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傻子+番外 作者:萧莫人(上)

字体:[ ]

 
文案
一场意外夺走了韦一全家人的性命,也夺走了他的智商和大半张脸。所有孤儿院的人都知道,那个又呆又傻的丑八怪是个窝囊废,逆来顺受唯唯诺诺,是个连猫狗都嫌弃的废物。
直到有天他遇上了莫绝,他那比别人慢三拍的脑子终于知道了什么是高兴,什么是疼。他开始有了个念头,异常执着:他想守着莫绝,就算他傻得一无是处,也要拼命守着那小孩一辈子。
他混沌了大半个童年和少年,直到某天,CAO蛋的命运终于想起了他:他清醒了。
 
避雷温馨提示
1、1V1,主攻年下。前期忠犬呆萌后期腹黑炫酷的攻VS表里如一冷酷狂霸拽的护夫宝受。
基本上前期就是……
韦一:我傻怎么啦?我有小哥哥疼我呀!
莫绝:谁敢欺负我家傻子?!找死是不是!都给老子滚滚滚!
2、复仇打脸剧情流,后期打脸金手指粗壮无比,这就是俩孤儿院的小孩从小相依为命,一路摸爬滚打后称王称霸横着走的励志【大雾】故事。青梅竹马,彼此唯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字面意思别想歪,咳咳……)
3、每晚八点准时更新,其余时间捉虫,请假会在微博通知@萧莫人,欢迎关注某萧来搞基~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强强 报仇雪恨
搜索关键字:主角:韦一,莫绝 ┃ 配角:骆家各种,霍逸,郎六 ┃ 其它:攻宠受,受宠攻,互宠,孤儿,复仇,宅斗,剧情流
 
晋江金牌编辑评价:
    一场地震夺走了韦一全家人的性命,也毁了他的半张脸和神智。好在上天垂怜让他遇到了真心疼爱他的养父和小哥哥,尽管在孤儿院饱受欺凌,却也因此和小哥哥莫绝相依为命,二人感情日渐加深。一次意外后二人同时被骆氏豪门收养,本以为从此锦衣玉食苦难褪尽,却不想被卷入波诡云谲的阴谋之中:慈爱的爷爷被谋杀而死,温柔的养父身负重伤性命垂危,小哥哥被人陷害逃亡异国……
    一切美好生活轰然坍塌,混沌了大半个童年少年的小傻子韦一,却在这一刻恢复清醒。他要面对的敌人强大而卑劣,等待他的,是绝望的深渊还是希翼的黎明?一场血雨腥风的商战传奇由此揭开序幕,作者文笔精湛,设定新颖,将亲情、友情、爱情刻画得淋漓尽致,故事情节跌宕起伏,紧张刺激,让人欲罢不能,直欲一探究竟。
 
