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青春训练手册 作者:静舟小妖

字体:[ ]

 
    文案
    碧水里藏着我的梦,我想要站上世界最高的领奖台。
    这是我最初的梦想,
    永远不会改变,不会破灭!
    爱情线:
    你永远不会懂被丢下来的那个人是什么心情。
    你会后悔的。
    ①游泳竞技文。
    ②男主后期黑化。
    ③这是一个单纯小兔子的进化论,终极模式→黑魔王。
    内容标签:爽文 升级流 甜文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淮 ┃ 配角:巫恒;谢岳年;展颜;汪海涛;穆亚楠;康凌 ┃ 其它:游泳;竞技;耽美
 
    编辑推荐:
    吴淮从四川到广东,从市少年体校到广东省队,再到国家集训队,每一天的训练和每一次的比赛,精疲力尽是他的战歌,全力以赴是他的精神,每一步都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而竭尽全力!
    吴淮最后实现梦想了吗?他在成长的旅途中都经历了什么?作者着重描写着主角青春的梦想,和蓬勃充满朝气的精神,正能量满满贯穿全文,在诙谐有趣的描述中,让我们看见运动员的辛苦和坚持。
    =================
    
    第1章 梦想起航的地方
    
    吴淮有点儿晕,还没从今天夜里血淋淋的事故中回过神来。
    讲真,他觉得自己有点儿像是扫把星。
    才正式办理了入学手续,才正儿八经的拜了刘指导为师,一顿拜师宴吃完,他的新指导就住进了医院里。
    事故名称:车祸。
    事故原因:晚八点四十七分,车主驾车驶过广州某街道十字路口,被闯红灯的一辆A开头的黑色奥迪拦腰撞上,车主左侧盆骨粉碎性骨折,右腿脚腕骨折,颅脑受到重击,身上软组织挫伤无数,目前尚在病床上昏睡不醒。
    事故责任:现代车主按规定正常行驶,奥迪车主负全责。
    当时吴淮和他父亲就坐在后座,一阵翻天覆地的大力撞来,等回过神来,他的新指导就躺在了血泊里。
    就在前一分钟,吴淮还有些羞涩的说:“刘指导,以后就拜托您了,我一定会努力训练,争取游出好成绩。”
    “哐当!”
    “吱——”
    吴淮毫发无损,刘指导上了救护车。
    好的,刘指导的医药费不用担心了,而且据说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小命也留下了,接下来只需要过上带薪休假的米虫日子就好了。可是接下来谁能告诉一声,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办?
    洪老师为了让他能够进入名教练云集的广东省游泳队,从半年前就为他谋划,几番周折终于将他的户口从四川变成了珠江,就为了他以后可以进入广东省队,拜一个好教练为师,从此青云大路直上云霄。
    为这事他爸不高兴了很久,因为自己入了母亲那边的户籍。
    纵然如此,老爸也忍了下来,亲自把自己送到了广东,一路嘱咐一路照顾,拜了码头认了老大,陪着自己跑寝室办手续,直到晚上好不容易有空请了刘指导吃饭,然后人就“哐当”一声进了医院。
    在医院里呆了大半夜,师母哭红着眼睛让他们先回宾馆休息,老爸特别不好意思的用着椒盐的川普说:“我来,晚上我来守嘛,你回去休息。”
    师母看他,用着广普说:“你扯你扯,里都我来,离可训。”(你走你走,这里我来,你去睡觉。)
    “这个不好得,你是女同志,你回去屋头休息,明天白天来。”
    “唔得,唔楼公我睇,你扯啦。”(不行,我的老公我看,你走啦。)
    老爸眨巴着眼睛听不太懂,连看带猜的还想说什么,那个把人撞伤的奥迪车主深呼吸一口烟,烦躁的说:“啧,那是人儿老公,你留这儿干嘛地啊!?”
    地道的北京话。
    然后吴淮就蔫蔫的和他老爸离开了医院。
    时值凌晨十二点,省游校的大门已经关了,而且才来到这片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就见了血,吴淮瘆的慌,死活不愿意离开自家老爸。
    好在老爸也心思沉重,一路抽着烟回了宾馆。
    前两天开的双人间还没来得及换房,正好两人就直接住了进去。
    吴淮洗澡的时候发现蓝色运动外套的袖子上有些黑印子,仔细一看,是血痕。中国人嘴上不说,心里总是讲究个兆头什么的,吴淮躺在床上的时候特别想对他爸说,要不咱们还是回四川去吧,才来广东就遇见血光之灾,不吉利啊!
    不过这话,直到他老爸上了飞机都他都没有说出口。
    自己从很小就在学游泳,家里这些年花了不知道多少钱,事也做绝了。就说这次改户口的事,奶奶那边一听脸都拉到胸口去了,长子独孙的,这户口一改,用老一辈的话说,就是没人养老送终了。可就算这样,他爸他妈也硬着头皮将事办了下来。
    如今跨越半个中国,拎包入住,来到祖国的最东边,咸腥的海风像是融入了空气里,陌生的土地和人,好在是一样的天空,一朵祥云正在触手可及的地方翻涌升腾,他也是踌躇满志,渴望一飞冲天。
    这么怂的话,打死他都说不出口来。
