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甜宠虐狗法则 作者:薏仁茶

字体:[ ]

 
文案
 
张冕是个哥宝,他就想做一个舒舒服服的富二代。他哥多厉害啊,啥都会而且关键是帅,为什么老爷子就是要赶鸭子上架呢?心好累。 
楚沐替老爷子养着小孩,到最后,小孩就变成了他心里最重要的宝宝。他无奈的笑了,结果,闹来闹去,他自己把自己搭进去了。
谢绝扒榜,谢谢【受不娘,受不娘】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主角:楚沐,张冕 ┃ 配角:其他 
 
 
 
 
  第1章 你值得拥有
  
  张冕站在窗户前盯了楼下车5分钟,再回到镜子前盯着里面的自己5分钟,一只手贴在额头上不服气,怎么还不发烧?明明都洗了三天冷水澡了怎么还是不发烧!
  再不发烧就要去学校了……
  张冕痛苦的蹲下来开始思考能不能抱谁的大腿解救一下,抱他大哥的?不行,就那一脸严肃劲几天都看不见笑一下的。抱爷爷的?不行……老爷子跟楚沐压根就是一伙的!想到这,他心烦的扯头发,一用劲扯断不少。
  “小冕,可以去学校了。”话落的同时门被打开,张冕两眼一翻倒地上作虚弱状:“哥,我好像发烧了。”
  装得还像是那么回事,楚沐慢慢走到张冕面前,手都不探一下说:“起来,不就是军训,上大学都要走这么一遭的。”
  “我不!”张冕爬起来发动神功,和小时候一样抱大腿外加泪眼婆娑的看着楚沐,“谁不知道明大的军训特别变态,哥,你看我这么瘦平时就爱打个游戏睡睡觉吃吃饭,去那就是阿鼻地狱啊哥,哥!”关键是明大今年的军训时长改成了一个月,张冕小脑袋里不能想象一个月他会变成什么样回来。
  他还能活着回来吗,还能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回来吗,他的小脸还能这么帅遍万千少女吗!
  “看你这德行。”楚沐显得很淡定,雷打不动的站着看趴他大腿上没有一点形象的张家小少爷,抱大腿这个习惯从小到大出奇的没变,只是人变大了再做这样的动作总是有点好笑的,他弯腰把人拉起来掸掸张冕腿上的灰:“你跟爷爷说,他准了我就准。”
  “爷爷跟你是一道的!我一定不是他亲生的孙子,我是充话费送的,你才是亲生的。”张冕撅着嘴,楚沐身材高大,连他170的个子都不得不仰头看,楚沐不是张家人的事不是秘密,大家都知道。
  “别瞎说,被他听见少不了要训你。”楚沐冷着脸皱眉看着张冕,时候不早了连拖带抱把人弄出房。
  他不是张启永的亲人,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
  知道木已成舟没法再改,张冕跟在楚沐后面垂头不吱声了,他就怕楚沐皱眉的样子,特别凶也很冷漠好像什么事都不近人情,可是他是养大自己的哥哥啊,在家做饭的阿姨说他小时候就喜欢缠着楚沐。
  “哥,我下次回来你们就都不认识我了。”
  “不会的,没有那么夸张。”楚沐压低声音显得很深沉,张冕觉得自己是个不要脸的声控,一听楚沐这声音腿就发酥,就是太帅气了放外面估计得撩一大波声控妹,他也不难过了,头往楚沐那一靠说:“我还是第一次在外面住校呢。”
  “别人家的孩子初中或者高中就在住校了。”楚沐冷静道,手握着方向盘视线往前,大学才住校对于张家的环境来讲是太宠了些。
  “在学校处理好舍友关系,打扫好卫生不准再甩小姓子,在家没人管你,在学校是要吃亏的。”和每一位家长一样,楚沐揣着话告诉张冕,他比张冕大5岁,从他进入张家开始张冕就和他在一起,外人都说他们是兄弟其实楚沐更像是张冕的另一个‘爸爸’,因为那时张冕年纪太小了,老爷子忙于生意没空管,结果他们亲密起来连张老爷子都头疼。
