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贱不过三+番外 作者:凉裤茶

字体:[ ]

 
 
简介
 
贱受和小三的爱情故事
 
变态18重奏之变态5鞭:
贱受暗恋直男攻,耍手段让直男攻上了自己对自己负责,与直男攻在一起。直男攻知道真相变身渣攻花样虐贱受,贱受至贱强忍也要留住渣攻,最终在看到渣攻带情人回家滚在自己和渣攻的床上时彻底崩溃,心如死灰决定放弃渣攻,虽然也许自己这一辈子再也爱不上其他人了。但是与渣攻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喜欢渣攻的小三却不相信贱受会放手,以为只是贱受以退为进欲留住渣攻的苦肉计,于是一怒之下一狠派人绑了贱受要找人轮女干他……这是个1V1非常温情(信我)的故事。故事的主角是贱受和……呃,一心想弄死贱受自己上位的小三。
 
这是一个想当受却做了别人家攻的男人,和一个本来是贱受却成了缺心眼二货受的男人的故事。
 
排雷:1V1,范涉X钱小剑,小三前后都洁,阴毒贵公子一只,特别特别傲娇,特别特别护短。小贱菊不洁,贱三一起后无不洁。走心走肾,傻白文博君一乐。
  
 
 
  第1章 暗恋直男
  
  钱小剑暗恋一个人,把他当做自己灰暗人生的信仰和阳光来喜欢。
  那个人叫李砾阳,高一下册文理分班后钱小剑的同班同学。本来两人虽同班但从未有过任何交集,顶多算是知道彼此名字的陌生人,但是,命运这种东西总是很悬乎,两条平行线因着李砾阳一次心血来潮的搭救和钱小剑坚持不懈的执拗,终于成为了相交线,自此纠缠不清。
  那是高一下册临近期末考的时候,钱小剑照例被校外几个混子堵在巷口索要一周的保护费,本来钱小剑只要像往常一样交足30块钱就彼此相安无事,只是家婆脚背被滑落的菜刀砍了,住医院花了些钱,孤儿寡母本来生活就拮据,这下当月的生活费就短了100块钱,任钱小剑怎么省吃俭用,这个月最后一周的保护费都只凑足了19块零7毛。
  于是,混子们不乐意了,搜遍钱小剑全身也找不出多余的钱,刚好最近学校开始整顿周边环境,靠打劫弱势学生过活的混子们最近收到的保护费急剧下降,这几日正好憋了一肚子气,而钱小剑又恰好撞枪杆子上了,所以,混子头头带头作势要教训钱小剑去去晦气。
  李砾阳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本来钱小剑都已经做好挨揍的准备,打好回家如何向家婆交代一身伤的腹稿了,李砾阳却出现了。没有希望的人最怕看见的就是希望,有了希望就舍不得放手。从此以后,钱小剑便赖上了李砾阳,像个跟屁虫,总是默默无闻地跟在发光发亮的李砾阳身后。
  李砾阳对于身后出现的小跟班,也无可无不可,只要不妨碍他也就任他去。因着李砾阳没有明确拒绝自己的放任态度,钱小剑铁了秤砣心,把自己对光明与美好的所有憧憬都寄放在了这个人身上。
  可惜,好景不长。李砾阳长得帅,学习好,又是篮球场上的运动健将,所以他周遭也就不少飞蛾往他身上扑,而最让钱小剑伤心的是——李砾阳是直男,他很享受被女孩子追逐仰慕的感觉,对于早恋也跃跃欲试,似乎已有了钟意的女同学。
  钱小剑是弯的,从他初二第一次梦遗对象是考试场上借他2B铅笔的男同学开始,他就知道自己性取向不正常。不过,钱小剑一直瞒得很好,没有被任何人发现过,李砾阳作为纯直男更是不可能发现,所以钱小剑怀着龌蹉的心思跟在李砾阳身后,而李砾阳却未有所觉,并且,与钱小剑相处久了,李砾阳觉得钱小剑虽然人长得普普通通,性情普普通通,不显眼不爱说话,但很乖很听话,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用着很顺手,因而渐渐也与钱小剑走得近了。而钱小剑也越来越不满足与李砾阳的现状,越来越受不了李砾阳与其他女同学暧昧来往了,越来越渴望得到李砾阳,所以他做了件之后六年一直觉得值得的事。
