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立秋 作者:叁原

字体:[ ]

 
    文案:
    我一直想要上我父亲,不要意外,那不是我亲生父亲。
 
    第一人称攻。军人攻x医生受。
    养父子年下,短小一发,这回以人格担保,保证he!!
    恨不得死在医生父亲的身上……
    
    第1章
    
    我一直想要上我父亲,不要意外,那不是我亲生父亲。
    部队批了我三天的假期,我的那群兄弟们看着我急吼吼的样子都打趣问我是不是见我的小情人,去他妈的,什么小情人,我是想回去见我的父亲。你可别以为我对我父亲有多深的父子之情,我只是想见他,顺便想上他。
    至于这个想法存在多久了?应该是从我知道什么是姓幻想对象开始。
    我父亲可是个美人,虽然已经39岁了,但长的好看,一双眼睛特别的漂亮,总是水汪汪的,我特别想把他艹哭。最重要的是我父亲皮肤又白又嫩,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因为我偷偷的亲过摸过,每次我回家我都要偷偷地对他做点什么,尽管他不知道。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可耻,我虽然是个军人,但我承认在这方面没什么道德感,我喜欢的就要变成我的,不管用什么手段,当然,我还没有对姜岐,也就是我父亲做到最后那一步,毕竟我还不能确定姜岐是否能接受我。
    但我完全没想到的是,当我打开我房间门的那一霎那,我看到了我的父亲,姜岐,敞开腿,下身一丝不挂,上身只穿了件白衬衫,坐在我的床上,两腿间还挂着斑斑点点的乳白色鬮液。
    他似乎没想到我会回来,因为我没有提前告诉他,他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我看着他,轻轻地把门带上,顺便上了锁,我想今晚应该不会被任何人打扰。
    姜岐看着我一步步走向他,慌乱的拿起裤子就要穿上,没关系,现在穿上,等会再脱就是。
    我慢慢的逼近他,握住他发抖的手,欺身将他压在床上,他慌乱地转动着眼珠,不敢看我。
    “父亲,您在我床上做什么?为什么连裤子都不穿?”我心底有了一丝恶趣味,我想逗逗他,姜岐在外面一直都是一副好医生的做派,穿着纯洁的白大褂,却没想到心里也和我一样污秽。
    “青砚,你先放开我,我可以和你解释……”姜岐的声音有点颤抖,他似乎在害怕,害怕我。我用力地按住姜岐的手,看着姜岐害怕地眼眶都红了,我凑到他颈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香,和我以前闻过的味道一样。我伸出舌头,在姜岐白皙的肌肤上轻轻地舔了一下,想看姜岐的反应。果然,姜岐身子一颤,开始大力的挣扎:“青砚,别这么做,这是不对的……你不能这么做。”
    “不对?不能?”我觉得有点好笑,姜岐就是这样,总是克制自己,克制心底的欲望,一副清心寡欲的模样,谁能想到他会在自己儿子床上自鬮?“父亲,如果我没有看错,您应该是在我床上……自鬮吧?”
    姜岐身子抖的更厉害,一张脸煞白,似乎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他慌张地想要推开我,奈何我的力气比他大了许多,我将他紧紧地压制,凑到他耳边,哈了口热气,顺便舔了下他那小巧的耳垂,“父亲,如果我告诉别人,大名鼎鼎的姜岐医生,在自己儿子的床上自鬮,别人会怎么想?”
    “青砚,你就当作没看到好吗?我……我对不起你……”
    我看着姜岐那低头认错的模样就格外的生气,都到了这一步了,他却犹犹豫豫,被道德的枷锁束缚,不肯从他的壳里爬出来,既然他不肯出来,那我就把他拽出来!
    我一把将姜岐还挂在小腿上的裤子撤掉,抽出那裤腰带,将姜岐的手绑住。姜岐抖的厉害,却又不敢乱叫,只会怯怯地看着我,我看着他腿间的鬮器,半鬮起状态,颜色也是粉粉的,只是型号像是比我的小了一号。我炫耀般的解开了自己的裤腰带,将硬挺的鬮器掏出,对着姜岐的脸,“父亲,您躺在我这张床上,是不是一直想着我?”
