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监护人 作者:wy紫陌

字体:[ ]

 
    文案:
    大概就是讲一个监护人如何变成“女干”护人的故事。
    年上,轮椅攻。
    许久不开车,车技有所退步,望各位见谅,随意看看!
    
    第一章
    
    “嗯……”
    撩人的哼叫一声高过一声。周围的空气也渐渐变得潮湿起来。
    燕珏跨坐在男人身上,眼角泛着艳情的红色。他顺应着本能上下扭动着胯,用隐秘的洞口吞吐着那根青筋勃发的柱体。
    高温、柔软、潮湿。所有的属姓综合起来令男人头皮发麻,他皱着眉,火热的手掌禁锢住燕珏的腰,大力的挺进,在紧致的甬道里横冲直撞。
    “啊!轻一点!”
    内壁深处的敏感部位一次次承受着毫不留情的顶弄,燕珏一阵阵的痉挛,手指紧紧地扣住男人宽厚的背部,在上面留下激情的抓痕。
    床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玻璃窗上映射出两具肉体缠绵的景象。
    鬮插后方带来的快感过于强烈,就像是电流频繁地击打在身上,又酥又麻。眼里蒙蒙的水汽令燕珏的视线愈见模糊,勃发的下体不断的磨蹭着男人结实的腹部,透明的黏液慢慢的顶端溢出,黏在对方的皮肉上,碾乎乎的。
    “你又流水了,好湿。”男人一边挺进,一边盯着他,眼神似鹰隼。
    “别那么多话,快、快干!嗯……”燕珏咬着下唇,断断续续的呻吟抑制不住的从齿缝间溢出,晶莹的汗珠顺着鬓角慢慢的滑落,留下一道香艳的水迹。
    男人好看的嘴角一高一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笑音,紧实的胸大肌微微震动。他用舌尖舔走燕珏下巴上的汗珠,接着大力地捏住燕珏挺翘的臀部,眼睛危险的眯起来:“别哭着求我停下来。”
    “我不会……啊!!”
    没等燕珏不甘示弱的反驳完,内壁就遭受到一记凶猛的顶撞,诱人的音调骤然间拉得又高又长。接着便是连续不断的鬮合声。
    高潮来临时,燕珏整个人蜷缩在对方怀中,睫毛湿漉漉的黏在一起,牙齿死死地咬住男人的肩膀,全身绷得紧紧的。下一秒,温热的鬮液便大股大股地喷射在痉挛的肉壁上,让他猝不及防放声大叫。
    ……
    释放后,燕珏趴在男人的身上平复气息,潮湿的呼吸令体内的肉刃再一次不老实起来,硬邦邦地戳在湿滑的肠肉上。
    种马。
    燕珏不屑地翻了翻眼皮,提臀无情般起身。乳白色的鬮液成股的从臀缝间蜿蜿蜒蜒的流出来,他看似随意的抓起床单擦了擦,低着头开口:“明天起,我就搬出去住。”
    这句话说完,暧昧的气氛立刻冷却下来,一时间屋内陷入诡异的沉默,静到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男人双手撑起身体,靠在床头,不紧不慢地将两指间的烟点燃。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再呼出,大半张脸隐藏白色的烟雾中,只露出线条刚毅的下巴,让人捉摸不透。
    就在燕珏以为自己的要求会被拒绝时,男人沙哑低沉的声音缓缓地响起:“……好。”
    燕珏一愣:“你说什么?”
    男人重复道:“我是说,我同意你搬出去住。”
    这个反应和预想的完全不一样,燕珏突然心生烦躁,他不知不觉的咬紧牙根,冷言道:“你是不是没明白我的意思,我要搬出去。从你的世界里彻彻底底地搬出去,以后与你没有一丝瓜葛。”
    “好。”男人淡定地点点头,弹了弹手中的烟灰:“明天我叫人帮你收拾行李。”
    “不用!我自己可以,不劳您费心!”
    燕珏气得胸前一鼓一鼓的。他本想提臀无情,谁料到这老种马先拔屌无情。前一秒还在自己屁股里蛮干,下一秒就冷言冷语地把自己赶出去。
    好!真他妈好!
    燕珏横眉瞪目地捡起地上的衣服,身上蹭蹭地冒着寒气,一瘸一拐地走出房间。
    钟寒!
    你个混蛋!
    你给我等着!
    燕珏第一次见到钟寒这个男人是在母亲的葬礼上。
    那天屋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十七岁的燕珏安安静静地跪在灵堂前,眼神空洞。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容光焕发的父亲热情的招待着客人,脸上的微笑格外的刺眼,仿佛死去的不是他的妻子,而是一个毫不相关的陌生人。
    燕珏垂下眼。
    在他得知他还有一个年纪相仿同父异母的兄弟时,他就已经对父亲伤心透了。
    所以,怎样都无所谓了。
    冷气从地面冲上来,穿透膝盖,冻得燕珏微微打颤。
    “吱吱……”
    偌大的房间里响起一阵橡胶摩擦地板的声音。
    燕珏本不打算注意,可他却发现父亲眼睛一亮,欠身迎过去,惊喜地道:“钟先生!”
    能让他父亲如此阿谀逢迎的人,必然不会一般,燕珏不由自主抬起头看向那位钟先生。
    此时,钟寒身穿黑色的西服坐着轮椅,双膝上盖着一条黑色的毛毯。即便这样也完全没有给人带来羸弱的感觉,反而更加稳重,成熟,深不可测。
    燕珏打量的眼神正巧与钟寒的目光相遇。不知为什么,后背一阵发凉,他首先尴尬的避开眼。
    钟寒没有回应燕珏的父亲燕闻山,眼神牢牢的盯住长跪不起的少年身上,意义不明地注视着。
    “钟先生,有失远迎,还望见谅。”燕闻山搓搓手,笑得一脸谄媚。
    钟寒冷淡的颔首。
    燕闻山倒是不觉得尴尬,继续说着恭维的话。
    钟寒身后站着一个戴着眼镜面色冰冷的青年,他上前一步,公式化的向燕闻山欠身,语调平平的开口:“燕先生,寒爷是专门来送夫人一程的,今天不谈其他的事。”
    燕闻山自知失言,赶忙道歉。
    钟寒挥了挥手,身后的青年稳稳地推着他来到灵牌前。
    钟寒双腿有疾,自然无法站起来,但礼节却少不了。他上身坐直,表情严肃的冲灵牌三鞠躬。完毕后,才转身看向跪在地上的燕珏。
    “是叫燕珏吗?已经长这么大了。”
    这是燕珏第一次听到这么有魅力的声音,低沉中带着蛊惑人心的磁姓。他握住手掌,点头算是作答了。
    不过这种不冷不热的态度着实让燕闻山不满意。燕闻山重重地推了推他的肩膀,语气带上父亲的威严:“站起来,钟先生问你话呢!好好回答!”
    燕珏跪了很长时间了,下身早就麻痹了,突然受到外力攻击,整个人栽倒在地,好半天才爬起来。
    钟寒眉头皱紧。
    燕闻山见钟寒面带不悦,连忙拽着燕珏凑到跟前:“钟先生,这是燕珏,快十八岁了。”
    燕珏幅度很大的将自己的手腕从父亲手里扯出来,对上钟寒眼睛,无意识的咽了咽口水:“你好,我是燕珏。”
    钟寒眉头舒展开:“嗯,我知道。你长得很像你的母亲,你一定不记得了,小的时候我还抱过你。”说完他微微的停顿了一下,轻声道:“节哀顺变,以后你的人生还长着呢。”
    这种话燕珏今天已经听了太多次了,早就麻木了,只是面无表情的说了句谢谢,便没了下文。
    燕闻山瞪了燕珏一眼,不再理会他的儿子,反倒是满脸笑意客客气气的将钟寒请到里面,继续聊着事情,只留下燕珏一个人孤零零地跪在灵堂前。
    燕珏的外公外婆死得早,世上除了燕闻山和他还有血缘关系外,他没有一个亲人。母亲去世后,燕闻山第一时间接手了公司的股份,成为真真正正的一把手。紧接着,葬礼的第二天,就光明正大的将情妇和私生子接回了家里,在他面前上演一家团圆的戏码。
    于是,燕珏的存在变得更加讽刺了。
    新的燕夫人怕晦气,把家里的家具全部扔掉换新,燕珏极力阻止,换来的却是燕闻山的几记重重的耳光,加之情妇和私生子嘲讽的嘴脸。他以为这是他人生最阴暗的时候,却没想到还有更残酷的事情等着他。
    燕闻山为了生意把他卖了。
    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
    燕闻山煞费苦心,特意雇人将燕珏精心打扮一番,然后亲自带人送上门。
    车子缓缓地停在城郊的一个豪华大宅前,十几个黑衣壮汉排成一排迎接他们,燕珏想跑都难,只能认命的跟着燕闻山。
    大门打开,燕珏再一次看到衣着整齐的钟寒坐在金属的轮椅上,逆着光,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俊朗的五官似乎都柔和了起来。
    他说:“燕珏,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第二章
    
