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他们太爱我了怎么办 作者:四季之夏

字体:[ ]

 
 
文案
一直单亲的花雾遵照妈妈遗愿找到风流多情的亲生父亲,从此多了七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于是他开始过着每天都一脸懵圈的生活。
 
大哥是个弟控。
二哥是个腹黑。
三哥是个奇葩。
四哥是个心机男。
五哥是个美睡神。
六哥是个神经病。
七哥是个正常人,但是……。
就在花雾默默成为正式的第八个兄弟时,却传来了一个消息……这些哥哥竟然和他毫无血缘关系?
 
1:感谢CP友情赞助的封面,么么哒。
2:不喜欢本文请点×,请点×,请点×,请点×,请点×,请点×。
3:没有替身梗,请不要误导。
 
注意事项:
1:男主杰克苏,哥哥们汤姆苏,总之就是苏。
2:【敲黑板】本文的男主和哥哥们没有丝·毫血·缘关系。
3:绝无np。
4: 拒绝扒榜。
内容标签:爱情战争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花雾 ┃ 配角:周朝、七个哥哥 ┃ 其它:争夺
 
   ☆、第一章
 
  “您说什么?”
  杨姨震惊地看着对面的男人,然后缓缓扭过头看向坐在身旁的花雾,脸上露出一种复杂的表情,像是欣慰又像是担忧,“花雾,你听到了吧?DNA结果……显示你们是父子。”
  盯着桌面发呆的花雾抬头看了看对面的男人,又看了看杨姨,点头道:“我听到了,杨姨。如果是这样的话,我需要搬到这位先生的家里吗?”
  他心里是有些不情愿,即使一个人住也好,他想住在和妈妈有许多回忆的那个家里。
  花雾是单亲家庭,自从懂事开始便只有妈妈陪在身边。在如今这个时代,单亲家庭其实不算少见,纵然如此,单亲家庭对小孩子而言是没有概念的,小时候,花雾的小伙伴总是会问他:“你的爸爸呢?”
  花雾这才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没有爸爸,他去问妈妈为什么没有爸爸,妈妈摸着他的脑袋,露出一副郁郁寡欢的表情。花雾懵懵懂懂的意识到,“爸爸”这个名字令妈妈不开心,久而久之,他便不再去在意了,没有爸爸不算什么,有妈妈就行。
  一晃眼母子俩互相依靠着过了十几年,直到一个月前,花雾的妈妈因病去世,临死前,终于透露了十六年来从未说过的事情——花雾的生父是谁。花妈妈用着脆弱的声音轻轻叙说着十六年前发生的事情,在最后要吐露出那个名字时,没来得及说完全名便撒手人寰了。
  花雾清清楚楚地听到一个“周”字。
  全国姓周的人数不胜数,而符合花妈妈所说信息的人隐隐指向了本市赫赫有名的商界巨头——周朝。
  杨姨是花妈妈的挚友,一直守在医院直到花妈妈去世,原本想亲自把花雾养大成人,无奈自己家里一大堆事没解决,经济和时间上负担不起。犹豫了几天,杨姨和花雾商量过后,决定按照花妈妈的遗言去找花雾的亲生父亲。
  秉着宁可找错也不放过的作风,杨姨雷厉风行地找上门,通过一些阻碍终于联系上周朝,开门见山说了事情经过,要求做DNA鉴定。
  对方直接了当的答应了,直到今天,鉴定结果出炉,花雾和周朝确实是父子。
  “你是我的亲生孩子,我当然会安排你的住处。”周朝笑了笑,眼神充满饶有兴趣的意味。
  花雾一脸严肃地看着他,心想,妈妈,这个全身上下金光闪闪,写着“我很贵请轻拿轻放”的逆生长生物真的是父亲吗?
  “既然如此,麻烦周先生将住址给我,我回去帮花雾整理行李,然后过几天带他过去。”杨姨平心静气的说罢,就要起身告辞。
  周朝身子往后靠着沙发,一双自带深情款款技能的眼睛径直望着花雾,悠悠道:“不急,我现在派人载杨小姐回去拿户口本,马上将花雾的户口移到周家。”他停了几秒,抬手微微捂住薄唇,性感的声音压低了一些:“从今天开始,你就姓周了,周花雾。”
  花雾和杨姨愣住了,完全没想到周朝会保留了“花”姓。
  “花雾,花雾,雾里盛开的花,这个名字很不错,比起周雾,周花雾更得我心。”周朝的话语似是叹息般,一字一句仿佛在耳边低声呢喃,非常撩人心弦。
  然而花雾在那双饱含深情的眼睛里,看不到丝毫温和。
  在夜晚即将降临的时候,花雾告别了亲生父亲,回到从前充满温暖如今一室静谧的家里。
  杨姨执意要帮他收拾行李,花雾礼貌地道谢,假装没听到身后细微的叹气声,回房上网查周朝的资料。
  “两天后有人上门接你去向阳别墅,你今后将在那里生活——和你的七个哥哥。”认真地看完全部资料,花雾回想起周朝戏谑的笑容,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虽说有钱人家想生几个孩子都行,但他这父亲生的也太多了吧?光是承认的就有整整七个,还全是儿子,从一到七都能凑够一个星期了。七个哥哥里,最大的29岁,最小的21岁,全部比他大上好几岁……