  第1章 天亮了
 
  韦一刚把鞋子套进一只脚,胳肢窝就被一双大手捏住,然后整个身子忽悠忽悠两下,屁股蹲一下子跌在了一人宽广的肩头上。
  韦一咧嘴一乐,嘿嘿笑,“爸爸!”
  韦大头顶着儿子,邀功似的往媳妇儿那边蹭,“妹子,看我给你表演个降龙十八跳。”
  韦一妈回头就看到自家老公扛着儿子在原地跳大神,儿子一只脚还光着,爹俩跟两个神经病似的哈哈哈笑个不停。她完全没抓到笑点,无动于衷地过去一巴掌朝某人的傻脑袋拍下去,“闹什么闹,赶紧把鞋给他穿上,我妈他们在楼上等着呢。”
  韦大很忧伤,老婆是走小龙女路线的高冷妹子,得亏他自己是个人来疯,俩人才得以持续人类生命的大和谐。此刻大和谐的战果韦一同学坐在老爹的肩膀上,小手抓着他的头发,垂着头弯下腰跟老爹大眼瞪小眼,“爸爸,你为啥叫妈妈妹子?”
  “妹子就是妹子,有啥为啥的,你为啥叫韦一啊?”
  “因为你叫韦大。”韦一一板一眼地给他分析。
  “哦,好像是那么回事儿,”韦大把儿子抓下来,蹲在地上给他穿鞋,“宝贝儿,知道这叫什么吗?”韦大戳他脚丫子。
  “脚。”
  “不,这叫蹄子。”
  韦一很不满,老爹明显是在侮辱他的智商,“我的是脚,你的才是蹄子。”
  “嘿,臭小子,啥意思。”
  “说你笨呗,猪似的,”韦一妈总算笑了,弯腰捏捏韦一的脸,“都会拐弯骂人了啊,我家小一就是聪明~”
  韦一觉得等不靠谱老爹给他穿上另一只鞋他们今天都不用出门了,于是他弯下腰决定自力更生,“爸爸,你快点,外婆他们等着呢。”
  韦一妈又是一巴掌拍到老公脑袋上,鄙视道,“看看,还没小一懂事。”
  韦大挠着头嘿嘿乐,等韦一穿好鞋再次把他扛到肩膀上,一家三口说说笑笑地就出门了。
  今天是韦一外公的六十大寿,韦一妈的娘家人头一回聚得这么齐整,他们家三个孩子,韦一妈是老二,上下两头一个大哥一个小妹,难得今天都来齐了。韦大是东北沈阳人,韦一妈是正宗的川妹子,俩人大学报到第一天就一拍即合,一毕业就扯了证生了娃,速度之快效率之高简直人神共愤。此刻韦一那个还在读研三的单身狗小姨看着俩人一言不合就秀恩爱,十分鄙视,“二姐你行了啊,不带你们这样大白天就虐狗的。”
  韦大捏着韦一的脸玩儿,顺便帮媳妇儿择个菜,“我们这是言传身教呢,教我们家小一以后疼老婆,是吧小一?”
  韦一踮着脚,小手费力够着水龙头帮妈妈洗土豆,忍着老爹的魔爪乖乖点头,“嗯,要跟爸爸一样疼老婆。”
  小姨崩溃,俩人虐狗也就算了,小崽子也跟着补刀,生无可恋。韦一外婆在一旁哈哈笑,笑完了还不忘刺激小闺女一句,“玲儿你抓紧啊,别小一先给你带个侄媳妇儿回来啦。”
  小姨鼓着腮帮子伐开心了,转头找自家老爹撒娇,“爸,他们都欺负老实人,帮我揍我姐!”
  老爷子在一旁哈哈大笑,韦一妈无语地翻白眼,“关我啥事儿,切土豆也能躺枪。”
  一家人其乐融融地一起做了顿大餐,大蛋糕摆在了正中央,韦一给外公摆好蜡烛,把大皇冠给外公戴上,一本正经地说:“外公许愿!”
  老爷子看着桌子边围着的一群人,感慨了一句:“你们都这么大了,我这当爹的也没啥心愿了。”说着又瞅了眼自家的大儿子和儿媳妇儿,笑道,“那就小峰再给我添个孙子呗,别,孙女吧。”
  韦一大舅挠挠头,憨笑道,“我努力,嘿嘿。”
  一家子人说说笑笑,各自聊各家的趣事,时间很快就过了大半天。韦一在一边搭不上话有点儿无聊,蹲在大舅他们带来的一堆购物袋中间数东西玩儿,数着数着他忽然发现哪里不对劲,抓着一大摞票据过去找大舅妈,“舅妈,你们这个好像记错了呢。”
  大舅妈愣了下,侧头看了看,“哪儿错啦?”
  韦一指着购物单上的数字认真地说:“这瓶酒记错了,爸爸买过,一瓶269,不是329,它给你算多了。还有这个,我们家也在这个超市买菜的,这个芹菜的单价是两块,萝卜是一块八,红辣椒是四块五,土豆是……”韦一巴拉巴拉给她全掰扯完,最后总结一句:“这几个都不对,他们都给你记错了。”
  小孩儿说得一本正经,对面的一排大人都是瞠目结舌,大舅妈回过神来赶忙说:“呃,是这样,这超市今天全场大减价,全都打八折,就那个酒是原价,可能你爸爸买的时候打折了……”