  越说越多,每一句话都如同紧箍咒不断让张冕崩溃,他不耐烦了:“知道了知道了,哥你不要说了。”
  楚沐停顿了一下倒是没说话了。
  新生开学正是一年中最炎热的月份,刚下车张冕扒着车门不撒手,“太热了,哥我要化了!”司机探出头不知道说什么好,讪讪的对楚沐说:“您看小少爷……”
  楚沐目光一冷,拎着张冕衣领就往前走:“耍什么少爷脾气,就你一个人热?”饶是这脾气自己养出来的,楚沐现在也有点火气。
  张冕自己拖着行李箱一个人嘀嘀咕咕,周围不少人投来注目礼,但他看到一半以上的人都是瞅着楚沐的,肩膀一松觉得人比人得死,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楚沐就很少笑了,一张嘴总是抿着动都不动看人冷冰冰的。
  “怎么了?”听不到后面的声音,楚沐回头语气放缓。
  “哥,你当年军训也这么热吗?”张冕擦擦额头的汗讨好的上前问。
  楚沐沉默了几秒,“不记得了。”说完摸摸张冕的头叹口气,“你们宿舍有空调。”
  果然,张冕的动力全来了,拉着行李箱往宿舍楼冲,然而明大占地面积极大,从校门口到教学楼即使是跑也要近半个小时,等到真的到宿舍门口了,张冕喘着气两眼发花鼻子一抽抽要哭:“我要回家!”
  “再说这话别怪我手下不留情。”楚沐不自觉语气有些冷,忽视周围家长的目光拉着张冕上楼,宿舍号211,7号楼,男生宿舍分为6人间和4人间,区别是4人间费用每年贵1000,按照张冕的想法是肯定住4人间快活,但楚沐最后让人改成6人间了,进去时已经有4个床铺收拾好,楚沐在门口将张冕往里面推推,意思是快打招呼。
  张冕皮肤嫩一晒就红,因为之前想哭的原因鼻子也是红通通的,往前一站猛地一个鞠躬:“大家好我叫张冕。”
  楚沐脑海中闪现宿舍其余5人的资料,家境都是不错的那种,张冕和他们在一起不会惹来金钱上的纠纷和麻烦,犹记宿舍1号床是默认舍长,楚沐走到那个男孩面前:“我家张冕以后就麻烦你多担待。”
  突然进来一个大帅哥已经够吃惊的了,然后大帅哥跟自己说话了,刘松抓紧肉肉的手在心底发誓他娘的一定要减肥成功,然后猛地点头:“住在一个宿舍大家都是朋友有缘分。”
  张冕在一边看乐了,小胖子看上去就特别好欺负。
  交代的差不多了,楚沐看了看属于张冕的6号床,上铺而且靠窗有阳光,“我走了,你自己再打扫一下。”床是之前就差人收拾好的,床被也是按照张冕的喜好买好,男孩子没有女生那么爱折腾除了床也没其他的事需要劳神,楚沐想着可以走了。
  张冕啊了一声,宿舍里有人不好意思和他哥说些话,明明是一副舍不得的样子最后硬生生的改口:“哥,你要记得给我打电话,不然我可想你了。”
  4人到达宿舍现在只有刘松一个人在,他不是故意听人家讲话可耳朵又控制不住,嘴里塞着薯片浑身的肥肉一哆嗦,妈呀这6号床的同志还是个宝宝啊。
  楚沐往外走,张冕就眼巴巴的跟上去直到他哥一点都不留恋的下楼。刘松嘴里嚼着薯片出现在他后面:“嘿哥们,我叫刘松,以后你可以叫我松子,薯片吃不?”
  站在他面前的是个胖子,张冕抓过一片塞嘴里嚼得嘎嘣嘎嘣响,他想来场大病冲刷一下自己。
  楚沐走出宿舍楼直接进门口的车,司机踩上油门慢慢避开人群开出去,嘴里乐呵呵的对他说:“咱们小少爷真是舍不得您呢,想来是把您当成父亲了。”
  “嗯。”楚沐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就算看着外面人来人往也产生不了重游母校的激荡。
  舍不得?
  楚沐嘴角往上小弧度勾了勾,还不够。
  
