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媳妇,回家了 作者:招财爱宝

字体:[ ]

 
文案
 
作为一对同姓恋,回农村见家长是不是特不理智。莫骁在跟着陆健宇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好几次都想打开车门跳下去,回家算了。陆健宇一停车他就想往回走。不公平啊,他是孤儿,陆健宇见家长只需去他爸妈的坟上上坟就好,也无需担心家长是否能接受这些事。可陆健宇的家长健在啊,他还有一大家子人了,就等着他带媳妇回家了。靠,每想到这些,莫骁就磨牙。故事背景设在南方,有粤语出没。主调温馨,家庭文。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乡村爱情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健宇,莫骁 ┃ 配角:余枫,陆健韩,陆天一 ┃ 其它:农村
 
 
 
 
 
  第1章 回家
  
  莫骁:亲爱的,我怕
  陆健宇: 亲爱的,不怕,虽然我爷爷是军人,我爸也是军人,我哥是刑警,我二叔是军人,我堂哥是武 术教练,我堂姐是教师,我妹妹在当兵,但是,你要相信我是能保护你的莫骁:)(o(╯□╰)o)你家不是在农村吗,哪来这么牛逼的背景啊,说实话,你能打几个?
  陆健宇:是在农村啊,我爷爷,我爸,我二叔退伍回来就耕田了,两个联手就打不过了,一个还好莫骁:我不要回去了,你自己回吧,你家太可怕了
  陆健宇:来不及了。全家人都知道你要来了,我妈鸡都宰好了,就等你了莫骁(泪流满面):农村的能接受一个男媳妇吗,你家的武力值那么高,我挑战不起啊陆健宇:谁敢打我媳妇,媳妇你放心,他们不敢打你的莫骁:……
  陆健宇:媳妇,你就跟我回家好好感受一下农村生活吧,我家特美,我家人特好(嘿嘿,媳妇,你还想跑哪去啊,乖乖跟我回家吧)
  ——
  莫骁坐在陆健宇开的四个轮子,从一个繁华的城市,一路向南走,回到广东的某个小县城里。
  越是靠陆健宇的家,莫骁越是不安。在副驾驶座上扭来扭去。外面的路倒是一直没什么变化,一直向前延伸着,拐一个弯,又一条路出来,两边的低山一直默默跟随着。
  陆健宇一边开车,一边笑他“你扭麻花啊你,还是屁股痒啊”
  你丫终于说话了,装了一路高冷,就看我急,要不是陆健宇要开车,莫骁就下手掐他了。
  莫骁瞥了他一眼,“你再笑,再笑老子就跳车”
  陆健宇摸摸他头,安抚一下,“还有几个小时才到,你去后座睡一下。”
  “好吧,快到了你叫醒我,记得啊”
  说完,就从副驾驶座挪到后座去,艰难地换了个位置。
  “……”你不会让我停车啊,非得爬过去,真是。
  莫骁把大衣一盖就不管他了,还是睡一下,前路漫漫啊,特别需要精力。
  陆健宇看着窗外,越是近家,儿时的生活越是清晰。幸庆啊,他的家乡没拆迁,没有变得面目全非。依然留有小时候的样子。
  至于这次回家原因,一是快清明了得回家祭祖,二是应他爷爷,爸妈等家人的要求,把自家媳妇接回家。他爷爷发话了,我一个在战场上九死一生的人,生死我都不怕,还会怕你媳妇是个男人,也别躲躲藏藏了,带回家吧,见个面,吃个饭,也算定了。
  至于他妈,在偷偷哭了好几回之后,也松口了,带回家吧,不管是男是女,总得让家人见见。可是有个条件,不能让家人以外的人知道,仅限于本家。农村里的,一家知道了,很快,一个村都会知道。
  我们是你的家人,是你的至亲,能包容你,能理解你,是希望你能开心。所以我们想保护你,不想让你们受到别人的伤害。他妈妈这样告诉他的时候,他就哭了。他爸妈是做了多大的让步,才会同意他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爸妈爱他,想他幸福。父母如此,还有何求。
  他和他爸妈说谢谢,说对不起的时候,他爸说,既然你不喜欢女孩,我们也不能逼着你去娶人家姑娘,害了人家姑娘一辈子。我陆家不能做这种缺德的事。他爸是军人,一辈子铁骨铮铮,确实做不出这种事来,他妈在接受了他不会在喜欢女人后,也认同他爸的意见,自己的问题,不能把别的无辜的人拖进来。
