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大人物 作者:完颜阿姨

字体:[ ]

 
文案
 
现实向耽美文,强强互相吸引,HE。
 
避雷:本文不是大人物的成长过程,大人物只是一个统称。本文有很多复线人物,不是爽文,也不会逆天,文中有BG的部分,但主角绝对1对1,如阅读不适请尽快联系我,我有解药。
 
以下文案:
 
这世界只有5%的人能站上金字塔尖,接受人们的尊崇和膜拜。
 
他们外表光鲜的背后是普通人看不见受不得的苦难。
 
本文是很正经的耽美文,讲残酷世界里最闪耀的那些人(注意:是一群人)。
 
主线是腹黑傲娇受帮他的大叔攻东山再起……复线芸芸众生……
 
小提示:本文男主曾是首富,后锒铛入狱,出狱后在另一男主的帮助下重回巅峰……
 
本文强强,攻原本是直男,最后被受一步步带歪。年上,攻受非处,1VS1
 
内容标签:强强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余光,简白 ┃ 配角:甲乙丙丁 ┃ 其它:腹黑傲娇受,沉稳内敛攻
==================
 
  ☆、第1章
 
七月,酷暑。
    柳河市第二监狱。
    周五,监狱的探视室来了两名人士,一男一女。
    和其他探监的家属不同,他们衣着光鲜,饰品贵重,办理探监手续的全过程中更是彬彬有礼。
    他们是关押在这里的犯人余光的家人。准确的说他们中一个是他曾经的太太,另一个则是目前他在外头的代表律师。
    两人坐在窄小、逼仄的房间里一言不发,等着狱警把余光带到自己面前。
    柳河市的第二监狱里关押着众多要犯,大多以经济犯和政治犯为主。
    监狱年代久了,条件一直很糟糕,大多设施都是二三十年前遗留下来的。探视室里唯一的一面连着外界的窗户离地三米,因为房间潮湿,原本的竖条铁栏早就锈迹斑斑,整个房间里散着一股奇异地怪味。
    李可儿忍不住轻咳了几下,身边的男子关心地递上纸巾,“阮太太,要不我去和这里的监狱长说一下换一间房间?”
    “不用了,他不喜欢我们搞特殊。对了,一会儿他来了你不要在他面前称呼我阮太太,我不想……”
    话说一半,外头响起一阵脚步声。李可儿知道是余光被带进来了,把原先对着赵律师要说的话咽进了肚子。
    几道“吭塔”有力的开锁声响过之后,余光走进了探视室。
    狱警对着这一屋三人嚷了句:“抓紧时间,半个小时”之后就退到了门外,顺带落了外头铁门的锁。
    李可儿自余光进门后眼神就没从他身上挪开过,等他走到自己对桌坐下,她心理那股酸涩直接涌了上来。
    “光哥,你怎么又瘦了?”
    她话音里带着哭腔,泪水极速盈满了眼眶,下一秒豆大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坐她对面的男人抬头朝着一旁的赵律师扬了下眉,示意对方给她拿张纸巾,然后表情淡然地回她:“天热,人晒黑了而已。”
    李可儿擦了眼泪,仔细打量了一眼那个男人,果然如他所说,黑了一层皮。但无论怎样,那都掩盖不住他原有的俊朗相貌,剑眉下那对好看的瑞凤眼半眯着,即使头发被剃成青瓢,他也是一名与众不同帅爆了的囚犯。
    看来七年的劳改只是磨了他原本暴露在外的众多棱角,让他摄人的气场有所收敛,没想在他脸上竟然留下了一份难得的沧桑。
    “我和赵律师今天来,主要是想问你关于永美股份的出让问题,有机构在和董事会接洽,想收购。”
    见余光没回话,李可儿继续:“光哥,最近几年永美的业绩一路下滑,已经大不如前,趁现在有人收,还不如卖掉……”
    “不用了,你带个话给董事会的那些老人,永美留着还有用,我之后自有安排。”
    余光的回话很简单,并没有要解释永美股份不卖的真实原因。
    李可儿心里有点堵,虽然知道自从自己和余光离了婚后两人之间就存有隔阂,不再如之前那样亲密无间,但她自认七年来一直为永美尽心尽力,哪怕过了那段最黑暗无望的日子她又重新嫁入豪门,她都仍然恪守着妻子的本份,一个人在外头为他们余家撑起了最后的半边天。所以,他对自己防备的态度让她有点寒心。
    可能真的所有情绪都透在脸上,下一秒余光就伸手覆在她因为不安而交错的双手上。
    “别多想,是我们余家让你受累了。可可,你值得最好。我不能再拖累你。”
    他的话听不出是真实的赞美还是对她之后改嫁的讽刺,李可儿心里只好晦涩一笑。他说自己值得最好,是呀,他是给过自己最好的,当年那场轰动全国的世纪婚礼不知道眼红了多少名媛佳丽呢!
    “拖都拖了,也不差这一时。”李可儿气话一出,就有些后悔,抬眼偷瞧了余光一下。
    余光眼里闪过一丝难以捕捉的情绪,收回手,没再瞧她。
    片刻之后,安静的探视室里响起低沉好听的男声:“以后不会了。赵律师,我想申请假释。”
    李可儿和赵律师在监狱门口道了别。
    赵律师因为接到余光的新委托,有些事还需他亲自留在柳河市处理,李可儿在他耳边轻轻嘱咐了几句就上了现任老公派来接她的豪车。
    车子一路驶到机场。
    柳河市是个小地方,机场都是以前军用的现在被改成了民用,候机室和停机坪都小得很。