  第2章 哥宝求拯救
  
  下午几个小时的功夫张冕就和刘松打成一片,刘松为什么这么胖?因为他家是开超市的,一开始他也以为是个普通开超市的,结果再问才知道……人家那超市开的很大。
  “军训的衣服你不洗吗?”张冕看刘松一直在那吃真怀疑肚子是有多大,另外三人下午回来也打过招呼,两个学霸级别人物外加一个活泼男王俊。
  王俊王俊,是真有点俊的,张冕在高中时就听班上女生犯各种明星的花痴,但那些小鲜肉在他看来还没王俊长得有味道,而且他问到王俊的成绩非常好。
  哦,说起成绩他就烦,六个人中就他成绩最差,而且张冕敢发誓他的成绩不仅仅是在这六个人中是差的,他的成绩是真差,数学150分的试卷他能拿30分就不错了,基本上全程靠蒙。
  能来明大上学,一是遵循老爷子三代都在明大念书的传统,二是离家近,三是给了点钱走了个后门。
  王俊忙着和新勾搭的美女聊天,摆摆手说:“洗什么洗,新衣服不怕。”
  刘松抹抹嘴也说:“不洗,军训每天都要洗,我要存着力气到那天再洗。”
  说的很有道理,身为一个大老爷们就要有不拘小节的心,张冕看着盆里的衣服感叹幸好水没放进去,拿出来晾完就上铺看手机,奇怪,他哥怎么不来问问。
  看看刘松,刚吃过晚饭人家爹妈就打电话问东问西。他哥虽然在外面冷冰冰的,但张冕觉得对他这个弟弟是很不错的,他等来等去终于等到一个电话,可惜是老爷子的,“开学第一天感觉还还吗?”
  张冕望着头顶的墙:“挺好的,舍友也很好。”
  老爷子还怕小孙子住不惯宿舍担心了老半天,听他这么说心总算放下了,“你在学校认真上课,别总烦楚沐。”
  “我什么时候烦过我哥。”张冕脸不红心不跳的说。
  和老爷子结束通话时张冕松了一口气,和老爷子交流总是怕怕的,怕完之后他看到楚沐的信息,哼。
  “听说明天要开始站军姿,学长说他们去年一站就是半小时呢。”
  “什么!”张冕来不及多想立马从床上爬起来,露出白花花的身子。
  “哎呦我的妈,哥们你裸|睡啊。”刘松捂住眼不忍直视。
  王俊扔了个枕头过去,却是对张冕笑着的:“我觉得你估计受不了那魔鬼模式。”
  不就是不穿衣服睡觉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张冕闷闷不乐的穿起裤衩看刘松放下手了才说:“明天下雨吗。”
  王俊倒床上关灯,黑夜来袭的那一秒传出一声清亮的声音:“不下雨,大好天。”
  天还真的特别好,张冕站在阳台往外看,才6点的功夫天就亮成什么样了,其他宿舍的人起的早是因为激动,而他们7211起的早是因为认床,虽然刘松那胖子和王俊嘴上都没说,身体上的不协调和表情是骗不了人的,刘松刚醒就给他妈打电话哭诉但是据说被骂回来了。
  8点在CAO场集合,张冕和刘松互相看看慢慢往前挪,王俊穿上军训服帅的飒爽,边走边和人打招呼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学生会干部。
  
  军训第一天第一节课,站军姿和摆臂。
  
  10分钟站着还行,张冕闭着眼忍住身上汗水滑下来的油腻感不去挠,心里默念:还有一分钟一分钟。
  “喂。”突然刘松手捅了捅他。
  “干嘛”张冕从牙缝中挤出声音,一不留神汗珠淌进嘴里,咸咸的。
  “吃糖,补充补充。”刘松也是个偷吃界的祖宗,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立马往嘴里塞了颗糖,左手贴着张冕再传过去一颗。
  啪的一声贯彻整个方队,张冕瞪大眼睛看向肩膀上的手,“教……教官……”
  “你们两个够快活啊,你,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看你一上午了当我眼瞎是不是。”教练看刘松吐出来了大声道:“本来还有两分钟,现在以为这两个人不守纪律再站20分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