  高三毕业班级聚会上,钱小剑在李砾阳的酒杯里下了药,那药是钱小剑偷偷摸摸塞钱给校外的一个混子叫他帮忙弄到手的,据说只要吃了就会意识模糊,不管男女都能硬起来。当天晚上,聚会完毕,钱小剑扶着李砾阳回了自己的家,他家婆去亲戚家了,所以家里只有钱小剑和李砾阳两人。未等李砾阳药性发作,钱小剑就趁李砾阳意识不清用自己的菊花强了李砾阳的黄瓜,之后李砾阳爽到,立马变身为狼把钱小剑肏了个遍,两人足足干了大半夜才消停,之后李砾阳就泡在钱小剑里面酣然而眠。
  第二天,李砾阳醒来,看到自己怀里的人,感受到自己晨勃翘起的老二处在一个湿润温暖的环境里,整个人都蒙圈了。
  钱小剑未等李砾阳反应就装出一副委屈得不行的样子,哭红了眼,先发制人,“你是不是知道我是弯的,就、就故意这样羞辱于我?你、你明知道、知道我喜欢你的?”
  听了钱小剑的话,李砾阳就更蒙圈了,“不、不是,我不是,你、你喜欢、喜欢……”
  钱小剑拿过枕头捂住自己的头,低声抽噎,同时似无意地不时夹夹体内的那根鬮起的鬮棒。
  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尤其是李砾阳这样刚过青春期欲望强的大男孩,“嗯……”李砾阳爽得呻吟出来。
  “啊!你、你怎么……大、大了……”钱小剑拿下枕头,红着兔子眼,假装受了惊吓,更用力夹紧李砾阳那根。
  “别……啊……好爽……”
  “……你、你昨晚要了我那么多次……怎、怎么……”
  李砾阳看钱小剑一副被自己狠狠蹂躏过的样子,下半身直接主导全身慢慢摩擦起来,然后,半是强迫半是诱哄钱小剑,让钱小剑又给了他足足两个小时。
  发泄完,李砾阳总算清醒过来,他第一次,从未有过这方面的经验,本来自己也还是刚高中毕业的大男孩,不知道拔屌无情这回事,也觉得这事非常严重,再看钱小剑一口一句自己仗着他的喜欢羞辱他,于是一咬牙就答应钱小剑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别人,他愿意和钱小剑处处试试。
  于是,钱小剑便装着一副半情不愿,又是害怕又是欣喜的样子点头答应。然后,两人就开始了长达六年的纠缠。
  起初,李砾阳不知道这一切其实是钱小剑自导自演,还算信守诺言对钱小剑也挺好,当然,主要是排除掉肏的是男人这个事实,肏钱小剑也是非常爽的,而且肏他还不用担心怀孕。
  但是,大一下那年,钱小剑遇见了当初给他搞药的那个小混子,两人说的话被李砾阳听见,从此,李砾阳性情大变,再不拿钱小剑当回事,虽然还是和他住一起,但是李砾阳开始荤素不忌,与外面的花花草草乱搞,与钱小剑在一起不是肏他,就是羞辱他,总之,再不拿好脸色看他。
  钱小剑不是轻易放弃的人,何况他爱惨了李砾阳,哪怕他看不起自己、羞辱自己也还是想和他重修于好,想和他一辈子处下去,而且,这事一开始的确是自己设计了李砾阳,所以,对于李砾阳的态度,钱小剑忍了,觉得日久见人心,时间久了,李砾阳一定会发现他的真心,和他好。至于……李砾阳与其他男男女女暧昧调情,甚至上床,只要自己看不见,不去想,就好了,就好了……
  李砾阳也因为钱小剑的这个态度,对钱小剑愈加看不上,越来越憎恶,对钱小剑也越来越随意放肆。
  在与李砾阳交往的第六个年头,钱小剑以为他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的时候,当下班回家看到李砾阳和陌生男人搞在自己和李砾阳的床上,钱小剑才发现自己低估了李砾阳对自己的轻视不在乎,高估了自己对李砾阳的誓死不休,他觉得很崩溃,累了五年多的心终于一抽一抽地痛起来。
  钱小剑抚着自己的心口,原来自己的心还没有麻木,痛得鲜血淋漓,再不能爱。
  
