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如何跟金主们说分手 作者:故人旧友

字体:[ ]

 
    文案
    我有一个废物系统,每次都在我撩到金主的时候它就跟我说套路错人了。
    所以我觉得我被轮着关小黑屋这件事情它应该占百分之九十九的责任!
    系统【你不是挺喜欢的么】
 
    苏爽嫖系列
    无论前属性最后统统黑化攻x外表高冷内心不安于室受
    ps:很多人问了,再说一次,所有攻都是正攻本人的精分
 
    内容标签: 娱乐圈 现代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不敢了,先生
    
    眼皮好重,浑身上下无一不在叫嚣着疼痛,特别是那个难以启齿的位置,楚衍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是烫的,汗浸湿了自己躺着的那一片床单,隐隐约约能听到有医生在自己的头顶说话:“这位先生是因为那个东西没有及时处理出来而引起的发烧,清理干净之后我开点消炎药,输个液就行了。”
    说着,正要去取医药箱中的吊瓶出来。
    “不必了。”一个不容置疑的声音打断了赵医生的动作,丝毫不带任何感情的冷漠:“发烧死不了人,既然敢逃出去,就该想到后果。”
    那医生似乎楞了一下,低头看了看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人,他的五官很好看,并不是如今当红小生的那种精致感觉,远山如墨,淡雅如画,几乎毫无血色的唇紧紧的抿着,脖颈地下没被盖住的地方都是一个一个的红痕昭示了他曾经遭遇过什么。
    他有心同情,但身边这人更是惹不起的存在,只能蒙蔽了双眼,当做没看到,收拾了自己那一大堆的医用工具,和助理走了出去。
    楚衍挣扎了挣扎,使出浑身的力气睁开了眼皮。他可不想刚刚穿越就要去找新的身体。
    厚重的窗帘拉着,估摸着时间是晚上,高亮的灯光挂在床头,丝毫不在乎这里还有一个病人。
    楚衍险些被闪瞎了双眼,缓了一会,才看到自己床前站着的那个人。
    背着光看不清长什么样子,但是黑压压的一片,就像是要压倒在自己身上让自己喘不过气来一样。
    他的声音低低的压了过来,丝毫没有楚珩因他生病而产生的愧疚感:“听到医生的话了?”下巴微微抬了抬:“想活着,浴室在那边。”
    何闵廷看着床上的少年还有些迷惘,顺着他的方向看着离自己五步远的浴室,胳膊用力,想要将自己撑起来,但是奈何两日没吃饭,又被折腾成这样子,实在是没有了力气,勉勉强强的撑了起来,下一秒又跌坐在被自己汗浸湿了的床单上。
    何闵廷双手环胸,站的很稳,一点想要帮忙的意思都没有,看着楚衍第三次倒下撞到床头发出闷响才悠闲的开口:“不是硬气的很么?怎么现在起不来了?”
    卧槽已经有多久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了?自从他得了武打巨星这个荣誉别人就是再看不起他,背后骂他,当着他的面也要乖乖叫一声楚哥。
    这么一朝回到解放前楚衍差点没忍住问候他祖坟,但是发烧发的他口干舌燥,说话都感觉是一团团的热气凝结在嘴里头,他只能瘪瘪嘴积攒了一会力气,硬撑着翻身滚下了床。
    是的,滚下去的。
    这么一滚,身上的痕迹全都一个不拉的呈现在何闵廷的眼前,他的皮肤应该是疤痕体质,都过了许久了,痕迹还不曾退下去,衬在他白色的肌肤上就像是给山水画添上了一束妖艳的梅花一样,何闵廷有点满意,大发慈悲的弯腰勾住了楚衍的胳膊,往身上一捞,横抱着就走进了浴室。
    然后直接扔进了浴缸里,溅了他一身的水花。
    这下子不是逆光了,楚衍抬头看着面前的男子,五官凌厉,唇如刀削,那一双眼睛气场十足,仿佛是天生的威严着。就哪怕是不说话,这样静静的看着你,都有一种害怕的感觉。
    何闵廷看着他浑身颤抖着看着自己,羞恼的红润爬伤了脸颊,忽然心情有些好了:“你羞什么,你身上哪里不是我没看过的?”
    说着,一一抚过他身上的红痕,带着欲念的吻封住了他还没有血色的唇。
    楚衍到最后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了,挣扎着,将浴缸里面的水踢的跟浪花一样。
    让何闵廷身上本来就已经湿了的衣服更加湿了个彻底。
    顺便做了个彻底。
    事后楚衍是实在没有力气了,靠着何闵廷的胳膊才能让自己掉不下去,不过好在两个人这么一闹腾,浴缸里面的水也去了大半,呛不住他。
    “还没教会你不要反抗么?”
    “不敢了,先生。”听着他有气无力的声音,双眼虽然睁着,但是已经没有了焦距,似乎在看着他,却又不知道透过他看着什么东西。
    何闵廷难得的有那么一丁点的愧疚,不过做戏做三分,都说戏子无义,让他蹬鼻子上脸了可就不好了。还是起身穿上了挂在一边的浴袍走了出去。
    屋中的水汽并没有散去,攀附在镜子上,在光洁亮丽的镜子上结出了层层雾气,将镜子面前的人照着朦朦胧胧。
    楚衍低头看着自己的手,骨节修长,只有中指上面有一个小小的茧子,似乎是长时间写字出来的。
    他低头看着的时间有些长,似乎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身体一样,镜子朦朦胧胧中依稀可见的纤细身影,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似乎有些不敢抹开镜中的水雾。
    以至于他身边的系统都有点不好意思说话。
    【我知道这身体有些低于你的预期,可是符合身体交换条件的也只有他一个,而且……】
    他而且了半天也没而且出来个什么东西,身为和宿主的第一次合作,两厢情愿那是最好的,他也想给宿主留一个自己很能干的好印象,但是……
    这身体的确是比宿主原来的身体差的太远。
    “低于我的预期?”楚衍这具身体的唇色天生红润,洁白的牙齿在说话期间微露,勾人的想要去咬上一口看看是不是犹如想象一样的甜美。
    他缓缓的伸出手指,抵在镜子上,好听的声音在浴室中不大不小的回荡:“与我原来的身体相差什么?”
    “我犹如铜墙铁壁一样的八块腹肌?”他的手指随着他的话语微微滑动,镜子中露出来的是平坦的小腹,星星点点的红色印子完全出现在他面前。
    【……】系统有些说不出来话,毕竟任谁一个洁身自好的武打巨星穿越到这么个弱鸡一样的身体上都是难以接受的,他的宿主没有当场说撂挑子不干,这就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楚衍本就没有就指望系统回答他什么,他干脆将镜子上的水雾尽数就擦抹干净,将这幅身体看了个仔仔细细,过了许久,终于在嘴角牵出一抹猥琐的笑。
    “你这个死样,怎么这么知道人家的心呢!”
    楚衍这一生犯了两个错误,一个就是你武功世界第一就不要出柜当受了,你们知道经历过断绝母子关系,历尽各种困难求得父母认同了自己的性取向结果到死一个敢压他的感受么?
    还有一个就是去娱乐圈,一打就是十几年,上哪都很自觉的有一堆小弟,天天问大哥我们砍谁。
    他敢说能压自己的人根本走不到他面前,就被一堆人打的他直接回归爱女人的美好。
    当个受他容易么!!
    好不容易拐了一个勇于尝试的,在床上差点压死人家之后就再也没有后继者了,宝宝委屈。
    他那颗玻璃心不干了“身体太好也是错,委屈……”
    “你长一个黑道大哥的脸谁敢上啊就算是有人敢爬床也肯定是零号好么。”他闺蜜是如此评价他的:“大哥您啊,这辈子还是别想了,不如想想我们接下来砍谁?”
    “认真讲,我想写封感谢信去你们公司!”
    妈妈,我终于有金主了!终于有人肯跟我搞基了!
    