  周朝那张脸太有欺骗性,花雾一开始以为所谓的哥哥也不过年龄相仿而已,毕竟周朝看起来如此年轻。
  花雾微微呼出一口气,控制好自己失控的表情,绷紧脸,再次聚精会神地查找着“哥哥们”的资料。
  在周朝对外公布的信息中,向阳别墅住着他七个儿子,从小当做继承人培养,至于最后会选择谁做为继承人,周朝微笑着表示,日后自会揭晓。
  无论过程如何,众所周知被选中的那个人,将会继承周家庞大的财富。
  花雾停下滑动鼠标的动作,也就是说,他同样被当做继承人的一员了?
  盯着电脑屏幕发了一会儿呆,花雾关掉网页,拿起桌上的相框,轻轻抚摸着照片中的女子,眼里慢慢流泻出思念。
  周朝是个风流多情的人,私生子众多,每天上门求鉴定DNA的人多到十个手指都数不完。然而在诸多孩子中,只有得到他的认可才能住进别墅。比起其他挤破头也想被认可的私生子,花雾宁可没有得到他的认可,比起物质丰富,奢华精致的上流生活,花雾更喜欢平平淡淡的过日子。
  放下相框,花雾起身,拿着睡衣走了几步,回头望向相框里的女子,坚定地握了握拳。
  两天后。
  下午时分,周朝派来的司机在楼下等着,花雾拉着行李箱站在公寓门口,慢慢环视这个住了十几年的家,半响深深吸了一口气,最后郑重的锁上门。
  杨姨摸了摸他的头发,神色温柔,隐含愧疚,“花雾,你要照顾好自己,如果在那里受到委屈,可以马上回来,杨姨会尽快解决所有事情,全心全意照顾你。”
  “谢谢杨姨,我会照顾好自己,请您不要担心。”花雾稳重地鞠了一个躬,对这个帮了他和妈妈许多事情的阿姨,他打从心底感到感激。
  “你这孩子……打小就早熟,虽然懂礼貌,能够独立是好事,但是你别忘了你是一个还在上高中的孩子,杨姨希望你多少依赖一下身边对你好的人,好吗?”
  花雾没有回答,抿着嘴角笑了笑。在杨姨看来,那是一个充满倔强的笑容。
  告别杨姨,花雾坐上开往别墅的车。
  半个小时后,车子抵达气派华丽的别墅,有着厚重感的雕花大门自动打开,车子驶过庭院,停在主楼门口。
  花雾接过司机递过来的行李箱,扫了一眼大到无法想象的别墅,将脱口欲出的惊呼咽了回去。庭院建这么大是要组队踢足球吗?如果没有交通工具,只能选择步行的话,从门口走进来也未免太费时间了吧……
  在他风中凌乱的同时,司机脸色有些惊慌,疾步上前按了门铃,随即马不停蹄地提出告辞。
  眼看着车子飞速离去,花雾准备挽留的手停在半空,不知所措地眨了眨眼。等等,就这么走了?要是这个时间没人在家怎么办?
  等了一会儿,没人开门,花雾正正经经地再按了一次门铃,双手紧紧握住行李箱的拉杆,细看之下,平静到近乎僵硬的神色透露出些许紧张。
  这一次门瞬间开了,随着打开的门,一个浑身上下闪着皮卡皮卡光芒的男人站在门内,没什么表情地看着他,如霜似冰的眼睛没有丝毫波动。
  花雾诧异地稍稍睁大眼睛,这长得也太好看了。
  “你……”花雾往前走了一步,想打招呼。
  门猛地关上。
  “……”
  这一定是在对他下马威吧?按电视剧的发展,接下来“哥哥们”是不是要冷嘲热讽了?还是会对他视而不见?
  花雾收回脚,盯着脚尖,严阵以待地思考着,那他是不是得摆出一副宁死不屈,高贵冷艳的姿态来应对?不不不,来这里之前,他发誓要做一个毫无存在感的小透明,性格太过惹眼会被当成公敌,他得友好表示自己没有任何争夺家产的意愿,也不想当所谓的继承人之一。
  没等花雾再次按门铃,门又开了,一个比太阳还耀眼的男人走出来,周身的气质如春风拂面,温和到令人沉醉。
  “你就是新来的弟弟吗?”个子颇高的男人低头看着他,那双盛满暖光的眼睛闪过一丝惊讶,笑容温柔似水,“你……长得太有周家特点了。”
  千算万算,万万没想到是这种友好的开头,花雾被不按套路来的哥哥说懵了:“诶?”
  此时,躺在花雾书包里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屏幕上显示:一切还顺利吗?发件人:长得像食人花的周先生。
  远在国外的周朝发完短信,拿起桌上的话筒。
  “你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电话里的医生紧张地吞了一下口水,结结巴巴着说:“那、那个……我们这边的实习生拿错您和另一对父子的血样,经过我们仔细检查,判断之前的DNA鉴定结果是错的……您和、和那个孩子并、并无血缘关系……”
  说完,电话两头陷入沉默,医生忐忑地等着迎接暴风雨般的咒骂,不料,话筒中传来一声意味不明的低哼。
  “没有血缘关系啊……”周朝捂住薄唇,眼神充满兴味,轻笑:“这样应该会更有趣。”                         
 
