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法外之徒 作者:卡比丘

字体:[ ]

 
    简介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论如何让一个渣攻跪在地上唱征服。
 
    架空背景。
    
    第1章
    
    平市的私人宴会总是派头十足的。
    不论报纸声称当今平市经济如何萧条不景气,人来人往变化的只有是参会嘉宾的面孔,宴会举办的大堂地点,演奏乐团的位置布局,还有在座女宾的手包款型。
    罗聿是欢场常客,他穿着服帖的铁灰色三件套西装,挽着漂亮的女伴,游刃有余地低声与平市市政厅的长官谈笑。
    “——罗先生!”
    一声突兀的喊声破空而来,引得不少宾客往门口看去。
    罗聿闻声回头,是他的私人助理陆易。陆易脸色发白、额头冒汗,一路小跑过来,身后还追着两名保安。
    今晚最不该出现在这个场合的人,就是陆易。
    罗聿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他抬手看看表,礼貌地向对面的先生说了句抱歉,快步朝陆易走过去。
    陆易本该在替他做一笔交易。
    有一批军火今晚八点抵达平市北边离岛上的一个小型货运码头,陆易是罗聿指定的接货人。
    “罗先生。”陆易额头上的冷汗大滴大滴地淌下来,声音不由自主地颤抖着,陆易是个十分冷静的人,现下吓成这幅模样,想必是那批货出了什么疏漏。
    罗聿把他带到一个隐蔽的罗马柱后头,让他把汗收一收再讲话。
    “我们的货船,”陆易咽了口口水,道,“是空的。”
    他把手机递给罗聿,里头是他拍的几张照片。
    照片里的环境既脏又乱,船员都被五花大绑丢在货舱里,用胶带封住了嘴,背靠着一个集装箱。货船明面上的货品是棉花和儿童玩具,其中五个集装箱的夹层中,装了一批巴雷特M82A1狙击枪,上万发勃朗宁机枪弹。
    这批军火罗聿只是过个手,他谈妥了一位来自中东的买家,M82A1和它们的枪弹只需要在平市停留10小时,转运到买家的船舱里,罗聿就能有八位数的利润进账。
    这对于罗聿来说不算是大生意,所以他才会派陆易去接货。但这单生意若是没做成,问题就得接踵而至了。
    照片后头是一个短影片,陆易不小心切到了摄影界面拍下来的,影片摇摇晃晃拍着几个船员的脸,陆易让人撕了一个船员的胶带,对方却只会声嘶力竭地喊救命。
    陆易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大功率手电照,从船员的脸上移到了船舱泛着铁锈的墙壁上,只见上头斜斜钉了一张A4纸,上头用最大号宋体加粗打了一个字:阮。
    “阮争。”
    罗聿轻声吐出一个名字,陆易的头压得更低了。
    思忖几秒,罗聿把影片和照片都删了,走回笙歌摇曳的欢场,告诉女伴一个遗憾的消息:他有事要先走。他又问女伴,准备随自己一道出去,还是继续留在这儿。
    女伴看着罗聿不怎么好看的脸色,道:“我,我自己走就可以了。”
    罗聿对她点点头,带着陆易走出去,他的车在酒店楼下等他。
    车门旁边站着的,是罗聿真正的心腹刑立成。刑立成见罗聿过来,一言不发地替他拉开了车门,罗聿微一俯身,跨腿坐进去。
    平市是链接大陆与海外的枢纽,海陆空运都十分发达,拥有通往各大洲的黄金航道。
    这里表面是经济繁荣、治安良好、市民生活美满安康,平静之下,却有汹涌暗流。
    寰安科技——罗聿,震廷投资——阮争,还有旧贵族西帮的老大何勇贵,在平市可称三足鼎立,剑拔弩张却又隐而不发,小虾米们艰难地在三位大玩家手底下苟且偷安。阮争与罗聿不合,何勇贵想尽办法要从中渔利,又讨不到什么好处,自从有罗聿将有新动作的消息传出以来,平市本就摇摇欲坠的三角关系更加不稳定,隐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态势。
    何勇贵是老资格,在平市摸爬滚打几十年,从抗刀小弟到西帮大佬,为人谨慎阮争是新鲜血液,谁都不知道他是从哪儿冒出来的,谁也都没见过他的真实面貌,只是突地有一天,人人都知道震廷的阮争是块硬骨头了,阮争打的仗不多,但是他一旦打,就会赢。
    罗聿是最晚到平市的一位,但他身份特殊,背后有内陆势力,资金雄厚,关系硬,没几年过去,他一人就占了平市黑市的半边天。
    罗聿刚来平市的几年,本着互不干涉的原则,三方私底下虽是摩擦不断,大体也算是和谐共处的。
    可不知从何时起,阮争就开始和罗聿对着干,罗聿谈的卖家他要插一脚,罗聿的货他要沾一手,并且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必定要打着他个人的名号昭告罗聿:是老子干的。
    一来二去,两人便从小打小闹转为真正地杠上了,两边都恨不能将对方挫骨扬灰,食肉寝皮。
    最近阮争似乎消停了些,罗聿快忘了有这么个人了,这次是想锻炼锻炼陆易,才叫他一人去接货,谁知又是这个阮争……
    罗聿看了坐在前头的陆易一眼,道:“不全怪你。”
    陆易的肩膀仿佛松了松。
