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作者:衣落成火(下)

字体:[ ]

 
    第101章 子母连心
    
    只是,这两只鬼显然和以前林岐遇见的那些鬼不一样,他们是已经被怨气冲昏神智的厉鬼,现在就算被抓住了,也依然在不停地冲撞,想要逃出去,而没有一点可以沟通的意思。
    然而林岐应邀请过来的主要目的,就是跟这里的鬼进行沟通,那么他这时候要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个——让两只鬼恢复神智。
    郑昶走到笼子前面,转头问道:“你接下来要怎么干?直接灭了他们?”
    林岐摇头:“我先给他们清一清怨气再说。”
    郑昶不知道“清怨气”是怎么回事,不过这种技术上的事儿他也不会,所以就还是捏着符,站到一边去给林岐把风。
    林岐看着笼子里的鬼,叹了口气:“真没想到是这种鬼,我得想想,用什么办法来给他们洗涮怨气了。”
    郑昶第一次听到林岐说这样的话,好奇了:“这到底什么鬼?我看好像是一对鬼母鬼子?”
    林岐点头:“你说对了,这种鬼的名字,叫作‘子母连心’,属于最可怕的厉鬼品种之一吧。”
    郑昶比较蒙。
    对于什么子母连心厉鬼,他也是不懂的。
    林岐也知道他不懂,所以很快跟他解释:“子母连心,顾名思义就是一对母子鬼,而其中是由子鬼占据主动位置的。这样的母子鬼,一般出现在一对母子有夙缘,但是孩子多次投胎不成功,导致怨气叠加……这样的情况,如果母亲的怨气更重,那么就会是母子连心鬼,反过来,就是子母连心鬼。”
    简单来说,就是这个小鬼物就是三次投胎到曲静肚子里,但是三次都投胎失败的鬼,而且他跟曲静两个人,要么是上辈子有缘分,要么是曲静的这辈子跟他有缘分,所以比较执念投胎到曲静那里,偏偏出了意外。
    想想也知道,三次投胎全部失败,也就是说起码很长一段时间里,子鬼已经没有投胎的机会了——投胎消耗太大,再加上曲静直接在第三次流产时死去,那就更没法子投,想也知道这子鬼的怨气会有多大了。
    相反,曲静的性格大概是比较软,她在死之前可能很遗憾,也可能对李家有那么一些怨愤,但这些怨愤和遗憾不足以产生执念让她变成鬼,所以她其实是在子鬼怨气的冲击下,随着变成厉鬼的。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在他们单独遇见曲静的时候,曲静是很正常普通的一个鬼魂,眼睛里流下来的血泪,应该是她对孩子的眷恋,而等子鬼跟她会合以后,她立马就被怨气冲坏了脑子,接下来,也就很自然地跟没有理智了。子鬼怎么要求,她这个做母亲的,就满足儿子的一切要求。
    林岐又叹口气:“这种鬼的怨气太重了,一般的方法根本没可能把怨气清除掉,可就这么放着也不行……幸好这次来得早,不然等再过几天,子鬼把其他几个有血缘关系的‘亲人’精气吸干,再把他的父亲李兆明给吞吃了,这一对子母鬼的实力就会暴涨十倍以上,到时候,就算我使出全部的本事,也没办法再把他们抓起来净化了。”
    郑昶心脏一跳:“居然是这么厉害的鬼。”
    林岐点头,有些郁闷:“算了,我可能得先贴驱邪符,再念经了。”
    郑昶:“念经?”
    林岐再点头:“我们门派里流传下来的经文,专门做这档子净化的事儿,不过道家在这方面跟佛家比差一些,我也只能用法力念诵了。”
    郑昶……还是听不懂。
    但他大概明白,这件事很费劲。
    林岐说道:“我一定要从李家那里多弄点东西过来。”
    郑昶表示赞同:“我帮你数数,用几张符,给报多少价。”
    林岐略带惊讶地看了郑昶一眼:“好。”
    他觉得吧,这位二少的胆子,好像是……大了许多。
    事实上,郑昶其实还是挺害怕的。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越来越不希望让神棍林发觉他在这方面胆子不大了,所以硬着头皮也要装着不怕。再加上,刚刚他奋力打符纸时,并没有想太多,而成果不错……也有效地缓解了他的心情。
    他觉得,说不定再过些时间,他也许真的就不会怕了。
    林岐并不知道郑昶的心理活动这么丰富。
    他目前正在脑子里回忆那几卷哭包的师尊给他留下来并且要求他一定要背会的经文。在记忆里,那些经文由哭包师尊念诵出来的时候,的确是有不一般的力量的,所以,很是值得试一试啊。
    当下里,林岐也不犹豫,回顾之后,立刻就舌绽雷音,用法力一字一字,把那经文逼得念诵出来!
    “天地无私,神明鉴察。今有难者,遍满十方。以威神力,救拔诸生……”
    这是一玄门一代代弄到了众多门派的典籍后,又一代代进行综合改良,最后形成的专属于一玄门的《一玄超度咒》,作用听说是挺强的,但是毕竟属于大杂烩,有的时候,效果会特别强,而有的时候,效果就会特别弱……至于到底是强还是弱,就要看念咒的人的法力精纯不精纯,念咒的人本身实力出众不出众了。
    林岐本来迟疑着,就是因为他自己属于半路出家的神棍,也不知道念咒之后的效果怎么样,但想一想还是觉得,用这个比较顺口。
    然后,他就念了。
    郑昶看着林岐,就觉得在他的身上,好像突然产生了一层白光,而这些白光一片片地扑向了那个金色的笼子,并且在跟笼子碰上的刹那,就变成了一个个白色的字,不断地透过笼子,落在那两只鬼的身上。
    这些白色字符跟两只鬼身上的怨气缠斗在一起,你来我往的,都想要互相消融。那些怨气总是嗞嗞地响,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硫酸,而白色的字符就像冰块,每次经过一个地方,就让那地方的怨气镇定下来,慢慢变少消失。
    林岐看着那些怨气,松了口气。
    郑昶也松了口气。
    还好,这玩意挺管用的。
    随着怨气的消失,母鬼曲静的表情从刚才的狰狞,慢慢地就变得平静下来,而子鬼那可怕的外表,也好像逐渐有些恢复的感觉……
    看起来,他们就快要被净化成功了,大概等怨气彻底消失的时候,他们俩就可以沟通起来。
    郑昶的目光,又落在了林岐的身上。
    平时看着比较温和的少年,在白光的映衬下,侧脸如玉一样的光泽……不由自主地,郑昶的心又跳了。
    这一回,他的心跳加快不是因为紧张,也不是因为恐惧,而是、而是因为不知名的情绪,因为那个少年。
    于是,林岐念咒用了多久,郑昶就默默地看了他多久,直到那金色笼子里的两只鬼都慢慢恢复了正常,林岐收声,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郑昶才反应过来:“……弄完了?”
    林岐奇怪地看他一眼:“还没,得谈谈。”他感觉刚才这位二少在发呆,可二少不是怕鬼吗?居然还能心大发呆?看来,还真是有点磨练出来了?
    郑昶不知为什么,有点心虚。
    他很快继续这个话题:“那我在旁边看着。”
    林岐也就没管郑昶到底在想什么,现在,还有正经事要做。
    所以他就走到了笼子前面,看向了那只长相漂亮的女鬼:“曲静,曲小姐是吧?”
    女鬼抬起头,她的五官很明艳,气质却很温顺:“是的,之前的事,不好意思了。”她顿了顿,“你是天师吗?我的儿子不是故意做坏事的,你可不可以放他去投胎?我可以给你打的,魂飞魄散也没关系,只要你肯放过我儿子。”
    林岐一顿:“其实,是秦夫人让我过来的。”
    曲静愣了愣:“是婧小姐?”
    林岐有些惊讶:“你叫她婧小姐?”
    曲静点点头:“我们是好朋友,不过,她的身份到底跟我不一样,所以,在称呼上我们一直都有注意。我不能让李兆明知道我跟婧小姐的关系好,不然的话,他一定会利用我,去找婧小姐要好处的。”
    林岐更诧异了。
    曲静看起来是个很通透的人,怎么会愿意在李家被磋磨到死?
    想了想后,他还是说道:“曲小姐,不知道你方不方便说一说,你跟李家到底是怎么回事?秦夫人想知道,你的死到底是人为还是意外,李家在里面,是不是真的无辜。另外,我也想知道,你和你的儿子在被怨气CAO控的时候到底想要做什么。”
    也许是知道自己母子翻不了盘了,也许是抱着让儿子投胎的期望,也许是很相信楚婧的眼光,曲静这时候的回答,也是一五一十的:“我可以说是被李家折磨死的吧。也是我生前太愚蠢了,一直相信李兆明的花言巧语,为他忍受他母亲的‘教导’,连累了我的孩子……”
    曲静的故事,比起楚婧讲述的更详细很多,她的心理活动,在这个故事里也有详细的说明。
    事实上,世界上如同她这样的女人很多,只是她更倒霉一些,到后来,连性命都没有了……
    一如楚婧说的,曲静当年为了生计进入模特圈,凭借良好的条件走红,但她走红以后仍然洁身自好,直到有一个看起来各方面条件都很好也很可靠的男人,坚持不懈花了两年时间走近她的身边,并且成功获取了她的芳心。
    然后,她嫁入豪门。
    