    接下来两天,他们父子二人去医院看望刘指导,他有缘无分的新教练基本都是昏睡的多醒的少,而且醒过来了精神也不太好,通常这个时候人家一家子都是眼泪汪汪的握着手,相顾无言,他们凑上去说多了总是不好。
    一转眼第三天了,吴淮老爸的假期眼瞅着就要结束,趁着这天刘指导没和他的爱人两眼泪汪汪,便问出了隐藏在心里的问题,我家这个娃怎么办呐?
    刘永宁盯着吴淮看,吴淮硬生生从刘指导那面无表情的一张脸上看到了那么一丝不喜。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但是换了他在那个角度上,他知道自己肯定也会对这个学生没什么好感,克师。
    只听见刘永宁用气若游丝的声音说:“你先回学校,自然有教练带你,先跟训,等我病好了再接你回来。”
    这句话没什么问题,这个情景说这个话恰到好处,前因后果解释的清清楚楚,然而吴淮还是一脸的茫然。
    回去,先回去学校,可以。
    有教练来带自己,那个教练是谁?寄人篱下能比正式拜过的老师好吗?那教练是男是女什么脾气他都不清楚。
    最后,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自己寄人篱下,岂不是要三个多月的时间?而这三个月正好包括了一个最关键的暑假,里面还有自己磨拳霍霍的省青少年游泳锦标赛。他一直惦记着这次的比赛,就指望着能拿个好成绩,到时候刘指导再帮着自己推一把,一举将自己送进省队里。
    这要命的时候,等刘指导病好回来,黄花菜都凉了。
    奈何,刘永宁的话没错。
    他心里也苦啊。
    他摊在床上这样确实不可能有什么作为,今年他打算送上去的可不光吴淮,还有原本带的两个队员,那情分可比吴淮深厚多了,他不也只能干瞪眼。
    话说到这个地步,大家都茫然了,未来怎么只能先走着看。
    吴淮陪着父亲在小宾馆住了最后一天,第二天中午将人送上了飞机。临行前,父亲反复叮嘱,然后将一张银行卡郑重地放在了他的手心里。注视着飞机飞离跑道,消失在蔚蓝的天空,他怀里揣着一张银行卡和三百块钱的现金,迷茫地坐上计程车,载着家人对自己的期望,回到了省泳校。
    他对这个泳校很陌生,目前为止只知道从大门口怎么去宿舍楼,就连训练的场馆门朝哪儿开都不知道。路上听见的语言都是叮铃咣当的粤语,他估计也就听懂一句:恭喜发财。
    这个点儿正好是午休的时间,太阳顶在头顶上,火辣辣的热,影子在脚底下团成一团萎靡不振的。吴淮拍了拍裤兜里的银行卡,咬紧了牙。
    这是他妈妈的工资卡,勉强够他来到这个沿海城市的月消费。他很清楚自己是踩着父母的血汗站在这里,回报父母是他奋斗的一部分理由,也发誓早晚有一天要带着父母腾飞。
    回到宿舍,下午两点二十分,开门的声音惊醒了屋里睡觉的舍友,纷纷睁开眼看了一眼时间,上下层的铁床发出嘎吱的声音,密集在短短三秒钟内,然后又骤然消失,大家嘟囔着又翻身睡下了。
    搞运动的普遍缺觉,能多睡十分钟,绝不会九分钟起床。通常来说,午休时间都到两点半结束。
    吴淮反省了一下,十分钟的时间在哪儿都能混过去,该再晚一点回来的。
    “站住。”一声低吼,靠窗户的床位坐起了一个男孩,正掀开蚊帐警惕地看着自己。午后的阳光穿过窗棂,金色的浮尘环绕着他,一双又大又亮的眼睛很漂亮,眸子黑漆漆的像是一颗来自深海的宝石,里面闪烁出淡淡的霞光。
    他凝着眉质问:“内海宾个?”(你是谁)
    吴淮眨巴着眼睛,觉得自己领会到了对方的意思,只是为了预防错误,他选择先闭上了嘴,指了指靠在门边的这张床的上铺。
    他前天来省游校报道,当时就铺好了床,那时候正好是训练时间,房间里没有人,他本来以为晚上会认识自己的新室友,奈何这一折腾就是四天。
    “哦。”那男孩恍然大悟,露出笑容,“新人喔。”
    吴淮听懂了,点头,笑开颜,努力释放自己的善意。
    “新人?”
    “新人来了?”
    “我睇一下。”
    一石惊起千层浪,一时间只见眼前白浪翻涌,一个个晒成非洲人的小黑孩从蚊帐里钻出了脑袋,亮晶晶的眼睛闪烁着好奇的光芒,就像是一束束的探照灯落在了自己的脸上。
    吴淮心跳如雷,脸上却扬起阳光灿烂的笑容,大大方方的说:“你们好,我叫吴淮,来自四川,今年十五岁。”
    “四川人啊。”最先说话的那个人也改成了普通话。如今全国推广普通话,这么大的孩子都必须掌握第二门“外语”,这男孩说的普通话很地道,“你好,我叫谢岳年,佛山人,今年也十五岁。”
    “你下个月才过生日。”有人吐槽,还补了一刀,“这回咱们屋里有比你大的了,你以后就当二哥吧。”
    “二哥?二,哥!”
    “二师兄,哈哈哈哈。”
    屋子里一下炸开了锅,你一句我一句的调侃着谢岳年。谢岳年气的脸红脖子粗,争辩自己的虚岁确实已经十五岁了。
    有人说,那你还是二哥。
    也有人转头问吴淮,你是几月份的啊?
    吴淮笑道:“三月份的。”
    “大师兄,你好。”
    于是,身份证生日在八月份的谢岳年彻底成了二师兄。
    吴淮就站在自己的床边上,姿态放松的靠在床架上,微微笑着,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