    整个机场这个时候只停了两架飞机,一台波音737,另一台庞巴迪。
    李可儿下了车,直接被机组人员接上了飞机。空姐关了舱门,那架尾部印有大大的R字字母和一个中文篆体“阮”字logo的庞巴迪就起飞了。
    他们离开第二监狱半小时后,一台奔驰7系驶进监狱大门。
    车上下来三个人高马大的男人,一溜的白色老头衫配黑西裤,踩一双白底黑布鞋。三人直接进了监狱里负责探监事项的办公室,过了十分钟,那三个人又走了出来。
    开门上了车,其中那个坐在后排的大块头拿过手机拨了一串号,等对方接通了说:
    “简公子,人找到了,就在这里,可是他不会见任何人。监狱长说了,他们也没办法,除非有调查令。”
    对方默了几秒,之后用冷冰冰的语气回了句:“行了,你们几个把这事给办了,否则别回来。”
    大块头还想解释几句,对方就挂了电话,他嘴里骂了句娘,收了线。
    前面副驾驶上的那位别过头,抬着半边眉毛问:
    “大哥,怎么说啊?”
    “什么怎么说?你没听见吗?CAO|他妈的让我们办不成别回去!”
    “这不是对方不想见吗?关我们几个鸟事?!”
    “你和姓简的那小子讲道理?五爷还对着他哈腰呢!”
    “大哥,他到底什么来头啊?五爷那么横还把他当个贵宾。我还纳闷呢,怎么叫着我们仨亲自来,这打听人的事随便找个小兄弟就行了!”
    “你问我?我还想知道!我只知道那小子拿外国护照的,有钱,贼有钱的那种。对了,他他妈的还好男人。”
    “哎呦我去,还是个基佬!咱几个以后遇到他得看住蛋、夹紧屁|眼了!”开车的终究没忍住,凑了句话出来。
    他边说还边把嘴角翘的老高,好似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的,可能YY到和基佬有关的画面,面部表情变得有些猥琐。
    后排大块头拿了卷报纸往开车的头上一敲,提醒他:“在那小子面前可别提这事,他手段毒的很!别到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说的是事实,上回在五爷的店里他亲眼见过一言不合那小子直接拿啤酒瓶爆了别人的菊。他们来柳河市的时候那人据说还躺在医院呢。他一想到那画面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几秒后对着自己两名小弟说:
    “找个地儿落脚,你们两个联系下,看看有没有认识的人是蹲刚才那牢的,有的话尽快联系人把东西给送进去让那人签,这事得尽快完成,我他妈的不想以后拉屎有阴影。”
    简白挂了电话,面色不愉,转了转手中的高脚杯仰头把那挂杯的红酒尽数灌进口内。
    “哎哎哎,酒还没醒呢,有你这样喝的吗?82年的!暴殄天物!”身旁的男人一边嚷着一边挨了过去,顺势夺下了他手里的杯子。
    “德行!”简白斜睨了他一眼后,挺身往沙发背上一靠,一双大长腿就这么随意地往前头的茶几一搁,仰着头,闭目不再说话。
    阮晋文侧过身偷偷瞄了他好几眼。不看倒还好,这一看,他原本刻意压制的心绪又波动了起来。
    紊而不乱的发型下是一张带了点混血的美颜。
    简白的爸爸是华人,妈妈是带有中欧血统的大美人。整个家族很早就迁居澳洲,在几代人的共同努力下家族资产早就跻身百亿美元之列。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孩可能特别会投胎,简白不仅吸取了父母身上所有的优点,更是将自身的基因做了最优化。
    尤其是他那两道阔眉下的眼睛,睁开时是随时都能勾人心魄的桃花眼,阖上时又是睫毛浓郁的长眼线,再加上他挺直精致的鼻子,薄而有型的嘴唇,整张脸简直堪称完美。
    阮晋文拿过自己那只杯子小唑了一口,这才把自己就要迸发的**给冷却掉一些。
    他装着轻咳了一声后问他:“这次回来住多久?”
    “大概半年吧,也或许会短一些,说不准,得看工作进度。”简白仍然闭着眼,回答的时候有些随心所欲。
    “这次你们家给了你什么新任务?看把你给烦的。”阮晋文边喝酒边欣赏着眼前的人,简白闭目养神的样子实在诱惑,他无奈自己那地方有些躁动,干脆翘起了二郎腿压制着,也是怕他发现自己对他有所渴望。
    “也没什么事,就让我来收购一家公司。”简白说完,眉头略微一皱,一想到下午那三人传回来的话就有些糟心,不过他很快又恢复了一脸平静。
    “哪家公司啊?让你们看中了!”阮晋文一口饮完杯中所剩的酒,就着他的话问了一句。
    简白突然睁了眼,转过头玩味地看着阮晋文,“永美,知道吗?”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我是第一次写**文的完颜阿姨,初来乍到,请多(请)多(加)关(收)照(藏),谢谢。
 
  ☆、第2章
 
“……你故意的!”阮晋文听简白一说永美,怔了几秒,瞧他嘴边挂着似有若无的笑意就知道他开始使坏了。
    永美对于整个阮家来说是个不能碰触的话题,简白当然清楚这点。他和阮晋文是大学同学,五年前晋文的亲舅舅阮元为了迎娶李可儿差点放弃阮氏的继承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