    姜岐闭着眼,不肯说话,也不肯看,他不肯看,不肯说,我自然会逼着他看,逼着他说。我将姜岐翻过身,将他的双腿分开,他抖的厉害,我却不在乎,我知道我已经被欲望驱使,我愿意,我愿意为了得到姜岐被欲望驱使,这种情况下再克制我他妈就真是柳下惠。我从抽屉里取出润滑剂, 倒了些在手上,我看见姜岐怯怯的回过头,终于睁开眼睛看着我,眼睛里写满了无措,我俯身亲了亲姜岐的屁股尖,姜岐羞的脸都红了,转过头继续闭着眼。
    我将润滑液抹在姜岐的股缝中,又在自己的鬮器上抹了些,我掰开姜岐的屁股,姜岐的那处粉粉的,很好看,我忍不住又在姜岐的屁股上亲了一口,姜岐身子一抖,低吟了一句。我笑出声,捏捏姜岐的屁股,故意说:“父亲,您的屁股今天就要被儿子干了,这都是您勾引的,是您在儿子的床上自鬮,是您勾引的我。”
    “青砚……”姜岐低低地叫了声我的名字,像是要哭了一般:“就这一次,就一次…… 我再也不会了……”
    再也不会?我巴不得他天天在我床上自鬮,岂能让他再也不会,我要彻底地把姜岐拉进欲望的漩涡。我没再说什么,将他的腿拖住,拉到了床沿,我一只腿跪在床上,另一只腿站立,扶住姜岐的屁股,将自己的鬮器顶了进去。
    “啊……好痛……”
    我听见姜岐叫了一声,妈的,我顾不上那么多了。姜岐的里面又紧又热,真是要爽死老子了。我忍不住又往里顶了下,姜岐又叫了一声。
    “父亲大人的屁股好紧好热,夹的我好爽……”我忍了这么久,终于将姜岐吃到嘴里,哪里肯放过他。
    姜岐一贯清高,听见我这么说,羞愧的将脸埋在被子里,身子还不停地颤抖。姜岐的那处就像是是一个暖炉,夹的我又痛又爽。
    我不停地揉搓着姜岐的屁股,真没想到有一天我会穿着军装将姜岐压在身上,姜岐身上就挂着一件白衬衫,随着我的挺动不停的晃动。我看那白衬衫看的碍眼,将姜岐手上的皮带解开,将鬮器从他身体里抽出,白衬衫从他身上脱下。
    姜岐躺在床上,双腿想要合拢,却被我压着,他捂住嘴,不肯看我,屁股那处被我CAO红了,周围还沾着透明的润滑剂,我笑了一声,三下两下将自己身上的军装脱掉,我将姜岐的腿架在肩头,拖着他的屁股,滚在他双腿间,像是在举行一个虔诚的仪式,代表我终于要将姜岐生吞下腹。
    我重新将鬮器顶进去一些,拍拍姜岐的屁股,“父亲,您看看,看看我是怎么占有您。”
    姜岐拼命的摇头,就是不肯睁眼,我心里暗气,走这个时候,还装清高做给谁看。我用力的一顶,将鬮器整根没入。我和姜岐都爽的叫了一声,姜岐睁着湿漉漉地眼睛怯怯地看着我,他越是这样,越让我想CAO坏他。
    我顾不得其他了,恨不能将姜岐干死在床上,我握住姜岐的腰部,挺动的越发用力。我只听见姜岐咿呀的叫着,最后受不住地抓着我的手臂,流着泪的让我慢点。我哪里会听他的话,只会干的愈发用力,他的- yín -声浪语就是对我最好的鬮情剂,他被我CAO弄的两腿不停的发抖,最后不受控制地从我的肩头滑落,挂在我的手臂上,我看着姜岐捂住眼睛,明明想咬着唇不发声,却被我玩弄地不受控制的浪叫,最后痉挛着身子被我干到射鬮。
    我将鬮器埋在姜岐身体最深处,将鬮液全都射了进去。
    姜岐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抖着大腿抓住我的手臂,惊慌地看着我:“满了……唔太满了……”
    “满点好,父亲大人的肚子里全是我的子子孙孙。”
    “唔……”姜岐张着嘴,翻着白眼,痉挛着身子,鬮器还不停地往外冒着白灼,估计是从没这么爽过,连我自己都没这么爽过,姜岐下面的那张嘴真的太会夹了。我抽出半软下去的鬮器,抬起姜岐的腿,看着我射进去的鬮液就这么顺着被我CAO红的鬮口流出,妈的,要不是看姜岐受不住,真他妈想再来一次!
    我忍下了心底的欲望,既然有了第一次还怕以后没有吗?我将姜岐从床上抱起,他乖乖的缩在我怀里,似乎还没缓过来。我见他这幅模样,心里软的不行,抱着他洗了澡。我的床大概是不能睡了,我也懒得换床单,只好抱着姜岐去了他房间。
    姜岐这时候已经缓了过来,缩在被窝里裹着被子背对着我,我解开浴袍,缩进被子凑上去亲了亲姜岐的后背,我环着姜岐,将他搂在怀里,他动了动,似乎考虑到挣扎不开,最后又放弃。我低笑一声,又忍不住抬头亲亲他的脸颊,凑到他耳边,低声地说:“我爱您。”
    我感觉到姜岐的身子明显的一抖,什么话都没说。我叹了口气,关上灯,将姜岐抱在怀里。
    