  “不是,你等等,”小姨赶忙说,“小一,这价签你全记得?”
  韦一眨眨眼,点头,“差不多。”
  小姨不信,随手指了指电视,这电视就是韦一妈给买的,“那个多钱你还记得吗?”
  “三千九百四十九。”
  “……那这个桌子呢?”
  “一百二十八。”
  “你、你身上那衣服呢?”
  “外衣四百零一,毛衣一百三十三。”
  “……”小姨目瞪口呆,猛地抓住自家二姐的胳膊,惊呆道,“我的妈哎,二姐你这是生了个天才呀,要成精啊这是!”
  大舅也忍不住夸,“小一这是要有大出息啊!”
  韦一妈骄傲地抬下巴,“他从小记性就好,最近报了个心算班,在那班里还是头几名呢。”
  大舅妈瞅瞅自个儿老公,期待道,“是你家基因不?以后咱孩子也能这么聪明就好啦!”
  韦一的呆大舅十分有压力地挠头,只好嘿嘿傻笑。于是众人一晚上的乐趣全都转移在了韦一身上,又让他背唐诗,又让算数字,最后恨不得给他颁个不可思议逆天奖,再上个电视,让全国人民都瞻仰一下自家小天才的尊容。韦一一晚上被这个抱一下被那个亲一下的,十分惶恐,暗想这群人咋突然魔怔了呢,太可怕了,尤其是外公,笑得跟朵花似的,都要裂开了。
  众人笑闹了一晚上,外面正好下大雨,大家也不急着回家了,都打算在娘家挤一晚。韦一妈妈好久没和老太太聊天了,这一晚就挤到了自家爹妈的屋子里打算唠唠家常,另一间屋子给了小姨,韦一就跟老爹和大舅夫妻俩在客厅打地铺。他帮妈妈她们整理好被褥,等忙活完高高兴兴地窝进了老爸被子里,咧嘴笑道:“爸爸,外公今天好开心呢!”
  韦大捏了捏他的耳朵,笑道:“当然啦,小一给他涨脸嘛。”
  “嘿嘿,今天真热闹,要是能天天这样就好啦。”
  “成啊,过几个月咱就去你奶奶家了,那儿更热闹!”
  “去奶奶家?真的吗?什么时候去呀?”
  父子俩在被窝里嘀咕了半天,韦一总算有点困了,跟老爹打勾勾约定好了去奶奶家的时间才老老实实睡了过去。韦大把儿子抱紧了,在头顶亲了一下,也侧个身慢慢睡着了。
  夜深人静,一家人渐渐睡熟,屋子里静谧无声,唯有钟表悄然而动的声音在夜色中静静回响。
  滴答。
  滴答,滴答。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缓慢走动的指针似乎轻轻地,晃了一下。
  滴、滴答。
  滴……
  突然地,墙面诡异地震动一瞬,墙壁上的钟表跟着咣当一响,而后猛地直直坠落下来!
  “啊呀!”小姨被那钟表狠狠砸醒,痛叫一声,“怎么回……”
  可她没来得及说出最后一句话,背后的一整面墙壁突然猛烈震荡,而后一瞬间,轰然坍塌!
  “啊————!!”
  凄厉的惨叫立刻惊醒了全屋子的人,可所有人都来不及喊出一句什么,就感到身下剧烈震颤,头顶的墙面也跟着片片开裂,而后毫无预兆地,骤然塌陷!!
  “地、地震了!!快跑……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救命啊!!!”
  韦一被一阵惨厉的叫声惊醒,他惊恐地瞪大眼睛,可黑夜中什么也看不见,心脏却被那些残酷的尖叫声吓得疯狂跳动。身体忽然被人抱起来,他死死抓住那人的衣领,惊慌地喊,“爸、爸爸……”
  韦大抱紧了孩子竭力躲避不停坠落的砖瓦碎石,可根本无法完全避开,身体被狠狠砸中数次,痛得他险些站不起来。韦一听着耳边炸开的一声又一声的惨叫,吓得全身僵硬,眼眶本能地涌出泪来,“爸爸、妈妈……妈妈……!”
  碎石落在身旁发出沉重的劈裂声响,地面突然猛地倾斜过去,整个楼层晃动着一片片坍塌坠落,韦一全身都抖得厉害,韦大忍着疼抱紧他,用尽全力站起身,在一阵阵的震荡中挣扎着往斜坡高处挪出几步,“小一别怕,我……唔!我、我们去找……找妈妈……”
  父亲的声音急促而断续,韦一努力在黑夜中辨认他的轮廓,直到屋外闪过一片骇人的炸雷,韦一在惨白的雷光中终于看清了父亲混着血和泥的脸。全身的血液瞬间凝冻住,巨大的恐惧狠狠穿透了他幼小的心脏,他怕得全身都在抖,本能地立刻抱住父亲的肩膀,埋头在他颈边不敢直视那张鲜血淋漓的面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