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傻子+番外 作者:萧莫人(下)

字体:[ ]

 
  第61章 托付
 
来唯看着面前目光澄净的少年,心思一时有些复杂。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这孩子的时候,还是十多年前在林陌的医院里。那时候这个叫骆一的少年也才只有五岁而已,怯怯的,傻兮兮的,特别喜欢重复另一个叫莫绝的孩子说的话,他让往东就往东,往西就往西,像个小尾巴似的天天跟在那孩子后头,呆萌呆萌的十分可爱。
    那时候因为杨远修不放心他的身子,来唯也舍不得让他担心,十多年来就一直坚持着每个月去医院做例行体检,时间久了,他自然对这几个小孩熟悉了些,也很高兴樊墨在那里交到了真心的朋友。只不过谁能想到,偌大一个骆家会遭遇如此变故,当家人被谋杀,二公子也被人害死,樊墨仅有的三个朋友,一个逃亡,一个每日消沉,另一个……眼前这个孩子,清醒之后心狠冷酷,行事果决,再也不同往日般心思纯粹,那段四人一起无忧无虑的时光一去不复返,樊墨心里有多难过,多舍不得,来唯完全能够感同身受。
    毕竟这孩子是他一手带大的,樊墨心里难受,他又何尝舍得呢?可与骆文承决裂毕竟是非同小可的事,骆杨两家合作了数十年,牵一发而动全身,他和杨远修年纪也不小了,要是真让骆文瑞上位,到时候CAO心的事一定不少,说不定还会出不少纰漏,他是真舍不得让杨远修再劳心劳力,可是现在……
    他默默看着眼前少年坚定的神色,眸色略微暗了下来。
    这个骆一,和以前真的是完全不一样了,头脑冷静,心思缜密,意志又坚定,虽然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但也足够看得出长大后出色的模样,更重要的是,他是小墨的朋友,如果骆家某日真的能握在他的手里,不论是杨家还是樊墨,往后应该都会得到他的庇护……
    来唯沉默了半晌,韦一也没有说话,仍是微笑着与他对视,樊墨左右看了看没敢插话,直到来唯忽然笑了下,朝着对面三人说道,“你们等我一会儿,我去和少爷说一下。”
    樊墨立马哎了一声,韦一和郎六却是没反应过来这个少爷是谁,不过看樊墨的反应应该就是指杨远修,二人心下不免失笑。那两人在一起二十多年了,这声少爷应该是从年轻时候一直叫着,叫到了这个年岁,改不过来了。
    等来唯离开,郎六忍不住吐槽,“怪不得你们家保镖都叫你小少爷,原来大少爷是杨爷啊。”
    樊墨噗地一乐,摆摆手,“来唯叔叔叫了一辈子叫习惯了而已,其他人还是叫爸爸老爷的。”他回头戳了韦一一下,嘿嘿笑道,“小一,你刚才有点帅。”
    韦一眯眼笑了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骆家、杨家、还有郎家,这三家都合作了好几代了,如果我们这一代是我们三个人,那真是最完美不过。”
    郎六哼笑一声,抱起手臂挑挑眉,“小不点儿,套我话呢?”
    韦一干脆地承认,“六哥,你到底抱着什么心思和我们合作,我还是猜不出来,不过……”他忽然一笑,眉眼都明朗起来,“这次是作为朋友,不为利益,我们一定会帮你到底的。”
    郎六眸光闪了一瞬,盯着对面二人看了一会儿,而后意有所指地说了一句,“你说得没错,我们三家,如果由咱们三个当家,那真是最完美不过。”
    韦一若有所思地看了他半晌,再次笑了笑,“美梦偶尔做一做也好,说不定就实现了呢?”