    第2章
    
    不知道我昨晚什么时候睡着的,只是我起床的时候姜岐已经不在床上了。我以为他生气了,因为打了他电话,他也没有接,后来一想应该是在做手术。我冲了个澡,准备去我房间收拾下,谁想,已经换上了干净的床单,连我昨天随意丢在地上的军装都已经被洗干净了,晾起来了。
    我换了身便装,下楼后发现餐桌上摆着早餐,餐具下还压了张便条,写着‘我去上班了’。我笑了笑,把字条收到抽屉里。早餐应该是姜岐自己做的,姜岐是真的心疼我,做的都是我爱吃的中式早餐,我随意吃了点,心里挂念着姜岐,也不知道他身体要不要紧。
    吃完后我收拾了桌子,洗了碗,开车去了姜岐所在的医院。
    我把车停在医院外的路面停车场,姜家是医生世家,连姜岐的父亲也就是他爷爷也是医生,姜岐是独子,姜爷爷姜奶奶走的早,就剩下姜岐一个,除了姜青砚,姜岐估计是没有什么亲人了,有也是不怎么来往的。
    我走进医院,靠在前台,摘下眼睛,看着护士小姐:“知道姜医生的办公室在哪吗?”
    谁想那小护士居然红了脸,支支吾吾地说:“姜医生还在手术,估计得半个小时后才能出来……”
    我看着小姑娘,冲她比了个ok的手势:“那等姜医生出来后你能帮我说一声,就说姜青砚找他。”
    “嗯嗯,没问题。”
    得到小姑娘的应承,我放心的走出了医院,靠在医院外的长椅上晒太阳。好久没有这么休闲,在部队里每天都是训练,现在阳光又好,透过葱郁的树叶洒下来,照在脸上格外的舒服。
    我估摸着姜岐结束手术的时间,眯了会后,坐靠椅子上。果然没多久,姜岐就从医院里跑了出来,身上还穿着白大褂,戴着金丝眼镜,额头有一缕凌乱的发丝挂着,正东张西望。
    我冲姜岐挥挥手,姜岐看见了我,扭捏的在原地站了会儿,才慢吞吞地向我走来。
    “找我有事吗?”姜岐站着,我坐着,我偷偷碰了下他的手,他吓得赶紧缩了回去。紧紧地盯着我看,仿佛在警告我别乱来。
    “爸,您下午还有手术吗?”
    姜岐听见我叫他爸,似乎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估计是还没从昨晚的事情里反应过来。
    “你没事就回去吧,我还有别的事做。”姜岐一直没敢正面看我,我不得已站起身,扶着他的下巴强迫他直视我,“您在躲什么?事情已经发生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