  他想他爷爷能接受是因为老爷子一辈子见过的生生死死太多了。爷爷是从战场上下来的,爸爸也是,爷爷出生于二十世纪三十代末,参加过越南战争,中越战争,大大小小的战役,一辈子枪林弹雨地过。如今八十岁高龄,身子骨依然很硬朗。老爷子见过太多的生生死死,只要自己的孙子活得开心,又何必去管别人的眼光了。老爷子是岁数大了,什么事情都看得开。也乐意护着自个的孙子。用他自个的话说,谁敢欺负我陆天一的人,老子一枪蹦了他。
  他哥知道了这件事后,只是说了一句,老二有出息了
  他知道他的家人之所以能接受,是因为他们是一家人啊,都是骨肉亲情,怎么舍得难为自己的至亲呢。
  总的来说,陆健宇是很幸福的,他的家人都接受了。
  尽管如此,他还是能体会莫骁深深的不安。因为,莫骁是孤儿啊。
  几个小时之后,车子下了高速,绕过繁华的街道,出了市区。差不多到家了。陆健宇看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路,感慨,不管过多少年,只要回到这里,就怎么都不会迷路。仿佛昨天还走在这条路上。仿佛自己还是那个穿校服,骑着自行车回家的孩子。怎么能不干感叹一句,时间过得真快啊,自己早已过了那个穿校服的那个年龄了。
  “莫骁,莫骁,醒醒,快到家了”
  “嗯~嗯~”莫骁应了两声,还是不太清醒,楞了好几秒,才醒了过来。“到了?”莫骁坐起来看着陆健宇。
  “到了,过来这里坐”陆健宇拍了拍副驾驶的座位。
  莫骁打了个哈欠,擦擦眼角的泪水,才慢慢地挪了回去。
  “系安全带,再要个十分钟就到家了”
  莫骁小心翼翼地问道“你爸妈,你家人真的接受我了?”
  陆健宇看到他紧张的样子,暗暗叹了口气,又有些心疼“真的,”
  莫骁叹了口气,闭上眼睛,说:“陆健宇,我真的怕,我只有你一个亲人了,你是我的全部,但我不是你的全部,你有家人,有朋友”
  陆健宇握着莫骁有些发抖的手,安抚自家媳妇:“莫骁,我有家人,有朋友,但对我来说,你才是最重要的,我的家人,我的朋友他们都有自己最重要的人,而我,有你,我的生活才有意义,你是我全部生活的意义。”
  莫骁很感动,睁开眼睛定定地看着他,恨不得过去抱住他,狠狠地亲一口。可是陆健宇的下一句话成功让他破功了。
  “而且媳妇,你先把那条鱼从你心里赶出去,不然我这个全部就掺水份了。”
  莫骁扶额,余枫是躺着也中枪了。余枫是他的哥们,孤儿院一起长大的,在和陆健宇在一起之前,他一直和余枫住在一起,他和余枫就好像亲人一样,他丢不下余枫,余枫也丢不下他,这是铁打的事实。
  知道他和陆健宇的事之后,余枫就抱着他哭天喊地的,骁啊,你怎么就把自己嫁出去了呢,哥们我怎么办,谁来给我做饭,谁来给我洗衣服,谁来收拾这房子啊。莫骁一头黑线,感情我就是来给你当保姆的。
  莫骁想起那个二缺的兄弟,忍不住笑了。
  陆健宇又叹气了,在心里。媳妇想起别人笑了,我该怎么办?
  这里已经离开市区很远了,公路遥望的两旁都是低低矮矮的房屋,而且大多数都是砖屋,有的外面贴了瓷砖,天空的云低低地压在房顶上,太阳藏在房屋后,晚霞染得天边一片红,这里没有高楼大夏,砖屋与绿树绿草交错,天边映着红红的晚霞,而挨近公路的两旁是宽阔的水田,因为很多农民都是刚插田,所以田里大都是小小的秧苗,看着这些幼苗,你真的想象不出,它们长大后是如何的壮观的一幅画面。
  尽管是小小的幼苗,大面积的耕种,还是让它们焕发出不一样的光彩,它们的绿,是嫩绿,是赏心悦目的绿。
  莫骁觉得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了,心也放开了,隐隐地,他对陆健宇的家有了期待。
  作者有话要说:
  农村生活挺好的,如今我出来读大学了,还是喜欢家乡的生活啊,可人长大了,总得出去闯一闯,没办法,就让莫骁和陆健宇带我回家乡遛一遛吧喜欢的亲们,多来看看他们在农村的鸡飞狗跳,放松一下
  第2章 到家了
  
