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粘上橡皮糖 作者:云梦今朝

字体:[ ]

 
文案:
本文暂告完结,等我什么时候写完再补全,当然这个也算是完成了可以看…就是有些生硬。 
 
主持人问穆熙,怎么会喜欢上那个人。
穆熙严肃道“因为他很甜,很软,会委屈,会开心,会很多东西。”
“可是,这些你也会啊。”主持人微笑,腹诽很甜很软什么鬼,又不是软糖,明明是个中药丸。
“我是因为他才会的。”穆熙眼神转转,笑了,像软糖一般,悠然道“而且,他是糖衣中药丸。”
 
本文主受!!! 
CP;
精分香软甜萌受VS腹黑糖皮竹马攻
 
内容标签:甜文 业界精英 豪门世家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熙 ┃ 配角:公司职员,友军,盟军,敌军 ┃ 其它:1V1,甜甜,互宠。
 
 
 
  ☆、回来
 
  细雨轻洒,被水润湿而显得漆黑的石块透着沁骨的凉,丝毫不见之前的闷暑,学堂中刚放学的孩童看看已经浸润地面的小雨,将书本藏在衣服里快速的往回跑。
  衲底的布鞋吧嗒吧嗒的踩在青石板铺筑的小路上,偶尔步子落猛了,脚下的水花会溅到身边的同伴,引来更大的一阵反击。
  “小熙!”一个惊呼声传来,因着几个孩子的快跑,蹭倒了路边一个慢行的小孩。几个孩子停住脚步,挠着头看向坐在地上的小熙。
  “雨,很黏。”小熙摸摸手下的水坑,不同于平时和湖水一般的触感,他抬起头道,“我好像被粘住了。”
  “哈哈哈,又犯傻了,天上下的是雨又不是浆糊。”领头的一个哈哈一笑,伸手将小熙扶起来。
  “难道你们不是因为雨很黏所以跑吗?”小熙歪歪头,看着眼前的笑脸道,“因为走得慢会被粘住啊。”
  “是啊是啊,所以你也跟我们一起跑吧,省的再被雨粘住。”领头的孩子笑眯了眼,拉着小熙加入他们,孩子们发出趣味的笑声,仿佛发现了一个新游戏,下雨天快点回家的原因又多了一个,不要被雨给粘住。
  小熙跟着大家的队伍一起狂奔回家,布鞋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湿透,母亲无奈的笑容和触感又不一样的温水唤回了穆熙的神志。
  “又有什么新的灵感了吗?穆先生。”座椅对面,正在陪笑的张必达看见穆熙睁眼,便自觉将话题带到他这边。
  穆熙摇摇头,又点点头道:“张先生有没有发现,雨水很黏?”温润的黑眸有些期待的看着张必达,但是问出的问题让同行的人都有些怔楞。
  淡粉色的唇瓣上扬,一个礼节性十足的微笑出现,带着不愿深谈的含义,穆熙悠悠道:“或许,回来后我们可以先从翡翠上入手。”
  “哈哈,这个问题还是等下了飞机之后我们一起在会上讨论吧。”张必达对斜对面的人挤挤眼,示意果然穆熙名不虚传。
  而穆熙的助手刘青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嘿嘿一笑道:“穆先生,咱们很快就到了。”
  “只要天气没变化,飞机晚点的可能性不大于百分之三十。”穆熙侧过头,看看手表然后道:“还有三十五分钟。”
  “呃,是的没错。”刘青点点头,对着张必达划划脖子示意没找对话题。而一边的穆熙看见助手的动作,不是很了解,但是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个时候不需要问。
  飞机的嗡鸣声传来,下降带来的不适让飞机内的另外两个人脸色发白,穆熙默默的将纸袋给两人递过去,刘青脸色微窘,张必达则摇手表示没事。
  十分钟后,三人的脸色都呈现正常状态,穆熙看看喘匀气的张必达,询问道:“火车你晕吗?”
  “不晕。”张必达摇摇头,回答问题。穆熙看看同样一脸菜色的助手,提议道:“下次的时候你们可以做火车来,不用陪我。”
  刘青差点咬到舌头,怎么可能,他存在的意义就在于盯着穆熙让他按照行程行动,让穆熙自己坐飞机,刘青觉得自己还不如直接和董事长申请辞职死的快一点。
  “呃,其实我晕着晕着就习惯了。”刘青闪闪神,将眼睛放在别处躲过穆熙看过来的视线。
  “你已经晕了一年多了,真的没问题吗?”穆熙怀疑的看向助手,说实话这个助手除了有时候不知所云之外,用着还是挺顺手的。
  刘青眨眼“没问题。”另一边,张必达将穆熙在飞机上说的话送回本部,有了目标他们就要好做的多。
  瑞州市的市中心,宝祥记的红字招牌显眼的挂在一栋不足十层的大楼顶端,在周围动辄三四十层的摩天同伴中,这栋历经了近百年风雨的老楼凭借着它的厚重和沉稳丝毫不落下风。
  七层的一间办公室,梁然放下电话微笑道“大家注意了,之前让你们准备的原石资料马上送到五层的设计师那里,联系上仓库,调查数据,让他们在两个小时内随时待命。通知各部门主管,联合例会。”梁然嘴角勾起,只可惜,他们这些童年的玩伴里少了一位。
