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牛郎店里租来的男友 作者:domoto1987

字体:[ ]

 
    文案:
    阴差阳错遇到意料之外的人。做了一番假情真爱。
    
    第1章
    
    清晨的阳光洒在广阔的湖面上,在清风的推送下,碧绿的湖水呈现着一片移动的波光粼粼。湖边设置了一排钓鱼台,此时有两个男人正坐在那里,藏在绿荫之下钓鱼。
    说是钓鱼,两人却一直在讲话,完全没在意他们的说话声会不会吓走水中的鱼。
    “哈哈?那个杂种还真敢请你去婚礼现场?当初你对他巴心巴肝,谁不知道刘妙是你原少陵含着怕化了捧着怕碎了的一块宝?结果呢?骗了你房子车子跟着有钱的女人跑了,TMD这个小贱人。
    “现在他结婚居然还敢告诉你,是不是脑子坏了自己找死?”
    愤懑不平地骂着人的,是一名三十出头的男子,长得倒是帅,但眉间遍布着掩也掩饰不住的戾气,再加上脸上一圈青色胡渣和黑色T恤下强健的胳膊与胸肌,像极了在道上混的坏蛋。
    坐在他身旁的是一名青年。对方穿着白色衬衣,二十七八的岁数,有着一头光泽的黑发,戴着眼镜,面容相当英俊。作为别人嘴里的受害者,年轻人反而不像对方那么激动,他只是唇角抽了抽,继而含着几分冷地笑这说:“他们要我去,我去就是了。”
    眼镜拂走了他眼底的阴沉,给他添了几分斯文。
    男人说:“也好,输感情不输面子。他骗房骗车骗你的感情,而且童惠妮也不是什么好货色,正好想点办法让这对狗男女吃瘪。”
    原少陵盯着湖面的某处,不疾不徐地说道:“我和童惠妮并没有太多过节,童家和原家还有些生意往来,这次邀请我的人也是童惠妮不是刘妙,所以,不管我想做什么,都不能太过。”
    “看着那对贱人你还咽得下这口气?!童惠妮和刘妙搞上的时候难道不知道刘妙正和你在一起?这还不算过节?”
    “那你觉得我该怎样?”原少陵转头看着杜奇,俊脸似笑非笑。
    杜奇道:“就算不砸场子也要让刘妙吃瘪,让他后悔,让知道你跟他分了过后过得比他更好、更逍遥、自在!对了,说到这里,你需要一个新宠。”
    “哦?”原少陵微微挑眉,“那我现在到哪里去找一个新宠?”
    杜奇“哈?”地一瞪眼:“你逗我是吧?你原少陵站在街头一喊,一条街的男男女女等着让你选,你来问我到哪去找新宠?”
    两人在树荫下坐了半天,最后也只钓到几条不过巴掌的小鱼,全部扔回了湖中。原少陵拍拍屁股站起来:“我走了,你自己收拾一下吧。”
    “你不在我这吃午饭?来了个新厨师,手艺真的不错,吃了才走吧。”
    “不了,我忙着去找新宠呢。”原少陵取掉眼镜,他两只眼睛都一百多度,平时有需要才戴戴,不戴眼镜的时候,那张保养得十分好的脸就越发的显得清俊,虽然不说话时看着有些冷,却颇有些勾人的味道。再加上右眼角下一颗小小的泪痣,多看两眼,都是隐隐的、说不上的风情。
    “那随你吧。”杜奇收了桶,慢慢地收鱼线,“唉”了一声,皱着眉头望着原少陵,“当初要不是你让我放过那个杂碎我早就去教训他了,你到现在是不是都还放不下他?”
    “我没有,对那种人我为何还要念念不忘?我只是不想你惹上童家。”
    杜奇点点头,揽着原少陵的肩膀拍了拍,认真地说:“不过是帮你出口气,这点小事我有什么可在意的。你这个人就是固执,那么多人你不喜欢,非要喜欢刘妙,现在都不肯办他,他却不过是把你当垫脚石……哎,算了,再说这个没意思。”
    原少陵没说什么,点点头:“我走了,小恩考试完了让他来我家玩几天。给他说奶奶和霏羽姐姐想他。”
    “小东西学校还有个什么夏令营,放假恐怕要等到下旬了。你妈的身体还好吧?”
    “老样子,这几天看着还好。”原少陵顿了一下,眼皮微微一阖,改了口说道,“医生说,可能最多还有一年。”
    说完之后,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等小东西放假我带他去探望你爸妈。”
    “嗯。”青年清冷的双瞳中闪过一些隐忍的痛楚,这一次真的转身离开了杜奇的山庄。
    回到家里,原少陵正好赶上午饭。吃饭期间原霏羽时不时地往原少陵脸上瞟,一吃完饭她就把他拉到了没人的偏厅。
    原少陵和原霏羽是双胞胎,原少陵早出生二十多分钟,便成了哥哥。虽然大多数龙凤胎都长相各异,但原家的两人却像极了,就连脸上的那颗泪痣竟都差不多,最不同的是原少陵高了原霏羽许多。
    “童惠妮和刘妙要结婚的事你知不知道?”原霏羽的脸色不太好,问得并不遮掩。她以前就看刘妙不顺眼,后来刘妙甩了原少陵盘上童惠妮她自然更厌恶他,还曾经守在刘妙上班的楼下,等人一出门就脱了自己的高跟鞋冲上去,最后在刘妙的眼角开了道血口。
    “我知道,昨晚请柬就送我手上了。”原少陵平静地说。
    “那对贱人居然有脸请你!”原霏羽生气得直跺脚。
    她骂得跟杜奇差不多。她是维护原少陵的,比别人更维护他。他们是双胞胎,和别的兄妹比起来牵系更深,从还在母亲的身体中起他们就已经在一起了。而他们长得极像,或许不是因为什么同卵双生,而是在还只有彼此的时候,在那个宁静温柔的世界中他们就彼此注视着,慢慢地变化,变成对方与自己最后的模样,一同降生于这个纷扰的世界。
    “别生气,我会让刘妙后悔的。”原少陵摸摸原霏羽的头,大约是女孩子的长发柔软又冰凉,摸着舒服,他忍不住多捏了两把,脸上还带着点浅笑。
    “你还不生气?!我才要被你气死了。”原霏羽拉回自己的头发,怒气冲冲地,“你怎么让他后悔?你要想报复他早就报复了,也不会等到现在,你以为我不知道。”
    原少陵并没有急着解释,待原霏羽生完气之后才笑道:“我找个新宠,然后去报复他,好不好?”
    “……新宠?”原霏羽一脸狐疑,新宠旧宠这种词,怎么都不像是原少陵会用的。毕竟他当年对刘妙那么真,喜欢得又深,更没有和其他人乱来过,现在都还是处男呢!“新宠”那种词,不是那些花心萝卜专属吗。
    “趁着这阵子我重新找一个啊,找一个我更喜欢的,带他到婚礼现场去。”原少陵说,“你要是有朋友也可以介绍给我。”
    “一两年你都没找到,还想在一个月里找到,你驴我?”原霏羽使劲地在原少陵胳膊上拍一巴掌,瞪着他说,“再说我认识的大多都是直男,怎么给你介绍。”
    说着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你等下。”而后拿出了电话,不知给谁打了过去,没过几秒,就和对方说道:“你之前不是给我说你知道一家牛郎店吗,给我地址……不是我,是少陵……对,他急需一个假男友……别问那么多啦,你不准和别人说这事哦……好好好,亲一个,mua~”
    挂了电话,原霏羽有些开心了:“我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牛郎店,里边的男人质量高,要什么样的有什么样的,随便你挑。比起他们刘妙那种货色真不算什么,到时候你干脆带一群过去碾压他。”说着,仿佛已经看到了刘妙被原少陵和他的新男友打击的样子,在阳光下露出得意的笑来。
    原少陵哭笑不得:“你让我去找牛郎假扮男友?”
    “你先将就一下,一时之间我也没有又好又弯的男人可以介绍给你。等参加完婚礼你要是真心想找新对象我一定会帮你留意的。如果不是真心的就别来找我,我不想祸害别人。”
    “那我就听小姐您的安排了。”说完,原少陵宠溺地点了点原霏羽的鼻尖。
    这时候,原霏羽的电话抖了抖。
    对方已经把牛郎店地址发了过来。
    当夜,原少陵独自开着车,前往原霏羽的朋友介绍的牛郎店。
    