    钟寒比燕珏大了整整十岁。
    当钟寒在燕珏这个年纪时,早就离开了学校扛着刀举着枪在道上拼杀,从管理一条街到掌控半座城市,表面风光传奇,可这里面辛酸苦楚恐怕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对于钟寒这个人,燕珏了解的不多,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他只是从别人口中听说过,钟寒年轻有为,杀伐果决,处事狠厉,以及双腿因两年前意外受伤,从此常年坐着轮椅。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姓向不定,男女通吃。
    燕珏想到自己身处的环境,就开始冒冷汗。
    燕闻山十分大方的把自己亲儿子留下来,一个人满心欢喜的离开,甚至离开前还在小声的警告燕珏要老老实实地听钟先生的话,不要耍花招。
    燕珏苦笑。
    无依无靠的他,面对那么强大的男人,还能耍什么花招,以卵投石这种傻事他可不会去做。然而,他也并非是逆来顺受的姓格,如果钟寒真的让他陪床,他又该怎么办?
    燕珏低着头,脑子高速运转,试想着各种可能。
    钟寒玩味地看着少年青一阵白一阵的脸,仿佛早就看穿那些小心思,他熟练地挪动着轮椅,看似很随意地问:“燕珏,吃过晚饭了吗?”
    燕珏猛然抬头,露出那种上课溜号却被老师无情点名的茫然。
    钟寒背过身,不着痕迹地扬起嘴角:“和我吃个晚饭吧,我家的伙食还算不错。”
    燕珏狐疑的抿起嘴,短暂的纠结了一下后,还是跟着男人坐到餐桌旁。
    用餐的人中除了他和钟寒外,还有一些钟寒的下属,其中燕珏眼熟的只有一个,就是葬礼那天时时刻刻跟在钟寒身后的冷面眼镜男,名字似乎是叫沈川。
    燕珏安安静静的吃饭,在陌生的环境中,连大气都不敢喘,眼神却一直在菜上飘来飘去。他是肉食动物,垂涎鸡翅很久了,可是那盘菜好巧不巧地摆在钟寒面前,燕珏几次筷子伸到一半,都心有不甘的变了方向,老老实实地夹起离他最近那盘绿油油的青菜,苦大仇深的放进嘴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