  在梁然擦拭鳄鱼眼泪的时候,刚下飞机的穆熙定定看着眼前还穿着长款风衣的人,对方向他张开双臂,一脸的微笑。穆熙眼神闪烁一下,接受了这个欢迎的拥抱,同时讶异道:“你刚从东北回来吗?”
  松开人的郑宏瘪嘴点头道:“那边贼冷,这不是过来还没换衣服。”
  “我看你的口音也没变过来。”张必达啧啧两声,他和郑宏在一个公司,到是比和穆熙更熟悉一些。
  “你才有口音呢。”郑宏吐舌,顺手将大衣脱下来,挂在行李箱上,里面的衬衫到是符合瑞州现在的时令。穆熙点点头,同意道:“你的口音确实诡异。”
  郑宏的脸瞬间耷拉下来,随即清清嗓子道:“我普通话是二甲水平。”
  “记性不错。”穆熙看着有些期待的人,淡淡点评。身后刘青差点喷出来,好在他忍住了。
  郑宏看看一脸闷笑的张必达,挥挥拳头。穆熙在前走,几人在后面互相做着小动作,好似谁和谁也不相干一般。
  刚出了机场大门,郑宏就发现了来接人的车子,眼睛眯起,嘴角勾起一个冷笑,他转头对着张必达调侃道:“你家老板又派一个冠冕来接人了?”
  张必达脸色发窘,正打算说话,就见穆熙已经上了车,便对着郑宏推了一下,自己坐到了穆熙那辆车的副驾驶。
  郑宏想要跟上,却发现车已经开走,无奈的和刘青坐了一辆。
  而在车上,穆熙看着眼前的屏幕,脸上带着淡笑,和里面的人打招呼道:“还在忙?”
  梁然在屏幕对面微笑道:“是啊,忙着接你这个大天才。诶,我把人都叫全了,给你三个小时时间完成工作,然后咱们好好聚一聚。”
  “三个小时,看你们的准备情况了。”穆熙摸摸下巴,认真道:“开展下一个系列命题初期少说三次定会,你那边的人水平如何我还没有了解,时间会有所增加。”
  听见这样认真的回答,梁然闷笑着点头道:“我一定要让你当我的优秀员工。”
  “我只是借调……似乎不归你管?”穆熙歪头眼神中闪烁着俏皮,他一本正经的从手机中调出合同道:“我的任职还在永瑞轩。”
  对面的人点点头,有些惋惜的说道:“可惜了,咱们这些人里面,只有你不在。”
  穆熙抿唇,眼神有些闪烁,他为什么不在,或许连他自己都无法说服,不想提这个话题,穆熙开口转移道:“暂时的合作,也是同事。”
  “嗯,这次你回来了,郑宏到是赶不回来了。”梁然那边传来整理文件的声音,但是在视频里,他还在微笑。
  “我在机场接到他了,这个季节还穿着长风衣的人很是显眼。”穆熙微微向后靠,手指交互了一下,但是车后面只有他一个人,所以谁也没注意到。
  “哈哈,他被派到东北发展客户了,还不知道成果怎么样呢。”梁然笑笑,转头对着别人在吩咐什么。穆熙微微闭眼,片刻后听见视频中传来道别的声音,点头道:“好,公司见。”
  轿车继续行驶,瑞州的风景和当年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就连记忆中的天气都出现了点点朦胧。
  “宝祥记,多少年了也没有换过这个土里土气的招牌。”郑宏下车后,看着让他自豪又看不惯的公司。
  “这背后的价值比永瑞轩要大的多。”穆熙看看身边的人,又转向刘青道:“把咱们之前调查的资料调出来,一会儿开会要用。”
  “他们能准备的那么快吗?”刘青拉拉身上的电脑,有点怀疑道,这些老店他还算了解,消极,暮气沉沉,吃老本,基本上都是这些店的代名词。
  “难道会比你慢?”穆熙语气微怒,忽然严肃起来的他让刘青有些惊讶,只愣楞的点头,然后看着穆熙进去。
  “小熙!”一个惊喜的女声出现,刘晓水一下将进门的人抱住,一米六七的个头挂在穆熙的肩膀上上蹿下跳,惊喜道:“你真的回来了,太好了。我都想死你了。”
  穆熙轻轻点头,回抱道:“我也很想你们。尤其是明明姐。”
  “小熙,你变坏了。”顾明明从刘晓水身后出现,标准的男性声线,西装革履,上来拉开激动不已的妻子,拍拍穆熙的肩膀道:“多少年了,咱们还能再合作一次,不容易。”
  穆熙笑笑,遗憾道:“没想到你这么容易就退出了,不然,我还想再见一次利剑出刃。”
  “诸位,会议室已经安排好了,是不是一会儿再叙旧啊?”王启江抱着文件夹出现,对着大厅内的几人微笑。
  穆熙转过身,点头道:“当然。”而刘青则哑然的看着眼前的景象,似乎,自己真的该辞职了——穆先生没说这里面都是他朋友啊!
  郑宏拍拍发愣的刘青,笑道:“小家伙,走吧。”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了~~~首先声明,本文所有情节和设定纯属虚构,一切架空,为了故事而存在。
其次扫雷,一,受不是智商问题,
二,作者喜欢埋伏笔,不光是旁白类的解说上,在一些人物的动作和台词上也有安排,所以以后呢,咱们按照老规矩,不懂得到读者群问,评论不剧透。
三,攻受双暗恋。
本文日更,如果有事八成会提前请假。以及基本上的更新时间是在晚上十点前,十点还没有更新就是作者在加班。
作者毒舌向,跳着看,不登录,完事还在文下瞎说影响后来读者看法的,恕不接待。
最后新文,求支持,前二十留评有红包,收藏满一百的时候留评也发红包。
 