    第2章
    
    原少陵以为牛郎店那种地方会开在什么偷偷摸摸见不得人的角落,但当他开进那条街时,两旁灯火灿烂,街道洁净宽敞,再往里开了两三分钟,就看到一个很大的环形停车场夹在几栋豪华的四五层高的大楼之间。
    车场里已经停满了各种车。原少陵找了车位,停车出门,顿时被笼罩在一片灯红酒绿中。
    他要找的牛郎店就在夜空之下,于数十米开外的地方正对着他。“新月楼”三个招牌大字挂在修成半古式的大楼中央,无比的耀眼。
    在一群女姓客人中杜少陵慢慢走上楼外的阶梯。他一边走,一边有人不断地回头看他,女人们惊艳的目光一直扫在他的身上,要是眼神能脱衣,他早就已经被她们剥得精光。
    他目不斜视地走到门口,进了新月楼辉煌的大门。
    此时正是忙的时候,客人多,而且大堂的接待目光都专注在女姓客人身上,并没有人注意到她们当中夹杂了一位另类的客人,看到他的人也把他当成走错了地方或新来的,并没有在意他。
    甚至有客人前来问他:“请问你是多少号?我想点你。”
    杜少陵站在原地微微蹙起眉头,随后笑了笑:“我不是这里的员工。”
    他的话音刚落,耳边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道很不耐烦的声音:“你杵在这里干嘛,没看到这么多人来往吗!咦?你新来的?我怎么没见过你?”
    杜少陵回过头,看到两三米外站着一名和自己岁数相仿的年轻男人,正冲着他这边。对方的样子竟意外的让他感到眼熟。
    他还未说话,那人又隔着人说道:“就是新来的也该知道怎么招呼客人吧,”说着眼睛在他身上扫了好几眼,不知为何脸色变得更不好看,“别仗着自己长得帅,在这里做事靠的不是长相,懂不懂?”
    呵,这人还真的教训起他来了?原少陵手揣着口袋,往对方那边走过去,却不说话。
    他慢慢地靠近年轻英俊却态度嚣张的人,对方染着头耀眼的金发,吹得微乱的刘海遮着半张额头,身高和他差不多,一脸都是狂妄跋扈的神色。见他靠近,感受到自他身上而出的无形压迫,却不退反进,眉头一皱,盯住了他冷峻的双眼。
    两人目光一对接,空气里仿佛都顿时燃起“滋滋”火花,周围的人察觉了这一幕,不禁回头望着他们,一堆惊讶的人望着两个大帅哥无声对垒,还没人反应过来,附近爆出一道中年男人的喊声。
    “Levi!你又给我搞什么!想扣奖金是不是?!”
    “所以,他不是新来的?他是客人?!”艺名叫Levi的年轻男人一脸不爽。被经理逮到办公室,给骂了之后,他才知道自己竟搞错了——他看不顺眼的这个男人是来他们这里消费的。
    “还不快给客人道歉!”经理气急败坏,恨不得用手里的对讲机朝Levi的脑袋砸过去。敢惹大客户,不想混了吧这混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