  陆健宇一直没放开莫骁的手,这回真的到家了,他转过头对莫骁笑笑,说到“媳妇,不要怕,你的公公婆婆都是很好的的,你看我这么善良就知道了,我家家风特好”
  莫骁转过头,懒得理他,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
  陆健宇在把车驶进一条小路,说是小路也不小,一辆大货车的宽度,还能勉强再加一辆单车。路口一旁是一颗矮胖矮胖的小树,不高,但枝叶很茂盛,小树旁边还有一颗高高瘦瘦的树,枝叶少但很高。如果是两个这样的人站在一起,也许你会觉得很搞笑。
  莫骁看着这两颗挨在一起的树,并不觉得好笑,他觉得它们就好像相依为命的两个人,一直默默地守护着这个村子,每当陆健宇看到他们,陆健宇就知道,他到家了。它们更像一直等着你回家的亲人,不管你在哪里,这两棵树永远守候在这里,静静地等着你。
  陆健宇见他看着树出了神,就说“这两棵树很早就在这里了,我有记忆以来,它们都在这里,我看到他们,就知道我回到家了。”陆健宇指着另一边的小屋子说“那是我们村里的小卖部,以前我们手里有了钱,就喜欢往那里去,再进去一点还有一间小卖部,那是村里一户人家的家,腾出一个地方卖东西,专做小孩子的生意,这些地方,我们都爱去,小时候都爱乱吃东西。”
  长的以后,发现到处都可以买到东西吃,却独独少了小时候的味道,少了呦呵一声就陪你去小卖部的伙伴,少了小零食都吃得很尽兴的单纯。是啊,我们都长大了,可是又有什么关系了,经历过的童年,谁又能把它带走,是你的,它就是你一辈子的回忆。人还在,地还在。只是人大概都长变样了。好像忘了,他们小时候都长啥样来着。
  陆健宇很快把自己从难得的悲伤中拉出来,继续乐呵呵地想,现在一个一个的都长得人模人样的,还真想不起来小时候的傻样了,一个两个都可以嫁了,连自己都找到执手之人了。
  车子很快过了一条桥,说是桥,也不过五六米长。底下的,是一条水渠,倒梯形,上宽下窄,这条水渠的深六七米,最低端的宽度只有两三米,两边都是水泥,一直倾斜上去。这条水渠很长,你看不到他的源头,也看不到他的末端。现在是农忙时期,渠里是满水的,水咕噜咕噜地流去,水很清澈,呈现出漂亮的蓝色,与天空的颜色相近。桥边有个水匣,是一个很小很小的砖屋,砖屋的另一边有一个水泥砌成的长方形的水槽,一米长宽,屋子的一半高,水正从屋子的缺口汹涌而出,一股劲地流向旁边一米长宽高的水渠,水渠在路旁一直往他们进来的路口延伸,穿过公路流向另一条村子,与陆健宇所在的村子相对。水渠的另一边是前半部分是菜地,后半部分种着香蕉树,郁郁葱葱的。不过这些香蕉树都很矮小,就是树看着很精神,菜地的另一边又是一大片农田,刚放水的水渠正向它们灌水了,到处都是水咕噜咕噜的声音。
  “那里的水泥不滑的,小时候到了枯水期,我们就站在上面一边走,一边就看着河里的鱼,有鱼了就下河,捞鱼”陆健宇兴奋了,想起那段捞鱼的日子。
  莫骁看着他,真想不出这家伙下河捞鱼的样子,平时一副衣冠楚楚的样子。
  “这里的环境,确实挺好的”莫骁说道。这里真的很安静,很安静。
  “你看,那里就是我家。”陆健宇指给他看,他指的是一间三层半高的房子,是砖屋,在农村,大多数房子都是两层半高,所以他们的房子算是鹤立鸡群了。这里的房子是一排一排的,中间留着一条路,陆健宇的房子是在最外边的,隔着一条路,就是他们家的菜地,菜地旁还是一片田,菜地里的菜长得绿油油的,长得比陆健宇都要精神,一阵风吹过,小小的身躯随着风左右摆动。还有一排排的瓜棚子,黄瓜,丝瓜,水瓜,一个个瓜挂枝头,笨重的身体微微地晃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