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浮生香水店 作者:空灯流远

字体:[ ]

 
    文案:
    因为某场变故,调香师肖重云退出香水界,在二线城市开了家小香水店。时间是把杀猪刀,当年的风流倜傥俊青年渐渐向颓废大叔(?)靠拢。
    就在这时,他遇到了当初的崇拜者……
    因为有同志反映上篇文微虐,因此此文设定轻小说治愈风XD
    内容标签:业界精英 情有独钟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肖重云 ┃ 配角:周天皓 ┃ 其它:张松
    ==================
 
    【第一卷】
    第1章 初始
    
    著名香水品牌Lotus在C市的秋季新品发布会。
    会场设在万豪酒店一楼大厅,邀请了大批社会名流、同行顶级调香师,Lotus的高层也尽数参加。会场外下着倾盆大雨,而室内灯光温暖明亮,女主持人穿着露肩长裙,笑容明艳动人。
    肖重云撑起伞,走下被雨水淋得透湿的台阶。一个好心的门童过来示意可以帮忙打出租车,他笑了笑谢绝了,顺着湿滑的街道一路往南走。
    穿过两条主干道,进入大学区。平日游客云集的琴台路雨中显得分外寂寥。肖重云拐进旁边一条两旁种满梧桐树的小街,推开浮生香水店半掩着的门,把湿漉漉的雨伞靠门边放着。
    张松正拿着绒布擦拭店内各式各样的香水瓶,见他落汤鸡的样子便皱着眉头去取干燥的外套:“下这么大的雨,就别去Lotus的发布会了。”
    “顺便路过,就去看了看。离得太远什么也看不到。主打新品是To the Ocean——《致海洋》。据说调配出了海洋的味道。”肖重云发现张松递过来的外套比自出出门时穿的那件略微厚一点:“这是初冬时候穿的。”
    张松面无表情,惜字如金:“下雨。”
    肖重云背对着店门穿衣服,逆光中显得特别消瘦。他本来就不是通过肌肉吸引女性的类型,没受伤前还能勉强称之为风流倜傥,混到现在,要不是衣服撑着,只剩下个空架子。伤倒是好了,只是遇到阴雨天气骨头就隐隐作痛。这次出门他撑伞时他也是极尽小心,奈何雨水太大。
    “张松这小鬼脸色不好,其实心还挺不错的嘛。”他边穿边想。
    浮生香水店在紧靠着大学区的一条小街上。两年前肖重云想找个帮手,就去邻近的工科大学贴了招聘钟点工的启事。当天下午就有一个高个子男生来面试。男生沉默寡言,问什么都只答一两个字。肖重云想这样相处太痛苦了,再比较比较吧。结果接连两天一个应聘的学生都没来,他只好怀着沉痛的心情给面瘫男生打电话,通知他没课时来这里上班。这个男生就是张松。
    张松没课的时候都窝在肖老板的店里,沉默的擦玻璃,看香料,翻翻香水制作工艺,看老板跟买香水的女生调情。
    肖重云也渐渐习惯了倚在柜台上忽悠女生买香水时背后有一双阴森森的眼睛盯着,很快各种坑蒙拐骗手法便收放自如。只是时常有小女生抱怨:“大叔,店里小哥从来不说话,好恐怖哦~”
    这时肖重云就向张松挥挥手:“小松松,过来,给大叔笑一个。”
    张松会停下擦拭玻璃瓶的手,面无表情的裂裂嘴,又低头干活。
    此时他正趁着肖重云收拾湿衣服的空当念账本:“玫瑰香油,橡苔香精油、月桂香精油……已经送到货了,我记账了货款下次付。还有,我听说Lotus的新品发布会好像要有请帖才能进。”
    肖重云笑了,最后一句是疑问句,也只有这个面瘫小鬼能问出陈述句的语气来。
    “哦,因为我有他们的白金会员卡。”他仿佛才想起一样:“一直忘了扔掉。”
    二十七岁,很快就三十岁了。他苦笑着摸摸没刮干净的胡子渣,时间弹指一挥间,不知不觉就成了废材大叔,当初的书生意气早就化为云烟。自己守着这家不怎么赚钱的小店没有关系,张松还是学生,眼看快要毕业了,二十多岁的大好青年总耗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基本的调香技巧他倒是掌握得不错,但如果要真的踏入调香师这个职业,小鬼还只称得上三脚猫。这次去Lotus的发布会,目的也是帮他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机会。
    肖重云点了一支烟靠在圈椅上,翻开新到的彩页香水杂志,想找找有没有什么可以给新人练手的比赛,一边翻一边打呵欠:“小松松,想不想参加调香师的比赛?”
    主持人在讲话:“这次推出的To the Ocean——致海洋,选用了琥珀、藿香、薄荷、龙涎香等海洋系香料,前调清新动人,让人想起扑面而来带着淡淡咸湿气息的海风。中调相对醇厚……”
    周天皓站在礼台上,西装革履,精英气质。他向雨雾蒙蒙的大厅门口眺望,回头拍苏蓝:“我好像看到肖重云了。”
    Lotus排名第二的调香师盯着主持人,用嘴角说话:“赵总看着我们呢,天皓你收敛点。你看错了吧?有空想这个不如想想你的冬季新作,到现在为止好你像一点开始调制的意思都没有?肖二公子,早不在香水界了,谁会给他发请帖?”
    “幸好他不在。”周天皓漫不经心的望着远处:“要是不发生五年前的变故,Lotus调香师No.2的位置你以为你能保得住吗?说不定连我的地位都保不住……”
    “你跟他很熟?”
    “没有……只是以前留法时在纪芳丹若勒香水学校,他高我一届。没说过话。”周皓天想起几年前的肖重云,被实验室里同辈留学生包围着,身材清瘦,衬衫最上面两颗扣子总是解开,很轻易就能看见锁骨。说话时眉毛微微扬起来,显得有些英气,谈笑间神采飞扬。
    周皓天,香水界有名的调香师,为三宅一生调出过风靡一时的“永恒”后跳槽至国内香水品牌Lotus,成为Lotus 首席调香师。这次他跟着新上任的总裁来C市出席发布会,陪吃陪玩,逛着逛着就到了琴台路。
    琴台路是C市一条旅游街,两旁都是装修得富丽堂皇,专卖纪念品珠宝首饰和玉器坑游客的店。周公子逛了一圈觉得无趣,看着旁边一条梧桐树荫遮蔽的小街甚为幽静,就和苏蓝说了一声,过去溜达溜达。
    正好看见一间小小的香水店。店名“浮生”两个字在檀香木的招牌上带着微微的浮雕效果,不过分张扬,又别有风趣,这种味道意外的引人注意。顶级调香师配置一款新品香水往往要耗费一年甚至数年的时间,而周天皓正在为下一个季度的香水主题发愁。他决定进去看看。
    店内光线较暗,木质柜台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盛香水的玻璃瓶。靠门还有一张铺着碎花桌布的小圆桌,摆着一盆不知名的绿叶植物,配着几把红木高背椅,专门供客人试香。情调布置得很不错。
    让他惊奇的是,这家店竟然拥有一名调香师。
    这里所有出售的香水都是私人调配的,装在精致的玻璃容器里,根据客户层品味系上蝴蝶结或者打印的艺术标签。一位调香师一生可能能够推出几十样作品,可是这家小店的调香师至少调配出了有上百种香水……不过不看质量的话倒也没有关系,周皓天想,不如带一瓶回去试试。
    老板不在,看店的是个小时工的学生,脸板得被欠了钱。
    周天皓把玩的一支玻璃瓶,有心刁难小朋友:“我要一款闻起来有冬天味道的香水,中性的。”
    要知道香水味道越是抽象越难调配。常在商场买的茉莉花和薰衣草味道的香水因为有例可循而显得普通。但是相对抽象的味道则考验调香师对嗅觉的理解和把握能力。调制花香草想,这不难,可是如果要求你调制出一九四八年风靡巴黎的“光阴的味道”(L\\\'air du\\\'Temps),那就需要来自Nina Ricci的专业调香师——往往仅仅从人类能识别的大约四千种气味中挑选出能够表达意境的味道就要耗费数年的时间。
    打工的学生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在被刁难,语调平平:“没有成品。”
    没有成品,意思是这家店还真在调制这种味道的香水。周天皓突然觉得很有意思:“半成品也行。”
    半成品只是样品,装在一寸高的小玻璃瓶里,配着浅蓝色的瓶塞。里面的液体澄澈透明,简简单单,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蓝黑墨水手写的标签贴在瓶身上:“十二月。”
    周天皓没有时间试香,随手就把小样放进口袋里,给苏蓝打电话:“突然想起来,这次的全国香水新秀大赛赵总要你出人代表Lotus参赛。”
    苏蓝就站在Lotus老总赵文斌旁边,压低声音:“不是说让你出人的吗?老子很忙……”
    “因为我是评委。”
    作者有话要说:  挑战三人称!
    