    樊墨却是在旁苦笑,“这只能是做做梦了,我是不可能了,我的姓都不是杨,怎么可能继承杨家,我爸也不怎么在乎我的。”
    “相反,小墨,我觉得他很在乎你,”韦一没有说破,只安抚地拍拍少年的肩膀,“也许他只是希望你早点坚强起来,毕竟……你们和我们不一样。”
    樊墨愣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有些出神,郎六也低头思索着什么,韦一也就没打扰他们两个,闲着无聊,就不自觉地想起莫绝来。自从和莫绝相认了之后,韦一的日常就只有两件事,筹谋如何报复骆文承,以及……想莫绝想莫绝想莫绝。
    家里把和莫绝有关的所有东西都扔掉了,连他仅有的那两个相思豆也被莫绝“没收”了,韦一有点儿郁闷,只能跑到菜地去,挖两颗大白菜抱着发呆,想象自己抱着的是莫绝的胳膊。莫绝派十七在他阳台上安了个摄像头,韦一心里又高兴又愁闷,高兴的是可以每天和莫绝说说话,虽然看不到他也听不到他的回答,但能让他听到自己的声音,他也挺满足的,而愁闷的……
    其实强颜欢笑四个字,真的是很难很难,他有时候就会恍惚,想着某天真的打垮了骆文承,真的可以堂堂正正把莫绝接回家的时候,自己又该如何和他相处呢?和和气气地继续做他希望的所谓的兄弟吗?兄弟,兄弟,这世上最亲密,却又最不可能再贴近一步的可笑关系。
    可他又能怎么办呢?即使他再也不想喊他哥哥,即使他想把他搂进怀里想得夜不能眠,可他连走近那人的勇气都没有,连逼迫他的心思都舍不得冒头,如今复仇是联系他们两人最紧密的纽带,如果某天连仇恨也没有了,他再不顾一切地走近他,拥抱他,他毫不怀疑那个再无牵挂的男人,会头也不回地离开自己,然后躲到一个他一辈子都找不到的地方,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所以他只能认命,比起那个人只能给予自己的该死的亲情,他更怕的,是如同过去那一年一样,让他无处可寻的杳无音讯。
    “小一。”
    韦一蓦地回过神来,心思有些恍惚。樊墨疑惑地戳戳他的脸,问道,“你想什么呢?”
    “……没什么,”韦一敛下心中的酸楚,露出一个平静的笑来,“整理一下思路而已。”
    樊墨也没怀疑,拉过他的手说道,“我爸叫我们过去呢。”
    韦一点点头,看向身旁面色紧绷的郎六,不由笑道,“六哥这么紧张啊?”
    “关系到我老婆,我能不紧张吗?”郎六切了一声,赶紧加快脚步,“我可是跟谢瑜打了保票的,这事儿搞不定我未来的鬮福堪忧啊。”
    韦一闻言笑了笑,可看到对方明亮温柔的目光,心里又有些难受,只得安慰自己不要多想,跟着樊墨匆匆朝内室走了。
    帝园也实在够大,三人走了十来分钟才终于走到杨远修住的宅子。穿过弯弯绕绕的庭院和走廊,三人终于停在一扇古木门前,樊墨深吸了口气,抬手敲了敲门,“爸,我带他们来了。”
    “嗯。”
    里面淡淡传来一个字,樊墨咽了口唾沫,朝另两人耸了耸肩。
    推门而入,韦一和郎六有些惊讶于屋内的简单朴素,入眼的一切都是灰白色调,家具是木制的淡色纹理,数量不多,靠窗处立着几张秀雅的屏风,厅中央摆了几盆兰花,屋子里飘散着淡淡的中药味道,整个氛围显得宁静而古雅。
    厅内的木摇椅上半躺着一个高瘦的男人,那人拇指处圈着一个碧绿的软玉扳指,此刻正用另一只手轻轻摩挲着那扳指的表面。听到动静他微微侧头,软黄的灯光洒在那张平静而冷淡的面容上,明明只是淡淡地仰躺着,那人周围却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强大气场,不是霸气逼人的,而是压抑着周围的空气一般,让人感到一丝微妙的压迫感。
    男人一双眼睛是灰白的,没有光晕的,可那双眼睛淡漠地看过来时,包括韦一在内的三个人都有点肝儿颤,没办法,本能反应,这人即使双眼无光,单单只是看过来这一个动作就有着足够的威慑力。杨远修面朝着他们,来唯恭敬地站在他摇椅后面,他沉默了一会儿,清淡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来,“听一霖说,你们想要我帮忙,对付骆文承。”
    “呃……是这样,”樊墨咳了一声,赶紧挺直脊背报告,“这个……上次和您说过,骆阳影视股价跌得厉害,最近电器也被很多丑闻缠身,我分析了一下,觉得……呃,骆文承管理能力有问题,于情于理都不该是他坐这个当家的位置……”
    杨远修打断他的话,撑着躺椅站起身来,“这些场面话就不必说了,你天天在琢磨些什么,我还不清楚么?”