  ☆、醉
 
  翡翠这个东西,刚开始出现的时候并不是很受爱好珠翠的京城人士所宠爱,不如玉质的温润,不如金银的耀眼,但是其中自有的一种沉淀和清澈最终还是被会赏玩的人所发现。自从翡翠变的炙手可热,它的价值在高低起伏间自有一种宁静。
  莹润的颜色,沁水的光泽,这样映着山光水色的珍宝却隐藏在粗劣的山石之间,这样反差曾经让古早年间的手艺人扼腕叹息。但是现在,很多人知道了其中原理,纵使少了一份心,却多了一份价值。
  而掌握其中价值最大的,便是珠宝商人,论起这些人中更上一层的,当属那些传承了百年以上的老店,宝祥记就是其中之一。
  会议室中,穆熙将自己的构思放在话题板上,随手勾画的自然曲线带着一种奇异的凝滞感,构建雏形,这是总设计师踏出第一个阶段的任务,这个任务,今年二十四岁的穆熙比已经做了几十年的老师傅都要顺手。简单明了,仅用了半个小时穆熙便将构思说明,看看画满的话题板,穆熙拍拍手道:“雨,是一种最贴近自然的坠物形式,而坠,在咱们的含义中是什么概念想必不用我来普及。诚然水滴状的饰品在珠宝业中已经屡见不鲜,但是咱们所要的是体感,用硬物来给人以润的体感。而这其中翡翠就是这些原材料中体现最好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