  第2章 我他妈贱
  
  钱小剑最终决定和李砾阳分手,彻底绝了自己的念想。
  没什么大不了的,心再痛,痛久了就会麻木;不能再爱也无所谓,一辈子遇见这一个已经耗尽了他的心力,没有爱情又不是不能活。钱小剑如是一遍一遍告诉自己,警告自己不要回头,不要再犯贱。
  钱小剑和李砾阳闹崩后,钱小剑去公司上班却被告知自己被辞退了,钱小剑不明所以去找公司行政主管问原因,却被告知自己得罪了上头的人。
  自己还能得罪什么上头的人,不就是李砾阳一人吗?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之后一个月钱小剑到处奔波求职,均被无情拒绝,钱小剑这才算明白了,李砾阳是要逼得自己走投无路,等着自己贱兮兮回去讨饶像狗一样跪求他。
  钱小剑擦干眼泪,只要有双手在,总能活的。皇天不负有心人,处处碰壁后终于遇见一家不屈于李家势力肯留用自己的地方——范阳酒店,于是钱小剑便留下来做了这家星级宾馆的一名服务生。
  钱小剑干什么从来都矜矜业业,到范阳酒店工作两月余就获得了领班的认可,于是某天酒店来了几个重要客人,领班便带着钱小剑去接待,结果,却是与两个熟人狭路相逢。
  那两个人,一个是几月不曾见面的李砾阳,一个则是范涉。
  三人见面,钱小剑与那两人打了个照面,钱小剑心里就清楚,自己这份工作怕是又保不住了。
  李砾阳自是不用说,见不得自己好。那范涉就更是。哪怕他在李砾阳面前没有表现出来,但是作为对李砾阳高度重视的自己怎么能觉察不出,李砾阳这个从小到大的玩伴,对李砾阳的心思并不单纯。钱小剑知道,范涉同自己一样喜欢李砾阳,恨不得爬上李砾阳的床,奈何李砾阳被自己捷足先登了,所以,范涉对自己可谓芥蒂深重,怀恨在心,每次见到自己都偷偷拿阴毒的眼神警告自己,甚至有次还想拿钱砸自己让自己离开李砾阳,钱小剑没有答应,他就开始时不时背地搞小动作整自己。
  等一下……范阳酒店,呵范呀,原来这是范家产业,看来不是恐怕了,自己被辞退已是板上钉钉了。
  “你怎么在这里?”范涉看了眼李砾阳,见李砾阳径直坐下,完全不看钱小剑,便转头阴鸷地盯着钱小剑问。
  是人都有三分血性,钱小剑再犯贱再能忍也是有底线的,之前因着李砾阳的关系处处忍着范涉,现在人都分了,工作也必然被这死瘪三搅黄,干什么还要受这窝囊气。所以经范涉这么一点火,这几个月,乃至这六年钱小剑所有的碰壁、委屈瞬间袭上脑门,引爆了他的五脏六腑,钱小剑便瞪着范涉,没好气反问:“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范涉见钱小剑居然敢跟自己杠起,扫了眼钱小剑身上的服务生工作服,看着钱小剑对领班问道:“范阳酒店什么时候门槛这么低了,什么人都往里招?”
  “这,三少……”领班捏了把汗,踟蹰道。
  “呲,你以为我稀罕你这家酒店啊,拉倒吧!我不干了,爱咋咋地!”与其被范涉羞辱一番再被无情辞退还不如自己拍拍屁股走人,至少挣了一口气。
  “……”范涉见钱小剑脱了黑白工作服扔在地上抬脚就走,顿时黑了一张脸,而后瞥了眼李砾阳,见他有些讶异地望着钱小剑离开的方向,更是攥紧了拳头。
  再次失业,钱小剑苦笑,也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再找到工作。钱小剑在街上游荡到下班时间才收拾心情回家。
  回到家,家婆正在洗衣服,钱小剑抹了把脸,立马跑过去夺过家婆手中的衣服,“跟你说多少次了,衣服放着我来洗,你少碰冷水。”
  家婆还要再把衣服夺过来,“你上了一天班,多累啊,衣服我从小洗到老,你以为我洗不干净?”
  “不是担心你洗不干净,这大冬天的,您老要没事就出去活动活动,找熟人唠唠嗑。”
  家婆不说话,回了自己房间,钱小剑觉得自己语气重了些,揉了揉鼻子,边洗衣服边想等会去找老人家聊聊天,自己一天到晚都在外面,晚上回来也闷不吭声不想说话,在家里就她一个人也没人与她说话,想想都寂寞。
  洗过衣服,热好剩菜剩饭,钱小剑与家婆面对面坐着,开始没话找话,想引老人说话,家婆渐渐话瘾上来了就开始滔滔不绝,不是说东家媳妇是个烂娼妇不安生,背地偷汉子;就是说西家老太婆瘫痪不能自理,浑身恶臭,还要拖累亲闺女,诸如此类。钱小剑偶尔搭话,家婆说得过分了就插嘴轻声细语斥责一句,总之一顿饭吃得也算和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