 
  ☆、第二章
 
  
  花雾被这个看起来温温柔柔的哥哥给请进去了,一进门就看见门边站着刚才那个甩门的男人。这个男人同样很高,花雾得仰起头去看他,一张俊美的脸毫无瑕疵,仿佛千年寒冰一样的眸子笔直地回望着花雾。
  花雾:“……”他该说点什么?
  看够了两人的彼此无言,温柔的男人缓声做了介绍:“他是周一,你叫他大哥就行,我是周二,随你怎么称呼。”
  都叫周二了除了二哥还能怎么称呼……
  花雾松开行李箱的拉杆,一本正经地微微弯腰,沉着声说:“大哥好,二哥好,我是花雾。”
  “我们知道,父亲跟我们提过你。”周二轻轻笑着,墨发白肤,漂亮的五官毫无女气,反而有一种风华无双的清浅气质。
  花雾看着有些呆了,直到对上那双含着笑意的眼眸时,连忙清醒过来,垂下眼帘不知道要说什么。
  从小跟妈妈一块儿相依为命的花雾几乎不跟别人交流,除了必要的交谈之外,其余时间一直在学习,这造成他有些不善言辞。
  眼前的少年明明手足无措却坚持板着脸故作成熟,周二看着他,嘴角笑意加深,伸手摸摸他的脑袋,温声说:“别紧张,我先带你看看周围的环境,以后就要一起生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