苏复多管闲事。
    苏复笑了笑,蹲下来拉过他的左手,轻轻地揉了揉他的手腕,“这里扭到了是不是?”
    小男孩眼里闪过一丝惊讶。
    苏复的笑容更大了,不管装的多酷,到底是个孩子。
    “小朋友的骨头是很脆弱的,要是骨折了不说的话,后果会有很严重的哦,现在叔叔问你,这里是不是痛痛的?”
    小男孩显然不习惯这种哄孩子的语气,不自然地抽回手,拍到男人手里,酷酷地道:“扭了一下。”
    苏复有些受挫,明明在家里这么哄卷卷是很有效的来着,怎么对这个小朋友不管用?
    男人倒是笑了笑,把孩子抱了起来,语气里透着满意,“小男子汉,没事,待会儿让姑姑看看。”
    听到男人的夸奖,小男孩骄傲地昂起了小头颅,对着一旁的苏复教育道:“小孩子越哄越幼稚,长不大的。”
    稚嫩的声音带着迷之沉稳,有点违和,有点可爱,苏复好笑地摇了摇头。
    “Boss,我来了,我来了,都怪我妈,七七八八给我捣鼓了这么多东西,久等了!这些都是我妈让我带给您的,绝对的独家美味,我妈亲手做的,Boss您和小Boss有口服了!”
    从小区门口风风火火跑出来的青年拎着大包小包,嘴里喋喋不休。男人打开了后备箱,青年一袋一袋东西放进去,嘴里不忘挨个介绍。
    真是个阳光的人啊!苏复心里感慨一声,默默地回了自己的车里,坐在驾驶座上看着青年手舞足蹈然后和男人一起上了车。
    忽然想起,忘记和男人说孩子的医药费也由他负责了,急急忙忙下车想去说一声,前面的车已经启动开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