    第2章 废物点心系统
    
    “你的意思是说,我要找到磁场相近之人靠他的磁场来维护我的生存和你的升级?”
    【是的。】
    “如果找不到呢?”事关安危,楚衍正经了起来:“会有什么后果?”
    【你抹杀我关机,做一对亡命鸳鸯】重要事情系统大声的说道【不要磁场相近之人怀疑你不是原装的,否则直接天道抹杀】
    “知道了,也不看看我原来混哪的。”楚衍完全不当回事,干劲十足的说道:“说吧,我磁场相近之人在哪!”
    【磁场相近之人对你有天生好感】系统难得的沉默了一下【应该是刚才那人,具体要看宿主你攻略成功之后我得到的能量多少来做真正确定】
    “我就说嘛,一看那人就像是我失散多年的另一半”楚衍终于说出了他的小心思:“器大活好……”
    楚衍此时已经穿戴好了,也没有吹干头发,反正不长,直接披了一条毛巾在脖子上,伸手就推开了浴室的门:“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先吃饭去。”走了两步又不甘心的问道:“你真的什么也不会?”
    【不是!我不仅可以看出好感度】事关一个系统的尊严,他正经的回答道【我还可以在宿主ooxx的时候让宿主没有任何的痛感,直接跳过到事后】这个功能在近年来可是很多宿主都喜欢的,尤其是直男宿主,不过对于楚衍……
    “不需要,谢谢!”
    何闵廷并不常来这里,整幢别墅除了屋内的高昂的摆设以外,就像是房地产公司的样板房,房子的主人连一丁点的关注都没有用在这个上面,连家政都只是让助理随便找了一个。
    不得不说,张姨能从众多家政阿姨中间脱颖而出得到这个空闲职位的人,眼力见都不会太差。
    楚衍被两个保镖从门口拖进来的样子还历历在目,后来直接在门里头两天都不出来,期间她也曾经送过饭到门口,都被何先生拒绝了。
    故而在楚衍提出来想要吃点东西的时候,张姨还算客气的说道:“楚先生就别难为我们这些打工的了,这何先生没说要不要给你做,我家里头也不容易,要是为了这个丢了工作,您说我找谁去?”
    说着,当着楚衍的面将何先生的那没喝完的半锅鱼汤倒进了下水道。这本来是她故意做多想要自己喝的,但是楚衍往这里一杵,只好将它倒掉了,不过毕竟是吃过苦日子的,还有些可惜。
    将刚出来厌恶的感觉,全部都倾泻在了楚衍身上:“楚先生,你要是觉得不合适的话,你去问问何先生?只要他发话,别说鱼汤了,就是佛跳墙我今晚上不睡觉了也要给你做出来。”
    楚衍是个脸皮薄的,想想也知道他根本不可能上楼去找那个将自己害到这步田地的罪魁祸首。
    “阿姨,不需要您做,我只是想用一下厨房。”
    张姨洗锅的手一顿,扭头看他就像是楚衍偷走了她的传家宝一样:“楚先生,这里的东西别说是肉了,就是这花椒我都是一个一个细细数了的,公家的东西都是有数的。你这一用,到时候对不上数那怎么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