    樊墨立刻闭嘴,杨远修循着声音准确无误地走到樊墨身前来,垂头看着他的方向一会儿,淡淡道,“你想帮助朋友的心思我理解,我从小就教育过你,在我们这条路上走,最重要的就是一个义字,所以你动用暗部这么久,我也从来没干涉过你。”
    樊墨愣了一下,惊喜道,“爸你这是……同意了吗?”
    “但在商言商,”杨远修仍是缓缓说着,表情一丁点都没有变,“再怎么讲义气,也不能做亏本买卖。”
    樊墨咬了下嘴唇,小声反驳,“和朋友哪计较那么多……”
    “当然要计较,不论是利益还是友情,付出和收获要平等,爸以前就教过你。”
    樊墨没再吱声,求助地瞅了眼来唯,后者却只是低眉顺目地站着,看都不看他。正着急的时候,身后的少年却接过话头,笑道,“杨爷这是在说给我们听吗?”
    “算是,也不算是,”杨远修侧头看向韦一的方向,微微笑道,“是骆一吧。”
    韦一曾经跟着骆文轩和杨远修打过好几次交道,因为那时候他傻乎乎的,杨远修对他还挺亲切的。韦一走上前一步,恭敬地弯了下腰,一字字清晰说道,“杨爷,如果您是希望以后我能多帮衬着小墨,您大可放心,樊墨是我骆一一辈子的兄弟,无论他以后遇到什么事情,我都会倾尽全力相助,不论您这次帮不帮我,我都会践行这个承诺。”
    樊墨听到这儿才终于反应过来杨远修的意思,一时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杨远修没有回答他,朝着郎六又问了一句,“这位郎家三公子,你呢?”
    郎六和杨远修完全不熟,心里对他还有些敬畏,所以一直没吱声,此刻听到问话却是微微皱眉,反问道,“杨爷这话问得怪了,我们家可是我大哥当家,我就是个二世祖,可说不上什么话呀。”
    杨远修却是笑笑,灰白的眼睛静静看着他的方向,“那我换个问法好了。”他忽然朝郎六走过去,步子很轻,扑面而来的气场却让郎六本能地压下呼吸,“如果某天三公子得偿所愿,能否记得今日之约,维护小墨,和他背后的杨家。”
    樊墨和郎六皆是一惊,樊墨是不明白杨远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背后的杨家?父亲不是……不是从宗家选了一个姓杨的人在培养吗?我不就是辅佐那个人,替那人背负那些黑暗的东西吗?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背后的杨家?
    而郎六心中也是翻过一瞬的惊涛骇浪,他蓦地瞪大眼紧紧盯着杨远修,可对方目不能视,他完全无法从这人眼中窥探他的用意,他心思翻涌了片刻,沉默着没有作答,杨远修也没逼他,再次走回躺椅边上,摸索着慢慢坐上去,躺靠下来,“我可以帮你们,但希望你们记得,我帮你们,只是因为小墨,你们欠的是他的人情,和我无关。”
    樊墨愣愣看着面色淡漠的父亲,心中一时激动得要说不出话。他从小到大都仰慕这个男人,却也惧怕这个男人,这个人一向强大,内敛,又淡薄,他从来都看不透父亲的心思,也从来没有享受过常人眼中应该来自于父亲的疼爱。这个人对他冷淡又寡情,什么都教给自己,却从不强求他学会,他一身的本事全是靠一身的伤换来的,却一次都没有被这个男人安慰地拥抱过。他是真的敬爱他,却也真的因他而难过,他从没觉得父亲心里有他,他甚至想,杨远修把自己捡回来,也许只是为了给真正的杨家继承人培养一条忠诚的狗而已,可即使真的是一条狗,被主人养了十八年,也该是会有情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