    “罚还是得罚,”罗聿靠在椅背上闭着双眼,手交叉着放在腿上,过了一会儿才补充道,“一会儿自个儿去宋老那儿领。”
    “是。”陆易小声回答。
    罗聿又转头吩咐他身边的刑立成:“给我查查震廷最近在干什么。”
    罗聿费了不少功夫,和内陆的朋友紧急调了一批货,才算是把这事儿半真半假地掩了过去。中东客人的船推迟了三个多小时出发,险些被卡了下来,对方对罗聿的延误颇有微词,罗聿送了不少好东西,搪塞了过去。
    阮争神出鬼没,刑立成查了许久,依旧找不到具体的东西,只是有消息称阮争前些时间出了一次平市,不知做什么去了——这种似是而非的消息,有等于没有。
    说不定人就是去海岛度假去了呢。
    不过罗聿也没有精力再将心神放在阮争身上,他即将要见来自A国的一位军火巨头的独子A·L,谈一条新的运输线。
    A·L独身前来,罗聿为表重视,亲自带着司机去接了他。
    一上车,A·L就迫不及待地告诉罗聿,他喜欢亚洲女人。罗聿了然地笑了笑,吩咐司机改个方向,带劳伦斯先生去他一位首都的朋友托他帮忙打理的私人会所,白巢。
    私人会所这个名号打得再如何隐晦,做的终究是皮肉生意,只不过相对在破旧居民楼里头私自招徕客人的地方来说要干净些罢了。
    白巢建在离机场不远的一块森林绿地边,附近还有马场和高球场,一栋白色的小洋楼隐在树影里,是个不好寻的地方。
    罗聿也时常光顾这里,司机熟门熟路地找到了地下车库的入口,刷卡开下去,停在熟客的通道口,下车给老板开了车门,就自觉地走了。
    白巢的经理Neal,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了,他带着罗聿和A·L坐电梯直达三楼的客房,房里站着几个亚裔女孩,各种类型的都有。
    A·L挑了一个英文不错的女孩儿,Neal开口让她好好招待贵客,然后便和罗聿一起从房里退了出来。
    Neal问罗聿:“罗先生要不要看一看我们新来的几个小少爷,都很干净。”
    罗聿摇头:“这次不必了。”
    他沿着走廊往前走,边走边问Neal近一段时间白巢的运营情况,Neal思及罗聿阴晴不定的姓格,一时间如临大敌,紧张地回答他的问题,生怕说错了什么。
    这时候,旁边的房间突然传来一阵响动,一个男孩子冲了出来,一个凶神恶煞的的男子在后头拧着他的手要把他往回拖。
    男孩见了罗聿,先是一愣,接着便是用一双可怜的大眼睛盯着罗聿,绝望地求救:“先生!救救我!”
    那男孩子生得很纯,唇红齿白,是罗聿非常喜欢的那个款式。
    罗聿便站住了脚,扫了大汉一眼,大汉虽不认识罗聿,但看经理畏畏缩缩站在罗聿一旁的样子,便也不敢造次,只好放开了男孩儿。
    他一松手,男孩儿失了重心,脚一软,跌坐在罗聿面前,抬头看着罗聿,看见男孩子脖子上的一道新鲜的鞭痕,罗聿皱着眉头问Neal:“白巢最近很缺人?”
    Neal也没见过这个男孩儿,他皱着眉头问那大汉:“阿良,怎么回事?”
    “这小子带来的时候好好的,”阿良粗声粗气道,“谁知一进来就给我装贞烈!”
    “我,我来的时候不知道……”那男孩儿小声反驳。
    阿良也是奉命行事,无故染了一声腥,刚想辩解什么,Neal打断了他:“行了。”
    “罗先生,我们进去说?”Neal怕走廊上有人经过,让罗聿更不高兴,便提议。
    罗聿点了点头,Neal就推开门,里头是一间普通的客房,有沙发与卧室。
    罗聿低头看了看男孩儿,问他:“站得起来吗?”
    男孩儿点了点头,手攀着门站了起来,小声说了句:“谢谢您。”
    接着便摇摇晃晃走进了房里去。
    关起了门,Neal才开口问:“到底怎么回事?”
    阿良看了面无表情的罗聿一眼,和缩在一旁的男孩,支支吾吾地把大致情况说了一说。
    这男孩子名叫苏家文,是中文系大二的学生,母亲欠了赌债,他替母还债被人骗来白巢的。
    Neal听到这里这就有印象了,苏家文比资料照片上漂亮不少,他一时半会儿没有认出来,他问苏家文:“你不是看过条约吗?”
    这类营生的条约自然是没有法律效益,不过是似是而非的一些规定,但也足以了解白巢的服务内容了。
    “我没有看过,”苏家文说,“我妈妈说,只是,到一个私人会所里做服务生。”
    苏家文信了他母亲的话,傻乎乎跟阿良着走了,进了白巢里,听阿良说了几句才发觉不对,就不愿意做了,说要出去。
    进来了的人哪还有放出去的道理,阿良以为他突然变卦,正想教训他一下,谁想他一冲出来,正好碰到大老板。
    “苏家文?”罗聿叫他名字,苏家文抬起头来看着他,他下巴尖,脸上还有些未消的婴儿肥,看起来学生气很浓,因为罗聿救他于水火,他便对罗聿心生依赖,看着罗聿的眼神也透着些信任。
    罗聿问他:“谈过恋爱吗?”
    苏家文听见这问题,愣了愣,才摇了摇头:“没有。”
    “那么……”罗聿凑近他,身上一股子烟味儿混着古龙水味包围了苏家文,他低声在苏家文耳边道,“做过爱吗?”
    苏家文听见“做鬮”二字,肩膀一僵,惶惑地看着罗聿,过了一会儿,才轻启双唇,轻声道:“没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