    第102章 曲静
    
    在最开始被追求的时候,曲静也只是把李兆明当成了找明星玩玩的纨绔大少,后来被追了两年,她却把他当成了自己可以共度一生的男人。
    曲静是个很缺爱的女人,平生最大的愿望也不过就是嫁一个好男人,做一个好妻子——哪怕那份给她带来了很多荣耀的模特工作呢,在她心里也不过就是维持生活的工作而已。
    嫁入豪门以前,曲静觉得自己做好了心理准备,哪怕她早就知道婆婆其实不太满意她,但她觉得只要面子上过得去,她会好好孝顺对方,只要丈夫站在自己这边,她总可以把日子过好。
    生活在一起,不就是需要互相包容吗?即使她要多退几步,也没关系。
    只是,曲静没想到,嫁给李兆明的日子,比她一开始所想的,更不好过。
    首先就是她从没听说过的规矩,在新婚第二天正式见过婆婆就已经开始了,为了这个传统,那所谓“不传统”的蜜月,她期盼已久的旅行,也是不能进行的。
    新婚丈夫跟她说,这也是没办法,他们在家里还能更亲密,曲静信了,所以她为了家庭和睦,真的开始学规矩,并且老老实实地伺候婆婆,就算再怎么辛苦,就算丈夫每晚也都索求无度,她依然坚持了下来。
    就这样,没几个月,她就顺利地怀了孕。
    只是曲静没想到,接下来的两件事,真是戳瞎了她的眼。
    头一件,怀孕了还要立规矩,不管她怀的孩子稳当不稳当,不管她舒服不舒服,就好像那个婆婆一点也不在意她怀下的李家的种一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