    第2章 十二月
    
    肖重云仰靠在店内的圈椅上,食指和中指夹着香烟,跟自己的小学徒上课:“好的香水是一首歌,你要从成千上万种气味中选择最美音符,把它组成自己的曲子。好的调香师能够记住并且准确分辨出上千种香气……”
    “嗯。”
    “优秀的调香师很注重保护自己的嗅觉。不能闻刺激的东西,平日最好不用香水,不能喝酒,不能……”肖重云尴尬的咳了两声,把烟掐灭扔掉:“不能吸烟。”
    “哦。”张松停下擦拭玻璃瓶的手:“我把那个没调配好的‘十二月’卖掉了。”
    大叔从圈椅上跳起来:“……你你你卖掉了!还没有最后定香!”
    “敲了对方两倍价。”小朋友脸不红心不跳。
    肖重云看中了每年一度的全国香水新秀大赛。这个赛事由四家国内知名香水品牌联合举办,专门针对从业经验尚浅的调香师,向优胜者抛出青睐的橄榄枝,是新人出道的最佳选择。很多资深调香师谈及自己奋斗史时总是自豪地说“我当年参加新人秀的时候进了前十……”。
    以小鬼现在的实力,要想拿优秀不太可能,但是杀进复赛应该是有把握的。“十二月”是他花了半年时间指导张松调配的一款香水,有些杂气细节还没有处理好。本想等一切完善后用它作为参赛作品的,没想到小鬼为了两倍价就卖出去了。
    不过这里紧靠着琴台路,买香水的多半是游客,即使买回去也多半是扔在旅游纪念品中间,直接忘掉了也说不定。因此他打算原计划不变,重新调制完善这款香水。
    正想着,发现张松已经干完手中的活,靠在对面的窗棂上新订的杂志《perfume香水》。
    和两年前刚进店的面瘫男孩不同,张松明显抽条了。废材大叔沮丧的发现小鬼的个头似乎已经比自己高,再也不能笑眯眯的拍小朋友的头顶了。
    张松没有注意到废材大叔的自我感伤,语调平板地念:“全国香水新人秀评委名单:蓝色恋曲资深调香师李普元先生,巴黎香水节最佳新品奖调香师程鸢小姐……Lotus首席调香师周天皓先生……”
    他合上杂志,概括道:“都不认识。”
    肖重云抬了抬眼皮:“你现在还不需要认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